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七十三章 惊喜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方严牧点点头,还想要再说什么,可是老爷子已经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百度搜: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 //在京城里,他方严牧的话语权,也仅仅是对那身份地位比自己低的家伙们。

    走出了大院,方严牧二话不说直接拦着车子开向了长城酒店,这个时间段,如果没有估计错的话,魏如航应该在月陈忆吃午饭。

    每一次想到陆卓竟然能攻略那么多女人方严牧就觉得自己这个官门之后还不如他一个街头混混。而且论人品,论长相,论背景论实力自己都要比他高出一大截,凭什么这货就能打出一个大大的后宫而自己就连找个小明星暖被子还不能太过声张?叹了口气,开着车子一路冲出了大街。陆卓那边的事情不能有半点差错,否则他死了倒不要紧,要是方孝诗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哪怕是有九个脑袋都不够掉的。

    酒店的房间内,陈忆一个人端着一瓶烈酒坐在窗户边望着下面烟尘飞扬的街道。魏如航栽在他身旁,一副等待地模样,脸上那矜持优雅的微笑好像是天生的一样,哪怕是在等待中都未曾消失。

    诚意在这边没有住所,说白了,就是无家可归的可怜虫。而她现在每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坐在窗户边望着外头,既不出门,也不做其他事情。

    魏如航盯着女人jing致的侧脸,脸上竹简露出一副沉醉的模样。能够ziyou进出她的房间恐怕是自己这辈子最值得称道的一件事情,当然,也许还有另一个男人也有这样的权力,只是他现在不在这里。

    “如航,我们只是演戏罢了。”陈忆放下杯子,眼神依旧盯着窗户外头,只是这一次看的却是外面那灰蒙蒙的连阳光都几乎无法穿透的天空。

    魏如航一愣,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滞,那淡淡的微笑在听到陈忆的话之后立刻收敛了起来,变得有些难堪:“我知道,所以我没想过其他的东西,只是吃午饭而已。”

    陈忆转过头来,脸上还是那副平淡得能让人心情瞬间变得忐忑的表情。陆卓曾经就是为了这个办不出是喜是忧的表情而整天揣摩着她心理的想法进而走火入魔。而如今却是换成了与方严牧同样身为tai子dang重要成员的魏如航。

    “如航,你很优秀,但是,我不可能爱你的。”陈忆站了起来,慢慢地走进了套房的里间,从柜子里翻出了一件黑se的小外套披在身上,然后转过身朝着跟进来的魏如航说:“我注定没资格爱上任何人的。”

    陈忆说着,眼睛里掠过一丝伤感。像她这样能够把情绪控制在最低点的人在叹道这个话题的时候显然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魏如航没有说话,他知道以陈忆的身份已经限制住了她所有的ziyou。除了在一个个旋涡中行走然后被扭曲之外,她什么也不能做。只是,自己好像已经跟当初的陆卓一样,在她这个旋涡里爬不起来了。

    电话震动,魏如航掏出自己的手机,轻轻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又是一僵:“方老爷子安排,你下午要过去上海,替陆卓摆平他的麻烦。”

    陈忆眼神一顿,正在对着镜子整理头发的她转过身来望着魏如航奇怪道:“不是说我不能再接近陆卓了么?怎么现在又改变了主意?”

    魏如航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事实上,从陈忆第一次离开上海回到京城的时候,无论是严家还是方家的势力都对她下过死命令,不能再接近陆卓!而这些命令,都是严哲和方老爷子等几个头头脑脑亲自说出的话,甚至连严天浩都不清楚其中的大部分事情。

    转过身,陈忆打开了衣柜拿出了一个行李箱,开始直接收拾自己的一副。对于她来说,行动永远比思考要重要得多,甚至于在很多时候,她只是去完成一个又一个的安排罢了。

    魏如航一愣,虽然知道陈忆的行动力很强,但是能让她到这样只是听到消息就开始行动的地步,恐怕除了有关陆卓的事情,就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办到了。

    “说实话,我很嫉妒他。”魏如航望着正在收拾东西的陈忆突然开口道。

    “你不用嫉妒,我永远也不会爱上他。对他特别一点,只是因为其他原因罢了。”陈忆一边将一个小小的行李箱装好,一边走到床头柜前将自己的其他东西取出来,这里,是他的所有家当。或者说,一个箱子加上一张身份证和几张银行卡,就是她拥有的一切。

    提着箱子走出房间,陈忆忽然笑了起来:“走吧,我陪你去吃午饭。”

    魏如航一愣,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痛苦:“你不去见见她跟她告个别么?”

