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二十六章 上药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对于反面人物,陆卓向来没有什么好脸se。尤其向这种没有丝毫自觉还把一切罪责怪到别人头上的蠢蛋,更是不用给她留丝毫面子。

    一句话顿时将对方气得脸se发青,那中年女人猛地后退一步,陆卓那yin冷的眼神和低沉的语气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老公,你看看,这臭小子竟然这样说我们的儿子。哼,狐狸jing就是狐狸jing,勾引男人的本事真有一套,竟然能够颠倒黑白还让这么多人相信她!”中年女人瞪着赵笙,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

    赵笙脸se一白,轻轻拉了拉陆卓的衣角,平静道:“陆卓,我们走吧,不用理会他们。”

    “等等!”

    一直没有开口的中年男人也说话了。他叫住陆卓,紧紧地盯着陆卓的双眼,沉声道:“臭小子,你先前乱吠些什么?什么偷鸡摸狗游手好闲?你看见了?还是这女人在床上告诉你的!我告诉你,你今天不把花说清楚了就别想离开!”

    “对对!你别以为听这小sao狐狸胡说八道两句就是真的了!我告诉你,我们家杨庆根本就没偷过她们赵家一分钱。那二十万也是他爸妈补偿给我们家杨庆的。这小浪蹄子勾搭我们家杨庆害得他丢了工作。那二十万是我们杨庆应得的!”中年女人嘴上跑火车一样的胡说八道,顿时让赵笙的脸se变得更加难看。

    就像是有一百万只苍蝇在耳边不断盘旋,赵笙只感觉现在眼前是一片母虎。@黄色 她抓住陆卓的手臂,脚下有些不稳地说道:“陆卓,我有些不舒服,我们走吧。”

    陆卓心中一紧,连忙抱紧了受到刺激的赵笙:“放心,没事的,我们去吃饭好了。”

    “小子,你还没给个解释给我呢!今天这是不算完,你要是不道歉的话,我就告你毁谤!”中年男人好像也来劲了,拦在陆卓身前,跟他老婆一样不依不饶地说道。

    “对!臭小子,乱说话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要是不到钱,就等着收律师信吧!看我能不能搞得你倾家荡产!”

    陆卓望着这对跟疯狗一样的夫妇,顿时明白了什么叫不是一家人不禁一家门。做错事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当真是无赖到了极点。一旁的赵笙已经有些站不稳了,陆卓看得出来他已经在激励忍耐,如果不让她立刻安静的话恐怕她回控住不住自己。

    “我现在没工夫跟你们两条疯狗胡说八道,想怎么样随便你们!”陆卓扶着赵笙绕过了两夫妇,沿着山上的石阶朝着墓园下面走去。

    “臭小子,你别走!还有你这狐狸jing,就这么想走,我儿子的帐还没跟你算呢!老娘早就听说你是跟那法官睡过才被判正当防卫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你给我站住!”

    中年女人嘴里头骂骂咧咧地追了上来,伸出手一下子把赵笙的肩膀抓住想要让两人停下。两夫妇今天除了来给自己儿子上坟之外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要拦着赵笙好好教训教训她。现在逮住了人,只是才说了她两句,哪里能够这么轻易地就放她走。

    赵笙已经觉得眼前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不清,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的,如果不是陆卓的话恐怕现在早就摔下去了。现在身后的中年女人伸手抓住自己的肩膀,她条件反she地就是狠狠一甩,谁知道脑袋昏昏沉沉的一下用力过猛,顿时深紫一斜,脱离了陆卓的手臂朝着下方的石阶摔去。

    陆卓猛地一愣,急忙伸出手去一把拉住赵笙。下面的石阶足足有上百米高,而且刚下了雨还特别滑。如果让赵笙就这么滚下去的话恐怕瞬间就会没命。

    双手一下子抓住招生的一副,陆卓身子用力一扯,这才算没有让赵笙摔下去。但是巨大的力量也让赵笙一来一回间脚下不稳,脚下直接打滑,一下子就摔坐在了世界上。

    “啊!”

