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谋杀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南军摇了摇头,认真倒:“不是,我能打是因为长期训练和经验。跟这些没关系,你要是想更进一步,必须要有系统的训练,并且每天坚持。”

    陆卓点点头,他也知道这事情急不来。七龙珠里头赛亚人变身都要一个过程,更何况自己这样的普通货se。

    休息了一下,南军又给陆卓讲了一下波及之中需要注意的要点,例如如何出击,如何防御,怎样看出对手的心理变化和招式特点。虽然都是一些经验只谈,但是这些却是对陆卓最有用的东西。要想跟高手过招,这些东西必不可少,否则的话三两下就会被打得满地找牙。

    陆卓一边跟三好学生一样听完之后兴冲冲地拉着南军又来了一次。

    这一次,陆卓的表现还算令人满意,至少南军是对他去的每一次出手都有了评语。无论是力道,速度,角度或者是方式都用最简单的字眼告诉陆卓哪里不对,导致陆卓最后越大越好,越打越兴奋,最后直接让陆卓把晚上留给唐曼的力气都用了出来,直刀自己是彻底爬不起来了之后才罢休。

    “比刚才好多了,要是按照这种程度分成两个人去比较,现在的你能够一个打刚才三个。”南军脸不红气不喘地做到陆卓身旁,一副好老师的模样。军人的严肃让南军从心底里不喜欢陆卓头一次的打发,完全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酒一样不靠谱。

    趴在地上的陆卓松了口气,还好表现不算太差。他现在担心的,是晚上狐狸jing如果想吃自己的话自己上哪找力气应付她。

    浑身骨头活动开了,陆卓才发现自己散了架一样的浑身酸痛。原来脱力之后身上的伤势会变得更加恐怖,左脚上被南军扫那一下疼得火辣辣的,连路都走不好了。

    唐曼望着门前跟基佬一样扶在一起的两人,笑着把陆卓接了过来。关上门,唐曼立刻崛起了最:“干嘛那么玩命,只不过是一场友谊赛,干嘛弄成这样回来。”

    将陆卓往床上一摔,唐曼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红花油。她直刀以陆卓的xing格不弄得医生酸疼是不会罢休了,所以一早就准备好了所有东西。甚至还有消毒药水跟纱布。

    感受着唐曼的纤手在自己身上游走,陆卓舒服地哼哼着睡了过去,惹得唐曼又是一阵咬牙切齿。要不是砍在这货实在是经不起折腾的面子上,自己一定要报之前次次都被他弄晕的仇。

    迷糊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江盛就打电话来了,说自己船就在湾仔码头,让陆卓把南军送过去。

    拖着累得跟什么一样的身躯,陆卓把兄妹两送到了码头。跟江盛打了个招呼让他替南军兄妹早自己住的酒店再开一间房之后就直接坐着出租车回到了酒店重新倒头大睡。

    一觉醒来,这才神清气爽的陆卓才搂着狐狸jing把昨晚上欠的“公粮”给补回来。望着唐曼越来越娇媚的脸蛋。陆卓都忍不住觉得自己是个神一样的人物。

    坐车回到佛山,个陆卓都在思考江盛和东来的事情。怀里抱着的笔记本上,有关东来的最近新闻让陆卓紧紧皱起了眉头。

    员工自杀时间已经被认定为是谋杀,而背后主使也付出了睡眠。另一间规模跟丁来相差无几的公司。

    典型的商业陷害,对方想利用东来的负面新闻彻底将东来打垮,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陆卓叹了口气,难怪江盛这几天这么开心。竞争对手竟然用这样不入流的手段来陷害自己,换了是谁恐怕都无法步伐抑制内心的兴奋。现在真相大白,东来的声势一时无两。各界的报道如同chao水一般淹过了各大版面。而东来的名声也达到了有史以来的第二个高峰。

    “真他妈蠢材!想害人就不会用高明一点的手段么!比如指责东来的产品有问题,死咬着不放!”陆卓一把和尚了电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骂到。

