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二十九章 二十小时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沉着脸开着车在马路上飞快行驶,火急火燎地赶往唐曼的公寓。他刚刚才把收到过度惊吓的许逸云安慰好就立刻又接到了唐曼的短信。

    肉丸子闯进了唐曼的公寓,想要对狐狸jing下手,两颗催情·药丸下去唐曼已经顶不顺了,要不是她聪明懂得偷摸进卫生间给自己发短信,自己还真不知道方孝诗竟然胆大包天到敢流窜作案。

    看了看时间,从唐曼打电话开始已经过去十分钟。虽然不知道方孝诗用的什么催情·药,但是那货向来都只用进口的高效产品,以狐狸jing那敏感的体质,估计撑不了多久时间。,

    陆卓现在已经弄不清楚方孝诗是不是有意接近自己然后打自己女人的主意了。那货一天之内连续袭击三人,不光是体力特棒,就连计划都安排的极其周详。早上忽悠唐嫣,下午威胁许逸云,到了晚上,又把目标放在了唐曼身上,这货肯定是吃药了!

    跳下车,陆卓火急火燎地就冲进了电梯。从唐曼发短信给自己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接近半个钟头,如果方孝诗动作快的话估计这会已经完事了。拿出钥匙飞快地打开唐曼家大门,一进屋陆卓就傻眼了。

    唐曼的睡衣跟内衣直接仍在客厅里,卧室的房门虚掩着,从里面传出一阵阵难耐地呼喊。陆卓心头一震,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进去。一进门陆卓就傻眼了。房间里空荡荡的就只有唐曼一个人,方孝诗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狐狸jing躺在床上,浑身发烫地在床单上扭动着,两根手指在自己剩下玩命地掏着,一见到陆卓,整个人立刻就扑了上来,搂着他就是一阵乱亲乱吻:“陆卓,你终于到了~”

    陆卓傻了,搂着光溜溜地唐曼完全不知所催。狐狸jing柔腻滑·嫩的肌肤烫得吓人,面se也不正常地翻起一阵阵chao红之se。好容易才把唐曼从自己身上扯下来,陆卓现在根本没有心情跟狐狸jing没羞没臊,他现在关心的只是方孝诗那货给唐曼吃了什么,怎么让一个好端端的人变成了这幅模样:“曼曼,曼曼,你醒醒!”

    陆卓轻轻拍着唐曼的脸蛋,紧张地望着他说道。有的催情·药无因为粗制滥造,很可能钟阿城身体机能的紊乱,甚至有可能直接把人变成白痴。

    还没等唐曼回答,陆卓口袋里的电话就又震动了起来。

    陆卓一愣,条件反she地飞快掏出自己的电话。今天他算是被手机吓着了,电话没接多少个,结果却一个比一个吓人。

    “我给她用的是美国进口的催情剂,只要稍微有一点情·yu就会立刻被放大无数倍。除了高chao之外没有解药,好好享受!”

    方孝诗的号码发来一条短信,让陆卓恨不得当场就把摔成粉碎。这货玩得太过分了,等处理完了这些事情看自己怎么收拾他。

    “陆卓,我不行了要...”

    唐曼带着丝丝媚人的呻吟再一次搂住了陆卓的脖子,火热的香唇紧紧贴了上下,一下子就咬住了陆卓的嘴唇。

    事到如今,就算还有一大堆麻烦也要先解决眼前这个麻烦才行。陆卓叹了口气,抱着唐曼朝着床上狠狠一摔,然后慢慢压了上去。

    两个小时后,陆卓才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方孝诗这货把自己身边所有女人的资料都擦了一遍,然后故意趁着自己今天不在的时候给他们几个下套。现实打电话给唐嫣说有自己的秘密要告诉他,傻乎乎的傻妞也没多想,直接就进了酒店。结果自然而然的,傻妞被肉丸子用强了。第二个上当的是许逸云,肉丸子上门说是关允儿学校的老师,然后忽悠许逸云说小丫头在学校怎么怎么地就骗进了人家里,接下来,同样的催情剂用下去,许逸云自然也就什么也不不记得了。

