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六十八章 变化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晃荡着出了公司,陆卓没有开自己那辆拉风得可能被人打的杜卡迪,而是打了辆车直奔浦东的一间小酒吧。【分享}// 访问下载//

    大白天的,酒吧也没有开门营业,门口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客人,一副冷冷清清地模样。

    陆卓推门进去,正在吧台前擦着杯子的虞梦一下抬起头来,随后露出一个欢喜的笑容。

    一身浅se的紧身针织毛衣,外面照着一间小小的蓝se毛线外套,带着一定紫se的毛线帽子,虞梦整个人就像一只毛绒玩具一样可爱。配上那白皙的肌肤和jing致的无关,一下就让陆卓有点沉重的心情好了不少。

    美女是这个世界上极少数拥有所有功效的种群,她们对于任何负面的人事物都有难以想象的正面作用。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看见一个美女对着自己笑而心情变好也是陆卓的本能。

    白嫩的小手将一杯柠檬水放在陆卓面前,随后又低下头去整理着自己面前的一大堆玻璃杯。这是陆卓给她找的第二间酒吧,而之前那一间,因为陆卓一时的脑袋发热被他一把火彻底烧了。

    “怎么是柠檬水?”陆卓有点搞不明白,她从前招呼自己的时候不是都用的伏特加么?

    虞梦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了陆卓一眼,极其平静地说道:“少喝点酒对你有好处。”

    说完,她又低下头继续处理自己面前的杯子。她的动作很认真,也很细致,几乎将自己面前的每一个杯子都擦得没有一点痕迹之后才重新摆放得整整齐齐留着待会营业的时候用。而做这些事情,也是她一天中最期待的。并不是酒吧没有请服务员来做这些,只是在一个人呆在酒吧里的时候,她可以什么都不想地做一件事情直到结束。

    自从被陆卓强行掳来,她的石阶就已经完全变了,吃去了经纪公司的工作,每天除了家里就呆在这么一间小小的酒吧里替陆卓打理。偶尔他会跟其他几个混蛋来这里喝一杯,然后又是急匆匆地离开。

    虞梦知道,在陆卓在摆明眼前的麻烦之前,自己是不可能离开的。只是现在,她好像已经不怎么想离开了。从前的纵情声se和纸醉金迷都已经变了,就像现在,伏特加变成了柠檬水。

    “怎么样?你之前的那些同事给你带来了什么消息?”陆卓望着虞梦,晃着手里喝了一半的柠檬水问道。

    虞梦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给陆卓端上来一个干净的烟灰缸和一个小小的果盘,随后端着一个水杯回答道:“黄永和贾明云这两天一直在想办法出去,可是关毅轩留下来的那个女人却连酒店房间都不让他们出一步。为了这个黄永大发脾气,我被叫过去的几个姐妹还被弄伤了。”

    “嗯。”陆卓轻轻点头,望着被子里慢慢沉浮的柠檬片突然笑了。

    关毅轩虽然拿到了钱诗诗的股份,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把黄灿的股权拿到了受伤,但是黄永收铺上依然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这些股权虽然看上去不比关毅轩手中的多,但是黄永只要一出去,立刻就能赵吉富丽手上有股权的老员工重新整合然后一脚把关毅轩踢出富丽公司。所以关毅轩才会每天给黄永和贾明云找那么多女人让他们狠狠发泄。

    虞梦之前是做平面模特,虽然听上去很不错,但是这种明里暗里什么生意都接的经纪公司旗下的员工说白了就是高级应召女郎。而黄永这种等级的人在被软禁的条件下也只能找这样的小姐。太低级的不入流,太高级的又不可能。而这祭天,陆卓一直在让虞梦联系以前的那些姐妹,问问她们有没有被选上去应付的进而套取一些线索。

    虽然职业不怎么递到,但是效果却是很明显的,这些模特小姐比起自己的那些手下高明了不止一个档次。不单单是把黄永在哪被软禁的地方套了出来,就连黄永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和有点什么打算都打听到了一些。

    被软禁的黄永已经让这些应召女郎中的一个去联系富丽的其他元老,让他们立刻赶来上海遏制关毅轩的行动同时将自己放出去。他甚至还想要让其中一个给严家带话,只是由于了一阵之后就放弃了。

    陆卓撇着嘴,听着虞梦说的这些东西,同时嘴上问道:“那你的朋友把话传出去了么?”

