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六十二章 相见恨晚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跟梁煜的头一次碰面关毅轩就已经跟他达成了协议,作为一市之长的梁煜自然有让这座城市变天的能力。但是如果想要疾风骤雨,自己也需要在添上一把火。

    一路也不在乎有没有人跟踪,关毅轩看了看时间,依旧跟平常闲来无事的时候一样在街上晃悠着。申时行已经打了电话踢他安排了一辆新车,只等关毅轩什么时候突然想起来,就过去机场把黄永拦下来。

    既然钱诗诗已经答应了自己的条件,那么黄永在这边的作用就可有可无了。虽然富丽是他手里的东西,但是自己想拿过来,还是有着超过一百种方式。

    黑se的加长宾利在街边停下,关毅轩带着水柔和申时行两人钻进车里,随后直接朝着机场开去。

    晚上八点,黄永的带着贾明云准时走下飞机。一出通道口,一身白se西装的申时行已经拦在了他身前。

    黄永的两名保镖一愣,随即飞快的上前用威胁的眼神望着申时行,随时准备将这个不长眼睛的白痴教训一顿。

    “黄老板,不必这么紧张,我们是专门来为您接机的!”关毅轩走到黄永面前,脸上带着浓浓地笑意。只是那双眼睛里闪动的却不是友善的光芒,而是冰冷的威胁。

    水柔手中路吹两把jing亮的匕首,恰好让黄永能够清楚地砍刀,不过一个简单的闪身,已经在所有人都没有发觉地亲眷下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他身后。换过那个身旁的四名保镖完全没有发现水柔是怎么动作的,只是察觉到水柔动作的时候那两柄jing亮的匕首已经到了黄永腰间。

    “黄先生,我想您误会了,我虽然是钱小姐叫过来招待您的,但绝不是您的手下。至于我的邀请,也从来没有人敢不屑或者拒绝。”关毅轩丝毫不在乎周围的保镖随时可能的拔枪动作,因为在那之前水柔就能够彻底结束黄永。

    “你想怎么样?”黄永到底也是几经沉浮的老江湖了,而且他早就听说了严家还特意安排了一条疯狗在这边跟自己配合。很明显,眼前这个中年人就是严家安排的那个疯子。

    关毅轩摆摆手,笑着走到了黄永身旁,随后一首拦着他的肩膀,另一手则是递给了他一一支雪茄:“我只是想请您和贾先生一起吃顿晚饭,顺便为您接风洗尘。至于其他的,我们饭桌上谈!”

    黄永撇撇嘴没有回答关毅轩,现在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由不得自己不去。只是对方用这种手段来有爱情自己,很明显待会的饭局不会有什么好的话题。

    加长的宾利带着黄永和贾明云开出了机场,而他的几个保镖,则是只能坐在后面的房车里紧随其后。

    酒吧中,钱诗诗和刘倩两人坐在吧台前疯狂的大笑着,两人都对对方的遭遇赶到同情。尤其是刘倩在听到了钱诗诗竟然为了抱住自己的弟弟委屈给坏人当手下的时候,更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如果不是他现在已经不是jing察的身份,恐怕早就拔枪冲出去狠狠教训那个拿着人家亲人生命做威胁的混蛋了。

    两人的对话都没有透露迫害自己的混蛋的证明,如果两人愿意就流氓恶棍的问题上交换名字的话,陆卓一定会在苏齐家里打喷嚏。

    钱诗诗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而刘倩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nai。总之,两人在聊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之后变得一见如故,都已经把自己所有的家底掏了出来说给对方听。虽然两人谁也不认识谁,但是聊了这么久时间基本上两人除了一些准确的信息,例如对方家人的名字之外,已经什么都清楚了。

    相见恨晚,两个都被现实踩扁的女人突然觉得有一个人能够听自己说话是那么每秒的一件事情。所以很自然的,两人除了酒吧之后决定一起吃完饭,然后晚上到钱诗诗酒店的房间促膝长谈,是真正的促膝长谈!

    来到海鲜城,钱诗诗大大方方地点了一大堆鱼虾蟹贝之类的东西,又要了半打啤酒和一大瓶的鲜nai,按照先前的方式跟刘倩两人边吃边聊。

    刘倩手里捏着一只花蟹正放在嘴里直接把壳咬地稀碎,一边吃着里面的肉还一边朝着钱诗诗问道:“那混蛋既然叫人弄伤了你弟弟到现在还昏迷不醒,你干嘛不报jing把他抓起来坐牢?故意伤人罪的主谋可是重罪!像他这样情节恶劣的起码十年徒刑!”