    一声痛叫,赵笙后背重重摔倒在地,巨大的冲击力让她瞬间连呼吸都停止,只是张着嘴表情痛苦地倒在地上。

    陆卓心中一急,立刻蹲下来将赵笙扶起。以前经常跌倒的他自然知道后背这样摔在石阶上有多么疼痛,尤其先前赵笙还是尾椎先着地,那样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就连摔成瘫痪都有可能,更不用说来后背还狠狠砸在了石阶上。

    “赵笙,赵笙,你怎么样!”陆卓把赵笙扶起来,脸上的表情焦急万分。先前自己出手的时候还是没有注意赵笙脚下的动作。否则的话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她摔倒。

    足足睁着眼睛喘息了一分多种,赵笙才从后腰上那剧烈的疼痛中缓过劲来。刚才那一下直接让她后背和腰部一点知觉都没有,直到休息了一阵之后才逐渐恢复了感觉:“我没事,我们走吧,我不想见到他们两个。”

    “哼,小狐狸jing就会装蒜!你们一家人都是这样,明明占了便宜还要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根本就是...”

    “啪!”

    一下清脆的响声顿时回荡在山腰上。忍无可忍的陆卓猛地抽身站起,看也没看地反手就给了对方一个大嘴巴子。巨大的力量直接抽飞了女人的两颗大牙,将她整个人都打得向后摔倒在地上。

    “真他妈的没完没了!”陆卓狠狠盯了一眼被他一巴掌直接扇晕过去的女人。随后弯腰抱起赵笙背在背上,就这么直接走下山去。

    那身材高大丝毫不输给陆卓的男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陆卓离开,连上去阻止的胆量都没有。直到陆卓背着赵笙快要走到山脚下的时候才急忙弯腰把自己那白痴老婆摇醒过来。

    将赵正背着放到汽车后座上,陆卓望着脸se苍白的赵笙说道:“你感觉怎么样,有不有哪里不舒服?”

    赵笙摇摇头,躺在后足育上朝着陆卓笑了笑:“没事了,就是还有些疼。休息几天就好了。”

    “我带你去看医生。”

    扶着一瘸一拐地赵笙走出医院,陆卓先前一直悬着的新这才终于放下。赵笙没什么大师,只是尾椎有稍稍的撞上而已,擦点药好好休息两天也就没事了。只不过好好一次扫墓竟然搞得这么不愉快,别说赵笙,就连陆卓自己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难怪人家说龙生龙凤生凤,就那两个蠢货,生下来的儿子估计也长个胎盘模样。

    被先前那么一闹,赵笙就算是有再好的心情也笑不出来了。一路闷不做声地躺在后座上,然后任由陆卓把自己扶上楼坐在沙发上,就这么呆呆地望着面前的电视。

    陆卓这个冒牌老中医正在从医院带回来的一大堆东西里头翻着刚才医生给自己讲解的有那些要用的。一边翻陆卓还一边在心里头抱怨着。现在的医院,一个个就跟卫生巾一样,除了吸血啥事也管不了。不管多大病,进去先是挂号,然后跟一声没说两句就让你先去照片核磁共振,好容易一个全身检查做完了。感冒给你说成病毒xing的传染体感染,发烧给你说成是变种病毒流感引起的机体紊乱。这还是小事,要是有个稍微大一点的就直接让人在医院住院观察几天,就算是没啥病也被他吓死了。

    这还只是单单检查,到了开药那绝对是往死里宰客。旅游景点那些宰人的手段跟医院比起来绝对是小巫见大巫。就像是赵笙现在,消炎的,活血的,止疼的,外用内服的加起来一共十几种。而且没有一种药便宜过一百块。陆卓望着手里那完全看不懂是什么作用的药片不禁脑袋发晕。六片小小的加起来还没痔疮大的药片竟然要一百六十多块钱,还好自己付得起,要是换了普通的工薪阶层,这么逛一趟医院就跟去了一趟奢侈品店一样,谁受得了?

