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六十一章 野心家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开门的人正是如今上海市的新任市长梁煜,作为方家明面上的代理人,他在上一次方严牧受到袭击之后任命为新的市长,而原本的那一位,则是因为严家对方家的赔偿而被清理出局。// 欢迎来到//

    关毅轩等人一进门,立刻就受到了梁煜的热情招待。

    在房间的一角种植的即可翠竹旁,梁煜正用自己手中的白玉茶具轻轻沏茶,上号的山泉水加上一等的大红袍跑出来的茶香顿时弥漫了整个偏厅。

    茶水清冽富有浓香,白se的玉质差距和淡红se的茶水搭配起来却是显得如梦似幻,加上一旁小小的水车中流淌过的清泉,倒是让这富丽堂皇的居室中多出了一股清新淡雅的意味。

    梁煜手法极其纯属地将茶水倒在两个杯子里,随后才开口说道:“这水是刚刚从beijing玉泉山直接运过来的,还不到两个小时,茶叶虽然不是那天下间只有几株的正品大红袍树上摘下来的,但也是同一根分离出来的极品。要知道,像我这种身份,能够弄到这样的茶叶,已经是极费力气了。”

    关毅轩心中一顿,暗道梁煜还真是心急。这话表面上看实在陈述事实顺便自怨自艾一番,但其实实在告诉自己,他梁煜有着在这个等级身份上最高的本事,也同时表达了自己还想更进一步的想法。

    大红袍,是中国乃至整个世界最为昂贵最为顶级的茶叶,没有之一。全世界仅仅是在福建武夷九龙寨保存下来六棵正本,而其中有两棵产出的茶叶并不能称之为大红袍。所以,这天下间只有四棵茶树铲除的茶叶才能称之为正品大红袍。而那极其稀少的产量,甚至连京城的顶级人物们都不够分,而这种副本产出的茶叶,也只有京城里那些稍次一级的头头脑脑分才能分到。而像梁煜这种官阶的人,除非是tai子dang外放镀金,否则的话根本沾都无法沾到一星半点!

    能够弄到这种副本产出的好差,梁煜展现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本身的位置。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虽然是京城世家出声,但却并不是像方,苏,严,魏那样的四大家族,而是几乎排在中下的梁家。

    没有真正进入tai子dang,甚至连一等公子都是勉强挤入。能够做到现在这个位置,还是多亏了严天浩的冲动和方严牧的命大!所以,梁煜不但很珍惜现在自己得到的,而且还很贪心自己能够得到的。

    关毅轩作为严家这一次派出的人,当然知道梁煜是个怎么样的人。外表儒雅谦卑,忠善谦厚,但是心里,却是对权利和金钱有着难以想象的痴迷。他今年不过四十多岁,却已经坐到了现在这个位置,这对于他来说不单是幸运,还有更多的不幸。

    作为一个中下家族出身的后代,梁煜能够掌握实权并且坐到了直辖市的市长位子可以说已经是非常幸运,因为有的人一辈子也无法做到这一步。但不幸的是,他今年才不过四十七岁!在往后十几年的仕途中无论再怎么顺风顺水,这个高度也已经到头了。

    正部级官员原则上不提拔为副国级!这句话的真实意思其实就是,如果没有一个副国级的家底,那么,正部级就是大部分贵胄子弟的最终顶点!

    很可惜,现在的权利,除了京城四大家族之外,就只能在他们的盟友手中。这其中包括了各个方面的家族或者人物,而这些人,都是他梁煜看都不能正眼看一下的。

    一个年纪不算大的人在获得了自己能获得的最高权力之后想要什么,自然不言而喻。而梁煜,现在想要的,就是超出自己出身的权利,更上一部,真正跻身于那最核心的圈子中。哪怕是那九个座位的其中之一,他现在也垂涎三尺!

    人的野心是无穷大的,而年轻人的野心更加无法揣度测量。梁煜有旺盛的jing力,有国人的能力,有令他骄傲的权利,欠缺的,只是一个出身。而且,在他之前并不是没人打破这个传统,逾越障碍的人虽然少,但毕竟还有先例。所以梁煜很自然的,将眼光放长了!

    马上就要到了每几年一次的重要关头,现在尚未的人选已经基本确定,如无意外的话一切都将按照园丁的剧本咽下去。他将继续留在这里,等到几年以后被调到另一个地方,能够赚足多少养老金,为自己的后代铺多长的路,全看他自己。但是梁煜心里头想的,是给这原定的剧本多安排一个插曲,而那个插曲,就是自己。

    关毅轩点点头,沉凝了一阵之后才望着竹简旋

    转上升的茶叶笑道:“的确,这茶叶虽然出身就注定了是好茶,但依旧有主次之分。只是在这水中,它们也只能随着水流浮动。至于入谁之口,那就各安天命了!”

