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一百八十九章 乱战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可不是说的什么场面话。-更新最快〗绿色lvsexs他现在是真的有一股无名邪火在胸口熊熊燃烧。每当响起苏宝儿手上那不肯做手术祛除的疤痕他就一阵的心烦意乱。尤其现在仇人相见,陆卓要是不发火那就真的没天理了。

    徐磊被陆卓凶狠得想要吃人的目光吓得一愣,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货竟然还是这么大的脾气。跟炮仗一样,碰不得摸不得。

    狠狠盯了陆卓一眼,徐磊朝着陆卓诡异地笑了笑:“别急嘛,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走就是,咱们山水又相逢!@黄色 ”

    说完,徐磊还不忘贪婪地地盯了苏宝儿一眼,随后才带着一众手下转身离开。

    直到徐磊带着人走出了餐厅,陆卓的一张脸依然紧紧憋在一起。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几年过去了,陆卓每当想起来这件事情心里头还在深深自责。如果他从前强势一点,没那么贪生怕死的话,苏宝儿那完美的娇躯上就不会留下那样令人讨厌的疤痕。

    转过身,陆卓拉着苏宝儿坐下,一副还没气顺的模样。

    苏宝儿直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先前那一下陆卓身上散发的气势实实在在的把她吓着了。刚才徐磊如果真的不走,那陆卓肯定回直接动手。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虽然陆卓看上去有时候很聪明,很会计算。但是偶尔也有脑袋发热不管不顾的时候。

    紧张地盯着陆卓,苏宝儿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小桌子,别生气了。”

    陆卓点点头,默不作声地把一杯红酒一口干掉。先前徐磊在离开的时候那个眼神令他相当难忘。那明显就待这威胁的意味。看来今天回去的时候,自己还得小心点。就算不想着自己,也得想着苏宝儿。

    借口上了个厕所给南军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应自己,也免得待会出什么状况。

    回到座位上,跟着方严牧和陈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或者是因为先前把苏宝儿吓到了,所以这会她完全忘了自己面前的那个夙敌,只是紧张地盯着陆卓。好像这会他还能追出去找到徐磊胖揍一顿一样。

    轻轻拍了拍苏宝儿的脑袋,陆卓笑了笑说道:“没事了,我才不会跟那种白痴计较呢。”

    “哦。”苏宝儿点点头,然后低着头切着自己面前的牛排,一份七成熟的小牛排在苏宝儿漫不经心地刀叉之下几乎变成了碎片。

    陆卓没有理会苏宝儿的动作,而是转过头望向了陈忆:“你说给我带了东西,到底是什么?”

    陈忆笑笑了,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模样。慢条斯理的把自己嘴里的牛肉咽下去之后才开口说道:“没什么,只是一些有关富丽的资料。”

    陆卓一愣,顿时明白了。深深地朝着方严牧看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顿时都领会了对方心里头的那点意思。

    在海南的事情方家人肯定都已经知道了。而且看样子,富丽背后的人应该跟方家的势力不对盘,很可能还是严家在背后支撑。这么一来,落在星辰手上的富丽就等于是落在了自己手上。如果加上唐远毅的实力在一旁配合,肯定要让富丽血本无归。

    陈忆笑了笑,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沓文件递给陆卓:“看完记得烧掉。”

    点点头,陆卓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见得光的。王者陈一,陆卓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很了不起,竟然能够凭着一穷二白的身份爬进了京城最大的家族势力圈子里。这其中要付出的努力肯定远超常人想象。

    吃过饭,方严牧把肉丸子一甩手丢给陆卓,通知了一声过几天会来接她之后就直接走了,而陈忆也在苏宝儿充满威胁和jing惕之下独自离开。只剩下陆卓带着一大一小两个麻烦缓缓走出餐厅。

    一出门,外面的冷风就吹得自己脑袋一阵清醒。随意扫了两眼,陆卓就发现马路对面挺停着两辆行记诡异的面包车。

    这大冬天的,两辆长型的面包车还安静地听说在这么惹恼的大街上,要不是在等交jing查牌,那就是脑袋有病。陆卓不动声se地继续看了看,终于找到了一旁不远同样开车停在路边的南军。

