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二十三章 合作伙伴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坐在办公室里,一副没jing打采的模样盯着自己办公桌上大红se的显示器屏幕。请记住我们的/】屏幕上是自己跟唐嫣的聊天窗口,可是无论自己怎么道歉怎么解释,唐嫣就是两个字:“混蛋!”

    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电话不接自己的就算了,短信也只是回混蛋两个字。更令陆卓感到不妙的是唐嫣竟然已经一个星期都没去上班了。整天就蹲在家里,打电话给唐远毅试探情况也没什么结果,唐嫣只跟自己老爹说深紫不舒服,然后就在家领着工资休假。

    这几天以来陆卓几乎每天都从早到晚地个i唐嫣解释,什么自己是已是冲动,一时糊涂,恳求原谅道歉之类的都说了。可是死心眼的傻妞就是两个字“混蛋”!

    陆卓也不是没想过去唐嫣家里头找她,只是每当陆卓提起,唐嫣就把自己那把袖珍的女士用手枪拍成照片发给陆卓。意思很明显“你要是敢来,不是上面那个脑袋被打烂,就是下面那个脑袋被打烂!”

    叹了口气,陆卓现在也没办法了。明天要陪赵笙回苏州扫墓,只能先暂时缓缓唐嫣的事情。这几天虽然没什么大师,但是琐碎的事情却是一大堆。现实两条街上的老板们已经正式还是承认自己的入股并且跟以前一样每月按照分红的管理给自己交钱,还要找一个放心的会计给手下的人们按照每个月发工资。再接着就是研究富丽的计划书和解决一些苏宝儿那边的麻烦。

    一天只有二十四个消失,但是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却是最缠人的,一件事情化去个多钟头,一天干不了几件时间就没了。而且自己还得抽空陪着苏宝儿跟许逸云。偶尔还要让随时可能做出危险举动的方孝诗消停点。现在的陆卓恨不得自己多生两个脑袋出来,起码能够同时多半几件事情。

    桌子上的电话响起,陆卓一看那熟悉的内部号码就知道是狐狸jing打来的。接过电话,有气无力地说道:“曼曼,是不是向大妈那边又有什么动静?”

    这几天以来在陆卓的威逼利诱之下,唐曼成功地从星辰的总经理变为了陆卓的私人秘书。不单单成为了陆卓的私人会计,还成了一个优秀的商业间谍。也不知道她哪找的渠道,竟然弄到了富丽的详细计划署给陆卓,而且连续几天都给陆卓传递最新的消息。已经彻底成了一个和陆卓一样吃里爬外的白眼狼。

    “没什么,只是先前黄灿和钱诗诗刚走那看样子,已经跟向总和一组他们谈得差不多了。具体的计划虽然还不清楚,但是应该跟猜想地差不多。”唐曼在电话里的声音同样显得有些有气无力,毕竟帮陆卓坑向岚是她原本不愿意做的事情。只是在砍刀陆卓每天要忙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才心疼得把原则喂了狗。

    世界上有很多员工坑老板坑得晚上睡觉都笑醒,但是唐曼绝不是其中之一,至于陆卓是不是,唐曼觉得还得多睡几个晚上才能@黄色 研究透彻。

    陆卓心里头盘算了一阵,觉得唐曼的推测应该也仈jiu不离十。这两天两人没事就呆在一起盘算着怎么坑害向大妈跟富丽,配合上唐远毅的资料和唐曼自己的信息渠道,已经把黄永的计划猜的七七八八。

    一星期的谈判虽然不算长,但也绝对不算短了。尤其对于房地产这样的大项目来说,万一分钟正式开始计划就意味着晚一分钟挣钱。而在商人眼里,利润也是自己财产的一部分。

    从唐远毅哪里得到的资料来看黄永的计划应该很简单,就是所有的项目在同时一时间进行。无论是获取zhengfu批文也好还是土地征收也罢,甚至是连与星辰的合作宣传都已经在进行之中。富丽的最终目的就是,等到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连同破土动工一起配合星辰的大力宣传,给人一种雷霆万钧的假象,让人们纷纷将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再趁热打铁配合上前期销售,那么资金的回流也就解决了。

