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两百零八章 杀人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牛富当着张青的面打开纸条,上面带着丝丝腻人气息的字迹让他立刻心神一荡“你先去对面宾馆803房间等我”。请记住我们的/】简单的一句话,却让牛富整个人顿时燃烧起来。

    得意得将纸条揉成一团放进自己口袋里,牛富望着张青嘲讽的笑道:“青锣,你也不看看你那副德xing,踩个凳子都还没人家姑娘高,竟然跟我抢女人!”

    张青脸se一变,两眼中顿时凶光四溢。他生平最恨的就是有人拿他的身高说是,现在牛富当着他的面提起这件事,摆明是说他不够资格。yin沉着脸拦下两旁就要冲上去找牛富算账的小弟,张青一张短小的脸上击出了扭曲的笑容:“牛富,你别太得意了,我张青看上了的女人,还从来没有一个失手的!老实告诉你,这女人我要定了!”

    “啪!”牛富一拍桌子,冲着张青直接喊道:“你他妈的凭什么!”

    “轰!”周围六七名张青的小弟一拥而上,顿时间牛富团团围在中间。他们一手插入口袋,显然只要等张青一声令下,牛富身上立刻便会多出几个窟窿。

    面对张青的手下,牛富脸se不变,一副不放在眼里的模样。光天化ri之下,张青还不敢拿他怎么样。

    两个角落里的汪重和赵吉看到两人的对话之后立刻脸se一变。自己等了一天,竟然就换来这么一个结果,当然不会甘心。只是两人到底是生意人,自然不会想黑道上的家伙那样吗么粗鲁。

    同时掏出手机,翻出梦之的号码,两条短信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到了梦之的手机上。

    已经回到监控室的梦之在看到两人的短信之后顿时不屑一笑,朝着陆卓等人问道:“他们都想约我出去吃饭,怎么样?我答应谁?”

    “让他们两个帮你摆平牛黄跟青锣,就说能搞定就跟他走!”陆卓头也不回地盯着电脑屏幕。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按照他原先的计划进行。当然,如果四个人之中有两人甚至三人在咖啡厅里大打出手的话才叫完美。

    梦之点点头,照着陆卓的一丝发了一条软绵绵仿佛受惊小兔子的短信央求汪重和赵吉带自己离开。还说自己骑士已经下班了,只是害怕外面那两个凶神恶煞才一直不敢开口。

    柔弱的女人虽然是最美丽的,但也是最危险的。泛滥的同情心会让男人失去原本应有的同情心,再加上那分不清是保护yu还是占有yu的冲动,能够瞬间让一个聪明的男人变得如同白痴一样毫无抵抗力。

    汪重率先恢复,直接让梦之出去,说是让她放心,有他在,其他人不敢怎么样。

    梦之把电话放到陆卓面前,示意他怎么看。

    陆卓想了想之后点点头,是以梦之出去。现在火头还不够,必须要让梦之出去把四个人的矛盾同时激化。如果不动手,那自己想要的效果就达不到了!

    果然,梦之一出去,早有准备的汪重已经一把抓住了梦之的手腕,默不作声地带着她疾步朝着门外走去,丝毫不理会店里头的另外三人。

    赵吉心头已经,立刻看了一眼自己的电话,却发现短信因为信号问题根本没有发出去!眼睛一瞪,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辛苦守了一天,可不是只是为了来见证汪重成功的!尤其是梦之先前走出来时朝着自己望过来的失望眼神,恐怕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经得起那样的一眼。

    几步走上去抓住梦之的另一只手,赵吉直接冲着汪重冷笑:“汪重,你干什么!”

    汪重冷笑:“干什么?接我女朋友下班不行么?”

    “女朋友?嘿嘿,你倒是还情趣啊!”赵吉哼哼了两声,毫不留情地将汪重的**暴露出来:“你家里的那只母老虎不是你女朋友么?哦,我忘了,名义上,她是你的合法妻子!”

