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一百九十四章 对决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三十二层的楼房虽然称不上是什么摩天大楼,但是百多米的高空也绝对算得上是高楼大厦了。@}

    陆卓身上缠着一根绳子,是用被淘汰的窗帘剪成的布条拼凑成的。虽然还算齐整,但是绝对无法保证能够拴住陆卓这接近七十五公斤的身躯。而且,苏宝儿严词拒绝了陆卓将绳子泡水的建议。她说的很清楚:“大冬天的,泡水不冷么?你绑在身上,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所以,当陆卓站在接近一百五十米的高空外拿着毛巾擦着玻璃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苏宝儿这是想要害死他,没有任何原因,只因为苏宝儿想要测试自己的身子有没有因为女人太多而发虚。

    没有任何辅助工具,也没有找专业的家政。苏宝儿是铁了心要看着陆卓生死一线。她心里头那个气啊,半年前陆卓还是纯情的小男孩,对自己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没想到这才去工作半年不到,直接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他那到底是什么公司?有机会一定要去好好看看,省得哪天再给自己勾搭一两个回来,那自己往后一星期都别想再见到他一次了。

    这算是小惩大诫,也算是最终的jing告。苏宝儿要证明给陆卓看,以后要是再敢乱来给自己在外面沾花惹草,狭长绝对是没有绳子。

    周固和李霞坐在沙发上,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儿子。绳子的另一头被苏宝儿系在桌腿上打了个蝴蝶结。随着陆卓每一次动作都绷得紧紧的,好像随时有可能松开而掉下去一样。

    方孝诗嘴里咬着一个苹果,眼睛里满是期待,恨不得陆卓窑子山的深紫现在就直接断掉。也好让自己无聊的假期生活多一点话题。而她身旁的苏宝儿更是直接,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不停换台,自始至终都没有拿睁眼看过陆卓一下。

    什么叫视人命如草芥?什么叫强权之下无公理?什么叫自找苦吃,自作自受?陆卓觉得自己已经很好地诠释了这些所有的词汇。现在自己一百几十斤的材料都靠着一条破碎的窗帘维系,没有人为自己出头,没有人为自己说话,甚至自己一大半的身子已经站在了外面也没有人多看一眼。

    楼下的马路上已经稀稀拉拉地聚集起了人群,陆卓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人报jing然后jing察叔叔快点上来解救自己。否则的话,等自己一套玻璃擦完恐怕心脏病都有了。

    两条腿已经有些发抖,外面的冷风一吹,陆卓整个人都感觉一阵鸡皮疙瘩直冒。更倒霉的是,外面竟然还飘起了小雪!陆卓苦着脸,心里头不断祈祷着自己没事,同时手上速度加快,争取在自己发生意外之前结束这一次足够令自己终生难忘的惩罚。

    门铃声响起,陆卓整个人狠狠松了口气。jing察叔叔终于上来了,自己总算有救了。

    方孝诗带着自己硕大的胸脯蹦蹦跳跳地跑去开门,门一开,她就知道今天一定有爆点了!

    来人不是什么救苦救难的jing察叔叔,而是楼下的许逸云。

    许逸云一早上起来,刚想坐在阳台上看着街景看看报纸,结果却看见自家楼下已经聚集起了一堆围观群众。不明所以的许逸云打开自家窗子朝上面一看,结果差点没给当场吓尿出来。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穿着睡衣拖鞋的许逸云直接就冲出了家门。

    开玩笑,哪有站在百多米之上毫无保护措施就擦玻璃的,要是陆卓一不小心踩空了,那自己怎么办?允儿怎么办?

    一进门,许逸云二话不说就朝着窗外的陆卓大声嚷嚷道:“陆卓,快进来,外面危险!”

    陆卓傻眼了,他很闲告诉许逸云原本外面不危险,但是她来了之后就会很危险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发飙的苏宝儿生起气来分分钟能把绳子从桌腿上解开。

    “完蛋了!”这是陆卓心里头第一个生出的想法,火星撞地球产生的冲击波足够把她从百多米的高楼上掀下去。

    苏宝儿站起身来,挡住了许逸云的视线,同时头也不回地喝到:“给我继续擦!”

