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最好的道歉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望着缓缓走进登机口的唐曼,笑地跟个二愣子一样。【-)昨天晚上一句话,差点把唐曼气得口吐白沫。人家唐曼好容易想跟他来一次有情调的二人世界,结果直接被他一句话给彻底击败。

    不过还好,消了气的唐曼到底是热情如火,趁着酒jing和烛光晚餐的作用,终于把自己后面也交了出来。虽然感觉不太一样,但是那种强烈的征服感和完全占据一个女人的骄傲心理却是让陆卓觉得自己好像瞬间升华了。

    望着唐曼那小碎步前进的模样,陆卓心里头要多爽有多爽,就差当场乐出来了。

    知道狐狸jing挪着步子走进了登机口,陆卓才乐颠颠地摸着鼻子转身离开。

    虽然狐狸jing只是回老家过个年而已,但是陆卓心里头却还是有些舍不得。唐曼也叫过陆卓陪着她一起回老家见见她家人,可是陆卓却没那个胆子。因为在这边自己还有一堆烂摊子要等着收拾呢。

    回到家里,苏宝儿去公司开年会了。距离新年还有不到两个礼拜,这户哟自然也要放假。而一双爹妈,却是早就去外面买年货去了。

    肉丸子在自己放家里看着小电影,听到有人上楼立刻浑身一震。这脚步声不是这家里的任何一个人。

    提着自己的棒球棍,方孝诗大大咧咧地就走出了房门。等他见到是陆卓提着箱子回来了,立刻欢呼一声,手里的棒子一扔,立刻朝着他扑了上来。

    陆卓深紫一闪,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塞进肉丸子手里。紧接着就跟做贼一样直接闪身回到了自己房间。

    方孝诗拿着手里的礼物拆开来一看,整张脸顿时垮了下来。八戒文学8jwx她原本还以为会是跳蛋之类的什么万一,结果竟然只是一个叮当猫的茶杯,这让肉丸子有些不高兴了。

    气冲冲地冲进陆卓的房间,方孝诗朝着陆卓恶狠狠地问道:“你什么一丝?就送这个给我?”

    “那你以为我会送你什么?跳蛋?”陆卓躺在床上,一副累得不行的模样。昨晚上的唐曼热情的不行,几乎都快把自己抽干了。要不是自己坚持锻炼又血气方刚,还真经不起那货这么折腾的。

    方孝诗毫不必回的点点头,望着陆卓说道:“这玩意用来干什么?”

    陆卓闭上了眼睛,直接朝她说道:“你喜欢可以用来喝水,你不喜欢可以用来当夜壶。”

    方孝诗望着手里的杯子,整个人都愣住了。着巴掌大的杯子用来喝水都嫌小,这货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气呼呼地瞪了陆卓一眼,方孝诗二话不说直接朝他吩咐道:“我哥哥已经到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他?”

    陆卓睁开眼,望着方孝诗说道:“明天吧,你越快滚蛋越好,我也图个清静!”

    用力哼哼了两声,肉丸子晃荡着肥硕的屁股蛋直接走出了陆卓的房间。虽然陆卓嘴上一点客气的一丝都没有,但是他想要帮自己早点解决方严牧这个麻烦的心思却是暴露无遗。这几天方严牧都快把她烦死了。要不是顾及到自己成绩不行,方孝诗早就翻了天把他直接扔进黄埔江里头了。

    迷迷糊糊一觉睡到晚上,等到睁眼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天黑了。飞快的爬起来洗了个澡,等到自己下楼的时候一家子人已经吃过晚饭在看电视了。

    苏宝儿穿着黑se的外套和牛仔裤坐在沙发上,跟李霞和方孝诗三个一个模样。白生生的脚丫子翘起来搭在沙发上,毫无淑女风范。见到陆卓下来,只是稍微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把头瞥了过去。

    陆卓撇了撇嘴,不知道这一家人到底搞的什么鬼,自己脑袋上可还是带着纱布呢,怎么存在感就那么低么?

    “厨房里给你留了饭菜,你自己看看凉了没有。”周固盯着电视机,眼神却朝着走下楼梯的陆卓使劲瞟着,那意思很明显,今天这阵仗,有变化!