    计划虽然简单,但是实施起来却是难比登天。这么多方面要同时进行,首先需要的就是钱,而第二个就是愿意收钱的人。只有这两样条件同时满足,富丽的计划才能够按照预想中的速度进行。而很显然的,上海是唐远毅的地盘,而工商和土地部门又都是唐远毅的人,富丽想要在这边成功收到地皮,恐怕没那么容易。

    现在上海市的空置地皮已经相当稀少,饱和甚至膨胀的房地产业已经很难让人再插一脚进来。而唐远毅,就是这饱和的产业中最庞大的一个集团,整个上海所有的百分之八十的空置地皮都在他手上捏着,而富丽想要从他手上买地,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陆卓心里头盘算了一下,虽然富丽已经跟星辰商量好了合作宣传的细节,但是最主要的工作没有完成其他的一切都是白搭。所以,现在陆卓的时间还很充裕,而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消失了大半个月的关毅轩。

    这个疯子在上一次的大动作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出,甚至连他在做些什么住在哪里都查不出来,就好像从来没有非这个人一样。陆卓已经多次催促自己手下的人尽快找出这个危险的定时炸弹,只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半点的消息收到。

    夜晚十点整,黄灿酒店的房间里,一身白se西装的黄灿正和钱诗诗两人坐在沙发上慢慢喝着香槟。今天的谈判很成功,事实上,这也多亏了钱诗诗的的个人能力,如果没有她在,自己决不可能把向大妈的报价压制在那么低的范围之内。

    抬手看了看时间,黄灿英俊的脸上皱起了眉头,他的鼻子因为皱眉而歪到了一边,上一次的鼻梁修复手术并没有完全成功,导致他现在只要脸上的表情稍微大一点,整个鼻子就会外道一旁。

    “老爹究竟约的是什么大人物,竟然迟到两个小时!他到底还来不来?如果不来的话我就回房睡觉了!”黄灿望着钱诗诗,脸上满是火气。在今天谈判结束跟黄永汇报过情况之后黄永就让他晚上在放家里等一位重要人物。结果说是八点到的人到了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让损失一晚上快乐时光的黄灿已经怒火中烧。

    “记住,耐心才是获得机会的开始!”钱诗诗有点沙哑的声音在黄灿耳边响起,如同一个长辈一样毫不在乎地教训道。

    黄灿转过身,望着身材瘦弱却胜者一张极其妖冶面孔的钱诗诗不禁一愣。随后皱着眉头用力哼哼了两声说道:“知道么,我讨厌你这种语气!”

    “但是你的能力注定你只能听我的!”钱诗诗轻轻抿了一口香槟,笑着朝黄灿回击道。

    黄灿一听,顿时气恼地将手里的杯子重重往身前的茶几上一放,随后恼怒地撇过头去。要不是自己老爹叮嘱过自己什么都能动就是不能碰钱诗诗这个私生女,自己早就不管不顾地把她摁到床上去了。事实上,这个姓钱的女人,骨子里的一半血液是跟自己一样的,而自己,还得在私下里称呼她为姐姐。

    钱诗诗眯着眼睛望着黄灿,轻请笑了笑。虽然她知道自己没有继承权,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富丽集团之中除了黄永之外权力最大的那一个。面对这样一个败家子弟弟,恐怕是谁都会升起抢夺他财产的心思。尤其黄永这个父亲,还不怎么合格。

    房间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黑se描金旗袍的女人当先走了进来。她长长的黑发在脑后盘起,脸上神情冰冷得仿佛要杀人一样。尤其是那一双寒气四溢的双眼,更是让她整个人变得如同冰山一般让人不敢接近。

