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二十章 打探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原本赵笙父母只是想简简单单地把人赶走了事,结果却完全低估了人类无耻的极限。【|网友分享}那位远房表亲不但没有不好意思离开,反而还大大方方地赖在了赵家,而且每天都是脚上一群狐朋狗友来白吃白喝。

    老实本分的赵笙父母顾及面子问题没有报jing,只是希望有一天家里的这个瘟神能够玩腻了之后自己回到老家。结果没想到,自己好声好气的隐忍却是换来了对方的变本加厉。那位白吃白喝还没有一点觉悟的表亲不但每天在家里胡闹,在外面热了麻烦更是直接要求二老帮忙摆平,甚至于在赌场里输了钱还明目张胆地回到赵笙家里偷,被发现了就直接抢。搞得一家人是苦不堪言。

    终于,忍无可忍的赵家人终于报jing了,远房表亲被派出所抓了起来,让一家人的心稍微安稳了一点。本以为可以松下一口气的赵家人没想到,半个月后才是真正的噩梦。

    小偷小摸这种事情最多也就是关上十天半个月,而赵家人因为不想做的太过分又没有出示足够的证据给jing方。所以,在被拘留了十五天之后那个混蛋又回来了。而这一次,他想要下手的目标正是赵笙。

    喝的烂醉如泥混蛋强闯入赵家想要强暴赵笙,结果却被赵笙逃脱,又刚好被赵笙父母撞见。实在任务可能的赵家人准备报jing打算跟对方好好算总账。可是没想到气急败坏的远房亲戚竟然借着酒劲放了一把火,打算跟赵家同归于尽。不仅如此,他还极其残忍地将二老杀死在家中,完全不念旧情。目睹了一切的赵笙终于忍不住崩溃了,大半年的压抑和恐惧爆发出来,让她完全丧失了原本的自己,而那一刻,也是造就赵菲的时刻。

    崩溃的赵笙失手杀死了醉酒的对方,在大火中昏迷。等到她被消防队员揪出来的时候,已经彻底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只是记忆中突然多出了一个姐姐。

    jing方最后断定赵笙为正当防卫,并没有追究她什么责任。而在这之后,赵笙足足修养了大半年才走出yin影。她欢乐城市,换了工作,打算彻底跟以前告别,只是多出来的那个人格,却让赵笙在心底里感觉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

    有些颤抖地合上了厚厚的卷宗,陆卓深深叹了口气。短短一年时间,一个人人羡慕受到所有人追捧的赵笙却变成了一个有着强烈心理yin影的经历过地狱的赵笙。这样的打击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接受的。

    将赵笙的资料扔到一旁,陆卓已经决定了。等到去给赵笙爹妈扫墓回来之后,无论如何都得让她去看医生。如果再这么闹下去的话,她的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到最后只能是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

    第二天一早陆卓就爬了起来,做好早饭之后才开着车来到了公司。南丽的入学手续已经办好,一大早就由南军送到了学校。而南军的工作,则是简单的新公司保安头子。

    来到公司,陆卓猛地发现今天所有人好像特别jing神。等到接到了前台的信件之后才知道,原来今天富丽的高层要到形成跟向大妈正式商量进入上海地产业的细节。

    陆卓舔舔嘴唇,自己报复的时候终于到了。风水轮流转,这次要不从对方身上收点利息回来,那上次那一顿岂不是白挨了。

    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琢磨了半天,陆卓还是决定要先摸清楚对方的底细再说。毕竟现在自己手里只是一个通知,想要靠着这些做出什么来,还真是不靠谱。

    偷偷默默溜进唐曼办公室,一进门就看着狐狸jing正在整理自己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

    唐曼抬起头,朝着陆卓妩媚的小小。现在她中国i要听脚步声就能分清楚进自己办公室的是不是陆卓。因为只有这货在进来的时候才会轻手轻脚的跟做贼一样。

    “怎么,又想做坏事?先说好,我今天很忙,可没工夫陪你。”唐曼头也不抬地盯着自己面前的文件,一副专心工作的样子。才刚过完年,各部门的各种申请和保镖就堆满了她的办公桌。这些东西都必须在几天内处理好,如果还要被陆卓占用时间的话,她就只能加班了。