    陆卓浑身汗毛一炸“完了,女魔头发飙了!”手上赶紧动作,不敢有丝毫停顿,陆卓整个人就跟条件反she一样飞快地低头擦玻璃。这可是自己答应了女魔头的补偿条款,要是做不到的话,那就真没话说了。

    自己犯的错一定有袄自己补偿给人家,否则的话,以后谁还能容许自己不停地做错事?苏宝儿虽然过分,但那是因为舍不得自己才这样惩罚自己。事实上,如果其他女人在知道自己竟然这么无耻的话,就算再过分的事情都能够接受。毕竟是自己不对,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陆卓,你给我下来!”许逸云娇躯颤抖着,满脸恼怒地看着跟怂货一样的陆卓。她就不明白了,平常看起来无比自信又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到了现在怂得跟京巴一样。

    陆卓撇撇嘴,朝着许逸云做了一乐冷静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苏宝儿摇了摇头,表示这事情还真由不得自己。

    苏宝儿看了许逸云一眼,然后露出一个漂亮的微笑。随后潇洒地转身,走到窗户边,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哎呀,外面风好大。”

    说完,苏宝儿仿佛当陆卓不存在一样,直接伸出手,轻巧地把窗户关上了!

    仿佛一道霹雳直接劈中了天灵盖。陆卓瞬间就傻眼了“我靠,这他妈算什么!谋杀么?老子还在外面呢!”

    悲愤,恼怒,伤心还有一点点害怕。陆卓已经不是想死这么简单了,而是在死之前选择好方式。要是直接打开窗子回去,绝对是被苏宝儿以及回旋踢踹断肋骨踢出窗外摔成肉泥。要是现在直接跳下去,还是吧唧一下,摔成肉泥。

    许逸云傻眼了,她也没想到苏宝儿竟然能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好歹是同住一个屋檐下,她怎么能这么漠视陆卓的生命。这@黄色 已经不是生气发小xing子这么简单了,而是在拿陆卓的生命开玩笑!

    三两下走上去,许逸云猛地绕过了苏宝儿,伸手就把窗户打开了,随后探出半个身子,一下把陆卓拉了回来。

    知道陆卓落地,许逸云才转过身盯着苏宝儿冷冷说道:“你可以对任何人生气报复,但是绝不能拿任何人的生命来开玩笑。陆卓这么做是在乎你,但你这么做,只能将人越推越远!我不管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但她现在是我的情人,我有责任对他的生命安全发气保护。如果你不服,我就住楼下1706,如果你再让陆卓占到外面去,我会报jing!”

    说完,许逸云狠狠盯了苏宝儿一眼,然后直接转身走出了屋子,留下了一堆傻眼的人呆立当场。

    苏宝儿柳眉倒竖,浑身小宇宙爆发,几乎都快当场暴走了。这酸什么,小三上门指责原配不厚道?她有没有搞清楚状况?自己跟陆卓才是一对!

    饱满的酥胸因为努奇忍不住不断起伏,苏宝儿几乎已经到了控制不住的边缘。同样是衣服都没换地冲出大门。她今天不找许逸云找个说法,那这事情就不算完。

    回头狠狠剜了陆卓一眼,苏宝儿气愤至极地说道:“臭小子,你给我等着。老娘回来再跟你算账。”

    陆卓愣住了,他腰上缠着窗帘布,跟二傻子一样望着消失的许逸云和苏宝,是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要是追上去,两个女人打起来目标绝对会换成自己,要是不追的话,两个女人打起来绝对会两败俱伤。

    方孝诗走上来批爱拍陆卓的肩膀,朝他笑着说道:“自求多福,珍重!”

    说完,肉丸子直接晃荡着走向了楼上。

    周固和李霞也是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站起身来,朝着陆卓安慰地看了一眼之后也是回到了楼上房间。

    陆卓一下子坐在沙发上,两手捂着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个女人距离如此之近,如果要是以后每天脑几次八折当成饭后娱乐,那估计自己以后的ri子就没法过了。

    心思忐忑地在沙发上做了二十几分钟,陆卓有心想要下去,但却不知道自己能做写什么?把扭打在一团的两人分开?明显不靠谱。给两人做调解?不被打死就不错了。双飞?这个念头还是让它死在自己脑袋里吧。

    用力叹了口气,陆卓站起身来,无论如何,自己还是下去一趟看看情况的好。否则的话两个女人刀兵相像最后毁容的话,恐怕自己就真的要完蛋了。

    解开自己腰上的绳子,陆卓揣着一颗乱跳的心脏做电力来到了许逸云家门口。

    大门没关,显然两个女人还来不及关门就发生了大战。赶紧打开门冲进去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结果眼前的景象却是让陆卓猛地吓了一跳。

    满地的狼藉,水果,杂质,椅子,盘子散落一地,显然经过一次激烈的搏杀。但当陆卓往沙发上一瞧的时候,却猛地发现两个女人竟然坐在沙发上搂在一起有说有笑地看着电视。

    “见鬼了,这两货该不是打架把脑袋打傻了吧?怎么会这样?”陆卓愣在原地,诧异地望着眼前的两人,都快被眼前诡异的惊吓吓住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