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一十四章 阴险的向大妈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第二天一大早,陆卓就颠颠从床上爬起来了。【分享}没有其他原因,就因为昨晚上临睡前狐狸jing打电话给自己,她下飞机了!不仅是这样,赵笙在之后也来了电话,说自己已经完全休息好了,让陆卓不用担心。

    美好生活似乎又回来了。已经有了一大堆赚钱产业的陆卓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左手搂着狐狸jing,右手搂着许逸云,怀里抱着苏宝儿和唐嫣。拿着红酒抽着雪茄在办公室里头逍遥快活的ri子了。

    火急火燎地开着自己的车子赶到了公司,陆卓一路上都没觉得街上的风有多冷,他现在等着的就是在有暖气的办公室里头跟着唐曼先来一发庆祝新年。

    一进公司,新年新气象的模样立刻让陆卓感觉到了不同。向大妈特别去青睐的装饰公司把整个星辰上上下下都重新布置了一看,看上去,就跟农村过年似的。

    火红的门头上挂着两个大灯笼,上面满是闪亮亮的不知名的玩意。前台旁边的盆景上挂着一连串地红包。就连大堂中间的风水竹上面都有一连串地红包。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联想到钱。

    陆卓实在是对公司最高决策人的审美不敢恭维,不过公司是向大妈的,跟自己又没有一毛钱关系,人家爱怎么整就怎么整!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陆卓发现就连半个属于自己私人的地方都没有逃过向大妈的毒手。门牌上的陆卓两个字已经换成了“公关五组副经理办公室”的字样。虽然着牌子让陆卓的虚荣心小小地膨胀了一把。但是里头那张大红se的办公椅却是让陆卓彻底打消了坐上去的冲动。开什么玩笑,一个男人用大红se的办公椅跟电脑,唐曼一定会跟自己分手的!

    关上门,陆卓正盘算着这么变态的办公用品是烧掉还是直接从三十九层上扔下去的时候,身后已经被一个温软的娇躯紧紧贴住。

    熟悉的气味钻进鼻子里,陆卓想都没想就直接转过身来狠狠吻了上去。

    半个月没见面,陆卓心里头想得是不得了。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好久没有见到唐曼那扭动的娇躯,更多的是,陆卓觉得这段时间发生这么多事,自己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

    苏宝儿就不用说了。跟她坦白了所有事情,但是后果也领略到了。一个巴掌不说,还得免费给她做苦力。如果跟唐嫣@黄色 说那更加不行,天知道傻妞会不会受不住惊吓把自己拉去派出所自首。而赵菲,陆卓根本没打算能够通过跟赵菲对话把自己心里头的郁闷说出来。最后剩下的许逸云,她那边都还有一大堆麻烦事呢。

    直到把狐狸jing吻得快要背过气去,陆卓才松开了穿着一身白se连衣短裙的狐狸jing。才刚出新年,大家都没换上制服。只有等到今晚上聚餐过后,大家才会正式进入工作状态。

    唐曼望着陆卓,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有没有想我?”

    陆卓轻轻咬了咬狐狸jing的鼻子,装作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随后调戏到:“不想!”

    “你!”唐曼眼睛一瞪,跟小女孩一样用力一跺脚:“不理你了!”

    陆卓望着狐狸jing撒娇的模样,无论怎么看,他都觉得撒娇的唐曼像是在发·浪。那狭长的狐狸眼就算是睡着觉都在向外透着一股媚气,这种小女生的举动还真不适合她。

    “行了,这么久没见面,你说我想不想!”陆卓抱着唐曼一屁股做到那张先前还想直接烧掉的大红se办公椅上。面对着同样大红se的电脑,陆卓朝着狐狸jing问道:“这什么意思?向大妈是嫌弃我不够旺?打算把我弄成一串辣椒挂在公司门口?”

    唐曼猛地一笑,伸手用力拧了陆卓一把:“瞎说什么呢?你是辣椒的话那我是什么?”

