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六十三章 消息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和两个混蛋从苏齐家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几个媳妇从晚饭的时候开始就每人一个查岗电话,生怕自己偷摸着跑去了洗浴中心,还得陆卓都以为自己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回到家里,陆卓没有上楼,而是直接去的南军屋里。这几天他已经把保安公司的地址选好了,在外环边上,已经临近郊区了。虽然远了点,但是公司的办公楼距离训练场很近,开车半小时就到,平常没事的时候拉着一票人过去cao练也方便。

    陆卓跟南军商量好,趁着明天还有一天周末就去看看训练场地,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就正式在那边安营扎寨。这段时间他也从自己的手下里挑选了几十号人出来,而那天接送钱诗诗的沈河,就是第一个确定下来的人。

    这家伙从前一直在张青手下办事,为人沉稳,沉默寡言,办事jing确又极有分寸。只是张青喜欢那种油滑会拍马屁的小弟,所以那时候审核跟着他并没有得到多少重视。而上一次陆卓让她去接钱诗诗也不过是随便找的他,但是审核jing确的办事效率却给陆卓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除了审核之外,陆卓也找了一些其他看上去比较靠谱的家伙。与方启峰给的那些职业大手不一样,陆卓找的这群人第一条件就是要值得信任,能不能打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老实不会在背后捅刀子。

    南军按照陆卓说的算了算,如果一个月内能开张的话,那么自己手下就能有一批接近两百人的能量。如果训练的好的话,这些人应该能够随时抵抗下关毅轩的突然袭击,虽然依旧显得担保了一点,但是无论如何,也比现在手上的一盘散沙要好用多了。

    人是攒出来的,南军也没指望陆卓一下子能给自己弄一个装甲师出来,而且两百人的规模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毕竟陆卓要的是一群指哪打哪的黑社会,而不是要一群狂轰滥炸的特种兵。

    “训练到能够使用的程度大概要多长时间?”陆卓靠在沙发上望着南军,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如果短期内无法有一个好的结果,那么他不惜另外想办法查出关毅轩的动作,而不能再像现在这样等着他的下一步行动。

    南军想了想:“如果要能上街头去打现在就可以,但是如果要能够用来对付人,至少三个月!”

    “三个月,三个月,三个月我都能被人碾成肉末了。”陆卓咬着盐田,他可是清楚地知道关毅轩不会给自己那么长的时间。尤其自己已经打算把黄永的那些照片放出去,那他就更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富丽倒下了。

    南军叹了口气:“那也没办法,训练场的建设要时间,人员的装备要时间。如果条件允许,我还想教他们she击。”

    陆卓摇摇头:“枪手这一块不急,等到有了足够的空闲再说也不迟。现在嘛,先弄三五个出来就行了,你知道怎么做的。”

    南军默不作声地点头,他知道陆卓不喜欢跟人命牵扯上关系,一旦到了要用到枪手的时候,那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了。

    “南丽怎么样?在学校还好么?”陆卓掐灭了烟头,突然朝着南军问道。

    “还行,跟同学相处得不错,就是拖了那么久学业,成绩有些上不去。”南军一愣,随即有些苦恼地回答者。跟着自己在外流浪了三年的妹妹现在一下子又能上学,虽然很高兴,但是学习成绩不好也是他的一块心病。

    陆卓摆摆手:“无所谓,改明儿给她找个学习班,能学多少就学多少。现在这年头,也不是非要高考才有出路的。实在不行的话花点钱送到国外去,回来直接进公司帮忙就行。”

    陆卓说的可都是真心话,虽然原本找南军来帮忙仅仅是看上了人家的形意,但是在南军救了自己那么多次以后,陆卓的心态也慢慢变了。尤其现在,自己身边能力较强又能让人放心的,也就他一个人。

    南军一愣,感激地看了陆卓一眼。顿了顿,才犹豫地朝着陆卓说道:“老板,你有没有觉得这阵子的事情好像不太对?”

    陆卓心头一跳,转过脸望着南军。这家伙平常从来不开口说什么,但是只要一提醒自己,那就肯定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你指哪方面?我的计划,还是说其他东西。”

    “您不觉得,唐远毅和刘山两人的实力都没办法找到关毅轩其实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么?”南军望着陆卓,语言一针见血。

    陆卓猛地一愣,眼神变得漂浮起来。半晌之后才猛地一拍大腿:“该死!我们被耍了!”

    南军望着陆卓说道:“我也是今天才想到,自从上次的绑架案过去已经差不多一个月,结果刘山一个jing察局长却连一个关毅轩都找不到,这根本不可能,再加上唐远毅无孔不入的人脉,两人联手竟然还没办法在这座城市找出一个人,恐怕有些难以置信了。”

    南军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弯弯绕绕,但侦查还是学过的。从技术xing的角度上来说,给他一个人一个月时间,只要关毅轩不走出上海这座城他也差不多找到了。可是现在那么多明里暗里的人派出去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就让人有些怀疑了。

    陆卓琢磨了一阵,沉默不语。半晌之后才站起身来朝着南军说道:“明天你直接出去打听,给我把关毅轩住哪里身边有什么人见过谁跟谁合作全都挖出来。要钱要人直接跟我说,限期半个月。保安公司那边既然已经选好了地方,明天我直接过去签约顺便找人准备好,这段时间,你就给我把关毅轩找出来!