    陆卓撇撇嘴,没想到自己在狐狸jing心里竟然就是这么个形象。不过进办公室而已,怎么一下就能想到那上面去,真是败坏自己人品。

    “瞎想什么呢?来找你谈正事的!陆卓搬过一张椅子往唐曼身前一坐,脸上一本正经地说道。

    唐曼抬起头望着陆卓,将脸上的平光镜向下拉低了一点,买房付有点不敢相信地反问道:“你能有正事找我?”

    陆卓撇了撇最,将早上接到的公司信件丢到了唐曼面前,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唐曼一愣,立刻就明白了陆卓的意思。他一早就说过,海南的那笔账迟早要跟富丽算回来。现在富丽竟然还这么明目张胆跟啥事没有地撞上他的枪口,估计这一次陆卓也不然对方好过。而陆卓现在来找自己,很显然只有一个目的,他要这一次富丽的详细资料。

    唐曼望着陆卓,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她知道上次陆卓是委屈大了,也知道都是自己给陆卓找的麻烦。只是如果陆卓硬要跟富丽玩命的话,恐怕不仅仅是陆卓一个人的事情。向大妈这边也会毫无例外地受到损失。而且如果陆卓跟对方都得两败俱伤的话,到时候谁也不好收场。

    轻轻握住陆卓的手,唐曼尝试着全街道:“陆卓,要不,换个其他的方式让富丽还回来吧?如果你这样的话,向总可能不会高兴。而且,富丽财力那么雄厚,我怕你吃亏。”

    虽然唐曼说的话已经足够委婉,但是陆卓还是听出来了,唐曼这是想让自己就这么算了。撇撇嘴,望着一脸紧张地唐曼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别瞎想,我有分寸的@黄色 。其他事情你别瞎琢磨,就告诉我这次来的是什么人,在这边呆几天就行了。”

    “不知道!”唐曼见陆卓这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也知道他是来认真的了,所以很干脆地,她直接回答了陆卓的问题。

    陆卓一愣,完全没有想到唐曼竟然会拒绝自己。这可是奇了怪的第一次。以往这货对自己的问题克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结果偏偏这一次说出了不知道这样的字眼,还真是让陆卓惊讶万分。

    转念一想陆卓就明白过来了,唐曼这是根本就不想让自己跟富丽死磕,省得到时候向大妈那边不好交代。

    望着陆卓毫无表情的脸,唐曼顿时就明白了他想的是什么。脸上一急,飞快地解释道:“我是真不知道。上次在海南发生的事情让向总也小心翼翼的,这一次关于富丽的所有事情都直接交给了一组负责,我根本连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否则的话我昨天就打电话给你了!”

    唐曼最害怕的就是陆卓怀疑自己,虽然以前从来没有过,但唐曼还是不想因为这种小事而让陆卓觉得自己实在有意帮着向岚。

    陆卓点点头,也觉得狐狸jing如果知道的话绝对不会瞒着自己。琢磨了一阵子,他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自己自己处理的好,免得狐狸jing知道了又在自己耳边唠叨个没玩。站起身来,陆卓轻轻揉了揉唐曼的长发,笑着说道:“别瞎担心了,赶紧做事,晚上去你家吃饭。”

    轻轻在唐曼脸上问了一下之后,陆卓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既然唐曼不知道这次的是看清,那么公司里知道的人肯定也不多。虽然大家都接到了通知,但向大妈给的指使只是让各部门随时待命准备配合。至于其他的,却是只字未提。

    打开电脑,陆卓准备在网上看看有没有关于富丽这一次行动的消息。只是令陆卓失望的是,富丽对于前期工作的保密措施做的极其严密,不但没有任何风声泄露出去,而且还制造了一连串的假新闻来掩盖这个真实的情况。

