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一百九十七章 叫爸爸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拧开门把手,揣着一颗跟跳蛋一样急速震动的心走进了黑漆漆的房间。【|网友分享}<冰火#中文レ♠思♥路♣客レ他心中祈祷着,浑身下行下的血液都沸腾无比。酒jing和荷尔蒙的化学作用已经让肾上腺素急剧分泌,整个人就跟抽羊角风一样浑身颤抖。

    一血啊!苏宝儿的一血啊!这可是自己期待了十好几年的美梦,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离得这么近。今天夜里要是能够好好把握,明年秋天的时候能收获个娃儿也不说不定啊!

    一股寒意袭来,让陆卓的脑袋不禁一轻“怎么没开空调?难不成这货喝多了不觉得冷?那正好,省得待会出太多汗了!”

    陆卓想着,直接就朝着苏宝儿的床头晃荡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脱自己衣服,等到了苏宝儿床前的时候就只剩下一条裤头了。

    一下扑上去,陆卓二话不说就跟泥鳅一样直接滑进了被子里,一双大手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地,直接就抓住了怀中滑腻娇躯之上那傲人的娇挺。

    “嗯?没脱衣服?”陆卓双手一捏,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掌与苏宝儿的酥胸之间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不过不要紧,正好多点情趣!”

    从背后搂着苏宝儿的娇躯,陆卓故意将自己的身子紧紧地贴@黄色 到对方后背上面。一边用一只手揉捏着好像变大了不少的酥胸,一边将另一只手探向了jing神的连衣短裙瞎掰。已竟把理智丢去喂了狗的陆卓直接就打算掀开苏宝儿的裙子。

    “嗯~”

    怀中的娇躯被陆卓刺激得一阵扭动,发出一阵诱人的鼻音。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妥?难道是我抚摸的方式不对?”隐隐有些感觉不太对劲的陆卓动作稍微一顿,正想好好想象有什么地方出现了误差,那怀里的娇躯已经伸出手来,顺势滑进了自己的苦头里。

    陆卓一撇嘴,顿时将先前的那点疑虑扔出了脑袋外头,这种关键时刻,哪里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就算是苏宝儿当场吐出来都得继续下去。

    手上力道逐渐加重,陆卓感受着苏宝儿柔软的酥胸,另一只手同样也是滑进了苏宝儿那窄小的内裤里头。

    手指挑逗着苏宝儿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陆卓手臂一英里,就将她整个翻了过来。

    低头一吻,陆卓的最死死封住了苏宝儿的樱唇。两手勒进了怀中美人,感受着比起从前火热主动无数倍的女魔头在自己怀中艰难地扭动,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瞬间充满全身。

    唇舌相连,陆卓的热吻一路攻城略地,直把对方吻得骄横连连呼吸急促方才罢休。黑暗的空间里,陆卓只感觉今天的苏宝儿比从前奔放了许多,就连那握着自己的小手动作也由最开始的有些生涩而变得越来越熟练。

    “宝儿,我...我...我...尼玛!”

    陆卓刚想要讲几句情话哄哄怀里的苏宝儿,为自己下一步的动作做铺垫,结果一睁眼,就看见面se绯红的肉丸子正睁着一双水雾雾的大眼镜迷乱地望着自己。

    酒醒了,完全醒了。陆卓猛地把方孝诗从快里推出去,大口地穿着粗气。这货怎么会在苏宝儿的房间?难怪自己先前摸她的时候就感觉胸脯要打上一号,搞得自己还以为是苏宝儿二次发育。没想到竟然是这货!

    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陆卓望着方孝诗紧张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方孝诗睁着一双大眼镜,浑身扭动着跟蛇一样往陆卓怀里头挤,一副被挑逗到一半又难耐至极的模样:“宝儿姐这边空调坏了,去我那边睡。我怕晚上跟他一起会忍不住,所以就过来了。快点,混蛋...我好难受!”

    陆卓这下子是彻底被吓傻了,自己他妈的到底是什么命啊?好容易带着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时间地点都没选错,结果老天爷给自己来这么一出把人给换了。这不是摆明了玩自己么?

    见陆卓半天不动的方孝诗急了,自己本来就生得敏感,结果这货上床就是一阵又亲又摸,搞得自己不上不下以后又停手了,这一次不从他身上把从前欺负自己的连本带利拿回来,自己就不叫方孝诗!