    悄悄打了个手势,陆卓让南军在暗中跟着自己,不要打草惊蛇。在这样的闹市区对方绝对不敢怎么样。而一路上最好的下手地点,也就只有自家楼下的停车场了。

    撇撇嘴,陆卓让苏宝儿和方孝诗坐上车,自己却是做紧了驾驶座位上。他没有吧自己已经被人盯上的事情告诉两人。否则的话,胆大包天的方孝诗加上心不在焉的苏宝儿肯定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

    开着车,陆卓一路这市中心开始兜圈子。反正他也不在乎这点油钱,看身后面包车那缓慢的样子也知道塞进去了不少人。他打算让那群家伙再多挤一阵,等到他们被憋的不耐烦了之后自己再上前狠狠教训他们。

    之所以没通通知刘山让她派人来帮自己把人撵走,那是因为陆卓还有着自己的打算。徐磊那货肯定不会在后面的面包车里,但是照着他那喜欢出风头的xing格,肯定也不会离得很远。而且,只要以自己被他的人围住,他就会立刻现身,到那个时候,才是刘山出场的的时间。

    一旁的苏宝儿愣愣地望着陆卓开着自己的车在市区内不断兜风,顿时不明白了。陆卓这是干什么?兜风还是二人世界?他难道不知道方孝诗就在后面坐着么?难道说,这货想要车震?

    已经彻底陷入爱河的苏宝儿完全丧失了从前的杀伤力,只要一有不对劲就会立刻胡思乱想起来。现在陆卓不过是开个车而已,她就已经心慌意乱生怕陆卓打算让自己的第一次在车上完成。

    胸前的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一阵震动。陆卓方向盘一打,已经把车子开进了一条没有摄像头的狭小街道里。掏出手机一看,南军那边已经发现了徐磊的踪迹。果不其然,这货正开着自己的车子跟在两辆面包车后面。

    陆卓没有回信息给南军,只是方向版一沓,白se的路虎揽胜顿时调转过头,朝着自家的方向开去。

    提心吊胆的苏宝儿在看见陆卓把车子按照正常路线朝家里开了之后才放下新来。直到现在她还没有发现自己的车子从一开始就被其他人盯上了。

    陆卓一边开着车一边在心里头盘算着。两辆金杯,顶多坐下三十多个人。加上后面的轿车可以坐下几个人,对面顶多四十个人。算上手里的武器,自己和南军虽然不敢说能够完全应付,但是拖到刘山待人赶来还是很容易的。

    在距离家里还有十分钟路程的时候,陆卓又掏出了电话,将自己早就编辑好的短信发给了刘山。这一次,他要一下子就把徐磊干掉。

    足足四年的仇恨,苏宝儿手臂上的伤口,都是陆卓这辈子最在意的东西。苏宝儿本应该是完美无瑕的,任何人都不能让这块只属于他的美玉染上半点瑕疵。如果有谁对苏宝儿造成了一星半点的伤害,那么哪怕是天,陆卓也生生捅出一个大窟窿来。

    曾经欺负或者想要欺负苏宝儿的人之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徐磊。今天被自己碰上,也算这个混蛋倒霉。

    望着前面几百米的江景大厦。一直闷不做声的陆卓突然开口,表情极其认真地朝着车子里的两女说道:“待会我车子一停,你们就直接开了门冲进电梯。别回头,我们已经给人盯上了!”

    方孝诗一拍手掌,满脸的兴奋:“我早就等不及了,后面那两辆车子一直跟着咱们,终于打算下手了么?你有没有带枪?”

    陆卓胸口一堵,自己怎么可能有那种玩意!这是在上海,他陆卓不过是个稍微认识一点人的小角se。方孝诗还真把他当成兰博了?

    没好气地瞪了方孝诗一眼,陆卓恨不得直接把她扔下车让后面的面包车带回去蹂躏个几天。这货怎么好像除了她家老爷子就没有其他害怕的东西了。回头狠狠盯了一眼方孝诗,陆卓表情严肃的说道:“别开玩笑!对面的人是宠着我来的,你不想受伤的话就别给我惹是生非!”