    “看来富丽这一次是真的打算要找唐远毅晦气啊。”陆卓靠在办公椅上点了支烟,望着屏幕上这样那样的假消息不禁笑出声来。虽然富丽有钱,在海南是龙头企业,但是要想翻过千山万水来跟唐远毅死磕,还是要小心翼翼。

    “对了,唐远毅!”陆卓猛地一愣,半天才想起来这事情还能找唐远毅商量。虽然富丽的保密措施做的很好,但是作为上海最大的地头蛇,唐远毅的消息网可不是摆设。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做手脚,老狐狸不可能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掏出自己的电话拨通了自己未来岳父的号码,陆卓的声音充满了殷勤:“唐伯伯啊,是我,陆卓啊。这几天怎么样,身体还好吧,唐嫣有没有惹你生气?”

    难得未来女婿给自己打电话表示一下小心,唐远毅自然是乐颠颠地回答道:“都好都好。怎么,小陆你专程打电话来给我而不是找唐嫣,应该是有事吧?”

    陆卓一愣,心中暗道不愧是经年的老江湖。自己不过是问候两句就看出来了自己有事麻烦他。尴尬地笑了两声,陆卓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唐伯伯不愧是上海市龙头老大,我这个小辈做什么都瞒不过您老人家的双眼。是这样,富丽的人早上到上海了,正在星辰跟向大妈开会,我想问问您,有没有收到什么消息。”

    “当然有了,这事情我早在上星期就知道了,怎么,你想问什么直接说吧?”唐远毅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对着电话那头的陆卓大咧咧地说道,完全没把他当外人。

    之所以这么放心是因为唐远毅早就知道了陆卓在海南发生的事情,而且根据自己昨天得到的消息,陆卓今年的业绩标准被定得很高。不用想,他跟向岚之间一定达成了某种协议,只是看上去,陆卓是吃亏的一方。

    陆卓想了想,并没有直接让唐远毅在电话里头告诉自己,而是转过头朝他说道:“唐伯伯中午有空么?我们见面谈。”

    忙了半个月,自己几乎是在外面瞎跑,整个纯洁就只见了唐嫣两次,搞得傻妞现在连电话都不给自己来一个,生怕赶上自己在忙的时候。对于唐嫣这种显得非常委屈的做法,陆卓也感觉有点对不起她。正好今天有事情找唐远毅,也好抽个时间陪陪她,省得傻妞老是不开心。

    “行啊,我跟老刘在红人馆,你直接过来就行了。”

    跟唐远毅通过电话之后陆卓直接就除了公司。反正作为公关部的人员也不是被定在办公室,正好趁着这ziyou的工作空间处理一些其他的事情。

    打了个电话给唐嫣脚上他中午跟唐远毅和刘山一起吃饭之后陆卓直接口开车到了唐嫣上班的银行门口。乐颠颠的傻妞在街道陆卓电话的时候没什么心情上班了,登陆桌一到。也不管有没有到下班时间,直接就跳上了陆卓的摩托车。

    来到红人馆,两个已经功成名就没事没事做的老头正在包厢里喝着红酒拼着雪茄。一见到陆卓跟唐嫣,两人就对视一眼大笑了起来。

    唐嫣望着陆卓的胳膊,虽然知道自家老爹跟刘山是在笑话自己念着陆卓,但她就是咬着牙不肯松手。开玩笑,好多天都没见到自家男人了,要是再不抱紧点,谁看得出来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

    “来来,陆卓坐吧。试试看,托朋友带回来的好东西。绝对值得尝试。”唐远毅一边亲手为陆卓拉开椅子,一边笑着递给陆卓一直雪茄。

    陆卓恭敬地接过唐远毅递来的雪茄,一边拉着唐嫣做到唐远毅身旁:“唐伯伯,怎么这么有xing质跟刘伯伯一起享受啊?”

    唐远毅哈哈一笑,朝着陆卓回答道:“人活这一辈子不就是为了享受么?我们都上了年纪了,不必你们年轻人,在不享受的话恐怕就没多少ri子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