    自从上一次跟周固长叹了之后,陆卓就感觉到了家里的气氛有了点点细微的变化。虽然自己依旧是全家公敌。但是苏宝儿好像对自己也没那么冷淡了。否则的话,自己上次走时候干嘛还送墨镜给自己。

    点点头,陆卓走进了厨房,开始自己动手热饭。

    周固用胳膊肘捅了捅一旁的苏宝儿,是@黄色 以她去问陆卓脑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结果还没等苏宝儿站起身来,李霞已经一巴掌拍在了周固手臂上,将他的计划狠狠阻止。

    虽然一样很担心这个儿子,但是现在吃亏的毕竟是自己宝贝女儿。哪怕是陆卓现在身上有伤,也不能让苏宝儿主动去问。

    苏宝儿一副进退两难的模样。从发现陆卓回来的时候他就很想把睡着的陆卓从床上拽起来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可是结果却被李霞狠狠阻止。理由是两人现在还在冷战期间,先认怂的一方以后肯定会被另外一个狠狠压制。不想让女儿受委屈的李霞极其专治地宣布了自己的计划。那就是依旧把陆卓晾着。

    望着坐在餐厅里一个人扒拉着晚饭的陆卓,别说苏宝儿,连方孝诗都觉得有点心疼。

    那一个人吃饭的孤单模样,那默不作声的萧索背影,十足十的一个苦逼。

    想起以前两人在一起吃饭斗嘴的模样和饭后陆卓刷碗自己看电视的清新。苏宝儿心中不禁狠狠一抽。就像是被人用刀刺了一下的疼。飞快的抹了一把眼角,苏宝儿赶紧把头骗过去不再看餐厅里孤单的陆卓。

    李霞狠狠瞪了苏宝儿一眼,嘴里小声教训到:“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这点事情都忍不住!你现在要是过去陪他那就等着以后被欺负一辈子吧!”

    苏宝儿一愣,随即低下头去不敢多说半个字。而一旁的周固却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望着李霞,嘴里没好气的说道:”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不然的话宝儿和陆卓哪里有这么别扭。说不定早就成了!”

    李霞一听,立刻瞪起了一双眼睛:“嘿~合着这事情还是我的错了是吧?臭小子到处找女人不说,还一下就是几个?照你的意思,宝儿就应该当什么都不知道,跟傻瓜一样的被欺负是吧?”

    周固一撇嘴:“我懒得理你!”

    “行了,你们别闹了!”苏宝儿一扭头,望着两人说道:“我自己能处理好。”

    夫妻两对视一眼,都是冷哼一声不在理对方。而苏宝儿这是又转过了头有,望着一个人吃饭的陆卓。

    望着陆卓那一下子变得有些单薄的背影,说苏宝儿不心疼那绝对是假话。曾几何时,自己每天下班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缠着陆卓一顿蹂躏,然后让他给自己做饭。那时候的陆卓没有现在这么忙碌,也没有现在这么考虑的事情多。自己可以对他没心没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他也心甘情愿地为自己遮风挡雨,就像是一棵大树,庇护者自己。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陆卓每天回家的时间慢慢晚了,陪着自己的时间也渐渐少了。直到那一天,自己看见他跟唐曼在房间里翻云覆雨的抵死缠绵,才猛然间发现,自己好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每当想起在房间里,在医院里发生的那一幕幕,苏宝儿就感觉到心脏像是被人硬生生挖去一样的疼痛。她想过不再抱希望,也想过放弃,可是到头来她发现,自己已经走不出来了。

    就像是陆卓爱上陈忆那样义无反顾。自己爱他也是这样。不同的是,陈忆的走让陆卓能够重新站起来,而自己,却只能每天面对着自己深爱的人却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事实。

    陆卓年会去了四天,苏宝儿每天都会在想他是不是跟唐曼在一起,两人会不会住在同一个房间,睡同一张床。虽然答案已经很明显,但苏宝儿还是在庆幸,自己没有再看到那样的画面。

    也许自己父亲说得对,情况变成这样,自己的问题或许也不少。如果不是自己当初畏首畏尾,或许那一夜陪着陆卓的将会是自己。如果那一天自己没有挣脱陆卓的怀抱跟他说那些让他退缩的话,恐怕自己和他已经结婚了。

    没有回头路,也没有后悔药。苏宝儿现在能做的,只有试探着小心翼翼前进,努力把陆卓赢回来,然后紧紧的,永远的拴在自己身边。

    吃过饭,陆卓默不作声地收拾好之后拿出了礼物给了众人。随后又默不作声地回到房间。

    陆卓知道,这是家人对自己的惩罚。他也愿意接受,因为他知道,苏宝儿受到的上海,是自己无法弥补的。

    当苏宝儿拆开自己的盒子看到里面礼物的时候,眼泪再也忍不住瞬间留了下来。陆卓给他的礼物,是一个写着“陆卓”两个字的毛绒受气包。歪歪扭扭的丑陋自己一眼就能看出是陆卓禽兽写上去的。说白了,就是告诉苏宝儿,自己愿意承受这一切。

    “哎,上去看看臭小子吧。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好。”周固望着苏宝儿叹了口气,一副有些忍不住要流泪的模样。

    苏宝儿用力点点头,抬起眼睛望着楼上。陆卓的这个礼物,已经是最好的道歉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