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佰三四章 连绵不绝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虽然陆卓只是会一点半吊子的形意,虽然他的发力方式都有不对,虽然是在几十米的高空,但是连续咬着牙砸了面前的玻璃几十下,只要不是防弹玻璃都应该顶不住了,更何况陆卓的拳头都已经完全受伤,手上缠绕的衣服都已经被鲜红的血液侵透。

    面前的玻璃上早已经布满了蛛网一样的龟裂纹路。陆卓咬着牙,又是连续三下重击,终于将面前的玻璃窗砸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洞口。手臂被玻璃割开,一股子浓烈地液化气味道猛地冲出窗子钻进陆卓鼻子里。让她脑袋一沉差点没掉下去。

    两手死死搂着身前的摩天轮,陆卓猛地吸了几口气,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座舱里的唐曼已经不管不顾地用手抓着面前的玻璃就往泥头车,将原本只有人脸大小的窟窿硬生生给扩大成了能够容得下半个身位。她探出身子一下子抓住陆卓的手臂,用力拖着陆卓炫耀将他扯进座舱里,其他女人同样是一脸焦急的模样帮着唐曼把陆卓往里拉。

    底下的方严牧看见陆卓终于把玻璃砸开终于是松了口气,情况基本上已经稳定,只要待会有消息下来,就能够按照陆卓的指示把事情解决。

    好容易通过面前的窟窿钻进座舱里,陆卓的前胸和后背上都已经被残留在窗檐地玻璃碎片给画出了无数细长的伤口。苏宝儿一下子扑到陆卓身上死死抱着她:“小桌子,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快让姐姐看看!”

    陆卓咧嘴一笑,大口喘息了几下。苏宝儿先前扑上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撞在了自己伤口上,差点背吧自己疼晕过去。伸手抓过一旁的土黄se小包,陆卓拆开来一看,果然是一个连接着电线的炸药包。两公斤的黄se炸药加上两个煤气罐,足够把这些人送上天了。

    掏出手里的电话,陆卓来不及给其他人松绑直接就拨通了刘山的号码:“我这里有两公斤的黄se炸药和两个煤气罐,遥控器连接着控制台的开关。等摩天轮装下去的时候我就把东西丢到外头,你们找一个安全的位置方昊之后再关掉开关就可以了。”

    刘山沉着脸答应着陆卓,他现在算是知道陆卓为什么会那么不管不顾爬上去了。指挥着手下和消防队配合开辟出一条小小的通道连接到一片空地,刘山打算把处理的位置安放在五百米以外的一处开阔地。

    陆卓检查了一下炸药包,引爆装置是一个简单的收发点火装置。炸药包并没有连接在煤气罐上面,看样子是关毅轩并没有想到陆卓会爬进去查看。而在他看来,七个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在吸入了过量的一氧化碳之后还能够保持足够的清醒已经算是不错了,要想拆炸弹,还是差一截。

    从地上抓起一片玻璃碎片,陆卓让几女转过背去,准备割开他们身上的绳子。方孝诗站在陆卓身前,回过头来望着满身是血的男人,又一次泣不成声。肉丸子虽然平常里疯疯癫癫的,但是现在就算她再蠢也看见了陆卓为了自己和其他人吃了多少苦头。事情因他而起,方孝诗心里头也升起了浓烈的内疚和自责。

    “陆卓,对不起!”

    “少来这套,一码归一码,这事跟你没关系!倒是我欺负我几个媳妇我不能就这么跟你算了!你还是好好想想你的搓衣板是要改装的还是要定制的吧!”陆卓咬着牙,割断了苏宝儿手里的绳子,同时转头看着座舱外头,想要看看摩天轮已经下降到了什么高度。

    方孝诗一愣,随即“哇”地一下就嚎了起来。陆卓虽然逾期不删,但是话里头却没有半点责怪自己的意思。

    就算是在方家,要是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也肯定会被狠狠教训一顿,但是现在陆卓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没有半点责怪自己的意思,这些都让方孝诗心里头的内疚感猛地加重。

