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六十九章 刺杀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除了算计之外,这些人也都在一个个考虑着陆卓话里头的真实xing,陆卓向来不让他们给自己惹是生非,就连外面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陆卓也不然他们到外面去捡便宜。就说前半个月,关毅轩那么大的动作扫荡了了除了陆卓地盘之外的所有地方他也是没有半点反应,只是把自己手下的人死死摁在地盘上。

    现在陆卓一改往常的态度,除了让这群已经憋了许久的混蛋惊喜之外,带给他们的更多是疑惑,为什么向来沉稳的陆卓会一改口风。

    沈河望着场下的这些一律纷纷的人都是一笑:“以前那些人的地盘是跟官面上商量好的。现在他们全都完蛋了,我们自然不用再顾及什么。正好老板也嫌弃自己手上的地盘太小了,总之一句话,能抢下多少能拉拢多少都是你们的,老板不会动一分一毫!”

    沈河说完,直接站起身来走出了包厢。这件事情已经完成,聪明的家伙才能有幸留下来,而这其中,恐怕没有一个聪明人,至于霍新,他只是人手不够罢了。

    包厢里的人见沈河这么轻易就离开,纷纷愣在当场。作为陆卓的代表,沈河已经不是第一次转达陆卓的意思。而在他们看来沈河也没哪个胆子忽悠他们,毕竟在这之前沈河只不过是在街上游荡的“闲散户”罢了。

    “娘的,富贵险中求,既然老板都发话了,我们也没必要藏着掖着。陆家嘴附近的几条街,我全包了!”老狗眼睛一瞪,咬着牙说出了自己的意思。他手下对人本来就是最多的,如果不是陆卓背后的关系太硬他早就不管陆卓说过什么了。在街头上打平,他们始终觉得陆卓还嫩点!

    见老狗这么大胆,剩下几个有点实力的家伙们也纷纷表示了自己的目标。上海市这么大,就算一人分十条街都分不玩,所以也没几个人为了几条街打起来。所谓和气生财,现在老板已经表明了态度让自己放手去干,那自己就没必要再把经理放在窝里横了。

    二十三个人中只有霍新没有开口,他手下只有不到五十个人,就这么拉出去拼还不够挤满一辆公交车的。所以他很识趣地选择了沉默,毕竟现在手上的一间饭店已经足够养活手上这些人了,犯不着为了可能的东西再去闹腾。

    晚上十点,陆卓的手下二十二号大哥带着所有的小弟倾巢而出,分别扑向了距离陆家嘴和南京路最近的地盘上,找到地头上的负责人二话不说就是一阵猛杀猛砍。

    陆卓站在唐曼的阳台上,看着被小雨笼罩的城市,突然咧嘴一笑。从沈河那里得来的消息告诉他计划进行得很顺利。除了霍新之外,手下那帮杂碎没有一个能按捺住心头的激动纷纷全盘触动,而刘山也会在他们把事情全部做完之后在拿着手头上充足的证据一个个的登门拜访。用不了三天,那些不听话的杂鱼就能被全部清理掉。而刘山趁机带出去的新人,也将因为抓获了无数的不法分子也被迅速提拔代替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手下。

    攘外必先安内,这话有时候很蠢,但是在有得时候,却非常的有道理。

    一身丝质睡袍的唐曼走到陆卓身后,望着他的背影,突然间觉得有些模糊。仿佛这个男人已经不是自己最初遇到的那个愣头青了。那时候的陆卓生涩,简单,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和烦心事,虽然偶尔会闹些笑话,但是陪着自己的时间却有很多。

    转过身,陆卓拉着狐狸jing笑着问道:“想什么呢?”

    唐曼微微一笑:“我在想,你衣服上的头发丝和口红印是谁的?”

    陆卓一愣,随即脸se立刻苦了下来。中午的时候虽然没跟虞梦那啥,但好歹也搂着人家捏了一顿,那是极有可能被唐曼发现什么东西的:”嘿嘿...怎么可能,我中午...中午的时候又没干什么,下午又在公司,怎么可能会有女人的头发跟口红。”

    唐曼笑了笑:“是么?我又没说是你中午的时候惹上的,你干嘛那么紧张?”

