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七十二章 邀请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陈忆笑了笑,故意鼓起了腮帮子做出了一副可爱的模样:“不知道!我现在肚子饿着呢,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就得请我吃火锅!”

    陆卓愣了,并不是被诚意的话说蒙了,而是他完全不知道一个都快二十九的准熟女是怎么做出这种少女的娇俏表情的。@}虽然这货看上去也才二十四五岁,但是要说心理年龄成熟度比起自己大一轮都有余了。

    “beijing...很流行熟女卖萌么?”陆卓愣了半天才反问了陈忆一句。

    “去去去,老娘那叫青chun活力,老娘永远十八岁,咩哈哈哈哈~”尖细的笑声会现在出租车的后座上,陈忆一副得了神经病的模样,晓得浑身都抖了起来。

    陆卓嘿嘿一笑,没有说话。这样子仿佛回到了一年前自己跟她最好的时候,欢畅,开心,痛快淋漓。

    先到了酒店把陈忆安顿好,然后又足足等了一个多钟头给他时间梳妆打扮洗澡换衣服,直到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换了一身衣服的陈忆才磨蹭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米黄se宽大体恤衫,一条紧身牛仔裤,踩着一双长筒靴,连皮包都没拿,直接够揽着陆卓的手臂一路拽着他走。

    陆卓不知道这样跟陈忆走在路上算不算给魏如航带绿帽子,不过这是人家搂着自己,按道理说也没什么理由推开人家。只是如果被其他人发现传到了几个媳妇耳朵里,那到时候肯定是以苏宝儿为首,其他五个殿后将自己碾压身死的结局。

    战战兢兢地来到附近的火锅城,还是上次的位子。陆卓看了看周围,一切都没变,只是自己和坐在对面的人都变了。

    根本就没有给陆卓省钱的意思,陈忆抱着菜单直接就开始练习“看图说话”。总之是菜单上照片看起来好看的的肉类,她一个也没放过,一副摆明了吃大户的架势。虽然这么久没见到陆卓,但是在京城还是能偶尔听到他的消息。尤其是方严牧和魏如航两个人,更是经常灌注他的举动。所以就算是隔了这么久没联系,陈忆也知道陆卓现在变成高富帅了。

    为了待会的时候不被查岗,陆卓专门在上拆迁去了一趟厕所。挨个给自己媳妇打电话,胡编乱造了一堆借口才把几个媳妇给忽悠过去。好在这段ri子他是真忙,否则的话光是苏宝儿就得让她乖乖滚回去吃晚饭。

    好容易打完电话回到座位上,陈忆已经拿着筷子吃到一半了。这厕所一去就是半个钟头,如果不是便秘那就是前列腺问题不小。

    “怎么,女人多了也麻烦吧?”陈忆丝毫在意陆卓去了多久,在她看来,陆卓就算带着一个加强立案当后宫都跟他没多大关系。又不是自己男人,就算心里头有点不舒服也没资格管人家。

    陆卓干笑了两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女人实在是太jing明了,自己那点破事人家连看一眼的功夫都不用就能猜个七七八八,最主要的是,只要她想,从来就不给自己留什么面子,非得把话说出来她才爽。

    “也就是打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今晚不回去吃饭了,也没什么事。”陆卓拿着筷子,只能用吃东西来隐藏自己的尴尬。

    两人面对面吃着东西,董卓神情既不像情侣也不像朋友。在外人看来,两人低头吃东西时不时抬头聊两句的模样就像是才刚刚认识,而两人时不时给对方夹菜然后说个笑话逗得对方直傻笑的情形又跟先前的情况截然相反。诡异的气氛就这么围绕在两人之间,制裁的时候谁也不理谁,等到过了一阵又像一堆很好的朋友一样有说有笑,让人完全搞不懂。

    酒足饭饱,陆卓拍着圆滚滚地肚皮打了一个长长的嗝,然后满嘴的火锅味差点寻了陈忆一脸。

    陈忆嗔怪地白了陆卓一眼,这货就是这么爱搞怪。放下筷子,她望着陆卓说道:“吃饱了,该谈正事了。”