    解开几女的绳子,陆卓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大口穿着粗气。今天实在是太他妈惊险了,自己从早到晚经理的都快跟虎胆龙威差不多了,只是自己没有人家那么厉害,总是一个人单挑一群恐怖分子。两个煤气罐和一个摩天轮加上一包黄se炸药就能够让自己死去活来,要是真像电影里说的又是枪林弹雨又是战斗机的,那自己这条小命早就交代了。

    苏宝儿唐曼两人几乎是同时扑在了陆卓身上,眼泪跟不要命似的往下掉。一旁的唐嫣已经整个杀了,习惯了大小姐的身份她就算是经历过了两次、生死陷阱也没办法接受现在这样的场面。尤其是还有这么多人跟她一样被绑在一起,恐惧和害怕早就将她淹没。

    许逸云和赵笙望着浑身是血的陆卓,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身上那细小又复杂的伤口纵横交错,整个前胸几乎都已经被鲜血覆盖。吓得两人连话都不会说了。

    陆卓我那个这哭成一团的几个女人,突然感叹道:“你们就没一个会做伤口处理的么?”

    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苏宝儿和唐曼,陆卓努力地卓资审字看向窗外,已经差不多到了地面,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遥控器还不知道在哪的炸药包先扔出去。

    在距离地面还有三十米的时候,陆卓提着炸药包狠狠甩出了窗外。他心里已经盘算好了,那玩意只要在座舱里多停留一秒,自己和几个女人的安全就没办法得到保障。遥控器虽然在控制室,但天知道关毅轩手上还有没有备用的。

    望着被安全带离的炸药包,陆卓终于完全放下心来。整个人坐在地上,彻底撒难过死了所有的力气。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只能用最小的声音朝着几个女人说道:“待会摩天轮一停,你们就直接冲出去,什么也不要管。”

    “不行,我要带着你一起走!”许逸云望着陆卓咬牙道。

    其他几女也是不约而同地点头,纷纷望着陆卓,买衣服打死都不抛下他的模样。

    “算了算了,我也做一回大爷!”陆卓说完,这个人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十分钟后,摩天轮被停下,苏宝儿等人扛着已经昏倒的陆卓除了座舱。唐嫣整个人傻愣愣地,见到唐远毅你都不会叫了。只是傻傻地等着盯着陆卓,直到救护车来把浑身是血的陆卓抬上车去之后才猛地一下哭了出来。

    唐远毅一边咬着牙,一边搂着唐嫣小声安慰着。可是自家女儿却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只是望着远去的救护车玩命的苦。他现在的心情乱成一片,刚刚经历的一切让她半天没回过神来,陆卓先前的举动已经说明了被他救出来的女人跟他都有着不寻常的关系,自己女儿也不过是其中之一,身为这座城市最富有的人,唐远毅实在不希望自己女儿受委屈。只是陆卓先前在几十米的高空英勇救人的场景和唐嫣现在泣不成声的模样都告诉唐远毅,要想把两人分开,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大队人马就此散去,持续了一整个夜晚的绑架案就此告破。虽然没有抓到关毅轩,但是只要方孝诗和其他人没事这件事情就能算是圆满解决了。至于受伤的陆卓,方严牧已经答应会给他做补偿。

    黎明和黑暗的交替总是特别快,仿佛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完成了一切的转换。只有喜欢看ri出的人才有机会去感受黑暗和黎明的交替。只是,喜欢看ri出的人毕竟在少数。就像现在的陆卓,在医院躺了两天完全过着是皇帝一样的ri子,现在叫他回公司上班,那是打死她都不愿意的。

    左边坐着许逸云,右边坐着方孝诗,床上还搂着苏宝儿。一个削水果一个倒水一个按摩,等到了点还有赵笙唐曼和唐嫣来换。以前住院都是害怕苏宝儿担心想赶着出院,现在的陆卓,恨不得都把换洗衣裳带过来再让一声开一张长期住院的条·子就这么在医院里住上十年八年的。

