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三七章节 强行合作第两19魂阵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转过头,极其认真地盯着钱诗诗。【分享}就在先前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自己心中猛地一顿,仿佛被什么人用匕首狠狠戳了进去,脑海中顿时又浮现出了苏宝儿的脸。

    “为什么?”陆卓冷声问道。

    “因为我觉得我比那块地皮值钱。”钱诗诗没有观察到陆卓眼神中那一瞬间的变化,只是望着陆卓说出了自己最简单的想法。

    陆卓沉着脸,转头望着地上躺倒的黄灿。良久,他才挥手说到:“放人!”

    所有人都是一愣,包括虞梦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纷纷转头望着陆卓。都不明白他既然花了这么大力气才把黄灿和钱诗诗弄来为什么又这么轻易地放人。现在放走黄灿就等于在自己身边埋下了一颗随时有可能报复的定时炸弹,如果前两天的事情再来一次,恐怕陆卓将没那么好运再应付过去。

    不光光是陆卓这边的人,就连钱诗诗都没想到陆卓竟然会这么爽快的答应自己。原本她说出这样的话不过是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却没想到陆卓竟然会这么快就答应自己的条件。

    “丢到医院门口!”陆卓望着地上躺着的黄灿吩咐了一句,周围立刻走出了五六个人把黄灿抬起来,就这么直接抬了出去。

    方严牧脸上带着浓浓地沉重之se,紧紧盯着陆卓的背影。这家伙做事简直是太反常了,现在答应钱诗诗就等于放他们一马,等到被关毅轩知道此刻的情况,陆卓就再也不会有像现金在这么好的机会。

    钱诗诗在见到黄灿被人送走之后终于松了口气,虽然他身上只有简单的纱布,但也足够他撑到医院了。闭上眼睛,钱诗诗一副认命地模样朝着陆卓说道:“我的命在这里,你来拿吧。”

    陆卓走进钱诗诗,盯着她那张俏脸。老实说,钱诗诗的确是个不错的美人,脸,大眼镜,吹弹可破的肌肤和挺直的瑶鼻,再配上一张涂着唇彩的小嘴,的确能够大多数男人对他产生难以言喻的迷恋。尤其他身上还带着一种独特的坚韧和jing明的气质,更是让她变得如同蔷薇一样迷人却又带着细密的尖刺。

    当然,这一切都只能建立在只看脸蛋的情况下。如果是按照陆卓的标准来看,钱诗诗那整个如同三毛一样的前胸和后背根本就没有任何美感,尤其是钱诗诗的身高还不到陆卓鼻子,典型地营养不良。

    摇摇头,陆卓突然想起被抬走的黄灿,心中不禁叹气。黄灿那白痴倒是长得膘肥体壮一副没脑子的模样,可惜了钱诗诗这么个大美人,估计衣服一脱就能数清楚她身上的肋骨。

    “你欠我一条命!”

    “嗯?”

    钱诗诗猛地睁开眼睛,却见陆卓已经到吧台前拿了一瓶子伏特加和一桶冰块过来。

    不明一位地望着陆卓,钱诗诗都不知道他到底搞得什么鬼。她不相信陆卓回慷慨第二次,这一次的条件,绝对会让她更加难堪。她已经做好了在所有人面前比扒光拍照的准备。因为只有这种无耻又极端的手段才能让陆卓手里多一些保障。

    倒上两杯酒,再往里头加了一些冰块,陆卓笑着伸出手将一杯六十多度的伏特加递到了钱诗诗面前:“我的条件很简单,辞职,加入我的公司!”

    钱诗诗没有接过陆卓手中的烈酒,只是呆呆望着面前这个家伙。这人脑子里有病么?明明自己跟他是死对头,明明他让人将自己弟弟捅成重伤休克,竟然还敢提出这样的条件。

    让一个对手进入自己的公司,这家伙难道不怕自己出卖他么?他到底怎么想的?

    陆卓没有理会钱诗诗和周围所有人的疑虑,事实上他这么说也是经过一番思考的。钱诗诗在自己手里的作用绝对比黄灿那个王八蛋大。因为如果人质是他,黄永不但要担心她的生命安全,甚至还要担心她出来富丽,这样一来,对自己的好处可不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又傻乎乎的黄灿能够比得了的。

    “如果你答应,明天就到我公司报道。如果你不答应......”陆卓没有把话说完,只是口气中的意思却已经暴露无遗。

    “我答应!”钱诗诗猛地接过了陆卓手里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从来没喝过烈酒的钱诗诗第一次喝分i特价就是这么猛地一口灌下去,一杯酒还没喝完她就已经感觉自己脑袋里一阵天旋地转,仿佛要当场吐出来一样。

    强忍着胃里面那@黄色 翻江倒海一般的感觉,钱诗诗一个酒嗝打出来,连眼前的景象都已经看不清楚。她望着陆卓冷冷地说道:“我可以走了么?”

