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六十章 会面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几个混蛋在商量着怎么拧成一团对付关毅轩和可能的人。@}而一直沉寂的关毅轩也不可能闲着。事实上,关毅轩对于时间和资源的利用要比陆卓jing确的多,也有效得多。

    距离上一次的事情还不到一个月,整个上海市的地盘除了陆家嘴和南京路,其他的地方都已经逐渐被他一网打尽。他用的都是自己的人与地盘上原本的家伙结合。能收买地就收买,不能收买地就直接干掉。能够得到的地盘就得到,不能得到的就直接毁掉做正当行业。钱诗诗曾经给的那三个亿,也在他这样完全毫无顾忌的手段下花得jing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关毅轩和陆卓是一类人,都是存不住钱的混蛋。身上只要有一个铜板,他就会玩了命地去搏。只是陆卓跟他最大的不同是,陆卓能够记住身边的每一个人,而他记住的,只有他自己。

    陆卓寻衅打架的事情关毅轩并不打算拿来做文章,他要的才不是这些好孩子过家家酒的玩意。这样的打架斗殴就算把陆卓真的抓起来也最多不过是关上一两个月,虽说已经足够他做很多,但是还根本无法对陆卓造成致命的打击。他喜跟对手互相拿着刀子朝着对方最脆弱的部位猛攻,那种走钢索之后的胜利感才是他最喜欢的。

    还是跟陆卓第一次见面的那间咖啡厅,关毅轩带着水柔和申时行两人和钱诗诗面对面坐着,只是这一次,钱诗诗脸上却没有了头一次见面那样的友善,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沉凝和点点恼怒。

    关毅轩还是那副轻松地模样,在这没有半个客人的咖啡厅内,他跟钱诗诗的每一句对话都不会泄露出去半分,当然,前提是他不想让身后的申时行跟着一起来。

    水柔站在关毅轩身后,时不时偷偷看一眼身旁的申时行,目光始终不离他心口,脖颈,后腰等致命部位,丝毫不掩饰自己心中浓烈的杀意。作为关毅轩的情妇与住手,她根本不愿意这个严家拍过来监视关毅轩的男人能够有什么大的作用,只是他手中掌握的一些东西,却是现在关毅轩最重要的。

    申时行苍白的脸se没有半点变化,只是淡淡注视着身前的钱诗诗。他同样知道身旁的水柔无时无刻不在向着杀死自己,只是她不敢罢了。

    钱诗诗望着关毅轩那张笑脸,突然觉得自己选择与这个人合作仿佛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如果说陆卓是强盗的话那这人简直就是野兽。

    先前自己来找他,想请他帮忙暂时代理处理富丽在这边的计划进行,因为自己现在已经收到了陆卓的严密监控,再加上苏宝儿每天都会安排一大堆破事给自己让自己帮忙处理,就算自己想要偷工减料,也要考虑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的黄灿。

    关毅轩笑了笑,手指轻轻点着桌面。对于钱诗诗的要求他并不意外,事实上,他没有替黄灿出头,等的就是现在的情况。钱诗诗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一早就一清二楚,或许她痛恨陆卓,但是一旦工作起来,她不会把到底为谁工作放在欣赏。

    这个从小被ji女养大的女人身上有着超乎常人的忍耐力和韧xing,不仅如此,她的头脑不但继承了市井之徒的jing明还遗传了黄永的强干。将多种优秀因子集于一身的钱诗诗,可以说是任何人都想要争夺的对象。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你富丽的钱我必须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关毅轩向来直接,而且不留余地。哪怕是对自己的合作伙伴也是这样。富丽缺人,他缺钱,两者正好互补,现在的情况刚好是钱诗诗无法再为富丽工作下去,那边的黄永也气得放出话来与她脱离一切关系,此时此刻,能够普帮助钱诗诗的只有自己。

