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三六章节 谈判对决第两19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的计划很简单,干掉黄灿,如果可能的话,顺便干掉钱诗诗。请记住我们的/】这样一来,如果黄永不亲自过来,恐怕这边的事情就会彻底黄了。到时候只留下关毅轩一个人,没有了正面的富丽帮他做掩护,看他还能跳到哪去。

    方严牧望着陆卓,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地疑惑问道:“你什么时候安排的这一切?”

    陆卓回过头,朝着方严牧笑道:‘这个计划我在两天前就通知了所有人。刚才只不过是稍微通知了一下让他们行动而已!”

    方严牧彻底愣住了,陆卓竟然在事发当晚就想好了报复的手段,而且还执行得这么快。甚至为了不然自己手上再出现叛徒,他甚至命令所有人都对皇参出售,这就等于把其他人的退路封死,只有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才有处理。

    这样的心机,这样的手法,自己在二十岁的年纪决不可能拥有。这并不是说陆卓比自己聪明,而是因为陆卓狠厉绝对是自己见过的人之中最突出的一个。为了自己的一个念头竟然用二十多霸道插在一个人身上,如果这不是存心想要黄灿的命,那就只有说他下手的方式异于常人。

    钱诗诗坐在房间里,一张脸铁青一片。距离陆卓打电话过来已经过了三分钟,但是她还没有动身的意思。对方只是给自己说了时间,却根本没有提任何条件,很明显,对方的目的不是绑架拿赎金这么简单。钱诗诗犹豫着,对方这样反常的举动肯定是冲着富丽的整个计划来的。如果自己过去被打乱了所有的计划,那么富丽在这边将会成为一座空城。但如果自己不去揪黄灿,那么他这条命恐怕就没了,到时候发狂的黄永会做出什么举动来根本无法计算。

    前后都是个死,钱诗诗犹豫了。良久,她才拿起自己的电话拨通了自己的助理号码:“小李,现在约银行的人,我要两亿现金,立刻!”

    挂掉电话,钱诗诗深深吸了口气,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来到酒店门口,一辆及其不起眼地黑se别克商务车就停在了街对面,车子旁边的男人一看到钱诗诗就朝着她挥手。

    钱诗诗一愣,赶紧走过马路迎了上去。男人一见到钱诗诗,立刻就从口道理掏出了一对耳机和一个黑se的头套:“钱小姐是么?如果想见到你弟弟,最好带上这个。”

    钱诗诗一愣,没想到对方的准备这么充分。竟然还有耳机和头套放置自己靠着周围的声音和转向来计算前往路线:“你们大可不必这样做,我不是特工!”

    “老板吩咐的,如果你不想见你弟弟我也没有办法。”男人说着直接将东西收回了口袋里就这么打开车门想要离开。

    “好吧,我戴上!”钱诗诗五年来之下还是选择了妥协。黄灿虽然不中用,但是就凭这上一次他替自己省下两亿的资金就足够自己这一次去救他。而且再怎么说,在血缘上还是自己的弟弟。

    带上耳机头套,钱诗诗在男人的搀扶下上了课汽车后座。对方的手脚很干净,没有丝毫揩油的动作,这让钱诗诗心里头又是一顿。这群人的办事和风格怎么看都像是专业的。而且耳机一打开她立刻就后悔了,那巨大的女子呻吟的声音顿时让她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对方这种及其无耻的方法让钱诗诗甚至连静下心来思考都做不到,更别说想要首期其他信息了。

    一边在心中悔恨着没有及时通知关毅轩,一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接下来的对策。钱诗诗整个人就像是被推到了悬崖边上一样,整个人顿时绷得紧紧的。

    二十分钟,还没等钱诗诗想明白事情的关键,他就已经感觉到汽车停了下来。男人打开门,礼貌地说道:“钱小姐,请下车。”

    钱诗诗无奈地被男人领着走进了一个小门,周围安静得没有任何声音,再加上耳机里那巨大得仿佛要让人把心都跳出来的呻吟声更是让钱诗诗无法确定。

    走了没几分钟,头套被摘下来@黄色 ,钱诗诗一脸茫然地崴昂着四周,然后猛地抛向了前方浑身被缠着纱布满是伤口的黄灿。

    “你们这是干什么!”这种情况下钱诗诗也没办法保持该有的理智了。厚厚的纱布根本没办法给黄灿尤啸止血,鲜血在他身上染成了一片。钱诗诗扶起自己嘀嘀嘀,发现他现在连呼吸都费力。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恐怕他今天就彻底交代在这了。

