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一百九十九章 标准的坏人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一愣,当真是祸不单行。请记住我们的/】自己这边才出的事情,结果许逸云这边竟然也在同一时间出事,难道是约定好的!

    盘算了一阵,陆卓还是现决定将这边的事情放一放,毕竟刘山现场取证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自己先弄清楚许逸云那边的事情再回过头来听他怎么说更加节省时间。

    “你现在在哪?”陆卓跟刘山打了个眼se,随后直接朝着殿外走去,。

    将苏宝儿等人交给南军,陆卓一个人打车到了陆家嘴旁边的一间咖啡厅。一进门,他就看见了许逸云母女俩背对着自己坐着,而他们对面,这是一个穿着黑se西装带着一副眼镜外表斯文的中年人。

    一间陆卓赶来,许逸云脸上顿时依稀,飞快的拉着陆卓的手让她坐到自己跟关允儿身边,紧张地说道:“陆卓,不要让她带走允儿!”

    陆卓点点头,转过脸来看了一眼小丫头。却发现穿着一身大棉袄的小丫头整个缩在角落里,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她望着坐到自己身旁的陆卓,猛地一下扑进了陆卓怀里,顿时放声大哭:“陆卓哥哥,我怎么突然多出一个爸爸?”

    陆卓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关允儿了,事实上就连自己在几天前听到真实情况的时候都觉得有些无法接受,更别说当事人之一的关允儿了。虽然看她的样子肯定不是头一天知道这个情况,但绝对是今天才头一次见到眼前的这个亲生父亲。

    安慰了小丫头几句,陆卓拍了拍许逸云的手掌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转过身,陆卓跟男人静静对视着。老实说,光是从外表上来看陆卓根本没办法把眼前这个外表斯文而且保养得如同三十出头的男人跟十几年前的大毒贩联系在一起。穿着黑se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配上一副金边眼睛,活脱脱就是一个办公室里透做各种决策的成功人士,完全不像是一个有前科的人。

    “你就是我老婆的姘头?”男人一张嘴,陆卓就什么都明白过来了。这样的说话就连离了婚了男人也没办法当着面说出来。可眼前这家伙竟然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措辞,而且一张嘴,两只眼里那凛冽的寒光就让陆卓一阵不舒服。

    “关毅轩,你嘴巴放干净点!我们两个十几年前已经自动离婚了!”许逸云脸se一阵发白,盯着眼前的男人厉声说道。

    由于关毅轩贩毒入狱,许逸云早在十几年前就跟他申请了离婚。而法院在审核两人实际情况之后也做出了自动解除婚姻关系的判决。所以现在,许逸云最多只能算是关毅轩的前妻。而紧张得害怕陆卓介意自己身份的许逸云在听到关毅轩毫不留情地话语还能够@黄色 保持这样的冷静,已经很难得了。

    “纠正一下,逸云现在只是你的前妻而已。”陆卓望着眼前的关毅轩,眼睛里没有半点客气。他笑了笑,随后继续说道:“关先生,大年初一来破坏别人过新年的感觉,似乎不太好吧?”

    关毅轩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随后自顾自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金se的方型扁盒,掏出一张黑卡,从其中慢慢地切出一点白se粉末之后将脑袋凑了上去,接着猛地一吸!

    许逸云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有安静。这样一个男人,当着自己女儿面光明正大吸毒的男人,竟然还想让自己把女儿交到对方手上!

    “这决不可能!自己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允儿跟这样的人多呆哪怕一分钟!”许逸云望着身边的陆卓,去看见陆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小丫头的身子对着自己,将她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去。

    虽然隔着这么近没有办法完全阻止关允儿的视线看待关毅轩的动作。但是陆卓却让小丫头的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直到关毅轩完成了所有的动作之后他才让关允儿的视线离开自己。

    “这家店的老板是我朋友。所以...我在这里就算是...做...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有任何问题!”刚刚磕完药的关毅轩连说话都不利索,脸se变得铁青一片。高瘦的身躯因为毒品的作用微微颤抖着。

    陆卓拍了拍许逸云的手掌,朝她低声说道:“你带云儿去后面坐!”

    许逸云点点头,同样也是巴不得立刻离开眼前这个恶魔。关毅轩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对它们母女造成的伤害几乎是无可比拟的。从自己知道被欺骗的那一天开始,许逸云就已经下定决心,跟关毅轩这个恶魔彻底脱离关系。

    母女两一离开座位,陆卓的神se顿时一阵轻松。有母女二人在,很多话他不方便说,也不敢说。现在座位上就他们两个人,倒是能够让她开诚布公地跟母女二人好好谈一次!