    钱诗诗摇了摇头:“算了吧,报jing又能怎么样?现在人已经伤了,他的

    条件我也答应了。可以说现在事情已经过去,再报jing也没有意义。更何况不说他的势力jing察拿他没办法,单单说我连在什么地方发生的事情都不知道又怎么报jing?”

    轻轻拿起一只生蚝,钱诗诗同手托着送进了自己嘴里,在把里面的嫩肉和汤汁一起吃完之后才继续说道:“你呢?既然你爸爸那么疼你,你或者跟他好好谈一次,也许能回到刑jing队也说不定。”

    刘倩一愣,一说这个他就来气。现在不光刘山,就连王秀也被陆卓上一次的表演忽悠得晕头转向。自己现在是根本就没有半点话语权说不。如果自己真好找刘山谈判的话,估计最好的下场也是被狠狠教训一顿。严重点的,自家老娘非拿扫帚抽自己不行。

    摇摇头,刘倩叹了口气:“哪那么容易啊!在我揭穿那个臭小子的真面目之前我妈是不会相信我的!再加上我爹是有意拿他来当挡箭牌,那我就更没什么法子了。”

    钱诗诗想了想,也觉得刘倩说的有道理。两人虽然都只是说了自己的遭遇而并没有透露各人的太多信息,但是以钱诗诗的聪明才智还是不难猜出其中的关键,恐怕不只是刘倩老妈,就连他那个故意陷害他的老爹心里头也在盘算着要撮合他跟那个已经有了一大堆女人的混蛋。

    这个世界太过现实,有钱的人想要更有钱,有权的人盼着更有权。而财富和权势的积累都需要不同方面的努力。虽然不知道刘倩口中的混蛋是谁,但是能轻松摆平那么多女人还能让刘倩父亲跟他合作的,一定不是一般的二世祖。这样的人别说还没结婚,就算结了婚也会有人照样把女儿往他怀里送。而刘倩父亲自然也向着让自己女儿去碰碰运气们毕竟刘倩长得漂亮,就是xing格差点。

    琢磨了一阵,钱诗诗突然眼睛一亮,她决定帮着个长在新时代活在旧社会的坚强妹妹摆脱宿命:“想不想咸鱼翻身让你爹妈从此不再提那混蛋?”

    刘倩灌了一大口纯牛nai砸吧着嘴说道:“想,怎么不想,我做梦都在想着这个!”

    钱诗诗嘿嘿一笑:“我教你一个办法,如果成功的话不但你能让你父母再也不提那家伙,甚至还可能重新回去刑jing队!”

    刘倩一愣:“真有这么好的事情?”

    虽然早就看出来钱诗诗是个聪明人,但是把自己爹妈忽悠得团团转那位也不是蠢蛋。现在自己可以说前狼后虎腹背受敌,如果真的有办法对付他,别说回刑jing队,去当交jing都愿意了!

    钱诗诗点点头:“那当然,你这样......”

    两人凑在一起,跟一对yin险的姐妹花一样低声说轻声笑,就好像男人在讨论肉腾腾一样,神情只猥琐,莫养殖古怪简直无人能及。尤其刘倩那听到计划后发出的那一连串诡异的尖笑,更是让旁边的客人不寒而栗。

    “怎么样?我的计划还行吧!”

    钱诗诗仰头惯了一大口啤酒,突然觉得自己一天的心情就因为遇到了刘倩而变得好多了。没有什么隐瞒,也没有什么试探。只是最简单的聊天,大家开始谁也不人是谁,可以畅所yu言。

    刘倩点点头,头一次觉得有个脑袋灵活的姐妹原来是一间这么好的事情。钱诗诗给自己的计划虽然简单,但是可cao作xing强,最重要的是,一击致命!

    “啥也不说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刘倩的好姐妹!以后谁要敢再欺负你,我替你揍他,你要欺负谁,我替你揍他!反正就是一句话,只要有人让你不高兴了,我就替你揍他!反正我什么都怕,还就是不怕进jing察局!”

    大咧咧地拍着钱诗诗的肩膀,刘倩跟傻妞一样乐得不行。如果这不是在现代社会,怕是她早就拉着钱诗诗斩鸡头,烧黄纸跪地结拜了。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钱诗诗喜欢刘倩的大大咧咧没有心机,而刘倩则是佩服钱诗诗的聪明才智和讲义气。没多久,两人就已经姐妹相称,感情好的像是一对拉拉。

    聊着聊着,一个男人突然站到了两人的桌子旁,钱诗诗猛地一愣,定定地望着眼前的申时行:“你来干什么?”

    申时行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地开口说道:“老板的谈话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想请你过去协调一下。钱小姐如果不介意的我的车就在外面!”**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