    “不用了,反正也没什么可说的,等下次回来再去见她吧。再说了,见她太麻烦了。”

    陈忆说完,直接提着箱子走出了套间,留下魏如航一个人呆呆地跟在后头不知所措。他现在终于相信了那句话“人家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自己虽然有别人羡慕的一切,但却没办法像其他男人一样得到自己喜欢对女人。因为那个刚才提着箱子走出去的女人对自己,甚至对于这个圈子里的所有年轻人,都是一个禁忌。可以接触,但绝不能靠近。

    飞机上,陈忆手里拿着一个铁皮打火机静静把玩着,两眼望着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手里的打火机是她头一次回上海的时候就准备送给陆卓的,只是那天晚上陆卓好像跟着唐曼走了,而自己那时候也要和魏如航一起办其他事情。至于上次回来,这个打火机已经被她用了有一阵了。

    嘴角不知觉地扯出一个天天的微笑,就连陈忆自己也没有发觉自己脸上的变化。那个带着一脸僵硬傻气笑容的大男孩好像是一道影子,无论自己去哪他都能跟着自己。如果自己只是个简单的女人,如果没有被现在的那点破事纠缠不清,或许自己已经有了他的娃了。只是这也只能是想想,光是从最简单的层面,自己就永远不能跟陆卓发生什么。

    飞机竹简降落,停稳,陈忆打开手机,顿时就收到了陆卓的三条信息。第一条是跟自己去人世间,让自己在飞机上多休息,第二条是约自己吃晚饭,而第三条,则是半小时前发来的,说他已经到了机场。

    这个男人好像总是那么贴心,无论自己在什么时候,处在什么位置,用什么身份跟他说话,他都永远不会厌烦。只是比起以前的那种紧张,陆卓现在的短信的的确确地变少了,要是在从前,或许他已经有二十多条信息来把她的情况一点点告诉自己。而这,或许也跟他的女人越来越多有关系吧。

    带着一个大大的墨镜,陈忆拎着粉se的行李箱慢慢走出了通道,还没等她找到人,一只大手就从一旁轻轻地接过了自己的箱子。

    陆卓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明知道自己没戏之后还能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哪怕他知道陈忆已经跟魏如航在一起之后他还是觉得这个女人至少有一大半属于自己。或许是错觉,或许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不过谁在乎呢,初恋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要是谁反对,必将收到强烈谴责和抗议!

    “准备把我安排在哪?”直到快要走出机场,陈忆才笑着开口朝陆卓问道。

    陆卓一愣,直接伸手把那俏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扮什么明星啊,还带个墨镜装酷。你不是一直都住威斯汀的么,还能上哪?黄埔江?”

    陈忆笑了笑,将行礼塞进了出租车的后备箱里,一副轻松地模样:“我可是打算常住啊,如果住高级套房的话恐怕一个月的住宿费都负担不起。”

    “行了行了,已经给你付了一年房租了。还不错,给了我一张金卡还直接升级成了白金会员。”陆卓摸了摸鼻子,早在接到方严牧通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没心情再上班了。整个脑袋里都是那风姿绰约的倩影,还没等到下班就直接早退来到了机场,等了快有一个小时才把人给接到。

    陈忆微微一笑,转头疑惑道:“你姐姐不是有车么?干嘛不借她的?”

    陆卓一瞪眼,愣在了一旁。这货不是明知故问么?借苏宝儿的车接陈忆?这种自寻死路的事情自己脑袋抽了才会去做。早在几个月前,那时候苏宝儿都还没从自己就能为了让自己不见她而跟自己一通胡搅蛮缠。现在女魔头把什么都交到了自己手上,自己要真以为凭着这点就能问她借车去见她苏宝儿这辈子最痛恨的两个人之一,那自己绝对是被碎尸的下场。

    “她的车拿去保养了。”胡乱编了个自己都不信的理由,陆卓也知道陈忆这伙就是想拿自己开玩笑。她要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稳苏宝儿要车子那才怪了。

    “怎么方严牧让你过来帮手?你能做什么?”陆卓望着陈忆,一副不解的模样。他实在想不通,一个做餐盘收的能帮到自己什么。虽然陈忆拉帮结派做关系的确有一套,但他可不认为凭着陈忆那两下子就能替自己扭转局面。**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