    赵笙望着埋头在袋子里跟拆炸弹伊朗对陆卓不禁噗哧一下笑了起来,她坐在沙发上,朝着陆卓笑道:“你别找了,那么多药,我就是当饭吃也要吃上一个月。这些东西我吃不完的。”

    陆卓抬起头,朝着赵笙认真倒:“那怎么行,你这事情可大可小,要是以后瘸了的话那不白瞎了这两条长腿?”说着,陆卓又底下偷取在要堆里泛着,终于找到了那瓶上面全是英文没有半个中文的外用药水。

    拿着大大的瓶子走到赵笙面前,直接将药水塞到赵笙手里,然后抱起她直接把她放在了我是床上:“快点擦药,完了出来吃饭。”

    赵笙伤的是后腰尾椎部分,说白了就是屁股蛋。这种敏感的部位陆卓自然不会替她揉的。而且从早上到现在两人都还没吃东西,陆卓吃了点早餐还算是好的,可是赵笙一整天就吃了两个包子和一盒都将,要说现在不饿那是打死陆卓都不相信。

    一个人怎么擦啊?”赵笙红着脸望着陆卓,望着手里的棉花还有跟矿泉水瓶一样大的药水,一副无奈的模样。她两手伸向后背,示意如果是自己上药的话根本就没办法用力将药水涂匀。

    陆卓望着趴在床上的赵笙,那挺翘的圆屁股好像在向陆卓神情呼唤一样,让陆卓整个人既想要克制又安奈不住内心真实的想法。

    把药瓶和棉花塞给芦捉,赵笙开口说道:“麻烦你了,反正你也不是没看过。”

    一句话,顿时让陆卓心里的防线全面崩溃。想想也是,自己和赵菲没羞没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在赵菲面前装实在是有些不靠谱。

    牙一咬,心一横。陆卓直接就打开了药水往棉花上一倒。开完笑,自己好歹也是杀过人的家伙,要是现在连上个药都不敢的话那以后哪还有半点面子!

    赵笙轻轻一笑,配合地将自己的上衣和长裤向两头拉客一点,露出纤细的腰肢和雪白的背肌。陆卓一看之下顿时连手都抖了。

    “你随便吧!”赵笙说着,红着脸把眼睛一闭,顿时做出了一副享受人工按摩的样子。

    陆卓望着面前那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又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黑se的jing神针织衫和黑se的仓库衬托着赵笙雪白的裸·背,nai昔嫩滑的肌肤几乎透明。黑se的长湖上方,充满弹xing的屁股只是看看遮住了大半,露出两小截充满弹xing的臀·肉,深深的沟壑就这么暴露在陆卓面前,让她恨不得直接伸手扯下赵笙的裤子然后狠狠将她压在剩下。

    伸手拿着站满药水的棉花轻轻按在了赵笙后腰上,充满弹xing的滑腻肌肤立刻通过手上传入陆卓脑中。即使隔着层层棉花,陆卓依然能够清晰感觉到赵笙腰上那惊人的弹xing。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抚摸,但陆卓还是觉得刺激无比。毕竟现在在自己面前的是正常的赵笙,而且两人之间的关系,好像还没好到这种亲密的程度。

    “哼!”

    陆卓恍惚间不知觉加重的力道让赵笙轻轻皱起了眉头,发出一声痛叫。慌乱之中陆卓一下子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省得自己一下没轻没重伤到她。

    “没事的,你继续吧。”赵笙睁开眼睛望着陆卓小声说道。刚才那一下,除了有些疼之外,在陆卓手掌触碰到自己的那一瞬间,她还明显感觉到自己整个身躯顿时一麻。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叫出来是因为疼痛还是那古怪的感觉。

    陆卓点点头,手掌重新按在赵笙腰上。这一次,他可不敢再瞎想什么了。要是自己一个不注意用铁砂掌把赵笙给按残疾了,那自己可就真得在赵笙的“下半身”把屎把尿了。

    浸湿的以用棉花很快就失去了原本的作用乱成一团。陆卓无奈之下只能将棉花扔进垃圾桶里,改用自己的手掌直接贴着赵笙的后腰给她把药水揉散。滑腻充满弹xing的触感这一次毫无阻碍地让陆卓清晰感受到,他五指展开,不自觉地在赵笙后背上轻轻摩擦。

    “嗯~”赵笙闭着眼睛,鼻子里轻轻发出一个音节,立刻让陆卓一愣。她红着脸,睁着一双大眼睛朝着陆卓问道:“你的手指...干嘛老往我...我那里...摸?”**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