    如果不是方孝诗体力有限的话,自己到的时候狐狸jing早就被办了,哪里还轮得到自己来当救世主。

    听着唐曼说着先前的事情经过,陆卓简直就是气不打一出来。难怪人家说出了监狱的凡人难找工作,看样子这样有前科的人还真得好好防着。否则的话万一哪天她抢在自己之前把苏宝儿都办了,那自己找谁讲理去。

    掏出电话,陆卓咬牙切齿地翻出了方孝诗的号码,刚想要拨通,那边方孝诗倒是自己打来了。

    “你还有脸打过来,我问你,你现在在哪?老实站在原地等我过去抽你一顿要是没死就算你过关,否则的话你也不用回家了直接睡马路吧!”陆卓连想都没想就跟机关枪一样朝着电话那头的方孝诗开炮。现在心里头那个堵啊,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被人戴了绿帽子。

    “陆卓,你混蛋,我被绑架了!”方孝诗在电话那头大声嚷嚷着,语气中一片焦急。

    陆卓一愣,能让这货着急的事情肯定不一般,正好,玩玩她:“这样啊,记得让人家撕票,拜拜!”

    说话陆卓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心里那个爽啊,跟大夏天吃了冰激凌一样。方孝诗这货害得自己今天跑来跑去一整天,要是不趁着现在收回利息的话那岂不是亏大发了。至于她说的绑架,那根本就没那回事。有胆子绑架她?谁他妈那么脑残做出这种找死的事情?

    陆卓不知道,就在他挂断电话的时候方孝诗傻眼了。此刻她被关在一个巨大的黑se箱子里,正摇摇晃晃地不知道被送到哪里去。

    先前她在走出唐曼家大门的时候还一路颠颠地哼着歌打算坐出租车回家洗澡,然后第二天跟陆卓邀功。结果还没走出多远,一辆长长地面包车就从斜刺里冲了出来,六七个穿着黑衣服的大汉跳下来二话不说就把自己敲晕了。等到自己醒过来,就发现已经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用手机屏幕照了照,应该是个集装箱之类的玩意,还摇摇晃晃地,显然实在运行中。

    望着被陆卓挂断的电话,方孝诗也傻眼了。这群混蛋好死不死偏偏在陆卓生气的时候绑架自己,结果还得陆卓现在连电话都懒得接自己的。要是自己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方严牧绝对把整个上海翻个底朝天。

    陆卓正躺在床上享受着报复的快感,电话里方孝诗那焦急的语气简直是让他爽的不行。要是待会她再打来的话自己就再玩她一次,等到把这妞急死的时候自己再理她。不然的话这货都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一家之主。

    电话又开始震动,陆卓接过来一看,却是个自己从来没见过的特殊号码:“喂,你好,请问找哪位?”

    “陆卓,我是关毅轩!”

    陆卓心头一惊,立刻坐直了身子:“孝诗在哪里?”

    现在的陆卓才明白方孝诗是真的被绑架了,关毅轩不会无缘无故@黄色 打电话给自己,这么凑跷地打电话来,显然是早有预谋。

    关毅轩端着红酒坐在酒店的沙发上,望着下面街道上川流不息地车辆笑着说道:“听着,我只说一次。方孝诗现在在一个密封的集装箱里,里面的空气只够她呼吸二十个小时。如果在这段时间内找不到她,她很可能会没命。”

    陆卓猛地一愣,浑身汗毛猛地炸立起来,他用力握紧手里的电话,朝着关毅轩寒声道:“她是方家的人!”

    关毅轩笑了笑,故意用一副满不在乎地语气回答道:“我知道,但是我的任务是干掉你,你以为方孝诗完蛋了的话你还能继续活下去么?我们两人的命运是一样的,记住,你不比我高贵多少!”

    关毅轩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留下陆卓一人坐在唐曼床头,半天没反应过来。

    唐曼见陆卓从接到电话开始就是一副焦急的模样,立刻明白了他遇上了麻烦。坐起身,朝着陆卓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麻烦?”