    许逸云和关允儿两人一走,关毅轩脸上那癫狂的神se顿时敛去,变为了一副已成无比的模样。他望着陆卓,嘴角突然扯出一个古怪的笑容,问道:“你打算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对我说教,让我放弃争夺女儿的抚养权?”

    陆卓笑了笑,非常直接地回答道:“我可以让jing察现在过来替你做检测。一旦尿检阳xing,你这辈子都不会有女儿的抚养权。”

    “嗯?你说什么?检测?哈哈哈哈!”关毅轩拍着桌子一阵狂笑,仿佛在嘲笑陆卓的无知和愚蠢。

    陆卓冷着眼望着关毅轩,自顾自地点上了一支烟。眼前的这个男人,像是一直野兽,毒蛇,鬣狗,豺狼,狐狸的综合体。yin沉,凶恶,毒辣种种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气质。仿佛坐在自己眼前的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恶鬼!

    足足笑了有三分钟,直到陆卓把一支烟抽完,关毅轩才猛地止住了笑容,睁着充满血丝的眼睛望着陆卓突然开口道:“你还抽这么便宜的烟?”

    陆卓望着自己手里的zhongnanhai,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对方竟然突然开口说出这么一句,显然不是为了取笑自己。

    虽然看上去关毅轩是个十足十的神经病。但是陆卓可不认为神经病能够拥有关毅轩身上的这一套装备。黑卡,海洛·因,范思哲的西装。这都不是一个神经病能够轻易得到的。

    在陆卓的世界里,判断一个人的标准有很多,而他现在用来判断关毅轩的标准,就是他身上的这身行头。

    贩毒是重罪,而以关毅轩从前的记录来看,没有被枪毙已经是气机。可是十几年之后,他一个坐牢的人竟然还能保养得这么年轻穿着一套名牌拿着黑卡在自己面前吸毒。这其中隐藏的东西,就是他今天想要透露给自己的!

    对于厉害的对手,陆卓会听清楚对方说的每一个字,牢牢击在脑海中翻来覆去数十次之后再分拆开来理解。毫无疑问,能够做出这样惊人举动的关毅轩已经能够算得上一个离开的对手。但是先前那句话,却让陆卓完全搞不清楚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臭小子,这个家伙不简单,击倒他,你才有资格面对严天浩!我不会帮你,你自己看着办!”陆羽适时地撂挑子让陆卓更加头痛。他望着关毅轩,心里头一阵气恼。要是自己被这样的蠢货一句话打败,那自己还真的白跟陆羽学了这么久。

    轻轻掏出一根雪茄,关毅轩自顾自地用雪茄钳剪掉了烟头。然后慢条斯理地用打火机在外围加热之后才缓缓点燃。

    陆卓仔细地观察者对方的每一个动作。想要从其中找出一星半点的线索。关毅轩的做事手法和脸上的表情一点点落入陆卓眼中,一点不漏。

    并不是陆卓作死没事找事,而是他知道,对方这样的人如果不被自己狠狠教训的他,他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地sao扰许逸云母女二人。到时候如果自己在忙其他的事情,恐怕守卫不能兼顾。只能眼睁睁看着许逸云母女两被欺负。

    对付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xing料理掉,而且,还必须用对方最擅长的方式!

    “别想了,我没那么深奥。只是我不明白,你身家好歹过了千万,又有唐远毅这个准岳父。唐曼这样的能手和苏宝儿这个业界有名的金融鬼才都是你的人。再加上一个深不可测的赵笙。你这辈子可以说就算是躺着都不愁吃穿用度。更何况现在许逸云也对你死心塌地。只要你一句话,大把的钱等着你来用。何必这么委屈自己?”

    关毅轩笑了笑,扬手扔给陆卓一支雪茄,随后笑着说道:“试试看,哈瓦那的手工货,很不错!”

    陆卓心中一顿,望着桌子上朝自己滚过来的雪茄,静海无比。眼前的关毅轩,竟然把自己所有的资料都查了个底掉。就连赵笙的事情他都知道。着绝不是什么巧合或者准备充分,对方这模样,根本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陆卓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jing心设计的圈套,从一开始就被别人算计好了。对方知道自己的一切底细,更加清楚自己的身边环境和接触的人物xing格。对关允儿抚养权的争夺,根本就不是重点!

    “今早的袭击!”陆卓心脏猛地一抽,两眼顿时she出一团冷光。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和先前的枪击案有关!**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