    陆卓傻了,这种不打自招的蠢事还真是作死。要是狐狸jing今晚上发飙不然自己进房间,那自己就算是计划成功也没啥意思了。这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让自家媳妇平平安安开开心心么?

    望着陆卓那紧张的表情唐曼也知道这货虽然有点心虚,但绝对没有偷吃的行为,否则的话他早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再说了,家里六个娘们,他还用得着到外面去找?

    “事情怎么样?都还顺利吧?”唐曼望着陆卓,有些担心地问道。

    陆卓拦着唐曼的细腰,直接就把她摁在了阳台紧闭的落地窗上。从后面捏着狐狸jing丰硕的美臀,感受着上面腻人的弹xing,陆卓嘿嘿笑道:“不该你管的就别管,这两个字最多还有一个星期,我就带你们搬家!”

    唐曼一愣,还想回头跟自家男人商量商量正事,可是那一双大手已经滑进了自己的睡袍里不停地挑逗自己。肌肤中蕴含的热力被一点点引燃,陆卓的双手好像带着电流一样轻轻捏着自己的酥胸跟丰臀,整个雄健的身躯将自己狠狠压在玻璃窗上。

    低下头,陆卓用手指捏着唐曼熊样的蓓蕾,随后轻轻咬住狐狸jing的耳垂,就这么恬不知耻地在高楼上面对着马路跟唐曼亲热。唐曼转过头,双手揽上陆卓的脖颈,啥呀到:“到房间吧......”

    夜雨朦胧,刚刚开chun的城市雾气升腾,伴随着小鱼和灯光给高楼大厦染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迷雾,带着点温馨,也不缺少浪漫。

    申时行从一间酒吧走出来,沿着街边的人行道慢慢走着,肩头上岁落的系小雨滴溅开,偶尔有几点碰到他苍白的脸颊,却是根本没有让她生出半点反应。

    先前他已经跟金平商量好了,在这段时间内,金平要么将自己的生意全部暂停,除了向关毅轩之外,其余的任何人都不能得到他的情报。而代价,是一百美金。

    对于一个怕死的商人来说,比钱更能打

    动对方的,只有对方的生命。也只有拿着对方的生命做担保,才能让一个贪婪的家伙保证自己不会出尔反尔。

    当然,这一切也不都是为了关毅轩。作为严家派来这边的监视关毅轩的人,申时行自己手上还捏着掩在在这边潜势力的所有联络方式。如果没有这些,关毅轩根本无法接近原本属于方家实力的梁煜跟姚黄河。轻轻看了看渐渐变大的小雨,申时行猛地一愣,脚下的步伐多出了一个细微的停顿,然后又举步向前。

    转身钻进了一条漆黑的小祥,申时行的眼神已经变得凌厉起来。他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手枪,正随着他的前行慢慢摆动着。

    七拐八拐,申时行已经钻进了小巷的最深处,这里是一处死胡同。没有路灯,没有流浪汉,也没有摄像头。

    他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来,在这两座高楼中间的小巷里静静面对着身后的尾随者:“你来杀我?”

    一身黑se大衣的南军点点头,竟生得短发上沾着点点水珠,在偶尔飘忽归来的光芒之下闪耀出点点光泽。他手中没有任何武器,站的位置也距离申时行有五米远。这样的距离,足够申时行抬手开枪。只是南军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紧张或者害怕,仿佛到了这里,他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一般。

    “老板派你来的?”申时行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他想不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关毅轩还会有谁想要自己的命。只是如果真的是关毅轩,那来的人为什么不是水柔?而且,还偏偏选择在这种自己利用价值还没有完全消失的时候?

    南军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将手从大衣中抽了出来。那双在黑暗的小语种绷得紧了紧地铁拳一出现,巨大的压迫感立刻就充斥了这条小巷。

    申时行明白了,对方不是关毅轩派来的。以关毅轩那种嚣张的xing格绝对会让自己在了解了所有一切之后再知自己于死敌。而身前的这位,明显寡言少语。关毅轩不可能派这样一个他不喜欢对人来干掉自己。

    “陆卓派你来的?”

