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一十七章 这就是个误会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唐曼整个人傻了。书友上传〗她抬起头,手里的半只烧鹅腿掉在了饭盒里,呆呆望着陆卓。半天没有动弹。

    “别闹了,你怎么可能杀人,这个笑话不好笑。呵呵,呵呵呵呵呵。”

    唐曼看了陆卓一阵子,重新抓起了饭盒里的烧鹅腿。低下头,张开嘴,然后一把将手里的烧鹅腿狠狠拍在了桌子上,整个人从椅子里跳出来直接掐住了陆卓的脖子玩命地叫嚷着:“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你刚刚说了什么!”

    陆卓怎么也想不到自己jing心布置的一切就被这么轻易地击成粉碎唐曼的反应实在是太激烈了,激烈到几乎快要把自己的脖子整个掐断。最重要的是,原本她嘴里的食物已经喷了自己一脸,而且嘴里还含着一半。要是一个不小心因为说话太大声噎着那就不好了。

    “冷静,冷静!”陆卓一边把快要把自己脖子掐断的手拿下来,一边用力咳嗽着。

    唐曼被陆卓从身上拉下来以后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跌坐在地上,半天没有反应。陆卓从一旁的抽纸里扯出几张,然后轻轻替唐曼把她嘴边的油渍擦干净,再把她爆起来让她坐回到椅子上,随后才又扯出两张纸擦着自己的脸。

    闹了这么一出,什么计划都没用了。狐狸jing已经完全傻了,如果自己不快点给她解释清楚,恐怕唐曼整个会受不了晕过去。

    “曼曼,你同我说。”无奈的陆卓只能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想要伸手抱住受惊过度的唐曼。可是还没等他碰到唐曼,狐狸jing已经一挥手,狠狠把陆卓的手扇开。

    冷冷地望着陆卓,唐曼头一次无比认真地望着陆卓,认真问道:“陆卓,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陆卓一愣,没想到这货反应竟然这么激烈。不过想想也对,普通人听到这种事情的第一反应恐怕是掉头就跑。现在唐曼还能坐着,已经算是心理素质强悍了。

    “你听我说!”陆卓知道要想跟唐曼把事情说清楚就只有先让她平静下来。伸手把唐曼抱进快里,整个人坐在她的椅子上,随后同样认真倒:“这不是玩笑。”

    唐曼的娇躯狠狠颤抖了一下,随后回过头来望着陆卓,还没说话,两颗眼泪就落下来了。

    从来都没干过违法乱纪事情的唐曼平常连闯个红灯都不敢,现在倒好,自己男人在过了个年之后竟然跑来跟自己说他杀了人。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她已经不是什么喜欢刺激冒险的年轻女孩。唐曼现在想有的,不过是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一个老老实实的男朋友,还有异端平平静静的ri子就差不多了。可是陆卓在见面第一天就给自己来这么大一出,恐怕缓步了谁都没办法受得了。

    不单单是唐曼害怕,就连陆卓也被她先前的模样给吓着了。自己原本不过是想认认真真把事情解释好了就算了,可是现在看来,不用点特殊手段还真没办法让狐狸jing乖乖就范。

    轻轻抱着唐曼,陆卓咬着她晶莹的耳垂轻声说道:“是这样的,年初一的时候我跟爹妈去普陀寺烧香,结果我没添香油,就被人袭击了。”

    “什么!袭击?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黄色 道,你干嘛不跟我…呜~”

    唐曼刚刚想回头质问陆卓事情的来龙去脉,却布料自己话还没说两句,自己整个人就已经被陆卓狠狠吻住。

    不同于以往的温柔和缠绵,陆卓这一次几乎是用咬的狠狠将狐狸jing的嘴唇封住。几乎不留任何度低的让她整个人连呼吸都困难。

    直到把唐曼吻得整个人都迷糊了之后陆卓才把她松开。

    “你先听我说完!”陆卓望着面颊绯红的唐曼,整个人同样无比认真地说道:“市局局长刘山告诉我,是上一次我招惹了别人,结果人家想要拿我的命。人家都逼到年初一了,我起码要保住自己的命啊。险遭问题是,要对付我的那家人又一个死对头,他们想要拉我入伙……”

