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一十章 我好怕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几个混蛋换好衣服之后纷纷掏出电话开始叫人。南军一句话,立刻让先前被吓蒙了的几个混蛋醒悟过来,女热嗯,的确是现在他们最需要的。

    分赃的事情,大概要等到几个混蛋睡一觉起来才能够有jing神详谈。现在他们最想做的,是先将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压抑下来。

    张旭走过来,拍着陆卓的肩膀问道:“这么说,以后咱们几个在上海就算杀人不犯法了?那我要是做点别的呢,会被枪毙么?”

    “滚!”方启峰走过来踹了一脚张旭,朝着他骂道:“还是赶快去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告诉你,这事情谁也别提起,要是窜了出去,十条命都不够你死的!”

    张旭脸一板,直接回骂:“要他妈你管!”

    陆卓深吸口气,走到几人旁边一人给了一巴掌:“行了,都别吵吵。赶紧回去睡一觉,明天记得起床就行。”

    几个人妈妈骂咧咧直接扔下了陆卓走出了包厢,反正约好了明天见面,现在他们最想做的,是在某个女人的身上把自己先前被吓出来的肾上腺素统统发泄出来。

    南军望着仿佛被抽空一样坐倒在沙发上的陆卓,笑着说道:“老板,第一次的感觉怎么样?”

    陆卓给南军倒上了一杯酒,随后自己直接拿着瓶子狠狠灌了一口:“别提了,差点吓死。”

    笑了笑,南军将自己面前的杯子拿起,仰头灌下里面的伏特加:“现在,你可以说你不止二十岁了!虽然手段有点残忍,但是在某方面来说,的确是很有助于成长。”

    陆卓点点头没有作声。他的确是考虑到这一点才让其他几个混蛋参与进这次的事情。包括他自己在内,几人身上都还带着年轻的浮躁。如果不清洗掉这些,恐怕将来能够走出的路不会很长。正因为这样,陆卓才会想让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将自己完全洗练。

    事实上,这一次的计划相当不成功,如果陆卓考虑再周详一点,直接留着牛富而把张青干掉的话,那么事情进行到最后会顺利得多。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太过心急。

    不过这样也好,两条人命,应该能够如同滔天巨浪一样将几人身上所有的浮躁之气卷走。而剩下的,将会是脱胎换骨的几个人。

    南军望着陆卓,放下酒杯笑着说道:“你姐姐那边没什么事。我出来之前只是说你要应付其他几个合作伙伴,可能要晚点回去。你明早回去的之前,最好想想用什么借口跟她说。”

    陆卓一愣,抬头纹到:“我为什么要明早回去?”

    南军瞟了瞟一旁的梦之,朝着陆卓笑道:“我想帮你处理,不过你可能不会同意。”

    站起身,南军朝着陆卓说道:“好好享受。”

    陆卓一愣:“你越来越不像军人了,倒是有点像流氓。说实话,你从前真是大领导的贴身保镖?”

    “大领导也也不全都是正人君子的。”南军冲着陆卓笑了笑,直接走出了门外。

    陆卓傻愣愣地望着南军的背影,半天没反应过来。良久@黄色 ,缓过神来的陆卓才猛地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总算是过去了,无论结果算不算太好,至少已经大道了陆卓的期望值。

    站起身,陆卓感觉自己心里头好象有无边的火焰要喷发出来一样。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角落里的梦之,散发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冰寒眼神:“跟我走!”

    梦之茫然抬起头,却迎上了陆卓那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神。也不知道为什么,梦之对这样的眼神并不害怕,相反的,因为这样的眼神她反而有些想要将自己靠近陆卓。整个人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朝着陆卓慢慢走去,随后猛地被陆卓一把抓住扯进怀里。

    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带着沉闷雷声。一道道闪电在乌云中炸开,发出霹雳响声。大冬天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样的电闪雷鸣,只是那倾泻而下的大雨,却已经将整座城市笼罩进去。

    落地的推窗外面,是整座城市有点昏暗不看的轮廓。偶尔的闪电跟灯光交织在一起,将原本不平静的夜晚丝丝压在狱中。

    房间内,陆卓如同野兽一般不知疲倦的进攻,而梦之整个人也如同疯狂一般拼命回应着。单纯的身体yu望让沉重不堪的心有了稍微的平静,也让压抑了整整几天的陆卓慢慢安静下来。

    狂风暴雨从打开的窗户中吹进房间,瞬间打湿了酒店的地毯。

    陆卓一声低吼,整个人痉挛地搂着梦之已经没有了丝毫力气的娇躯。翻身下床,披上酒店的浴袍。陆卓将落地窗关上,阻断了房间与外界的联系。

    咬着一个烟头,陆卓缓缓坐在了床对面的椅子里。对着还在深呼吸的梦之平静道:“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