    一口咬在陆卓嘴唇上,肉丸子伸出手就把自己被陆卓弄乱的衣服整个解开脱了下来,光溜溜的身子搂着陆卓同样是一阵又掐又拧,她表达自己yu望的方式跟她的人一样,稀奇古怪。

    “陆卓...我不行了...快...抱我到你房间!”方孝诗虽然已经没什么理智,但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要是陆卓跟自己在苏宝儿的床上那啥的话第二天肯定会被发现。

    陆卓心中一震,没想到方孝诗到现在还能考虑到这些。感受到怀中娇躯的不安扭动,陆卓现在也是yu·火缠身。心一横,胆一粗,两手一伸,顿时将方孝诗从床上抱了起来,朝着大门外就走去。

    “衣服...衣服!”方孝诗被陆卓怀里,还不忘让陆卓把现场收拾干净。轻轻舔·着陆卓胸口,方孝诗恨不得现在搂着陆卓一顿猛骑。

    回到自己房间,将方孝诗压在床上。借着灯光将剩下的肉丸子看了个一清二楚。e罩杯的宏伟酥胸在自己面前轻轻晃动,那洁白如玉的温润娇躯在灯光下散发着令人心动不已的光泽。

    轻轻咬在了方孝诗身前的一点嫣红之上,陆卓伸出舌头细细舔舐·着肉丸子的整个酥胸,一手拦着方孝诗的细腰,一手用力地揉捏着另一处宏伟,陆卓展开了自己的全面进攻。

    “哼~”头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爱抚,方孝诗立刻爆发出了从前从未有过的快感。上齿请夭折下唇,双手紧紧地搂住陆卓的脑袋。十根纤长的手指伸进陆卓的头发中,紧紧压住。

    男人跟女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侵略xing,说白了,就是力量上的差距。那种宽阔如同磐石一样的安全感带给女人的不单单是心满意足,更多的时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方孝诗现在就是这样,陆卓给她的感觉是自己那几个大小老婆从未有过的。尤其是那丝毫不在意在自己身上留下印记的动作,更是让方孝诗想要大叫出声。

    轻轻一送,陆卓将自己整个挺进了方孝诗体内。

    “啊!”方孝诗一声痛呼,好看的眉头紧紧皱起,一张笑脸顿时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变得扭曲起来。她两手死死抓住陆卓扶着自己腰间的手臂,童虎到i:“轻...轻点!疼...疼!”

    两滴泪珠滑落脸颊,方孝诗眼睛紧紧闭着,连睁开眼都放哪功夫要经历剧烈的疼痛。他一张小脸因为过度用力而憋得煞白一片。显然是无法承受陆卓先前那样的力度。

    陆卓搂着方孝诗,只感觉自己剩下的肉丸子紧窄无比。虽然已经充分湿润,但是自己一进入,就能立刻感觉到她的狭小。一股从未有过怪异感觉袭上心头:“难不成,我是他第一个男人?”

    “我是你第一个男人?”陆卓皱着眉头,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朝着方孝诗问道。

    轻轻点点头,方孝诗把眼睛睁开了一点,小声说道:“嗯~”

    陆卓一笑,一股强烈的征服感油然而生。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认真,俯下身子轻轻咬了咬肉丸子的嘴唇:“回去以后跟你的那些一二三四号们分手吧,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了。”

    方孝诗一愣,立刻回答道:“不行,她门会伤心的!”

    陆卓嘿嘿一笑,腰身扭动了几下,立刻引来了方孝诗一阵娇呼。还没有适应陆卓的肉丸子哪里受得了这个,快感和痛感同时传来,让她都不知道是该享受还是该尖叫。

    “行不行?”陆卓再一次动作了几下问道。

    “哎呦,你轻点!哼~”方孝诗又是哼哼了几下,最后还是敌不过陆卓的动作,只能求饶道:“算我求你了...我答应你还不行么?”