    陆卓一愣,随即马上坐直了身子。虽然不知道方严牧那边在搞什么鬼,但是最起码给自己弄来的是陈忆而不是别人。虽然现在陆卓已经没有像以前一样对着陈忆朝思暮想,但是小小的怀念还是有的。

    “怎么说呢,现在你的情况说好不好,说坏不坏。但是如果你再继续这么没头苍蝇一样的想起什么做什么,那关毅轩肯定回抓住机会趁机给你来一下。到时候,你就算想临时变招都没办法了。”陈忆望着陆卓一副认真的模样。

    在包括陈一的大多数人看来,陆卓现在的举动只是见招拆招罢了。那边的关毅轩还一点动作都没有,这边陆卓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内部清理,这说白了,就是心虚的表现。不管自己的内部怎么混乱,陆卓现在最重要的都是镇定,关毅轩不过是拿下了富丽的控制权而已,犯不着这么紧张。因为富丽虽然有钱,但毕竟不是一个单纯的金库,它所有的动作都会被媒体和其他人关注,这种情况,对关毅轩来说也是束缚,他陆卓这么紧张过度除了花掉大把的人力物力之外就只有让自己的实力看上去大大缩水。

    “怎么说?”陆卓递了一支烟过去给陈忆,随后自己咬着烟头朝她问道。

    陈忆抬眼想了想,随后比喻道:“斯大林最大的失败就是他的疑心跟果断。很不幸,这两样东西你都有。”

    陆卓一愣,没想到陈忆竟然会这么评论自己。拿着自己跟历史上有名的暴君相提并论,自己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心里头开始琢磨着陈忆话里头的意思。他虽然不认为自己这次的内部清理是什么特别号的事情,但是也绝不至于像陈忆说的那样糟糕。

    对于历史陆卓还是知道点的,因为xing格缺陷和发家史,斯大林对于身边的每个家伙都不信任。然后,在某一天他的好基友基洛夫被刺杀之后,惨

    无人道的“肃反运动”发生了。这次大清洗直接导致当时他手下的人被清理的一干二净,几乎百分之九十的苏联中高层被清理。尤其是军方,七个头头被干掉六个,加上几十个军长,数百军长,杀的杀关的关,那场面,堪称史上最伟大的一次洗牌。而陈忆那自己跟这货相比,不用想就知道她再说这次自己的这次计划。

    虽然牺牲了自己手上几乎所有能带着小弟的家伙,但是换上一批自己亲手提拔的人上来再怎么也比那群拿了钱不帮忙的人强得多。而且那群yin奉阳违的家伙陆卓是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或者从一开始,陆卓就没打算留他们太久。

    “这也不怪你,毕竟从过年到现在你就没消停过。以你的经验来说,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已经很不错了。”陈忆并没有这个问题上做多纠缠。他知道陆卓就是个骨子里极其自大的货se,所以要说他不好,除了要直接告诉他之外,还必须要一触即分,如果说得太过分,陆卓绝对会不高兴。

    撇撇嘴,陆卓果然又一次被陈忆带得晕头转向:“说什么呢?我的计划怎么不好了?难不成我要找两个流氓来替补还要给他们做岗位培训?”

    陈忆笑了笑,陆卓的这种表现完全就是个大孩子一样的人。不过没办法,这货生来就是这副xing格。

    改的掉的就缺点,改不掉的叫xing格!

