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二十五章 冤家路窄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周六大清早,陆卓就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今天要陪赵笙去给她爹妈扫墓,所以昨晚上就跟苏宝儿把事情回报清楚,并且问她借车。这么大冷的天气,陆卓可没打算开着自己的摩托车一路到那边被冻成冰棍。

    虽然说苏宝儿在某些方面对陆卓比较小气,估计也没啥女人能够对自己男人有其他女人表现出特别大方的意思。但是在了解到赵笙的情况之后还是表现出了强烈的同情心。如果不是陆卓生拉硬拽抵死不然苏宝儿这没轻没重的货搀和的话恐怕她早就开着车自己跟赵笙过去了。

    开车来到赵笙小区门口,一身黑饿长衣长裤的赵笙已经带着墨镜提闸和一个黑se的包等在那了。

    陆卓看了看苏宝儿白se的车,在看了看赵笙那跟洪门老大媳妇一样的造型,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是带着她去跟人家谈判走私贩毒的。简单的扫墓而已,没必要连穿着都特别符合意境吧?

    嘴里咬着个包子,等到赵笙上车之后把自己手里的袋子递给她,早就算到今天这货心情不会特别号,陆卓也没想在专门带她去哪吃早餐。像这样的情况,还是几个生煎烧卖加一杯热豆浆在车上解决就好。

    赵笙摘下了墨镜,露出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很明显是昨天一宿没睡。陆卓不啊嘴里头的包子吞下之后问道:“@黄色 你没事吧?怎么搞得这么累的样子?”

    赵笙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昨晚上想多了事情。”

    既然人家不愿说,陆卓也不好继续追问。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发动车子带着赵笙一路朝着苏州方向驶去。

    接近三月份,气温也有一些回暖。街上淅淅沥沥下着小雨,配上路边树枝上新长出的嫩叶,倒也有那么一点chun天到了的意思。

    赵笙用手撑着脑袋靠在车窗上,呆呆地望着周围飞快倒退地景物。陆卓看着赵笙的模样,刻意将车速放慢。老实说,他也很喜欢这样的感觉,风吹不着与达不到,舒舒服服地望着外面的小雨。那种远离城市的感觉的确是让人相当放松。

    “把空调关上吧,我想开窗。”赵笙突然转过头来望着陆卓属哟到,眼睛里带着点点期待。

    陆卓点点有,左右这鱼也不是很大,倒也不用担心赵笙被这点丰腴给弄生病去,毕竟是个正常人类,又不是需要培养皿的稀有物种,多亲近点大自然也是好事。

    打开车窗,一股被雨净化过的清风带着一阵泥土的香味顿时就透过车窗钻了进来,那比起平常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的空气让陆卓也是脑袋一清,顿时觉得jing神好了许多。偶尔一两颗小鱼费劲车窗打在脸上,更是人感觉到一阵清爽。

    陆卓叹了口气,如果现在身边坐的是唐曼或者许逸云的话,恐怕这会早就车窗紧闭让两人把头低下去了。可现在身边是赵笙,就连伸手摸个大腿都做不到。

    被清新的空气包围,微凉的雨滴让赵笙整个也觉得清爽了许多。转过头望着认真开车的陆卓,赵笙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心跳加速。自从自己父母去世后,一切的后事都是赵菲在料理,自己根本纠结躲在一旁不敢露面,直到事情过去了这么久,她才鼓起勇气想要去见见自己爹妈。

    气氛有点压抑,陆卓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不懂怎么安慰人家。毕竟父母双亡这种事情摊谁身上都是惨事一件,如果现在自己跟人赵笙说:”别伤心,别郁闷,没事的,笑一笑。”估计下一秒赵笙就得那大耳刮子抽自己。

    暗自叹了口气,陆卓也不想在这时候跟赵笙多说什么。像这种样子,还是让人家一个人静一静吧。

    开了接近两个小时,两人才到了苏州最大的墓园。赵笙在门口买了两束鲜花和一把檀香,然后带着陆卓来到了半山腰。

    摘下墨镜,赵笙在小语种将凉薯鲜花轻轻放好,然后将陆卓点燃的弹向插好在墓碑前的香炉里。

    陆卓望着墓碑上两张黑白的照片不禁有些难受,赵笙父母都还没到六十岁就死于非命,换了谁恐怕都接受不了。尤其赵笙这样的好孩子,骤然收到那么眼中的打击,到现在还能表现得像个正常人一样已经难能可贵了。

    赵笙望着墓碑上的照片,两滴眼泪不知觉地就留了下来。她轻轻蹲在墓碑前,淡淡地开口道:“爸,妈。我现在过得很好,你们不用担心。我有工作,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也找到了男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

    一旁的陆卓听着前半句还暗自点头,心里头还觉得赵笙是成熟了,懂得坚强了。可是到了后半句直接就给赵笙吓尿。什么叫找到了男朋友?什么叫马上就要结婚?这货不会说的是自己把?