    女人身后跟着一个穿着黑se大衣的男人,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血se,一双眼睛深深下下去,头上的乱发也没有好好打理,让黄永一眼就看出来这货其实是个毒友。

    两人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走进了房间,没有招呼,没有问候,仿佛是回到了自己房间一样在黄灿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那个身穿旗袍的冰冷女人轻轻将一个小盒子放在茶几上,随后静静站立在男人身后,仿佛变成了一座雕塑。

    “你们是什么人,进来干什么!”黄灿脸上一紧,望着明目张胆在自己面前吸毒男人有些拿不定主意。为人嚣张狂妄的他见的多了,而且连他自己也是跋扈专横的代表,可是像眼前这个男人一样明目张胆在别人面前吸毒的,还是头一次碰到。

    钱诗诗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起身去吧房门关上。人家都已经这样了黄灿竟然还能问出这样白痴的问题。如果自己在黄永死后还拿不下富丽集团,那自己也能去死了。

    从吧台里取出两个杯子和一瓶红酒,钱诗诗走到两人身前倒上了两杯酒,随后才笑着开口道:“欢迎两位。”

    靠在沙发上的关毅轩涣散的瞳孔猛地一亮,那因为毒品而变得麻痹的神经重新变得活跃起来。伸出手,凌空朝着钱诗诗颤抖地点了两下,随后用慵懒浑浊地声音赞叹道:“这才是...聪明人!我喜欢!小妞,待会陪我上床怎么样?”

    钱诗诗眉头一皱,眼中微不可查地闪过一丝厌恶,随后立刻平复了胸中的情绪:“先生说笑了,黄总告诉我们等你的时候,可没有吩咐有这么一条。”

    关毅轩猛地坐直了深紫,抬起头用犀利的眼神望着钱诗诗:“你的意思是,只要黄永吩咐就行了么?”

    钱诗诗有些受不了关毅轩那充满了癫狂和神经质的凌厉眼神,那涣散的瞳孔最深处仿佛隐藏着一头猛兽一般让她不敢靠近。

    用坐下来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钱诗诗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他不会吩咐的。”

    “那倒也是。”关毅轩端起了桌子上的酒杯递给了身后的水柔,随后自己也端起一杯抿了一口:“虽然只是私生女,但是毕竟也帮黄永赚了那么多钱。而且你也快三十岁了吧,还没有结婚?是想要黄永的遗产么?这倒是能够理解,一个没用的弟弟和一个有能力的姐姐。可是偏偏没用的那个才有继承权,看样子,你们家也挺乱的。”

    毫无目的xing和针对xing的疯癫语言让黄灿和钱诗诗两人都是心头一震。关毅轩看上去神经兮兮的浴盐却直击两人心底最深处的要害。如果不是钱诗诗订立国人,只怕现在早就叫了出来。而一旁的黄灿,更是已经瞪起了眼睛死死地盯着身旁的钱诗诗,仿佛要将她生生吃掉一样。

    钱诗诗根本就没有理会黄灿的神情,她只是定定地望着关毅轩,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个看上去跟疯子没什么两样的男人有着她无法想象的信息渠道和洞察人心的本事。这样的人如果作为对手,自己必死无疑。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对方虽然癫狂,但却并没有什么敌意。

    “先生,恐怕您的挑拨离间不应该对着自己的合作伙伴使用吧。”

    一句话,钱诗诗已经化解了黄灿脸上的愤怒。他和钱诗诗的关系虽然称不上好,但是比起眼前这个疯子,他还是更愿意相信这个帮了自己无数次的姐姐。

    拍拍手,关毅轩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朝着钱诗诗说道:“果然是被无数人追捧的天才。也对,只有你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我的合作伙伴。”

    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两份文件扔到了钱诗诗面前,关毅轩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这是你们的土地批文和市长的签字。至于项目的施工方和你们需要的开发项目计划只能你们自己搞定了。”

    钱诗诗一愣,惊疑不定地望着眼前的关毅轩。这个连名字都没有说的男人竟然一出手就拿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