    黄永有几把刷子钱诗诗比谁都清楚,如果没有贾明云在旁边指点,他连一万块都挣不到。他不过只是一个靠着运气和严家支撑才赚到第一桶金的宝华互,除了胆子,可以说什么都没有。而贾明云,显然已经无法再给如今越来越自大的黄永有效的建议。如果不想已经花出去的钱打水漂的话,那么就必须要有人能够遏制黄永的作为。毫无疑问的,关毅轩,正是这个最合适的人选。

    他有能力,也有强硬,最终的是关毅轩从不会跟人讲道理,如果黄永与他有争吵,他会直接利用黄永的陕西恒明来做威胁。

    这样的驱虎呑狼钱诗诗也是逼不得已,现在唐远毅已经有所行动,自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正在朝自己理想进发的富丽就此崩碎在眼前。

    家庭,亲情,理想和现实。钱诗诗头一次发现做出一个决定之前要考虑这么多东西。原本她不过是单纯地做事,而现在,她已经被陆卓带得偏离了轨道。想要回归正轨,就必须击倒陆卓。

    无奈的钱诗诗只能点头答应关毅轩的条件,事实上,她早就猜到了这一点。

    “你不怕我趁机吃掉富丽?”关毅轩笑了,笑得很得意。跟聪明人交易就是这样轻松,双方都知道自己想要的在哪,而出手,也是在基于自己的底线附近。

    “严家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毕竟如今的富丽已经成为严家的一根手指。如果你敢断掉严家一根指头,严家就敢断掉你的人头!”钱诗诗的反击虽然很犀利,但她也知道对于关毅轩这样的疯子来说,这种话其实跟粉尘一样无力。

    点点头,关毅轩看了看自己的手表:“黄永晚上五点的飞机,你猜他下飞机的第一件事情是干什么?”

    钱诗诗一愣,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关毅轩这个问题。因为他知道,黄永只会在把一切处理干净之后才回去看黄灿。而他下飞机的第一件事情,恐怕只是找女人。

    关毅轩望着钱诗诗笑了笑:“我晚上八点见他。九点之后,就没他什么事了。还有,我需要你的尽量配合,陆卓的公司虽然是抢来的,但是现在冰晶是他的东西,内部有什么计划,我希望

    你能及时提供给我。”

    突然变得正常起来的关毅轩让钱诗诗有些无所适从,她点点头,回答道:“我能拿到的,一定会给你。”

    关毅轩点点头,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作为,走到一般的时候突然转过头来望着钱诗诗说道:“你这么漂亮,陆卓那混蛋又那么好se,你就没想过牺牲se相?”

    钱诗诗笑了笑,大大方方地回答道:“他不喜欢我这种类型。”

    关毅轩扫视了钱诗诗那跟木板没什么两样的身材,突然撇撇嘴点头,眼神中那点点赞同和嘲笑的意思差点没让钱诗诗发飙。

    走出咖啡厅,关毅轩带着人直接上了一辆黑se的奔驰扬长而去,留下钱诗诗一个人在咖啡厅里头发愣。

    谈判进行得异常顺利,没有过多的为难,也没有过多的纠缠。但是其中的压力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走出咖啡厅,钱诗诗一脸茫然地在街道旁散着步。她不知道去哪里,对于她来说,这座城市庞大又陌生,原本是一个舞台,但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牢笼。

    自从自己到了陆卓的公司报道之后,苏宝儿每天都会交给自己一大堆这样那样的事情让自己处理。虽然相当不情愿,但是那种情况,也只有工作才能让自己静下心来。所以在这大半个月中,自己几乎是做光了陆卓公司大部分的事情。而苏宝儿,则是每天玩玩电脑,化化妆,然后就是cao控着公司的大笔资金在市场上流动为陆卓卷钱。

    黄永已经宣布跟自己脱离关系,现在的自己除了酒店已经无家可归。而让关毅轩插手富丽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是对是错,但是至少现在,他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在街上转了一圈,钱诗诗发现自己这样走下去根本找不到一个目的地,没有任何想去的地方,就像现在没有目标一样。随意找了间酒吧,她现在只想用酒jing让自己稍微安心下来。