    陆卓想也没想,直接回答道:“大蒜啊,刚好一身白,跟我一道挂公司门口。”

    一句话,又惹得狐狸jing一阵猛掐。这货说话简直是太不负责任了。好好的一件针织连衣裙却被陆卓看成了打算。亏得先前还以为这货会趁机夸奖自己几句变年轻了呢。

    两人调笑了一阵,直到陆卓忍不住伸手开始唐曼身上乱掏的时候狐狸jing才猛地想起自己来他办公室不是要跟他来一发的。十点钟的年初会议,全体员工必须在楼上的大会议室集合。如果现在忍不住被陆卓直接扒光,恐怕等到他完事之后向大妈那边也准备散会了。

    用力抓住陆卓伸进自己短裙里乱摸的打手,唐曼用为数不多的理智在他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结果没想到陆卓这货竟然半点反应没有。反而好在自己的敏感部位给与了重重一下回击。

    “哼~”唐曼娇哼一声,随即没恩德抽出陆卓的手掌,整个人闪到一旁,大口的喘着粗气:耍流氓!”

    陆卓一愣,这话怎么说的。自己搂着自己女朋友摸怎么跟耍流氓联系上了?撇了撇嘴,陆卓也知道待会要开会,干脆也就放弃了继续调戏狐狸jing的打算:“得了得了,最多下次打死我也不摸了。”

    望着陆卓那故意做出的前奏表情,唐曼恨不得把他直接从楼顶上扔下去。定了定神,唐曼用力瞪了陆卓一眼说道:“好了好了,快开会了。快过去吧,不然要迟到了!”

    无奈地陆卓只能跟着狐狸jing一起除了办公室,来到了公司最大的会议厅里。

    一坐到自己部门的位子上,周围的成彻跟文修竹两人都是一脸高兴的朝着自己恭喜。小道消息无比灵通的他们早在年前就得知了自己升职的消息。不仅如此,他们好像还从某些渠道得知了自己今年的人物额。

    陆卓一边应付着成彻和文修竹两人,一边笑着更黎梦月打招呼。害羞的女娃就算是过了个年也还是那么害羞。虽然沾着喜气也变得更加漂亮了,但是那柔弱的xing子却是一点没改。说不到两句话,那大大的眼珠子里就透着浓浓的羞意。好像在他面前的陆卓没穿衣服一样。

    一边应付着自己的几个同事,陆卓一边看着一旁的赵笙。过年前的事情他还心有余悸,赵笙那神秘消失的大半个月更是让紫衣一见她就有点害怕。生怕一不小心再把她吓回去让赵菲直接在所有人面前现身。

    相比于陆卓的担心,赵笙倒是显得极其平静。不但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自然,反而还极其反常地跟着陆卓微笑打招呼,甚至还恭喜了他。这让陆卓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难道说这货在欧洲的时候一个人无聊就自己玩自己,然后玩多了导致大脑海绵化让记忆力开始下降?”陆卓有些惊疑不定地望着赵笙,整个脑袋里都在想着她的事情。

    这段时间陆卓也是有够忙的,刘山给的赵笙那点资料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甚至连赵笙的病情都没有仔细研究。看来过了这一茬,他还真是需要好好关心一下这个有着两个不同人格的女人。毕竟再怎么说,人家一血都是自己拿的。

    会议开始,照惯例是向大妈发话,做全年的第一次洗脑,然后动员自己手上的兵勇们给自己冲锋陷阵玩命赚钱。

    望着最前头滔滔不绝地向大妈,陆卓心里头根本就懒得听他说什么。因为就算把她说的每个字都清楚地背下来,他也不会在自己的人物额度上减少一分钱。

    哼哼着观察者四周的环境,陆卓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少了一张令人厌恶的脸。

    四下找寻了一阵子,陆卓心里头还在祈祷着农显奇这混蛋辞职的时候,却已经在人群中找到了他。在星辰最强的公关一组!