    汪重脸se一变,猛地等着赵吉。骂人不揭短,没想到这货竟然为了女人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一旁的梦之极其配合地露出了惊讶的神se,用力挣脱了汪重的手腕,愤怒地望着汪重。虽然只是一个半专业的模特,但是所有漂亮女人最大的杀手锏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演技。堪比奥斯卡影后级别的演技一发动,立刻就成了一个无辜受骗的痴情女模样,不单单是让赵吉,就连一旁的牛富和张青也是看的心头火起。

    “娘的,老子的女人你也感动,你们他妈的不想活了!”xing格暴躁的牛富二话不说,拿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壶就站了起来,一扬手,一壶滚烫的咖啡朝着汪重和赵吉两人同时泼去。

    “啊!”

    两声惨叫,猝不及防的汪重和赵吉两人顿时被泼了个征兆。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张青的一众小弟已经一拥而上,把两人摁在地上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这下子轮到梦之完全杀了,她长大着嘴,娇躯颤抖地站在原地,一双眼睛惊恐地望着朝他走来的牛富和张青两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牛富和张青两人一左一右同时抓住了梦之的手腕。两人都是紧紧盯着对方,没有丝毫退让。

    “牛黄,如果你不放手的话,我现在就能让人把你打死在这!”张青望着牛富咬着牙狞声道:“你先前侮辱了我,如果你还想或者出去,就放手!”

    牛富一愣,这才猛地反应过来张青是出了名地憎恨别人拿他的身高开玩笑。先前自己得意忘形,竟然说出了那样的话,要想不被他怀恨在心,恐怕还真的有点困难。虽然自己不怕她,但是现在人家人多势众,犯不着再去装什么大头鬼。

    被这么一闹,几个人的脑袋都有些清醒了过来,尤其是牛富,在看清楚地上躺着的两人之后顿时心中懊恼不已,得罪了两个上海市有名的大老板,后面的事情会有多麻烦还不知道。如果再跟张青杠上,那就没完没了了。

    监控室里头的陆卓和几个混蛋站起身来,从后门走了出去。他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之后说道:“南军,汪重和赵吉留给你,完成之后打给我。”

    见到牛富咬牙退去,张青原本浮躁的心情顿时也冷静了下来。他望着身旁的梦之,突然间觉得这个女人就是麻烦。前几天的事情对他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是那封威胁信让她心情变得烦躁不堪,恐怕今天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牛富一走,剩下的张青也招呼一声,留下倒地不起汪重和赵吉两人带着人直接走出了咖啡厅。

    周围的其他客人由始至终都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任谁都知道这几个混蛋只是为了争风吃醋而已,而且其中两个一看就不像是好东西,就算是上去帮忙也只是自找没趣,闹不好还白挨一顿打。

    汪重和赵吉两人哼哼着爬起来,浑身上下狼狈无比。要不是先前张青就打好了招呼让自己手下的人下手轻一点,恐怕两人现在早就伤筋动骨了。

    飞快的抛出咖啡厅,两人现在只想快点挥下换身衣服之后去医院看看有没有毁容,同时在心里头暗自惦记上了牛富和张青的名字。

    牛富气呼呼地走出咖啡厅,带着满肚子的火气。冷静下来的他再不是为了没有趁机拿下梦之而恼怒,而是为了在张青面前丢了面子而不快。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虽然算不上什么要死要活的大师,但如果传出去说自己连一个女人都抢不来,那以后别人自然会把自己堪称张青的手下败将。

    一边盘算着这个场子以后怎么找回来,牛富直接打了辆车,准备去自己开的桑拿中心找点乐子。

    十五分钟后,只在腰间围了一块于禁的牛富满头大汗地在干蒸房内憋着气。干蒸房内只有他一个人,这是他的惯例,只要他在,这件偌大的干蒸房就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陆卓和几个混蛋泡在大大的浴池里,直把脑袋露出水面。偌大的浴池只有四个混蛋。大过年的,大家要么是出去拜年要么就是出去旅游。来这里泡桑拿的,还真是没几个。

    光着膀子的牛富过着毛巾满头大汗走进了浴池大厅。看着三个正在闭目养神的混蛋不禁一愣。想要将几个混蛋撵走,但又想大过年没必要惹是生非,前后这家店也是自己开的,多两个客人也算是自己挣钱,也就没理会其他那么多。