    虞梦摇摇头:“还没有,我怕你还有

    其他打算,就让他们先等我的消息。”

    陆卓琢磨了一阵子,现在放黄永出来对他也没什么好处。虽然能够打击关毅轩和富丽刚刚营造起来的形象,但是只要富丽还有钱那就什么效果都没有。黄永不是白痴,只要拿回来了自己的东西他也不敢对关毅轩怎么样,到时候最多关毅轩是从头再来,对自己这边一点帮助也没有。倒不如先拖着他,让她心急如焚,等到他对关毅轩恨之入骨的时候再放他出来,让他去跟关毅轩狗咬狗!

    做这件事情最好的时机,就是在关毅轩有大动作的时候,例如富丽宣布动工并且开始销售项目的时候。那时候放出黄永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打击。而现在,陆卓要做的,就是避关毅轩做出一些举动加速事情的发展。

    默不作声地掏出手机,翻出了南军的号码,陆卓发了一个代表了男xing的xing别符号过去。

    关毅轩的两个手下如过死掉一个,那么一向隐藏得极好的他一定会紧张,就算不是害怕,也足够他提高jing惕好一阵了,而自己,则是能趁着这段时间把自己和刘山以及唐远毅的那点麻烦一起解决!

    同一时间,就在南京路的一间饭店里,沈河也把陆卓手下的其他头头脑脑都找齐了。在包厢里,他望着一个个脸上带着不服的头头脑脑脸上没有任何波动。他知道这些家伙在想些什么,在他们看来,没有半个小弟的自己不过是靠着拍马屁和听话才被陆卓看重。而找他们来也不过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但不同于自己面前的这二十多个不把陆卓当回事的白痴,他清楚地知道陆卓有着什么样的能力。而过了这几个晚上,这包厢里能够安然无恙的,不会超过两个人,而其中一个,就是他自己!

    “老板改主意了,关毅轩你们都不用找了。”

    沈河地语气很瓶颈,望着周围一个个脸se变得极其不耐烦甚至有点愤怒的人他没有半点压力。自己不过是照着规则来玩,而这些不会玩的,就只被当作弃子。

    “搞什么,一下找一下不找,这家伙怎么一天一个变?我手下派出去那么多人,这笔帐赵谁报销?”坐在圆桌旁的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短发大汉一听顿时就是一拍桌子。他望着沈河,语气不善地问道:“沈河,你跟新老板走得近,油水也老的追逐,要不,你给兄弟报销报销?”

    “是啊,沈河,现在成了红人可别不管兄弟几个啊!”

    “对对对,就昨天一天老子就花出去几万块,再怎么说也得给我一点补偿吧。”

    有得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个人开头,那就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就往外喷。现在的包厢里一个个都是嚷嚷着要沈河问陆卓要补偿的,完全没有半点自己拿了钱不办事的觉悟。

    沈河望着这些叫嚷得最凶的人,心中不仅谈起。陆卓还是对人太好了,先不先上来就给了这群家伙每人几十万,搞得现在一个个都把他当成了冤大头。这群没什么文化的混蛋根本就不知道得到要跟付出成正比的道理。除了那个瘦瘦小小手底下没几个人的霍新之外,这群家伙仗着是两条街上的中坚力量向来都觉得陆卓不过只是个摆设罢了。

    咳嗽了两声,沈河望桌子旁的二十三个家伙突然笑了起来:“你们不用担心,老板什么时候亏待过大家?”

    所有人一听,顿时安静了下来,纷纷望着沈河,期待着他后面的话。说实话,陆卓先前几十万已经把他们一个个都养的肥了,现在在这群人看来,陆卓除了偶尔让他们做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事情之外最大的最用就是给钱让他们消停。

    沈河微微一笑:“老板知道,大家手下这么多人,靠现在的这点地盘根本不能生活,他也知道大姐憋了很久。所以,他做出了一个决定。老狗,你想知道是什么么?”

    先前第一个发话的中年人眼睛一瞪,朝着沈河凶道:“老子知道个屁!你他妈别卖关子了,老实给我说!”

    点点头,沈河也懒得在跟这群白痴纠缠下去:“老板的决定是,从现在开始,你们和你们手下的人到外面去闹,去抢,能抢下几条街就得几条街,能打下多少地盘都算你们的。你们自己开路,公安局殿后!”

    “什么?竟然有这么好的事情?”老狗一听顿时一愣,一双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已经在开始算计距离自己地盘最近的几条街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