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一百七十八章 蓝馨的吩咐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笑了笑,走回到赵笙旁边,朝着她笑道:“这样多好,何必那么争吵呢?”

    赵笙冷着一张脸坐回到沙发上,等到陆卓在一旁坐下了之后才重新拿起了摆在一旁的手机。由于了一阵,赵笙才闭着眼睛,按下了电话那头的播放键。

    一阵又长又闷的空白音。伴随的,只有赵菲当时有些颤抖的呼吸声。良久,赵菲那有些慌乱的声音才从电话中响起:“赵笙,我是赵菲。我~有话想要对你说。事实上~我想说的有很多,但是到了现在,还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是在讨厌我,甚至恨我。因为我跟陆卓上床。但是,说直接一点,我不知道除了这样意外还有什么能够感谢她。事情其实很简单,不只不过是我想了解你心理的想法而让陆卓帮忙而已。这些我像你也知道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或者说,你为什么总是当作我不存在。我只是想知道,你心理面酒jing在因为什么焦虑,在因为什么不开心。作为姐姐,我想我应该有责任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情。可是从那一次之后,我们的谈话就渐渐少了,甚至变得不再说话。我不知道原因,也不想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事情变得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因为,我是你姐姐。”

    又是一阵一连串的空白饮,只是这一次赵菲的呼吸,已经变得平复。看样子,她在说完这段话之后的感觉明显好了很多。否则的话也不会再拼了命跟陆卓来一发庆祝。

    路因种植,就连陆卓也被感动到了。看得出,赵菲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情是有多复杂,多沉重。所以,在听完这段录音的时候,陆卓竟然比起赵笙还要现有反映。

    深深叹了口气,陆卓有点难过地望着赵笙那木然的脸。很显然,这番话对于赵笙的影响实在没有对自己的影响那么大。

    作为一个局外人,陆卓当然没有赵菲或者赵笙那样的对事情感同身受。但是作为一个有感情的人,他也能看出来的两人的关系并不只是赵菲帮助赵笙,维护赵笙那么简单。总的来说,两人存在着一种互相依存的关系。

    赵笙营造除了赵菲,所以她就是赵菲赖以生存的必需条件。而赵笙在有麻烦的时候都依赖赵菲。两人之间的纠缠很简单,也很复杂。

    陆卓这个卖狗皮膏药的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两个人的关系能变得这么纠结。就算是以他跟苏宝儿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复杂到这个地步。

    望着赵笙,陆卓很像问她现在的感受。但是看这货的模样,基本也就没什么好说的。

    叹了口气,陆卓刚刚想离开让赵笙好好静一静,一旁的赵笙已经率先开口。

    学着陆卓的样子长长呼了口气,赵笙脸上带齐了点点问情:“你替我转告姐姐吧,我很爱她。”

    陆卓一愣,心里头狂喜不已,原来赵菲的话并不是说了一堆结果一点用也没有的胡说八道。看这样子,赵笙对赵菲这个姐姐还是承认的。

    “我知道她很关心我,但是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我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解决。我不是不想理她,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沟通,还有就是大多数时候,我喜欢相对ziyou一点。请她放心吧,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我不会瞒着她的。”

    赵笙望着陆卓,终于把自己心中地想法说了出来。

    陆卓心里头一松,一颗大石头终于落地。看样子,这件事情算是有了一个好的结局。点点头,朝着赵笙一笑:“那事情就先这样吧。我先回去,有什么你再打电话给我。”

    话还没说完,陆卓就已经走到了门口。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他还真没了必要再呆在赵笙房间里头。自己这几天出入的房间实在太多了。算上两次进局子里。他已经一共进过不同的5个房间了。要是被什么有人xing看到乱传的话,估计年还没到,自己的名声已经在公司里头响遍了。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既然两姐妹已经把话说开,那么自己还要不要带着赵笙去见心理医生呢?如果她的病情没有恶化,那么现在这个情况也还算是不错。但是如果赵笙的病情恶化,那自己就得认真考虑了。

    怀着满腔的纠结,陆卓准备会自己房间里头好好查查看有关这方面的详细资料。而且自己那时候摆脱刘山调查的东西也已经应该差不多了。是时候大哥电话过去问问看了。

    手掌刚刚搭在门把手上,赵笙已经又一次把陆卓叫住:“等等!”

    陆卓又一愣,这货到底搞什么鬼,怎么老是喜欢等人家走到门口之后再把人叫回来。

    苦着脸回过头,陆卓望着坐在沙发上的赵笙问道:“怎么了?还有事?”

