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七十四章 成交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挂断电话,陈忆冷冷地望着面前的关毅轩:“你满意了。”

    关毅轩耸耸肩,站起身来:“很好,记住,你的时间只有一个半月。或者在这一个半月里有人会比我更想干掉那家伙也说不定。”

    哼哼着带着水柔直接走出了陈忆的套房,关毅轩突然觉得开心极了。从没偶种程度上来说陈忆这个麻烦比起自己的杀伤力都要大得多。她背后那错综复杂的关系像蜘蛛网一样,一旦有人靠近他就会被牢牢缠住,不留丝毫余地。像陆卓这样的愣头青,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会死磕到底,到时候,不用自己出手,光是京城那位心理不平衡的魏少爷就能给他几十双小鞋。

    虽然关毅轩的身份beijing并不算庞大,但是他的潜实力却同样不容小觎。早在先前几次对付陈忆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有数股庞大得到力量在她身后支持她,而这些力量各自cao纵着陈忆的一部分,而一旦有意图不轨的人想要靠近这个危险的女人,那就会被立刻扯成碎片。如果不是之前机自己察觉得快,恐怕现在也没有机会呆在这里了。

    而这一次陈忆主动找上门去,无异于把那些人得到目标转移到陆卓身上。一旦其中一股势力对陆卓感觉不太妙的话,那打击将会接踵而至。

    “老板,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费了这么大力气为陈忆和那小子做嫁衣?他们两个一个有情一个有意,这样下去不是成全了他们么?”申时行不在,水柔自然而然地坐在了驾驶位上,而关毅轩则是整个人躺在了后座上,鼻头还残留着一些白se粉末。

    哼哼了两声,关毅轩努力睁开了迷糊的双眼,两只汗衫的瞳孔里绽放出了yin冷的神se:“陈忆是个黑洞,她背后的东西虽然还不清楚,但就连我也会感觉害怕。这样一个人靠近陆卓,你猜猜会发生什么?”

    水柔皱了皱眉,双目中的杀意没有丝毫减退。刚才如果不是关毅轩制止,恐怕陈忆到现在已经成了一具尸体:“我还是不明白!”

    关毅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沉默了大概有十分钟,之后他笑着开口道:“知道三年前为什么我会做那件事么?”

    水柔一愣,跟着关毅轩这么久的她自然不会白痴到认为关毅轩说这句话的意思骑士是毫无目的,只是他没想到这事情竟然还跟陈忆有关。

    “严家,方家,苏家一齐下的命令,同时京城所有的家族都多这件事保持了默认态度。就因为一件事情,那个白痴想要占有她。”关毅轩说完,直接舒服地呻吟了一声:“本来我还想利用她看看她背后的势力到底有多可怕,只是她太聪明了,还没等我动手就跑到了上海。不过这次,她没那么好运了!”

    水柔没有出声,只是在心里头暗自庆幸自己还好没有对陈忆动手。否则的话,光是凭着关毅轩嘴里说的这些那些自己就能死上一百万次。难怪这个女人这么有恃无恐。

    陈忆管段电话的时候陆卓还搂着苏宝儿在看电视,在接电话的前一分钟他还跟苏宝儿有说有笑地坐在沙发上聊天,同时还拿着自己做的水果沙拉勾引着肉丸子晚上侍寝。但是在接过陈忆的电话之后,他整个人瞬间就实话了。

    在没有什么事情的混蛋程度比得上先斩后奏了,而很明显,陈忆先前的所作所为已经混蛋到了极致。根本没有陆卓任何拒绝的机会,她只是像在通知陆卓一样完全不顾及其他的事情。所以,挂断电话之后,陆卓白痴了。

    自己要怎么跟几个媳妇说这件事情?尤其是苏宝儿,如果被她知道的话,那她绝对会联合其他女人对自己进行一轮惨无人道的制裁。从经,jing神到**上的极端封锁。

    如果说陈忆只是过来帮自己对付关毅轩的,那估计打死她们几个都不会相信。哪有帮忙帮到住进自家来的?这种话估计连陆卓都不会相信,可这偏偏还是事实。陆卓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宁愿被谎言忽悠得要跳楼都不愿意相信实话了,因为有时候实话听起来更加的不像人话。

    陈忆说的话是绝对不会收回的,她既然打电话通知了自己,那就表示哪怕是用强,她也得跟自己住在一起。只是这货到底什么意思,那就真是不得而知了。好端端的突然一个电话打给自己要搬过来,这如果不是突发奇想,那就是有yin谋。