    “你想想看,你手上那些对地盘熟悉,对街上的一切熟悉对怎么cao作地盘熟悉的人被你一网打尽全都送给了刘山黎工,那谁来替你负责你的地盘。就算你找到了合适的人选,那你也要给他们时间让他们熟悉自己要做的事情吧?如果这时候关毅轩给你一下子,就算你有反击的计划你手下那帮子新人又哪有那么强的执行力?而且光是你这边的情况都是这样,那刘山和唐远毅那边的话你觉得会变成什么样子?jing察和商人全部换成了新手。除了傻乎乎地执行命令之外他们还剩下多少应变能力?”陈忆盯着陆卓,一脸认真的表情。把陆卓说的都一愣一愣的。

    陆卓望着陈忆,一副懵了的模样。这不是他被陈忆第一次教训,也不是他受过的最严厉的教训。只是陈忆的话让他深深感到了一阵危机感。如果真的像陈忆说的那样,那自己还有什么机会去跟关毅轩死磕。光是凭着这时候自己犯下错误就能让他在趁着自己实力突然变得薄弱的时候一下子把自己打垮。

    叹了口气,陈忆望着陆卓问道:“除了这些,你还做了什么?”

    陆卓愣了愣,琢磨了一阵才朝着陈忆说道:“没什么,昨天让人把关毅轩的一个手下给干掉了。”

    “什么?!”这下子陈忆没办法再保持什么冷静的女王风范了,陆卓话一出口,她就立刻愣了,嘴里那股子先前的火锅味狠狠地喷到了陆卓脸上:“你傻呀?这种事情你都做的出来?”

    陆卓望着陈忆疑惑道:“怎么了?”

    陈忆已经不想在跟陆卓讨论他的香味到底有多混蛋了。她现在只是想知道,陆卓到底是让他的手下把关毅轩身边的谁给干掉了:“你让人干掉的是水柔还是申时行?”

    陆卓啊摇摇头:“不知道,反正是个男的。”

    陈忆已经彻底啊败给陆卓了,竟然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能让自己的手下干掉对方。真不知道陆卓这货是真傻还是完全没在用脑子做事。啊哪怕是街头的一个混混恐怕也无法做出这么混蛋的事情来。不过话说回来,陆卓的运气是在晒太好了。申时行手上啊掌握了严家在这边的所有势力资料和联系方式,而且她还是严家派来这边的眼线,负责盯着有任何不轨举动的关毅轩。现在他被陆卓不清不楚地干掉,说实话还真是大好事一件。

    申时行一死,不光关毅轩在这边的事情会失去一个最重要的联络人,就连严家也会转过头来盯着关毅轩。

    “还真是乱拳打死老师傅!”陈忆望着陆卓,一副苦笑的模样。

    陆卓一愣:“怎么了?这话怎么说的?我不过是想要给关毅轩添一点乱子罢了,怎么就成了你说的这样了?”

    陈忆摇摇头,现在就算跟露珠奥解释阿爷没多大意义。他这一通胡搅蛮缠直接挨饿把她跟关毅轩拉到了同一起跑线。否则的话,这次的机会关毅轩绝对会紧紧抓住不然陆卓有丝毫喘息的机会。

    “你现在只要什么都不做就行了,至于其他的,过几天再跟你说。”

    陆卓点点头,虽然不明白陈忆为什么这么说,但是她除了拒绝自己之外从来都没有害过自己,光凭这一点自己就能相信她的每一个决定。更何况,人家还是方家派过来帮自己的。

    两人聊了一阵,看着时间也不早。陈忆也不想陆卓回去被几个媳妇纠缠着问这问那,所以很明事理的,让陆卓把自己送回了酒店。

    “行了,就到这吧,要是你再送我上去的话我该请你进房间了。”站在酒店门口,陈忆拨着耳边的长发朝着陆卓笑道。

    陆卓一愣,嘀咕着:“我倒是还想啊上去来着,就怕你不让罢了。”

    陈忆一笑,虽然听到了陆卓的嘀咕。但还是装作啥也没听见。直是简单地笑了笑:“啊好了,你回去吧!”

    陆卓点点头,心里头同样知道就算进去了自己也没办法拿她怎么样。这女人强大的地方在于她不同于其他女人,只要她不愿意,不主动,那自己就算是有再多的想法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摆摆手,陆卓转身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而陈忆,则是静静地站在酒店门口望着陆卓的车子,直到出租车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之后才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关毅轩么?我是陈忆,我现在要见你。威斯汀酒店,我等你!”**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