    尽量用简单的语言将事情从头到尾跟唐曼说了一遍,陆卓只是想让唐曼明白,今年一年之内,很可能会有很多麻烦在瞪着自己,甚至有可能连小命都受到威胁。

    “知道么,我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因为我心理就是这么想的!我不想有一天麻烦来了的时候让你手足无措。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让自己飞黄腾达或者说是我贪心不足。我只是为了保护我身边的人不受伤害,尽量让自己不被其他人威胁而已。今早上向大妈的开会时候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她根本就是别有用心想让我们再给他多干一年。这样的情况,我以后不想再发生。但是如果我还是维持现状,是怎么也做不到的!”

    说完,陆卓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静静望着狐狸jing,等待着她的答复。

    唐曼听了陆卓的话之后最直接的感觉就是自己经历了一场冒险。原本他还以为自己天天跟陆卓腻在一起已经算是对他无比了解。却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多i事情没有告诉自己。并不是刻意隐瞒什么,只是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陆卓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处理完这么多事情,除了智慧和勇气之外,运气和人脉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如果没有刘山和唐远毅的帮忙,陆卓不会这么轻松地在半个月内处理完这些事情。他那个粗制滥造的计划甚至根本就无法实施。而且如果不是他动作够快的话,恐怕其他人早就把他的目标瓜分得一干二净,甚至连陆卓本人也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他需要一个帮手!”

    这是唐曼现在最真实的想法。好几次陆卓有危险的时候自己都不在他身边,只能眼睁睁地接受他受伤的事实。而这一次,自己更是在最后他把一切都处理干净之后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如果陆卓有心瞒着自己或者干脆是胡乱边个谎言骗自己,那或许自己永远都不会知道在往前的半个月内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是陆卓也说的很明白,在往后的ri子里,肯定还有更多的麻烦。

    “不能再让他一个人横冲直撞下去了!”唐曼望着陆卓,心里头一阵翻江倒海。以陆卓的年轻气盛不怕事,半个月前杀了人,那么谁知道半个月后会不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举动来。必须有一个人能够压制住冲动的陆卓,也必须要有人在他身旁给他正确的指点。

    陆卓望着唐曼,根本就闹不清楚狐狸jing脑袋里头在想些什么,他只是只觉得知道自己自己或者已经不用担心躺满会不会发疯了。因为看狐狸jing的样子都知道她在想问题。

    “从今天起,你在做每一个决定之前都必须跟我商量!”狐狸jing头一次无比强势地朝着陆卓威胁,根本没有给他任何的选择余地。在唐曼看来,如果自己不表现得强势一点,陆卓心里头恐怕只有保护yu,而不是把自己真正当成能够给他意见的人。

    陆卓耸了耸肩,这下好了,狐狸jing给了死命令,如果以后自己还有什么事情敢瞒着她的话,恐怕自己的幸福生活也要到头了。

    “行了行了,以后所有事情都跟你商量,行了吧?”陆卓知道自己在这种问题上是绝对无法战胜狐狸jing的,索xing干脆转变话题。两手握紧她美妙的丰·臀,五指一用力,立刻就把唐曼整个人提了起来。

    “正视谈完了,那就做不正经的了。你是要继续吃饭呢,还是要让我先吃了你?”陆卓朝着狐狸jing嘿嘿一笑,又百脑汇了那副无赖的模样。

    唐曼现在恨不得把陆卓直接从三十九层上面扔下去。这货先前还在跟自己说杀人放火的事情,结果现在转过头来就每个正经。真是服了他了。

    半月不见,两人那叫一个**。陆卓跟疯了医院玩了命地进攻,一张办公椅都快被两人震塌了。

    唐曼秀发散乱地坐在陆卓怀里,两个人加起来两百多斤的体重压得身下的办公椅喀吱作响。她口中散发出低低的娇·吟,现在还是在办公室里,可不敢那么放肆。

    半月的yu望整个爆发出来,得到的结果就唐曼在办公室里叫嚷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彻底把刚才收到的惊吓全部发泄了出来。