    陆卓站起身来,走出了沙发,朝着钱诗诗笑着说道:“钱小姐,我觉得你搞错了一点。你现在只有跟我谈好了条件句才有机会救他,否则的话,你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你面前。”

    陆卓说话可谓是丝毫不留余地。钱诗诗转过头来冷冷地盯着他说道:‘放了我弟弟,我给你两亿!“

    陆卓一愣,没想到钱诗诗和黄灿竟然是这么个人关系,看来自己对对手的了解还不够多啊。笑了笑,陆卓脸上的表情一变,望着钱诗诗笑道:“钱小姐,恐怕你搞错了吧?现在我是主人,条件应该由我来开!你什么时候见过有人向着地头蛇大呼小叫的?”

    钱诗诗一愣,暗怪自己太过紧张,竟然忘了规矩。现在的情况自己完全没有任何话语权竟然还敢对着陆卓直接开出自己的价码,而且还是最高的限度。如果陆卓看透了自己的想法,恐怕他会更加变本加厉。

    陆卓笑了笑,对着钱诗诗点点头:“这才对!”

    钱诗诗冷冷地望着陆卓:“你想要什么?钱?还是别的?”

    方严牧坐在沙发上,淡淡地看着陆卓和钱诗诗的谈判。这是他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着陆卓最细致地做事方式。只不过光是一个开头就让他感觉到了陆卓那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匪气。

    如同几十年前的林中悍匪一样,陆卓浑身上下的气势根本就不是什么流氓能够比拟的,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土匪。就连说话的方式都是带着浓浓地劫掠气息,就好像他根本不受法律约束一样。

    “还记得年前你弟弟被打的事情么?”陆卓笑着走到钱诗诗面前,围着它绕了一圈,随后推开了两部。

    钱诗诗能够感觉到男人眼中的不屑,那种藐视的神情深深刺激了她。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他的长相身材妄加评论,因为他觉得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地方,还是头脑。而陆卓刚才望着自己胸口时那不屑的样子,根本就是在刺激自己的神经。

    “你就是那个人?”钱诗诗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这样愚蠢的问题只会让陆卓更加看清自己。而现在这种情况,对方绝不会因为自己的弱势而又丝毫的怜悯。

    果然,在听了钱诗诗的话之后陆卓深深摇了摇头:“你让我很失望。不过我还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说说看,我的目的是什么?”

    钱诗诗心中一惊,这哪里是什么机会,这根本就是威胁!如果自己不给卤煮哦一个能够令他满意的答案,那么这间酒吧将会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个到达的地方。

    陆卓想要报复,这是已知的事实,只是花这么大力气来报复自己还让自己眼睁睁看着黄灿一点点流血,这样的报复方式未免选错了目标。

    “他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钱诗诗心中断定陆卓的想法没那么简单,同时也在拼命盘算着陆卓到底想要什么。

    道歉?那肯定不止。钱?他已经表现出了不感兴趣。女人?看看他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这个想法有多么愚蠢。那么他想要的,就只有一样东西了!

    钱诗诗望着陆卓,坚定地摇头:“富丽的地皮不能给你!”

    “呜呼~聪明!”陆卓望着钱诗诗发出一声怪叫,随后用力的鼓掌说道:“没想到钱小姐脸蛋这么漂亮竟然还有这么聪明地脑袋。刚才真是我冒犯了!”

    钱诗诗冷着脸,没有理会陆卓,这样的赞叹根本换不来任何实际的东西。

    “听着,钱小姐。既然你已经拒绝了我的条件,那么按道理我也应该让你好好后悔才是,只是我一向大方,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拿出另一个条件来打动我!”陆卓望着钱诗诗摊开双手说道:“除了那块地皮,你还有什么东西拿得出手的尽管提!”

    钱诗诗愣了,她望着陆卓,怎么看他都不像是能够大方放过自己的人。而且看她的表情,这其中肯定也没有那么简单。

    沉默,屎一样的沉默。周围的陆卓手下一个个面目凶狠地望着她,就跟地狱一般,周围到处充满了妖魔鬼怪。而陆卓,就是这群恶鬼的首领!

    “放他走,我人留下!或者,我命留下!”

    钱诗诗盯着陆卓,终于想通了答案。能够能那块地皮相等的,就只有自己这条命了。那块地皮需要一个聪明人来cao作,而如果自己死了,对于富丽的打击绝对高于这块地皮!**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