    一句话,关毅轩将严家的意思表达了出来。梁煜能不能再上一步,除了是看着时势之外,还要看天命。而这天命,很明显不是指的命运,而是说的上头的安排。

    梁煜点点头,他不是白痴。把关毅轩这个严家的人请到自己在市政大院的家里头已经是相当冒险,如果被方家发现的话他随时有粉身碎骨的可能。而利用这一点来表达自己的诚意,也的确足够了!

    “那么,明天是下雨还是风和ri丽呢?”梁煜端起茶杯,轻轻吹着其中的茶水,浓郁的茶香透过白玉的茶盏四溢开来,慢慢飘进了他的口鼻之中,让她原本紧张地怦怦直跳的心情顿时平复了下来。

    关毅轩抿了口茶,感觉茶味在口中三次流转,顿时眼前一亮:“如果是问的天下,恐怕依旧风和ri丽。不过中国这么大,偶尔有一些地方天晴下雨,那是肯定的。”

    梁煜点点头:“没错,天气预报有时候也没那么准确。况且现在已经开chun,下下雨也是应该的!”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一盏茶喝完,关毅轩慢慢地放下了自己的茶盏,随后望着身旁的翠竹说道:“竹有节,才被世人喜爱,殊不知,只有牡丹那等明艳得不可方物的美丽才是天下最受喜爱的东西。”

    梁煜点点头:“又或是茶花那样的惊艳绝伦,才能凭着一时的绽放跻身名花之列。”

    申时行站在关毅轩身后,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还能有这么儒雅的一面。他吸毒,好酒,狂赌,**。几乎一个男人所有的缺点都能在他身上找到,只是现在,他表现出的,根本就是一个气质儒雅温和的读书人。虽然谈话的内容依旧是那些yin谋诡计,但在外人看来,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就好像是冲锋多年的的老友一般,没有任何隔阂。

    一阵风透过窗口吹进来,顿时吹散了袅袅升起的水起,茶香飘散,在两人面前形成了一副诡异的画面。关毅轩砍刀的是整个城市随着自己风雨飘摇的模样,而梁煜,则是看到了权力!

    一点茶梗在几近干涸的茶水中挺立,周围都是飘散的茶叶。在两人看来,那点茶梗是那么地刺眼,刺眼的让人瞬间就变得暴躁起来。

    梁煜脸se一变,伸手拿过夹子想要将茶梗挑出来:”次等茶就是次等茶,就连茶梗都还存在其中!”

    关毅轩伸手拦下梁煜,脸上带着笑容说道:“没关系,这样才显得自然。这些茶梗虽然讨厌,但也有味道蕴含在其中,反正这些东西经过茶水三炮之后都会变得淡而无味,到时候不管茶叶茶梗都会扬手弃如敝履。品茶品的是心,味倒是其次,而这茶梗,根本不值得为它动怒。”

    “有道理,反正都是要丢去的,到时候品着一等茶,就不用再看着这些了。”梁煜伸手为关毅轩再一次斟上一盏,随后笑着问道:“逸轩,你既然这么有能力,那你的理想又是什么?”

    关毅轩想了想,眼神微微一转笑着说道:“三五知己,一座繁华,绝se佳人,醇酒佳肴,足矣!”

    梁煜一愣,随即猛地了解了关毅轩话中的意思。他跟自己一样,都是不甘心被人压着的那一类人。而现在,他同样无力反抗自己背后的压力。

    “倒是不错的理想!”梁煜笑了笑,端起茶杯朝着关毅轩笑道:“我相信,现在的茶梗,总有一天会被冲走的!”

    “冲走的那一天,我来送你一株开得最旺盛的茶花!”关毅轩同样端起茶杯朝着梁煜一笑。

    两盏茶碰在一起,随后一饮而尽。

    走出梁煜的大门,申时行心中繁复琢磨着先前关毅轩跟梁煜的对话,两个人好像什么都说了,但又好像都是说了些废话。那一段茶叶茶梗的隐喻指的是谁现在还弄不明白。但是关毅轩能够带着自己来,已经表示他丝毫不在意自己把这段话传回给严家。

    “走,我们走出去,车子留给梁市长!”关毅轩走在院子里,笑着忘了黑se的奔驰一眼,随后领着两人直接不行出了市政大院。

    “老板,那茶梗,指的是陆卓还是刘山或者唐远毅?”水柔终究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跟在关毅轩身后问道。

    关毅轩神秘一笑,答道:“都是!”**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