    身上的三口窑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只是被玻璃划伤的而已,都不算深,甚至连针都缝几下,只是随便包扎了一阵之后打了两瓶破伤风就直接让她留院观察。

    吃着许逸云递过来的苹果,合着方孝诗端来的热水,感受着苏宝儿那嫩滑的小手在自己身上轻轻的按摩,再时不时伸手在几女身上掏一把。陆卓舒服地都哼哼了起来。他心里头盘算着,要是以后自己多受伤两次,说不定还真的能当太上皇了,就连出门都有几个女人背着。

    望着陆卓一副大老爷的模样,正在帮他按摩的苏宝儿心理突然冒出一股火气,伸手在杯子下狠狠掐了一把他的大腿,然后瞪着陆卓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出院?”

    “出院?”陆卓愣了,以往不是都是自己想要出院苏宝儿还非逼着多住几天么?怎么现在倒成了她不耐烦要自己出院了?难不成这货是觉得伺候自己受不了?

    撇撇嘴,陆卓满不在乎地大道:“再等几天吧,我觉得还有些不舒服。”

    说着,陆卓还故意做出了一副头疼脑的的模样,吓得一旁的许逸云和方孝诗都紧张地想要用紧急呼叫帮陆卓叫医生了。

    苏宝儿一把将两人拦下,别人不清楚陆卓,她可是比谁都了解。这货就是想在医院多享受两天。眼睛一瞪,苏宝儿将自己的销售放在了陆卓的腰间,朝着他威胁道:“你出是不出?”

    陆卓脖子一硬:“不出,就是不出!”

    病房大门被人推开,方严牧提着一个果篮走了进来朝着陆卓笑道:“恐怕现在你不出去都不行了。”

    陆卓一愣,望着方严牧脸上认真的表情立刻就明白麻烦又来了。自己这才休息了两天,连半个月都没有住到,怎么就那么多麻烦缠到自己身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挥挥手,把床上的苏宝儿和一旁的许逸云和方孝诗撵了出去,陆卓不想让她们知道太多二位自己担心。这一堆破事本来就够烦人了,如果再影响到他们的话恐怕自己更加没安生ri子。

    方严牧望着乖巧顺从地三女方严牧不禁一愣,等到人走光之后对着陆卓一挑大拇指:“你小子真行,不过是一次高空攀爬就让几个女人对你服服帖帖,这种齐人之福,我还真没见过。”

    陆卓@黄色 咬着手里的苹果,望着方严牧没好气地说道:“得了吧,你要是爬上七十多米然后抱着一包两公斤的黄se炸药再弄一身血绝对逼我厉害。不信你回beijing试试?”

    方严牧一听,立刻苦着脸摆摆手:“这种事情我可做不来,说真的,你小子还真是为了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要是欢乐别人,恐怕早跑了。”

    陆卓撇批嘴,根本就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多怎么样,别说里面关着的七个人有六个是自己媳妇,就算只有半个在里面自己也得爬上去把人救出来。

    “好了,说正事。我们被耍了!”方严牧望着陆卓,一副沉重地脸se。

    陆卓一愣,随手把自己的苹果扔进垃圾桶里,琢磨了一阵,陆卓突然抬头到:“关毅轩的浮出水面了?”

    方严牧点点头:“光明正大!明面上,富丽已经受够了市区原本的一处老厂房,占地大概七十亩,足够他们弄出一个新的商业区。今天早上的黄灿和钱诗诗也和你们公司的向总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项目已经确立,就等选ri子动工了。而底下方面,除了你现在手里的两条街,整个上海原本的大佬们在两天内全都失踪或者被人干掉。严天浩高调出面接手了所有人的地盘,把你围在了中间。”

    “我去!这混蛋开外挂的吧?”陆卓眼睛一瞪,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你跟刘山和唐远毅都没半点反应的?”

    方严牧摇摇头:“没办法,那混蛋跟泥鳅一样,招惹他两天,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不算,还差点被他绕进去。跟以前碰到的对手比起来,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