    慢慢泡进水里,牛富享受地闭上了眼睛。再泡上十五分钟,先前自己找的那个小娘们也该准备好了。为了让自己心情好一点,他特意吩咐了按摩女打扮成今天梦之的穿着,这回,估计还在找衣服呢。

    四个混蛋同时睁开眼,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点点头。陆卓将手伸进水里,紧紧握住了藏在浴巾里面的匕首。

    方启@黄色 峰缓缓站起来,慢慢走出了浴池。而陆卓也是同样站起身来,将自己的匕首小心地藏在了身后。

    泡在水里的牛富完全没有注意到几人的动作,在他想来,几个人不过是泡够了想要出去,连眼睛都没睁一下。只是他没有想到,苏齐和张旭两个人已经走出了浴池,清瘦轻巧地占到他身旁。

    一个黑影猛地袭来,方启峰手里拿着一条毛巾猛地出手,直接从后面紧紧勒住了牛富的脖子!

    闪亮的匕首扬起,陆卓冷着脸握紧手里的匕首和狠狠朝着牛富的胸口刺下!

    “噗!”

    一声闷响,闪亮的匕首猛地刺进了牛富的胸口。陆卓咬着牙,双手紧紧握住匕首猛地向下一拉,顿时在牛富胸前狠狠破开了一个口子!

    牛富睁大着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头顶上带着满脸狞笑的方启峰。他两手用力扯住自己脖子上的毛巾,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叫喊,水池的两腿乱蹬着,溅出大片的水花。可是这一切都没有能挽救他的xing命,反而让他死得更快。

    苏齐和张旭两人同时出手,将牛富的手臂死死压在水池边上。而陆卓这是拿着匕首一下又一下地朝着牛富的胸口戳去。

    鲜血瞬间流淌进了水池中,牛富在挣扎了一阵子之后顿时休克过去,不甘地垂下了脑袋。

    方启峰收回自己的毛巾,将牛富的尸体朝着水池中一推,随后接过了苏齐递过来的汽油淋在了毛巾上。掏出打火机点燃之后直接扔进了水池中。

    陆卓长长松了口气,用自己的毛巾包裹住匕首,小心地擦干净了上面的指纹之后才朝着水利头一抛,随后和几个人一起一言不发地走出浴池所在的房间。

    出了桑拿中心,几个混蛋在走出了五十米之后才猛地钻进了一旁地小巷。不约而同地,几个家伙顿止撑着身前的围墙就开始疯狂地呕吐出来。强烈的恐惧和恶心感顿时几乎让四个人的jing神完全崩溃。如果不是知道自己不能有事的话,恐怕几个混蛋早就嚎啕大哭了。

    几乎将胆汁都吐了出来,几个混蛋撑着围墙,大口喘着粗气。比起陆卓原先的预想,现在的情况已经算是不错了。他原本还以为张旭这个混蛋回忍不住大声叫出来,没想到现在只是干呕过后,就强行镇定了下来。

    掏出自己的电话,陆卓脸上立刻一变,梦之没有打电话过来!

    原本陆卓跟梦之约好,在她跟张青走后引诱他进酒店,然后趁机让张青服下安眠药好逃脱,然后立即联系自己。没想到现在过去这么久,竟然全无消息。

    正思考见,陆卓的电话突然响起,是梦之打来的。

    陆卓神情一凛,立刻接通了电话:“梦之,你怎么样?”

    “不好了陆卓,我刚才在洗澡下药的时候短信被他发现了!”梦之紧张地声音让陆卓顿时皱起了眉头。如果这时候发生什么意外,不光计划要跑堂,后面的事情也会变得无法收拾。

    陆卓沉下声,他知道现在自己是最不能慌乱的一个。紧紧捏住电话,朝着梦之问道:“别急,你那边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

    没事!只是被打了一顿,他不知道我给他下了药,现在睡过去了!现在怎么办,我要不要现在走?”

    “你先别慌,找东西绑住张青,塞住他的嘴,他的手机也关机。我们现在立刻过去!”**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