    来到吧台前,钱诗诗随意点了一杯鸡尾酒,然后就这么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望着周围。

    浅蓝se的鸡尾酒端到面前,钱诗诗并没有直接端起来喝下,而是静静地望着身旁的女人,因为,她很奇怪。

    一头黑se的长发书城马尾,脸,大眼睛,穿着一身黑se的运动装,整个人显得非常干净又透着点点凌厉。小麦se的肌肤衬托着明亮的双眼,让人一看就知道她经过长期的锻炼。虽然隔着衣服看不出其中的身材,但是钱诗诗能够断定,这女人的身材火爆程度元神自己百倍,并且娇躯中隐隐透出的爆炸xing的力量让她充满的力与美结合的冲击感。

    女人转过头来,脸se有些不悦地等着钱诗诗,张口就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在酒吧喝nai啊?”

    钱诗诗一愣,随即点点头:“还真没见过!”

    面前的女人虽然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头充满了力量的雌豹,但是面前放着的,却是一大杯的纯牛nai,那浓郁的香味即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也能够闻得到。

    “没见过就自己喝!少一副大惊小怪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女人一撇嘴,神情动作让钱诗诗猛地一愣,那神态,让她想起了一个人。

    “为什么不喝酒?”钱诗诗明显没有被女人的凶恶吓到,而是迎难而上,准备跟女人聊天。

    女人深深吸了口气,半天才说道:“我从不喝酒!”

    气氛有些冷场,钱诗诗没想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奇葩。到酒吧来不喝酒反而要了一大杯纯牛nai坐在吧台前扮忧郁。这样的人,自己还是第一次见。

    “你好,我叫钱诗诗,能聊聊么?”

    钱诗诗伸出手,突然好像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刘倩,你想聊就聊吧,不过告诉你,我可不搞拉拉!”刘倩瞪着眼睛,一副认真地模样。

    ......

    黑se的奔驰在路上行驶着,才不过刚刚刑释出两公里,后面就已经有车子跟了上来。前方开车地申时行望着后视镜中的车子不禁冷笑。自从上一次的大动作之后,几乎关毅轩每一次出行都会遇到各方人马的跟踪。只不过每一次,他们都无功而返。

    “后面跟着的是什么人?”关毅轩搂着睡喽,眉头突然皱起。他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根本没工夫与后面的人马做多纠缠。

    申时行笑了笑:“唐远毅的人,刘山的人,还有一方,不知道是谁,但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不是陆卓就是方严牧的人。”

    “小鱼小虾,甩掉他们!”

    关毅轩冷哼一愣,随即缓缓闭上了眼睛。前方的申时行一笑,虽然他并不喜欢严家给自己安排的这个老板,不过至少有一点关毅轩是值得他喜欢的,那就是做事情的果断。

    一踩油门,黑se的奔驰车瞬间驶上了高架,随后一路狂奔,转身间就不知道从那个路口又开了下去,直接消失在了车流中。

    奔驰车在浦西区转悠了两圈之后才慢慢地调转过头,朝着市政大院缓缓开去。

    关毅轩带着墨镜遮挡住自己的脸,身后跟着水柔和申时行走在市政大院的居住区里,绕行了一圈之后才缓缓地走进了一栋楼房。坐着电梯来到顶楼,申时行按响了一扇大门的门铃。

    大门打开,一个穿着白se休闲毛衣的男人出现在几人面前,一见面,男人就朝着几人露出了热情地微笑:“哈哈哈,关先生,时行,快请进,请进。”

    男人身材高大,足足有接近一百八是公分的身高,带着一副黑边眼镜,看上去儒雅大方。保养地极好的脸上没有多少皱纹,但是一头短发的鬓角偶尔露出的白发却暴露了他的真实年龄。

    关毅轩摘下墨镜,轻轻地跟眼前的中年男人握了握手之后才开口道:“打扰了,梁市长!”**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