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变化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望着走出房间的江盛,陆卓根本不在乎。【-)这种白痴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知道自己愚蠢的。也好,就由得他去闹,正好可以给自己腾出时间香香该怎么让东来度过这一次的关头。

    唐曼叹了口气,也是感到一阵无力。从江盛走出门口开始就注定了东来要受到一笔不小的损失,如果东来熬不过去,那再想爬回来,基本就是痴人说梦了。既然自己该做的都已经做了,那么也没必要再低三下四去求江盛,他总会回来的。只是不知道那5000万的威胁会不会在到时候对他伤筋动骨。

    和尚电脑,一看竟然已经是凌晨四点,没想到这一闹竟然直接过去了6个钟头,真是时间宝贵啊。

    关上电脑,陆卓神se轻松地把电话一关,拉着狐狸jing就准备出门。

    “去哪?”唐曼望着陆卓,这么晚了,就算吃宵夜也没地方了。酒店虽然供应24小时餐饮,不过这个点能够选择的也就只有简单的汉堡跟披萨了。

    “去看ri出!”

    陆卓说着,就把唐曼拉出了房间。

    说实话,陆卓还是很懂得浪漫的。而对于唐曼这种感情生活匮乏又受过欺骗的人来说,陆卓那简简单单地所作所为更是能够令她感到无比开心。当然,如果没有那只在自己内衣里游走的大手的话。

    坐在山顶上,ri出倒是没注意,倒是感受了在大自然里过瘾感觉。望着已经在头顶的太阳,唐曼狠狠打了陆卓一下,佯怒道:“坏蛋,还说出来看ri出!害我上当。”

    陆卓摸了摸鼻子,苦笑着拉着唐曼下山。等ri出那么累,不找个事情来打发时间怎么能行。再说了,自己只是摸摸而已,最多也就告自己xingsao扰,连猥亵都算不上。

    吃了早餐之后两人才回到酒店。给了南军几千块钱让他自己带着南丽出去逛逛之后陆卓就搂着狐狸jing回到了房间到头大睡。

    接下来几天,陆卓都是猫在房间里跟唐曼研究小电影。把电影里能用上能学到的技巧统统实验了一次。有几个高难度动作还是唐曼自助完成,着实让陆卓高兴了一把。

    除了没羞没臊的整天黏在一起之外,两人同样没有放弃对东来的关注。对两人来说夫妻生活只是调剂,重要的还是东来的这个任务完成。

    从来到佛山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虽然前面的进展已经全部崩溃,但是陆卓相信江盛迟早要带着钱回来求自己。到时候,自己就不是大爷这么简单了。

    几天之内,外界媒体的报道也随着时间过去逐渐缓了下来,而东来的成交额也在几天之内翻了3倍。不禁如此,东来还开始着手一系列的盖哥,第一项,就是降低自己的成本和出厂价,让底下的代理商有更大的cao作空间。

    对东来这样的让利,地下的代理商纷纷是拍手称快,几乎是表达了一致的认同,也纷纷加大了对东来的订购。这下子更让东来觉得自己的chun天来了。不仅如此,同时东来还开始加大了自己的宣传力度,准备接着这个机会一下子重新振作。

    陆卓和唐曼都明白,东来现在的名气越大,对于以后收到的打击就会越无力反抗。现在的江盛已经被东来的好现象冲昏了头脑,只知道一味的进取,却没想到有些人看向东来的目光已经起了变化。

    一边在心里头大骂江盛这个白痴的同时,陆卓也在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以江盛的白痴xing格,不到快要全面崩溃是不会承认自己错误的,如果真的等到那时候他才来找自己,那该用什么样的对策来挽救东来呢?

    时间是最好的武器,可是如今这件武器在别人手里用来对付东来,这简直让陆卓无法忍受。

    劣势,完全的劣势。陆卓现在除了等着看笑话之外什么也做不了。虽然东来就算是死了自己也没什么实质损失,但是陆卓也不想就这样白白浪费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尤其如果这一次无法顺利完成计划的话,回去的时候自己和唐曼肯定会饱受诟病。自己可不能让狐狸jing在背后被人说三道四。

    跟陆卓一样,唐曼现在也是束手无策。现在的情况没有任何一条对于他们有利,甚至想要做些什么都无从着手。现在每一分钟的情况都在变化,没有东来全力的支持,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叹了口气,唐曼关上了电脑。无奈地看了陆卓一眼,接下来的几天,才是事情的关键。东来能够撑到什么程度对他们能不能度过这一关有至关紧要的作用,几乎是决定xing的。

