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六十五章 形势严峻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对于金平的回答陆卓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那自己来找他也就只能是聊聊今天天气怎么样了。-更新最快〗望着金平那jing明得连脸上的油都舍不得给人的脸,陆卓突然那开口问道:“金先生,既然知道我的来意,那么您能给我提供一些什么呢?”

    金平笑了笑没有说话。从陆卓的口气中他立刻就明白了此时的陆卓已经到了紧要关头,说他现在心急如焚都不为过。而金平心里头,也有着其他的打算。

    关毅轩不比最近才名声鹊起的陆卓,早在十几年前他就已经是这座城市有名的疯子。那时候的他别说人见人怕,就算是听着他的名字也会让人不寒而栗。用假冒的军车运毒,一夜之间连烧十二家酒吧来分散jing力然后轻松过关,只是为了一个念头就直接将一家三口活生生撞死在街边,说他关毅轩是个杂碎都一点没错。

    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跟他死磕的竟然是陆卓,这让金平根本拿不定主意陆卓是不是关毅轩的对手。他虽然不害怕惹上关毅轩,但也犯不着为了一个很可能输给关毅轩的人去得罪他。虽然碌淖有着唐远毅和刘山两大后盾,但是现在那两人,应该已经自顾不暇了。

    陆卓望着金平脸上的表情心中顿时一突,金平这幅模样,明显是在盘算到底谁的胜面大一点。

    做情报贩子,最怕的就是站错队。一旦金平把关毅轩的消息给了陆卓到最后陆卓又被关毅轩打穿,那么以关毅轩的xing格,哪怕是掘地三尺都要把他找出来干掉。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对望着,金平在考虑着自己的人身安全,而陆卓,则是在向着怎么撬开对方的嘴。

    金平望着陆卓,半天才憋出一句问道:“陆先生,如果我帮你,我能得到什么保证?”

    陆卓笑了笑,金平问的是保证而不是好处,这就说明了自己的猜想是完全正确的。只不过这个胖子的怕死程度,恐怕还在自己想象之上。

    “关毅轩离开了足足十几年,没想到还有人这么担心他。金先生,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骂你自己选一个吧。”

    陆卓撇撇嘴,好不否认自己的位置现在处于劣势。因为事实都是这样。找了关毅轩整整一个月可是都只能发现一点点的蛛丝马迹,要说自己不是处于劣势恐怕谁也不相信。

    金平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点燃一支之后扬手把整包都丢给了陆卓。陆卓说的话已经不言而喻,但是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对于他这个老江湖来说,根本气不到任何作用。

    “陆先生,别那么有自信。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吧,算是免费的。”金平狠狠吸了一口烟,随后皱着眉头朝他说道:“本地商会的其他几个头脑在昨天晚上已经对唐远毅表达了不满,并且jing告他说如果再继续为难富丽的话,其他人将两不相帮!而今天早上的市政会议中,刘山也因为治安管理不力的原因被党内jing告一次,就在十分钟前刚刚宣布!而你在学校里面做的那些事情,就是这次事情最主要的原因。如果刘山再没有什么成绩的话,他那个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职务,恐怕会变得不稳当了。”

    陆卓脸se猛地一变:“什么!”

    一旁的沈河同样一愣,朝着金平问道:“老金,你别瞎说,这事情得到证实了么?”

    金平弹了弹手里的宴会,同样脸se沉凝地点头道:“你以为我会拿这种东西开玩笑?老实说,现在唐远毅和刘山的手下基本上都已经被关毅轩收买,不说变成他的人,但也足够让那个两人彻底变成又瞎又聋而且还断手断脚的残疾人!从关毅轩回到上海的那一天开始到昨天,他已经整整散出去六个亿。除了买下那块地皮用了两个多亿之外,剩下的一点零头用来办事,而后面的三个亿,则是全部用来收买各行各业的各种人!收的最多的,就是市长梁煜。而就在昨天,关毅轩还带着自己的人进入了梁煜在市政大院的家。至于两人谈了什么,我的人现在还没有消息。不过他留下的奔驰车里,装着足足五千万的现金。而今早开会之前,市委书记姚黄河也收到了一个匿名包裹,里面装的是足足一点五个亿的现金。加上前一阵子他接到的六个神秘电话,可以说,明里暗里你们都处在绝对的劣势!”

    陆卓傻了,彻底傻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关毅轩竟然会有这么强的能力,不单单收买了这座城市的大半高层,甚至连商界的人也能收买。在一开始酒吧所有人得罪完了之后竟然还能逆转对自己不利的局面收买这么多人。不仅如此,关毅轩的出手大方也让陆卓吓了一跳,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一个人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撒出去这么多钱。

    金平口袋里的震动响了几下,是一条短信。打开来一看,金平突然脸se一变,随后直接删除了信息内容:“刚刚收到的消息,关毅轩已经完全掌控了富丽集团,黄永现在和贾明云一起被软禁在酒店的套房里。关毅轩现在在召集富丽集团这边的人,还给黄永和贾明云两人一人找了二十个应召女郎。”

    陆卓脸se再一次大变,富丽竟然也被关毅轩掌握,他哪里来的股权?塔里来的执行力?黄永难道是蠢货么?不对,还有一个人可以帮他,钱诗诗!

    陆卓猛地响起,辞职到自己这边的钱诗诗。在如今的情况下,凭着黄永和贾明云那一套已经不够用了,所以这一次关毅轩掌握富丽计划一定是她在背后帮忙,他手上有富丽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再加上黄灿手里的百分之十八,足够关毅轩成为富丽名义上的第一大鼓动和实际上的第二大鼓动。

    富丽有许多边缘产业是见不得光了,为了保险,黄永把自己的股

    权都分散给了自己的一对子女,而自己手上则是至抓着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如果关毅轩拿到了黄灿和钱诗诗的股份,那么他就成为了富丽实际上的第一股东!