    方孝诗用力的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宝儿姐的!”

    陆卓撇撇嘴,看来现在跟这货再多做解释也是没有任何作用了。只能是等着看待会她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吧。

    车子拐进地下停车场,后面两辆金杯面包车大摇大摆地跟了上来。陆卓一边解开自己外套的纽扣,一边转头吻了吻苏宝儿的侧脸,朝着她说道:“乖,我数三下,你立刻冲进电梯!”

    “不要!”苏宝儿撅着嘴,竟然在这时候耍起了小xing子。她望着陆卓认真的脸撒娇道:“他们又不是我的对手!”

    陆卓苦笑一声,回答道:“你身上要是再多一道伤口,那我这辈子都无法再开心了。”

    车子停下。陆卓解开安全带,朝着苏宝儿笑道:“放心吧,我没事的!”

    话音未落,陆卓已经飞快的跳下车,朝着已经停在停车场zhongyang的两辆金杯车猛地冲去。

    面包车上的人望着冲过来的陆卓纷纷都忘开了反应,知道陆卓到了面前之后才猛地惊醒过来。两辆面包车同时发动,猛地加快速度朝着陆卓狠狠撞来。

    陆卓沉着脸,不管不顾地朝着撞来的面包车冲去。等到车子到了眼前的时候,整个人灵活的一拧身,顿时擦着呼啸而过的金杯车闪了过去。随后他猛地冲向了自己前方的消防栓。

    一拳将消防栓外面的玻璃击碎,陆卓伸手就把其中的灭火器拿了出来。向前猛地一甩,一个几十斤重的灭火器顿时被甩进了其中一辆车里。

    金杯车的后车窗玻璃猛地破碎,,灭火器带着一阵比例碎片猛地掉进了其中。砸的后座上挤着的一堆人一阵人仰马翻,惨叫不已。车神猛地停下,两侧的车门顿时从旁打开,十几个家伙手持一尺长的砍刀从车上飞快的跳下。而另一辆车子再看到陆卓竟然一出手就给自己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之后顿时也停了下来。又是十几个手持砍刀的家伙跳了下来把陆卓团团围住。

    上一次被人这么对待还是在几个月前,方严牧破坏了严天浩的计划而被设计包围。而现在,则是自己面对一群手持凶器的恶汉。

    抬腿踹飞一个拿着砍刀朝着自己冲来的打手,陆卓身形不退反进,整个人如同坦克一般凶蛮地冲向了对方。街头斗殴最为总有爱的一点就是熟人不输阵。大家都是一条命,哪怕是对面人多,也不能就这么退缩。

    这不是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的初级道理。而是一旦在对方心里头树立起不好对付的概念之后,对方的整个平均战斗力都得下降。这么一来,才能给自己足够的空间去思考和发挥。

    一辆宝马车猛地闯入停车场。一脸狞恶的徐磊带着四个身穿黑衣身材壮硕的保镖瞬间跳下车来,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电棍转眼间杀入了场中。

    周围的打手如同chao水一样朝着陆卓攻来,虽然跟南军练了这么久,但是没有了上一次一样的强硬后院。不过短短两分钟,他身上已经多出了击倒伤口,虽然很浅,但却足够让周围的打手们整个兴奋起来。

    “该死!”陆卓暗骂一声,整个人顿时朝着苏宝儿的方向冲去。此刻他跟苏宝儿之间隔着二十多名打手。如果对方反应过来转而攻击苏宝儿,那就完蛋了。

    “快进电梯啊!”

    陆卓一把扯下自己身上已经破了衬衫,把衣服当作布料一样抓在手上。猛地绞住身前一名打手的砍刀,双手伊宁,顿时将对方的手臂狠狠拧断,同时对方的砍刀也顺利落在了自己手上。

    前面的苏宝儿正想按照陆卓的吩咐转身冲入电梯,可是一旁的打手却以比她更快的速度拦在了他身前,将电梯入口狠狠堵住。

    一辆白se的卡宴开进停车场,顿时被数十名打手吓得愣在原地。车上的许逸云望着场中的人猛地一愣,随即脱口而出道:“陆卓!”**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