    陆卓飞快地跳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朝着唐曼回答道:“想要上你的那小妞被绑架了,我现在要过去救她。你呆在家里,在我回来之前哪也别去,把门锁好,有人来敲门不管是谁都先报jing。等我电话!”

    穿好衣服,陆卓急匆匆地就出了门。方孝诗被绑架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天知道方家发起飙来会不会直接把自己干掉。关毅轩说的没错,自己现在,并不比他高贵多少。

    拨通方孝诗的电话号码,陆卓二话没说就直接开口道:“你现在打开你手机的定位系统,然后告诉我你的位置,我现在待人过去救你!”

    那头的方孝诗还想要数落陆卓几句教训他现在才给自己打电话,但是一听到陆卓那焦急的语气,肉丸子心里头就是没来由的一甜。按照陆卓说的飞快的飞快把手机的地图调出来确认自己的位置,刚想要跟陆卓说自己现在的位置,结果话还美出口,手机屏幕已经猛地一黑,顿时童话结束。

    方孝诗望着自己的电话完全傻了,出门前还检查过手机确认充满了电才展开自己的计划,而自己在出唐曼家门的时候都还有一大半的电量,怎么现在只不过是打了两个电话就直接断电了,而且还在这时候,这不摆明了是要人命么?

    陆卓开着车,正等着方孝诗给自己说他的位置,结果回答没等到,倒是等来了电话被挂断。急忙再打过去,却发现方孝诗的电话已经关机。

    狠狠一扎方向盘,陆卓立刻明白了这是关毅轩在耍自己。留下电弧让方孝诗联系自己,让自己以为事情能够轻松解决这件事。却没想到,以关毅轩这样聪明的大脑,怎么会留下一个这么大的漏洞给自己有机可乘。

    现在自己除了知道方孝诗在被关在一个集装箱里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不知道。时间只有二十个小时,要想在上海上千万个集装箱里头把方孝诗找出来,们根本就是难于登天。更何况,如果关毅轩拉着方孝诗往外面一送,那更加没办法找到方孝诗。

    飞快的给刘山打电话,让他立刻封锁上海整个交通要道,无论是公路铁路还是飞机,邮轮都全部封锁。凡是有集装箱出去的交通工具必须彻查,同时打电话给唐远毅,让他帮忙查清楚今天到现在位置登记在册的集装箱有多少在码头货舱,又有多少准备出去,又或者是有多少已经调动的统统计算出来。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只能是按照这种地毯式的排查才有可能把方孝诗找出来。

    二十个小时的时间虽然不多,但是如果暂停一切进出的话,至少除了码头之外,其他地方的集装箱能够排查完毕。方孝诗这条小命比起上海市一天下来的生产总值都高出不知道多少倍。更何况只是暂停集装箱运输而已。

    刘山和唐远毅在接到陆卓的电话之后都急得不行。作为公安局长的刘山直接没有任何理由地封锁了整个上海的进出通道,除了人之外,其他货物一概许进不许出。而唐远毅更是直接命令自己手下的全部赶往码头,先将自己名下的仓库和集装箱彻底排查一变,再联系其他上海市的货运老板,让他们全都出来给自己把他们的集装箱统统检查。

    陆卓坐在车子里,脑袋里乱成一团浆糊。他拼命地盘算着该怎么才能找到那个藏匿方孝诗的集装箱,同时心里头也在犹豫着要不要现在通知方严牧。

    犹豫了一阵,陆卓还是拨通了方严牧的号码。逼近方孝诗是他妹妹,现在被关毅轩绑架了,怎么样也要通知他这个当哥哥的才是。

    “喂?陆卓,什么事?”方严牧显然还没有知道方孝诗被绑架的消息。

    陆卓来不及考虑说辞,直接对着电话说道:“听我说,你妹妹被关毅轩绑架了,关在集装箱里,现在刘山和我还有唐远毅三人已经全部懂了起来,发动了手上所有的力量去找。”

    “什么!孝诗被绑架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