    梦之娇躯一颤,**的身体骤然绷紧,好像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一样。她惊恐的望着陆卓,甚至不能确定这个人人会不会像杀死张青一样杀死自己。

    “放心吧,杀张青不是为了杀而杀。最大的目的,除了要他的地盘之外,还想要让我自己改变一下。”陆卓平静地望着梦之,脸上恢复了淡淡的笑容。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定吓坏了。只是在告诉她自己不会拿他怎么样之前先得让他明白,乱说话的狭长绝不会比张青好得到哪里去。

    梦之直起身子,茫然地点点头。她虽然不知道陆卓哪里来的这么大势力,以前也从来都没听说过上海有这么一个心狠手黑的家伙,但是眼前的情况却告诉他,如果不顺从,自己恐怕慧聪这十几层的高楼中失足摔落。

    望着梦之的表情,陆卓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女人才是最麻烦的,她知道的太多,自己也不可能再让这次的事情多死一个人。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威胁她,看住她,甚至监管她!

    “南京路上有一间不错的酒吧,中等规模,装修也不错。以后你去替我看着,每个月我从利润里面拿一半,剩下的是你的。你那么多朋友,生意应该不会差!”

    打完大棒,自然要给甜枣。陆卓清楚的明白,这世界上没有人会永远臣服在恐惧之下。要想真正牵制住一个人,除了干掉他之外,那就只有用东西拴住。

    梦之一愣,呆呆地望着陆卓。她不是那种才出校门的小女生,自然知道陆卓的话意味着什么。他想要自己永远为他保守秘密。想要自己乖乖闭嘴,想要让自己为他赚钱。也想,让自己成为她的女人,或者是其中之一!

    她现在整个人都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只能跟着陆卓的意思不停点头。一个夜晚的冲击,包括陆卓给与的自己身体的快感,让她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快忘了。

    陆卓掐灭烟头看了看时间,才晚上三点。估计几个混蛋现在还在玩命。笑了笑,他站起来,朝着梦之开口道:“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梦之一愣,随即开口道:“虞梦。”

    ......

    一大早回到家里,陆卓感觉自己整个人可以说是神清气爽。昨晚上和虞梦一顿胡来,差点没让自己整个人走路都脚软。他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大人物都要有情人了。因为那些家伙需要承受的压力是空前的,常人难以想象的。如果找老婆发泄,那绝对是睡在门外的结果,而且又有哪个人想让自己家人看到自己狰狞的模样?

    索马里的海盗,中东的恐怖分子,他们都会在每一次的行动之后疯狂地找女人。虽然陆卓不是那样的大人物,但是多出没奀仔这么一个,也不算是坏事。

    苏宝儿嘴里塞着两个面包,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相亲节目chun节特别版。一见到陆卓回来,她那本应该极其细小的食道却是狠狠将嘴里的食物狠狠吞下。在灌了一大口牛nai之后才讲差点把自己噎死的食物全部咽下去。

    陆卓一见苏宝儿这摸样,赶紧坐做到他身边,用力拍打着女魔头的粉背。望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跟苏宝儿那黑漆漆的眼眶和充满血丝的双眼,陆卓就知道这货又是一整晚没睡。

    “宝儿。”轻轻板过苏宝儿的身子,陆卓心里头又是一阵愧疚。这段时间以来,自己欠苏宝儿的好像越来越多:“干嘛又一整晚没睡?”

    苏宝儿摇摇头,轻轻靠近了陆卓怀里:“没什么。我用你的钱融资了欧洲的几家小公司,然后利用他们的名义开始故意炒高赵吉和汪重公司的股价。等到有人查他们或者爆出不利消息的时候,他们的骨架就会大跌,这么一来,你要收购就容易得多了。”

    苏宝儿虽然说的简单,但是陆卓还是跟听天书一样完全不懂。轻轻吻了吻苏宝儿有点苍白的小嘴,陆卓笑着说道:“不用了,这边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处理吧。”

    苏宝儿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安静地靠近了陆卓怀里。她今早上也看到了新闻,赵吉和汪重都在昨晚因为斗殴重伤双双死在医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陆卓身后有一张巨大的手掌在cao控这一切,甚至已经到了能够随意取人xing命的睇波。虽然不知道陆卓跟这些人有什么联系,但是苏宝儿却不想陆卓为了钱或者势力越陷越深。

    “小桌子跟他们走得太近,我好怕!”**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