    “该死,这娘们是要玩死我!”陆卓咬着牙,恨不得立刻冲到钱诗诗面前将她狠狠教训一次。现在关毅轩手上有钱有权,能为他办事的人又多得数不过来,一个庞然大物骤然挺立在自己身前,这绝不是什么好事情。

    金平笑了笑:“关毅轩的事情已经告诉了你这么多,我想应该可以帮到你了。至于他住在什么地方或者其他的。以你或者你身后的势力应该不难办到。如果想要我站到你那边去,最起码你要让我看到希望。”

    金平说完,直接掐灭了烟头从椅子上站起来:“这次的消息算是我免费提供的,下次如果再来,最起码你要和关毅轩不相上下!”

    说完,胖子直接转过身走出了包厢,连一点再争取的机会都没有给陆卓。

    先机已失,陆卓颓然坐在椅子上,脑袋里混沌一片,恨不得把先前吃的那些东西全部都吐出来。一股从未有过的压抑在他身边萦绕,就像是深陷泥潭一般让他根本无法呼吸。半晌,陆卓才茫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一旁的沈河直接说道:“沈河,你去,把所有人都叫回来,不可靠的全部踢走!在从最底下找一伙人上来补上。这几天你们就给我去外面的地盘上闹,闹得越大越好!我先回去,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我!”

    计划一下子全乱套,陆卓不得不再做出新的计划。针对黄永的那些照片现在也没有了任何意义。以关毅轩的本xing一定会玩了命的为现在的他造势然后取代所有人心中“富丽属于黄永”的观念。而在这之后,以富丽庞大的财力,恐怕他收买的人将会更加多。

    开着车一路来到红人馆,陆卓在路上的时候就把事情的严重xing告诉了刘山和唐远毅,而遭受了一连串打击的两人也同时表示,这一次跟关毅轩,只有一方能够活着在这座城市作威作福。

    包厢里,三个男人沉着脸,桌子上的一对好惨完全没有动过,倒是那几瓶茅台已经喝去了大半。

    唐远毅红着脸,有些老迈的脸上再一次爆发出了青年时才有的凶狠表情,一双眼睛愤恨无比地打量着桌子上的菜肴,好像那就是关毅轩一样。半晌,几乎已经气炸地唐远毅才重重一拍桌子,抬起头恼怒地喝到:“他妈的,这群混蛋,跟着老子这么多年来捞足了好处,竟然赶反我!好,很好!你们作初一,那就别怪老子做十五!”

    刘山望着唐远毅愤怒的神se不禁断气了杯子跟他碰了一下:“老唐你就别生气了,我今早上才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妈的,党内jing告一次,说老子失职,这群王八蛋怎么在遇到银行劫匪的时候不去面对歹徒而是对着记者傻笑!他妈的!”

    “两位伯伯,现在生气也没用了!如今最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把这群吃里爬外的混蛋揪出来,再干掉!”陆卓摇晃着酒杯,突然仰头一饮而尽说道:“他们有钱,我们,可是有力啊!”

    “有钱?我去他妈的!在上海谁敢说比老子有钱!”唐远毅一拍桌子,震得桌子上的碗碟一阵碰撞。只见他恶狠狠地盯着刘山,张口说道:’老刘,明天我就带着钱去见梁煜和姚黄河!给他们一人五个亿,我看他们帮谁!”

    刘山苦笑了一下,摆摆手说道:“行不通了老唐。一两个亿他们敢收,但是超过了一定数额,他们也不敢再多要了。而且现在他们已经拿了关毅轩的钱,如果再拿你的,关毅轩恐怕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们。想想看,关毅轩名声在外,有几个人不怕他丧心病狂反咬一口的?现在时代不同了,你我的能力就是钱和势。现在两方面都被关毅轩遏制,就算我们用手上势力的东西强压一头,但恐怕到时候也会变得jing疲力尽。而关毅轩,那时候才刚刚开始。”

    唐远毅沉着脸不说话,虽然他很想反驳刘山,但是却没有丝毫道理和能力。现在的情况的确使这样,关毅轩有了足够他挥霍的资金,掌握了这座城市大半的势力来对付自己,可以说现在的三个人基本已经是孤立无援。

    陆卓猛地一愣,突然想起了自己等人的最大后盾:“方家那边怎么说?”

    唐源一听,顿时冷哼一声:“关毅轩做的一切都合情合理又合法,而上一次绑架方孝诗之后严哲已经亲自登门拜访了方老爷子谢罪,凭着他的面子,方家现在已经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我昨晚上打电话给方家的人,他们竟然说再等等看,说你会有办法的。哼哼,明显就是不想搭理这边的事情!”

    陆卓愣了,要说方家现在没有一点动作绝对是不应该的。毕竟梁煜是他们的人,结果现在梁煜过来对付刘山,光是凭着这点内斗他们就能记得跳脚。可是凭什么现在还没有半点反应。现在自己的脑筋已经被这些破事纠缠的快要爆炸了,结果最强的后盾方家竟然还不闻不问,简直是岂有此理。

    现在的陆卓终于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想要靠别人那是白痴才会去做的事情。如果有自己的目标,那就只能是靠着自己去争取,方家也好,唐远毅也好,刘山也好。这三者之间跟自己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互惠互利,互相索取,这就是三者的同盟关系。至于其他的,还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陆卓,方家说你有办法,你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看?”刘山转过头望着陆卓,一副抱着希望的模样。唐远毅现在已经被气糊涂了,根本指望不上,在座的里头陆卓最年轻,想法也最多,如果真的有什么好办法的话,或许真的能够逆转事情也说不定。**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