    陆卓笑了笑,这才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轻轻吻在方孝诗唇上,望着她的眼睛说道:“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但是从今天起,你得做一个正常女人。还有,既然从了我,你的那些玩具该仍就给扔了。别摆在房间里弄得自己跟寡妇一样。”

    占有yu是一个男人心理强大与否的最直接的体现。就这一点来说,陆卓还是啊很强大的。远超普通人的占有yu,催生对自己身边女人近乎于ducai的管制。虽然他不会用限制ziyou这样小气的方式来体现自己,但是最起码的标准,他必须要让肉丸子达到。

    “叫老公!”

    平常不知道吃了肉丸子多少哑巴亏的陆卓这回事彻底占据了上风,将两条大白腿抗在肩上,陆卓一边动作着,一边朝着方孝诗命令道。

    已经将痛感化为浪chao的方孝诗现在大脑里一片空白,只能任凭着本能听从陆卓的丰富。在一**快感的侵袭之下,她口中不自觉的发出一连串的娇·吟:“老...老公...孝诗...孝诗好开心!”

    “叫爸爸!”

    恶作剧的念头一升起,就永远停不下来。陆卓压在方孝诗身上,加大了自己的力量,立刻让剩下的娇躯发出一阵更为高亢地鸣叫。

    “不...不行的...我...我不要!啊~慢点...你慢点!会坏掉的~”一连串不自觉地呻吟从方孝诗口中传出,就好像自己整个人已经被陆卓完全占据。

    “快叫!”陆卓一阵低吼,动作越来越快,他早就说过,自己总有一天要把肉丸子压在身下让她叫爸爸。

    终于,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方孝诗彻底沉沦在陆卓身下,整个深紫高高拱起,拼命迎向陆卓的小腹。口中发出一阵难耐地叫喊之后仰天大叫一声。

    “不行了,要坏了...坏了...爸...爸爸!”

    什么事情能够让一个男人的自信心和yu望彻底爆炸呢?当然是女人忘情的叫喊。现在的陆卓就是这样,方孝诗一阵大叫之后陆卓整个人都升华了。感觉自己好像天下无敌,刀枪不入。

    一轮猛攻,直接将方孝诗送上天堂之后方才罢休。

    搂着肉丸子温软的女体,陆卓头一次没有因为多出了一个女人而感到头痛。事实已经是这样,再唉声叹气也没用。而且肉丸子虽然有时候跟白痴没什么区别,但是那天真直爽的xing格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尤其,这世界上估计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抵抗e罩杯的诱惑。

    方孝诗柔顺地跟一只猫一样蜷在陆卓怀里,第一次像一个正常女人一样温顺,乖巧。陆卓宽厚的胸口跟健壮的手臂鼻子自己女朋友柔软的胸脯要好上太多了。用力往陆卓怀里头挤了挤,方孝诗我那个这陆卓说道:“我回去以后你会不会想我?”

    陆卓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肉丸子明天早上七点就要上飞机滚回老家。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陆卓笑着回答道:“那你以为呢,明早我送你。”

    方孝诗点点头,伸手揽住了陆卓的腰,然后将脸贴在他胸口说道:“我回去以后帮你摆平严天浩好不好?”

    “嗯?”陆卓疑惑地望着一脸认真地方孝诗,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货原本就是京城一霸。在第duli,没有这货不敢做的事情。只是有些事情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如果她跑去跟严天浩死磕,最好的结果是方严牧火烧眉毛一个头两个大。而最坏的结果,就是整个方家跟严家的全面开展。

    作为方老爷子的心头肉,方孝诗绝对有能够让法甲所有人为她玩命的能力,但是这么一来,他这个当事人就尴尬了。

    拜托自己霸王硬上弓抢来的小蜜去跟自己的同母异父的老弟死磕?光是听上去就能感觉这事不是人能够做出来的。

    “干嘛响起来这个?我的是我能自己解决。”陆卓笑了笑,没想到方孝诗这没心没肺的憨货也有为自家男人出头的想法。看来有时候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

    方孝诗望着陆卓,认真地想了想,又地下头去:“因为...因为以前没有目标。但是现在有了老公,当然要为自家男人摆平麻烦拉。上一次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以严天浩那小气鬼的xing格肯定不会放过你。爷爷说了,谁要打你脸,你就毁他容!现在他要对付你,当然要抢在他之前动手拉!”

    陆卓眼睛一瞪,立刻明白了方孝诗为什么能做出所有别人想都不会想的事情来了。有这么个护短又懂得“教育”的老爷子,这货就算是想正常都不行。**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