    果然,这混蛋年前的大话实现了。已经成功调入了最强力的特权部门一组。看来,向大妈不单单是对自己有所期待,就连那混蛋也是有及其高的期望值啊。

    轻轻哼哼了两声,陆卓也没有记录的打算。只是拿着自己的笔在笔记本上照着坐在向大妈身旁的唐曼画赖画去。只是陆卓画画的本事的确是让人不敢恭维。花了几十分钟,唐曼那张漂亮的脸蛋上还是一片空白,倒是胸前的位置被他加上了一条又长又深的事业线。

    叹了口气,陆卓觉得自己当初放弃做画家的打算还真是极其明智。不但挽救了自己的前途,也挽救了模特的贞洁。

    会议的内容很简单,向大妈千篇一律的讲话。狐狸jing千篇一律的讲话。全年任务,半年任务,极度任务和今年的重大事件。基本上就是去年年会上的事情在半个月之后又拿出来说了一遍。让陆卓实在是有些懒得继续听下去。整个过程中,除了在向大妈提醒自己应该站起来跟大家打招呼的时候站起来笑了笑之外,其他时间都是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身前的小本本。

    直到向大妈在公布全年任务的时候,陆卓盯着面前小本子的眼睛才猛地抬起。极其正常的,五组的业绩被订到了六个亿,但是陆卓没有丝毫意外。因为他知道,这里面六分之五都是自己要完成的。只是令他咬牙切齿的是,唐曼的业绩也被订到了三个亿。

    对于向大妈这种极其无耻的举动,陆卓恨不得当场就拍屁股走人。这什么意思?原本自己答应了五个亿已经是给足了向大妈面子,结果没想到她竟然还把主意打到了狐狸jing身上。三个亿的营业额,对于唐曼来说,除非全年不眠不休,否则的话基本没有太大可能。向大妈弄着一手,不用问,肯定是想要在年底的时候找借口让自己跟狐狸jing留下,再为她多赚一年!

    咬牙切齿地盯着向大妈望了老半天,陆卓几乎连后槽牙都咬碎了。难怪唐远毅让自己一旦成熟就从星辰抽身出来,这样的做人方式,还真是不敢恭维。

    不过生气归生气,事情还是要做的。现在陆卓虽然能够轻轻松松地拍拍屁股走人,但是狐狸jing肯定不会跟着自己一起。感恩戴德的她无论自己怎么说,就是不相信向大妈是个坏人。所以不管事情怎么样,他还是必须强忍着妥协。

    一次大会的时间绝对不断,当陆卓看着自己身旁的人都快要崩溃的时候,他就知道会议的时间差不多了。果然,在一长串又烂又没有任何意义的总结和鼓励之后,向大妈宣布散会!

    抬手一看,整整十二点。向大妈对时间的控制还真是jing确到了秒。赶紧转身冲出会议室,陆卓害怕再多呆一秒自己就得被向大妈毫不留情地留下再多说两句。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陆卓磨了一阵牙之后才打电话给唐曼约她一起吃饭。

    休息了一阵子,公司里头的人也都走光了。而且新年新气象,两人也懒得再去管什么人家看没看到。直接手拉手就走出了时代大厦。

    陆卓开着车子,唐曼坐在后面。两人一路朝着新开张的火锅店出发。隔了这么久时间没见面,两人可是有一堆的话想要腻歪着说出来。而且陆卓也盘算好了,过年时候发生的事情,是不能瞒着狐狸jing的。

    “陆卓!”

    一声炸喝,正在马路边等红灯的陆卓猛地一愣。戴着头盔的脑袋转过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结果还没等他看清,就砍刀一只纤细的拳头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

    “碰!”

    一个拳头狠狠砸到了自己脑袋上,巨大的力量差点没把自己从摩托车上掀下来。穿着一身紧身运动装的刘倩束着马尾辫,整个人俏脸含怒地望着自己,一副不共戴天的模样。

    唐曼一惊,立刻反应过来眼前这人不就是上次在医院的那个女jing么?怎么这会直接就在街上动起了手?

    纲要出声喝止对方的行动,站在人行道上的刘倩已经冷着脸,对着迷迷糊糊的陆卓喊道:“陆卓,你个混蛋!你究竟对我爸说了什么?还得我被刑jing队开除!”**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