    赵笙红着脸,脑袋都快要低到胸脯上了。沉默了好久,直到陆卓忍不住想要直接走人的时候才抬起头来望着他说道:“你...你可不可以也...也让我试试看姐姐尝过的味道?”

    陆卓一愣,差点就被吓得脑溢血。两手练练摆动,朝着赵菲说道:“不行,你什么意思?这可不行,绝对不行!”

    赵笙一愣,随即猛地站起来,连忙解释道:“我,我不是...不是那个...我只是...只是觉得...觉得有些亏而已。”

    “啥玩?”陆卓一愣,呆呆地望着赵笙,心里头简直想要把赵笙敲晕了直接扔回她自己的床上。什么叫觉得有些亏了?这种事情还有说亏不亏的么?难道说自己现在再跟她来一发她就觉得自己赚了?

    见陆卓不说话,赵笙飞快地走上前两部,站在陆卓,面前,朝着他说道:“身体是我的,凭什么姐姐比我还先?我...我就是有点不服气!”

    说完,赵笙伸出手去,直接勾上了陆卓的脖子:“就当是安慰一下我了,毕竟怎么说你昨晚和今早上床的对象都是我......”

    ......

    蓝馨坐在飞机上,望着夜幕下的三亚,点点灯火透过玻璃窗映衬在他绝美的脸蛋上。深黑se的丝质长裙和高高盘起的长发让她整个人显得如同一朵盛开的黑玫瑰,高贵而妖艳。

    她手中捧着一打文件,最前面的一页上贴着陆卓的照片。照片是陆卓几年前拍的,看上去比现在要嫩多了。照片中的陆卓咬着一个烟头,正斜着眼睛回头望着什么。典型的流氓痞子。只是那眉宇间那淡淡的纯真可是比自己昨晚上见他的那种倨傲表情要好得多了。

    翻看着陆卓的努力,蓝馨简直是将她从小到大的所有事情都翻了出来。包括他在那个孤儿院度过的童年,在那个小学,哪所中学。陆卓所有的情况都已经详细地系在了这份报告中。

    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也没有丝毫的以为。蓝馨已经彻底地将陆卓这接近21年的人生轨迹彻底勾画了出来。

    孤苦无依的童年之后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他跟苏宝儿两个孤儿在一堆夫妇的阜阳下见长成长。然后为了自己姐姐被学校开除。紧接着,就是两年多的街头生涯。打架,酗酒,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可以看出来,这货很聪明,从不犯什么大事,每一次都是叫点保证金就出来了。换句话说,这货,其实很怕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同一个人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差。但是蓝馨并不觉得昨晚上陆卓那副强硬得有些狰狞的模样是装出来的。资料虽然齐全,但是却没有办法记录一个人从小到大的情感。所以就算蓝馨大概从资料中了解到了陆卓是一个什么样的混蛋,也没办法从一堆记录中了解他的情感。

    一旁的消瘦中年人朝着蓝馨微微一鞠躬,深黑se的西装和零花已经表示了他的身份:“小姐,您的咖啡好了。”

    两名空乘端着一个餐盘走到旁边。随后由管家亲自将咖啡端到了蓝馨面前。

    放下手里的资料,蓝馨朝着中年人问道:“六叔,你对这家伙怎么看?”

    中年人望着资料上陆卓的照片,眉头皱了皱,随后说道:“陆家的遗子小姐最好不要太过接近。否则的话老爷和主人都不会高兴。”@黄色

    蓝馨笑了笑,轻轻抿了一口咖啡:“爸爸么?蓝家现在不过是一个附庸罢了,他已经没办法参与进这样的事情。至于那位,我想,他应该会高兴。”

    六叔一愣,两只原本浑浊的眼睛里闪过意思jing光,身上浓烈的杀气一闪而逝。

    虽然掩饰得极好,但是蓝馨依旧感觉到了六叔身上那稍纵即逝的杀意。她转过头,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城市,淡淡问道:“六叔起了杀心?”

    六叔毫不避讳地点点头,只是原本就有些佝偻的深紫变得更低了:“是的。陆家的人,很危险!尤其,现在他还跟方家的派系联合在了一起。如果放任不管,很可能给主人带来麻烦。”

    蓝馨转过脸来望着流失,平静的脸上突然绽开一丝笑容:“六叔真是忠心耿耿。来我身边已经4年了还是对那位念念不忘。只不过,这一次,我不许你对这人动手脚!听见了么?”

    口气骤然转冷,蓝馨以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吩咐道。

    六叔深紫一顿,随后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恭敬道:“是,小姐。”**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