    陆卓现在算是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了,这个活生生的例子简直就是绝对的反面教材啊。

    接下来几天,东来一路高歌猛进,在周边省市内一下子多出了三十多间店面,都是全新的代理商。而且成交额已经创下了新的高度。一星期内,完成了从前一个季度的成交额。这让东来的员工们每天都处于加班之中,几乎都把江盛乐成了中风。

    轻轻在办公室内敲打着大腿,江盛哼着小调看着在自己面前整理文件的小秘书,心里头盘算着晚上带她出去吃饭之后该去哪消遣。

    自己今年真是大难不死啊,不光一扫颓势重新占据了省内成交额第一的位置,更是挤垮了一直以来都让自己不爽的竞争对手。整个行业内现在都对自己毕恭毕敬。东来也一下子回到了从前行业龙头的地位。

    看来距离自己重新占据大市场的ri子已经不愿了。江盛一边在心中得意着,一边算着等芒果这一阵是不是该多买一条游艇。照这样的成交额下去,不用多久,自己的身家就能增长50%。

    敲门声响起,江盛得意地哼哼着说了声进来,整个人靠在椅子上根本就没用动过。

    江瑾满脸紧张地提着一份报纸走了进来,几乎是满头的冷汗。

    “怎么了?”缰绳@黄色 一见竟然是江瑾,一下子愣住了。在看清他此刻馒头大汗的模样之后更是疑惑,江瑾很少这样紧张,为数不多的几次,都是有大师发生。

    “先看看这个。”江瑾把手里的报纸放在江盛面前,眼睛里满是担忧的神se。

    江盛满脸地疑惑,接过报纸有些不耐烦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话还没说完,江盛已经是满头大汗地把剩下的词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报纸上,有关东来的描述占据了一整页的篇幅。而且,还是负面的。

    如同陆卓所说的一样,这篇报道是针对几天前的使劲进行了跟详细,更为直接犀利的解剖,而且内容也跟陆卓说的一样,所有在读到了这篇报道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觉得前几天的事情根本就是东来一手策划。

    报道中毫不避讳地点出,在东来的厂房内,东来的员工发生意外身亡,怎么会牵扯到别的竞争对手。就算是有人有心系那个要打压东来,也决不会采取这样愚蠢的方式。它们大可以从东来的产品入手一步步击垮东来,根本没必要冒着这种极度的风险去打击一家已经衰败的公司。

    江盛满脸的惊骇,额头上的冷汗一滴滴地向下滴落。唐曼当天的解释猛地出现在脑海中,仿佛刚刚发生一般。他心中勇气一股极度不妙的预感,仿佛已经大难临头。

    一篇报道,足够杀死江盛心中脆弱的防线。浑身的冷汗几乎已经控制不住,后背上的衬衫瞬间湿透,江盛猛地抓起电话就想要打给陆卓。

    刚拿起电话,又猛地放下。陆卓当天的话语还历历在目,自己如果要回去,就必须拿出5000万!而且自己现在回去求他们,就明显表示当天的自己是个看不清楚事实的白痴。作为一间大厂牌的决策人,江盛绝不会让自己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别人面前。

    放下电话,枪声猛地吸了一口气,现在还不晚,也许只是自己吓自己,也许根本就是这家媒体无理取闹地哗众取宠。现在自己的东来还没有收到任何影响,就算要求陆卓也不是现在。更何况,自己如今还有这么高的成交额在手里,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放心的呢。

    狠狠呼出一口气,江盛望着江瑾认真地我难道:“这样的报道一共有多少?”

    江瑾摇摇头:“暂时就这一家!”

    “还好!”江盛坐回了椅子里,整个人顿时松了口气。只是一片报道,还用不着太紧张。或许只是自己多心了呢。

    “现在怎么办?”江瑾可比江盛聪明多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做不到视而不见的程度,而且现在她月想越是觉得那天晚上唐曼说的有道理。事情好像已经照着他们说的方向发展,如果真是那样,东来讲遭受史无前例的巨大打击。

    “什么怎么办?只是一间小媒体的一面之词,不用担心!我们现在形式这么好,只要以不变应万变就行了。好了,你出去吧!”江盛说着直接挥了挥手,他实在不想看到江瑾那副紧张的面孔。**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