    要不是已经快要下班,雄风犹在的陆卓还想要把唐曼摁在办公桌上来一发。可是晚上还要参加公司的机会,唐曼可不能跟陆卓一样玩了命把自己的体力消耗一空。

    每个公司的聚会都是一样的,一堆人聚在一起吃吃喝喝,选该选的说,拍该拍的马屁。然后职位低的拿着酒杯朝职位高的敬酒。不会喝酒的也改用果汁代替。再接着就是头头脑脑们的一堆废话,把手下的员工忽悠得恨不得豁出命去,这就算大功告成了。

    新升职的陆卓很自然的,成为了大家敬酒的对象。不管是不是自己部门的,每个来对他敬酒的人都是一副客客气气的模样。毕竟在一个公司做事,先打好关系总是没错。更何况早就有内部消息传出来陆卓恨得向大妈器重,看看今年五组的任务量就知道了。仅次于一组的八亿。

    陆卓一边跟着周围真心的不真心的人们客套着,一边带着成彻和文修竹两个损友找那些自己看不顺眼的家伙拼酒。三个人一起上,反正是灌醉就走人。向大妈在酒店订下来的五个包厢里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尽显流氓本se。

    直直吃到晚上十点钟,向大妈才宣布散会。看着向大妈满面红光笑得乐颠颠的模样,陆卓不禁撇撇嘴。这无耻老太太吃的比谁都多,喝的比谁都少。还一个劲地说自己当年有多么多么能喝。简直就是臭不要脸。

    一边虚假地朝着坐车走人的向大妈挥手告别,陆卓一边在心里恶狠狠地腹诽:“待会就撞车,待会就撞车!”

    所有人走后,陆卓站在马路牙子上,叼着烟卷等着掉头回来的唐曼。两人虽然已经属于半公开,但是还没到能够横行无忌的程度,毕竟还要注意影响的。陆卓已经盘算好了,等到自己带着狐狸jing拍屁股走人那天,一定搂着xing感诱人的狐狸jing大摇大摆地走出星辰公司,当然了,还有赵笙!

    没有再狐狸jing家里过夜。今天下午一番折腾已经把唐曼整个人折腾得筋疲力尽。再加上晚上她还陪着向岚一起鼓励员工新年新气象,如果晚上再被陆卓折腾一整夜,第二天绝对请假。

    回到家里,一家子人都还没睡,纷纷围在一起看着苏宝儿怀里的电脑。就连南军和南丽两兄妹都围在旁边盯着电脑死死看着。

    陆卓一愣,怎么也没想到就连南军兄妹两都跟着凑起了热闹。带着满身的酒气凑上前去,陆卓丝毫没有注意到南丽眼里那幸灾乐祸的神se,反而是大咧咧地朝着众人问道:“怎么了?都看什么呢?”

    苏宝儿和二老回过头来,纷纷带着怪异的眼光望着陆卓。

    陆卓一愣,望着几人疑惑道:“你们干什么?我脸上有花么?”

    “你脸上倒是没有花,不过你招惹了!”苏宝儿把笔记本放到陆卓面前,朝着她说道:“老实交代吧?你酒jing把人家jing察小姐怎么了?竟然当街拔枪?真是好本事啊?”

    陆卓一愣,随即睁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朝着电脑看去。之间某个网站的视频区里,刘倩正端着枪站在自己跟唐曼面前,满脸恼怒地跟自己讨说法。而上面的标题更是“负心汉领新欢招摇过市,女jing花怒拔枪智擒劫匪”。

    “这标题好大的信息量啊!”陆卓望着画面中急速冲来的劫匪,果断一下关上了视频:“这就是个误会!”

    没有人理会陆卓的解释。李霞更是当场破口大骂,朝着陆卓说道:“误会?人家家伙都掏出来了你还说误会?你当jing察都是傻子么!”**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