    叹了口气,陆卓无奈地摇头。自己对这个女人的想法根本就没有一次猜透过,原本还以为自己找了一堆媳妇把等级弄了上去,却没想到在他

    面前还是那样毫无还手之力。

    撇撇嘴,陆卓站起身来装作尿尿回到了自己房间。

    把房门反锁,陆卓直接就拨通了陈忆的号码。这事情要是不弄清楚的话自己哪能安心睡觉,再过一星期就要搬家,几个女人疼也全都打了招呼,要是自己现在通知她们多了一个“新姐妹”那肯定是五马分尸的狭长。

    “喂,怎么了?”陈忆朦朦胧胧地声音显然是已经睡下了,陆卓甚至都能从那慵懒地声线里想象出她那乱糟糟的头发。

    声音虽然好听,但是陆卓却没工夫再瞎想:“那个...没打扰你吧?我..那个啥...有点事想要问你。”

    “关于搬去你那的事情?”陈忆永远是那么聪明有善解人意,陆卓难堪说不出的话她只要想想就能弄明白而且轻而易举地化解尴尬。

    松了一口气的陆卓嗯了一声,随后又紧张了起来:“我想问...你为什么...”

    “不为什么,一个人住怪无聊的!放心吧,我知道你不知道怎么跟你那些那人说,所以明天晚上我会请她们吃晚饭。我也算准了你没办法通知她们,所以明天我会自己打电话给她们。就这样,很晚了,再不睡明天又有黑眼圈了。晚安!”

    陈忆说着,又是自作主张地挂断了电话。从头到尾,陆卓除了一些断断续续的话之外根本连一点意思都没表达,结果陈忆光是凭着他尴尬的情绪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且还很大方地决定为陆卓解决麻烦。

    只是,陆卓现在要的根本就不是她出面来解决什么!她跟苏宝儿单独见面是火星撞地球,而她跟苏宝儿和另外五个见面那就是世界大战。不管最后哪一方获胜,都将损失惨重。而且,到头来遭殃的绝对是陆卓。

    陈忆获胜,六个媳妇找自己算账。苏宝儿获胜,六个媳妇和陈忆找自己算账。

    前狼后虎,进退两难。陆卓这下子傻瓜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破事。尤其现在还是自己一堆麻烦缠身的时候。

    头疼得恨不得把脑袋撬开的陆卓躺在床上,呆呆望着天花板,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刘山和唐远毅那边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一半,现在叫停根本不可能,如果按照陈忆说的在完成清理之后会让三人的实力出现一段相当的薄弱期的话,那么这个机会关毅轩是不会放过的。而唯一应对的办法,就只有先把自己的实力巩固了再说。

    好在陆卓现在手头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借了自家老岳父那么大一笔巨款,也是时候派上用场了。关毅轩不是一个月内花出去六个亿么,那自己一个月花出去十个亿就事了,就算效用只有他的一半,那自己也有数量上的优势。再说了,大家给的都是人民币,没道理他关毅轩的钱就比自己的好使。

    第二天一早,陆卓就早早地到了上次沈河带自己去的餐厅找到了金平。根据南军说的,这家伙在得知了申时行被干掉的消息之后整整两天都没有露面,如果不是得知关毅轩已经整个撤到了上海的郊区之后他到现在还不敢出门。所以大中午的见到陆卓,他二话不说就出现了。

    金平曾经说过,如果陆卓想要他帮忙的话起码要跟关毅轩处在对等的位置。但是现在关毅轩的手下被干掉一个却没有选择还击而是躲到了郊区,这样的情况任谁看来都是陆卓占了上风。

    虽然陆卓知道这不过只是假象罢了,而且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关毅轩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时候带着黄永躲到郊区的别墅,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确定了金平这一次一定会帮自己。

    包厢里,陆卓咬着烟头和金平面对面坐着,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跟前一次的见面完全相反,这一次倨傲的换成了陆卓。而金平,则是满脸的堆笑。

    “陆先生,这次来找小弟又有什么吩咐?只要价钱合理,小弟一定替你办到。”金平笑眯眯地端着酒瓶给陆卓倒酒,一副店小二的模样。他明白陆卓的xing格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对着自己发货,所以跟他谈话,自己还是很安全的。

    陆卓笑了笑,望着金平一个三十好几的人竟然脸都不红地在自己一个二十出头的人面前自称小弟,心中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这个石阶就是这样,残酷的丛林法则从来都伴随着人们的进化。不管有多少高楼大厦,不管有多么璀璨的文化,弱肉强食依然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

    一头四岁的蹬羚绝不会比一头两岁的狮子强大,也绝不会在士子面前倚老卖老。**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