    “陆卓,过来,让我爸妈见见。”赵笙回过头来朝着陆卓笑道。

    陆卓一愣,差点从山上摔下去,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赵笙这话说的,不单是冲击力巨大,而且还吓人。给她爸妈见见?难道二老从下面坐电梯上来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来!”赵笙好像恢复了往ri的活泼,站起身啦来着陆卓的手腕直接就把他拽到了墓碑前,然后朝着墓碑说道:“爸,妈,你们看看,这就是我男朋友,叫陆卓。怎么样,还行吧?他人还不错,跟我是同事。你们可看清楚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找不到我的话就直接给他托梦就行了。”

    陆卓傻乎乎地蹲在原地,感觉自己后脊梁骨是一阵发麻。赵笙这话怎么越说自己月慎得慌,什么叫以后找不到她给自己托梦?这货不会是病情又加重了吧?

    还没等陆卓反应过来,赵笙已经抓着他的手朝他说道:“陆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爸妈打个招呼!”

    呆了半天,陆卓才猛地反应过来,额角上已经渗出了冷汗。抬起手,对着面前的大理石墓碑挤出了一个极其勉强的笑容:“嗨,叔叔阿姨好,我叫陆卓。”

    打完招呼,陆卓浑身上下已经冷汗直冒了。他感觉好像有一股极其寒冷的风在自己身边围绕,就好像恐怖故事里头的yin魂不散一样。悄悄退后了两部,陆卓不知道如果二老知道自己不单承认了是赵笙男朋友,还跟赵菲有点不清不楚地关系以后会不会直接现形把自己给带到下面去喝茶。

    虽然有些搞不明白赵笙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反常。但是看她那模样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毕竟比起之前的沉默来,现在的赵笙已经算得上好太多了。

    周围的风渐渐变大,小雨也听了下来。山风吹起赵笙的长发向后飘荡,让她原本就有些单薄的身躯不自觉地有些微微发抖。陆卓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赵笙背上,朝着她笑了笑,倒还真的有点男朋友的模样。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赵笙啊。好久不见,我差点都认不出了。”

    一个尖细的女人声音从身后传来,陆卓猛地一转身,这声音语调明显就是来没事找事的。

    一堆中间夫妇提着大包小包的纸钱跟檀香从一旁的小路上走了过来。隔着几米的距离,那上了年纪的女人就用一股子怪腔怪调的语气朝着赵笙玩酷到:“想不到你还这么有孝心来探望你爹妈,哼~狐狸jing!”

    “你说什么!”赵笙猛地站起身来瞪着对方,娇躯气得微微颤抖。她盯着面前那个穿着黑se长裙脸上涂的浓妆艳抹的女人说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哟~真是奇了怪了。这里是公墓,许你来给你爹妈上坟,就不许我们来给儿子上坟么?”女人生着一双尖嘴猴腮的模样,细长的眼睛只有一条缝,鼻梁细小鼻头却很大,宽厚的嘴唇一说话就往外喷着唾沫星子,两道颧骨高高突起,一看就知道是一副尖酸刻薄的xing格。

    陆卓一愣,顿时明白了这两货一定就是那遭天杀的远房表亲。两人的儿子与赵笙的父母是在同一天去世的,而且是死在了赵笙手上。要说能够养出那样好吃懒做又游手好闲后代的家长不护短陆卓是打死都不信。现在一看果然是这样,当真是有什么种就有什么后。看那女人一脸尖酸刻薄的模样就知道她一定把自己那败家儿子的死算在了赵笙头上。

    “陆卓,我们走!”赵笙知道自己遇见这夫妻两人准没好事,拉着陆卓的手腕,她根本就没有跟两人继续纠缠下去的打算。

    “哟,还有男朋友了?勾搭完我们家杨庆这么快就换了一个么?小伙子啊,我可要提醒你,你最好小心点,这个扫把星可是有一套啊。跟她在一起,怕是你的小命都要悠着点,没看见她一家人都已经入了土但她却还好好的么?当心被她害死!”啰啰嗦嗦一大堆的女人见赵笙要走,立刻在一旁朝着陆卓挖苦。

    这种情况,就算是赵笙能忍下去陆卓也没办法再装淡定了。转过身,陆卓死死盯着女人低沉道:“老子又不是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废物,才没那么容易遭天谴!”**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