    天空中的小鱼骤然加大,不过短短几秒之间已经变成了倾盆大雨。申时行的声音不过堪堪传进南军的耳朵就已经被雨声掩盖了下去。南军没有说话,只是将浑身的肌肉骤然绷紧。

    多说无益,申时行也知道对方不会再说什么了。而自己带着她走进这里,也没打算有两个人能从这里走出去!

    大雨弥漫没两人面前的视线,申时行眼神一凛,猛地抬手想要直接将眼前的男人击毙。可是还没等他瞄准,他已经猛地一愣。原本还在自己身前站着的南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彻底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甚至与自己对他的动作都没有半点察觉。

    浑身猛地一颤,申时行在片刻的静海过后猛地反应过来。他朝着前方一看,南军整个人已经弯着腰横冲到了自己身前,那佝偻的身躯加上黑se的大意完全避开了自己的视线,而南军的整个上半身几乎平行地贴着地面,胸口距离脚下的土地也过才三十公分!

    黑se大衣骤然扬起,遮住了申时行的视线。他慌忙之下猛地连开三枪,却都没有听到击中人体的声音。

    一直手掌猛地出现在黑暗中,南军的手臂猛地卡住了申时行地脖子,同时另一只手,已经把申时行持枪的手腕整个折断!

    医生清脆地骨裂声,申时行的喉咙被钢铁一样的手掌彻底拧断。他在最后一刻看到的,只是虚无的黑暗中那骤然出现的一只手掌!

    轻轻把正在迅速降温的身体放平在地上,南军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仿佛只是完成了一个动作一样的简单。对于他来说,伸手与陆卓不相伯仲的申时行在她面前还不如婴儿强壮。将自己的黑se大意盖在了申时行的尸体上,南军缓缓站起身子,转身走出小巷。

    走在大街上,南军跟没事人一样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做了上去。掏出自己的电话,给陆卓发了一条信息,随后直接让司机开向了自己家里。

    陆卓搂着浑身瘫软的唐曼躺在床上,正有一下每一下捏着唐曼的脖子,先前一阵折腾,狐狸jing的反应好像比往常更加炙烈。妖冶的唐曼比起王长来更加勾人三分,着直接让陆卓凶狠地一面彻底爆发出来。所以,害人害己的唐曼在半小时后都还在喘着气。

    咬着烟头,已经升级成为能够以一敌二的陆大老爷一手搂着狐狸jing,一手敲打着床头柜,一副抵住做派:“小样,你跟小云云两人都奈何不了我,还想一个人就把爷摆平?怎么样,这下吃大亏了吧?”

    陆卓嘿嘿望着唐曼,一副恬不知耻地模样,直把怀里的唐曼气得鼻子都歪了。要不是狐狸jing这会实在没有力气,只怕是在就伸出粉拳对着他一通胖揍了。

    “还不都是你!都不管人家明天还上不上班的!”唐曼捏着陆卓的熊牛,细长的手指根本就没几分力道,跟挠痒痒一样在陆卓胸前蹭着。

    陆卓嘿嘿一笑,伸手抓过狐狸jing的小手,一下就把她整个娇躯完全抱进了怀里:“上班?现在才九点半呢!向大妈一个月开你多少钱能让你这么卖命给她?怎么我一个月给几十亿给你都不见你这么盼着来给我当牛做马?”

    唐曼小嘴一撅,探头就咬了陆卓胸口一下,细小的白牙还在上头使劲磨了一阵,结果陆卓深受伊涅,她就再也没了力气:“瞎说...你一个月连一分钱都没给我过,哪来的十几亿?”

    “开玩笑,什么没有。一次就是千万上亿的给,再怎么酸一个月下来也有几十亿吧?你个白眼狼,才吃完就不认账了!”

    陆卓那一脸认真的表情十足十一个受害者,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唐曼恨不得用牙把她咬碎了。这货什么都能成长,就是这口没遮拦的毛病怎么就不改。

    刚想要无用武巍冒着再被折腾一次的风险跟陆卓讲道理,可是床头上陆卓的电话却在这时候震动了两下......**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