    “沈河,送钱小姐回酒店!”陆卓摆摆手,招呼着刚才带钱诗诗来的那个男人把钱诗诗送走。

    依旧是耳机和头套,沈河还是那副死板生硬的模样把钱诗诗呆了出去。

    谈话就此结束,陆卓的目的已经达到,挥挥手,剩下的二十多个手下开始从四周的角落里拿出一桶桶地汽油淋在酒吧的各个地方,随后一把火将整个酒吧全部点燃。

    带着人走出酒吧,陆卓挥手让手下的伙计们都散去。早在两天前,五百万就已经发到了每个人手上,虽然没有按照陆卓说的那样替她找到被绑架的几女。但是既然除了你,陆卓就不会亏待他们,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那么默契,那么服从他的原因。

    开着车,后座的苏齐望着陆卓笑着说道:“你小子还真舍得,为了一次谈话竟然还要重新装修一间酒吧,出手也太大方了吧?”

    陆卓摇摇头:“这没什么,跟钱诗诗比起来,一间酒吧实在是不值一提。她的能力甚至高过唐曼,你说我开不开心?”

    张旭撇撇嘴,对陆卓的话表示了不同的意见:“你就那么确定别人会死心塌地帮你?别被人家在背后捅一刀就不错了!”

    陆卓没有答话,只是专心地开着车。他心理的打算可没有那么简单,钱诗诗既然已经走出了第一步,那就再也没有回头的路可走了。虽然不打算把那妞骗上床,但是陆卓也不打算放过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尤其当她还是自己对手的时候。

    方严牧开着车子将陆卓送到他家门口,见陆卓要下车不禁忍不住出声道:“为什么要放走黄灿?”

    陆卓回过头一愣,随即笑着说道:“我也有一个能够为我豁出命去的姐姐。”

    方严牧撇撇嘴,无奈地笑了笑,随后发动汽车直接朝着自己的酒店开去。

    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除呼吁方严牧的意料之外,陆卓表现出来的行动力和慎密的思维能力都让他大吃一惊。但是到最后的那反常的举动却是方严牧觉得有些不甘心。他觉得,就算在怎么样都不应该放黄灿回去,因为这样一来不仅自己危险,还给了对方一个机会。

    陆卓回到家里,探头探脑地看了看,空荡荡地客厅里没有一个人。

    扔下钥匙,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陆卓仰着脸直接交到:“宝儿,孝诗,我饿了,有没有吃的?”

    两天皇帝般的生活让陆卓几乎都忘了自己是谁,以往这样的话就只有苏宝儿说的份,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跟长工一样地给苏宝儿做饭。可现在不同了,风水轮流转,在医院住了两天让陆卓已经觉得自己就是太上皇。结果一回家,残酷的现实又将她心里头那点小小的变化彻底打回了原型。

    没有人答话,别说苏宝儿了,就连方孝诗都没有半个人影。靠在沙发上,陆卓不停地喘着气,现在的他也没心情在自己弄吃得了。洗个澡睡觉,明早上还得上班呢。

    星辰与富丽合作的新闻发布会已经召开,作为最标准的白眼狼,陆卓就算是带着伤也得赶回去上班。唐远毅那边已经打了招呼,富丽虽然已经宣布项目启动,但是第三方的施工方还没有找到,如果唐远毅发话,他们在本地是找不到半个工程队肯承接下这个项目的,再加上原材料那一头被唐远毅掐死,富丽整个项目的建设费用保守估计都要翻上一倍。

    当然,这只是唐远毅做的一切,陆卓要做的,就是尽量在公司里套取尽可能多的资料出来,让然后经历去破坏富丽的计划,让他们将建设的成本不断升高。那么到了最后,成本过高的他们如果是采用预售的方式,那肯定会被打个措手不及,如果是销售成品,恐怕银行那边的压力也绝不会小。

    叹了口气,陆卓从沙发上坐起身来打算回房睡觉。爹妈和方孝诗,苏宝儿四个人都不知道哪去了,家里头空荡荡的,正好随了自己的意思,安静地睡一觉。可是还没等他走到楼上,手机又一次响起。

    陆卓条件反she地浑身一震,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来。这几天以来接的电话就没一件好事,要是现在再给自己来一下,指不定就当场晕了。

    掏出电话,还好是狐狸jing发过来的短信。打开一看,陆卓彻底愣了。

    “我给你做了宵夜,你过来么?”**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