    不能再相信别人了,南军不说陆卓还不知道,自己太过于一来刘山和唐远毅的势力了。以至于他们不给自己消息的话那自己跟瞎子没什么区别,这种情况不能再发生,自己必须尽快拥有自己的消息来源,哪怕不靠谱都好,最起码要有一个渠道。

    在自己地盘上的话

    消息还算灵通,但一出了自己的地盘就只能靠其他方面。看来,是有必要跟自己手底下那些人好好谈谈了。

    第二天一大早,陆卓一个人先去把公司的办公楼和寻电厂的地皮给签了下来,然后再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上把手下的头头脑脑们都叫了过来。

    宽大的酒吧大厅内,陆卓望着自己手下二十多个看着场子的小弟,皱着眉头半天没有什么言语。自己的圈子还是有些窄,到现在这种时刻竟然要靠着一帮这么不靠谱的人给自己搜集消息。

    端着一杯酒,陆卓望着手下的人,终于幽幽开口道:“今天找你们来,是想问问前一阵子让你们找的人有没有什么消息。”

    没有人回答,所有人都是一脸茫然地互相望着。陆卓很少来管这边的事情,而他之前说的话自然也没几个人当回事。只要不是他亲自出面要求立刻办妥的事情,大家也只是稍微做作样子敷衍了事。而大厅关毅轩的下落,自然也只是稍微派人出去问过就算了。

    现在陆卓闻起来,明显的脸se不善。但是这一下也没有人能给出陆卓一个满意的答案。

    “每个月给你们那么多钱就是让你们拿着钱逍遥快活的?那么多人竟然一个月时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你们说我要你们来干什么!”陆卓放下杯子,沉沉呼出一口气,死死扫视了一圈之后再度开口道:“一个星期,我只给你们一个星期时间。我要那个人的所有消息,包括他没见见什么人,吃了什么东西,在哪里出没,跟谁在一起我都要知道得一清二楚。不仅如此,就连他的手下买了什么东西办了什么事和摆放了什么人我都要知道!如果做不到,半个月之后你们给老子统统收拾东西滚蛋!”

    所有人都愣住了,一向和气的陆卓只有在真正有事情威胁到他的时候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而现在竟然一上来就这么火冒三丈,显然是有东西让他不高兴了。

    头一次见到老板发飙的众人立刻明白陆卓不是在开玩笑。虽然他现在的地盘是强取豪夺来的,但是他背后毕竟是刘山,所以就算有人不屑他这番话也不会当面表现出来。

    摆摆手,陆卓把人全都撵了出去,如果半个月后这些人还是没有消息的话,那他绝对会说道做到。反正这个世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这群人换下去,立刻就会有人乐颠颠的替补上来。

    陆卓点上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弥漫的烟雾瞬间飘荡在了他面前。他现在感觉很危险,因为一切都太平静了。平静的根本不像是腹背受敌。刘山和唐远毅两人那边没有消息,最好的结果是他们被手下的人蒙蔽,而最坏的结果,就是他们已经不值得信任。

    不上不下的陆卓现在还不是刘山和唐远毅的对手,如果方家那边有什么变动而自己却被刘山和唐远毅瞒着的话那就真的危险了。

    “老板。”

    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烦闷的陆卓,沈河站在陆卓面前一脸的瓶颈:“如果要消息的话,我倒是认识一个家伙或许对老板有用!”

    陆卓抬起头:“什么人?”

    “金平!”

    陆卓猛地一愣,这才突然想起来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说过。琢磨了一阵陆卓才猛地想起。自己跟几个混蛋聊天的时候好几次听他们说起金平这个人,据说在这座城市,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每个城市都有那么一类人,他们看上去或者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又或者即不起眼。但是在他们生活的地方发生的审核风吹草动都无他逃过他们的嗅觉,无论是怎么样的狂风暴雨都无法将他们冲垮,知道头顶的大人物和身下的小人物换了一批又一批,他们依然还在原本的地方逍遥自在。而金平,就是这样的一类人。

    陆卓曾经不只一次听过金平的名字,虽然都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他消息灵通的本事却是早已经耳熟能详。

    来到浦西的一处小饭馆前,沈河领着陆卓走了进去。饭馆不大,大概只有五六百个平方,也就能拜个二三十桌的模样。比起一般的大排档虽然好一点,但也绝不能算是有特se。

    时值午饭时间,可是饭馆的人却并不是很多。因为饭馆的位置不是很好,周围也不是什么人群比较密集的地方,所以就算到了饭点的时间,也不过只是有七八桌的座位上有客人。

    “老板,先点菜!”沈河拉着陆卓在里面的一个角落坐下,随后拿出两个杯子开始倒茶。jing明的服务员立刻走上前来地上菜单给两人,一副殷勤的模样。

    陆卓对于这种饭馆绝对不陌生,以前没那么多屁事的时候一星期也不知道要跟几个混蛋来几次,所以拿着菜单也不含糊,而是准备看着菜单直接开始点菜。

    沈河看着陆卓的模样急忙伸手将她拦下,随后抬起头对着服务员来:“我们要吃点特别的,换包厢吧!”

    服务员一愣,随即点点头。

    陆卓不明白沈河实在干什么,但也知道,既然他拦下自己又要吃”特别的“那就肯定有其他的弯弯绕绕在里面。

    跟着服务员从后门走出来,穿过一条肮脏不堪的小巷之后终于来到了一扇看起来极其普通的小门前。

    陆卓打量着四周,这条小祥完全就是一个两头封死的胡同,唯一的进出口就是先前进来的小饭馆。四周到处都是干涸的呕吐物和黑漆漆的血污。小巷后面就是来时的饭店,而前面,则是一栋高楼。

    走进小门,陆卓立刻感觉自己到了另一个地方。狭长得装饰得富丽堂皇的走廊,顶上的水晶吊顶将原本就光可鉴人的地板找出一道道清晰的人影。走廊长约五十米,只有不到两米宽,而最前方,则是一扇白se的小门挡在身前。打开小门,里面是一部电梯,电梯中只有一个楼层,二十四。服务员按下楼层,随后笑着对两人说道:“两位,在上面会有人招呼你们的!”**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