    对方的这种手段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不但对东来没有造成丝毫伤害,就连自己的计划都受到了空前的影响。今天走啊上的谈话江盛的口气强硬了许多,而且还提出了很多疑问,例如如何保证东来的人脉。

    对于江盛的反戈一击,陆卓是始料未及的。他心中暗暗自责,自己早该察觉到的!在江盛露出得意的症状之后自己就应该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的一样而观察东来的举动。现在倒好,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接下来的谈判恐怕回异常艰难。

    唐曼拍了拍陆卓的手背,示意他不要急躁:“别担心,我们还有很大的把握。东来的现状只是暂时,但是他们的衰退却是持久,这样的好消息根本无法挽回东来颓败的趋势。只要江盛不是老眼昏花,应该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陆卓摇摇头:“我担心的不是这儿。而是绕口本利用这个事情大做文章,把东来描述成被行业潜规则和暗害打压的弱者形象。倒是他利用舆论让东来走入现有的行业模式,那就变成了万众期待的弱者的反击。到时候,我的计划将付诸流水。”

    唐曼摇摇头:“不会的,如果江盛不想成为行业工地,就不会这样做。这么造势虽然规模宏大,但是给江盛和东来带来的潜在打击却是无法挽回的。整合行业内都会把他堪称工地,到时候,江盛将进退两难。”

    陆卓点点头:“希望如此吧。”

    原本收到请来的事情弄到现在这个地步,不得不说两人是运气不佳。就算是没有这件事情发生,也比现在这样让东来重新姑苏的情况要好得多。

    临来的时候向大妈曾经跟唐曼通过气,如果要让星辰的声势更加扩大的话,这单生意是最好的机会。以东来在行业内的影响力,足够将星辰的战略办妥又延伸神到一个全新的领域中。

    回到佛山,已经是晚上10点。江盛虽然依旧是热情地到车站迎接两人,但是眉宇间却少了许多的谄媚和依赖。

    敏感的陆卓和唐曼立刻意识到了情况可能还有新的变化。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两人就急匆匆地回到了酒店。

    打开电脑一查,果然,陷害东来的企业已经被勒令摘牌,老板和主要员工也被统统关了起来等候问话。这样的结果直接导致了行业内的错觉,东来的影响力依然存在,它还是那个龙头老大,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

    两人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眉头紧紧皱起,房间内的气氛一时间压抑到了极点。

    “该死,订单量和客户源绝对会增加。”陆卓盯着电脑屏幕,皱着眉头恶狠狠地咬牙道。

    唐曼点点头,坐在陆卓身旁,同样是盯着自己身前的电脑点头:“媒体肯定会大肆报道,而且东来也不会放过这样大做文章的机会。”

    第一时间,两人就对现在的情况做出了jing确的预判。以这样被陷害的弱者姿态和营造出来的实力雄厚的假象,东来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绝对能够获得意想不到的回报。甚至于有可能直接让他们摆脱目前的窘境。

    “该死,东来的竞争对手都死光了么!@黄色 怎么没一个站出来唱反调!“陆卓望着电脑屏幕,疯狂地摔下来网页,却没有找到一篇有关于东来的负面新闻。

    而最近一片说东来不好的,还是上个月一家极其小众的媒体做出的对东来产品的分析报道。点击量也悲惨地吓人。

    “没办法了么?”陆卓皱着眉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照这么发展下去,明ri天一早,东来酒壶迎来新的时代,甚至新的黎明。

    “不对!”唐曼皱起眉头,突然神se紧张地说道:“太安静了!”

    被唐曼这么一提醒,陆卓才猛地反应过来。没错,的确太安静了。各大媒体如同同时被风吹的墙头草一般,纷纷报到出了对东来有利的新闻。而各个其他厂牌也没有发飙任何生命甚至没有任何动作。

    太不寻常了,以往某些媒体为了争取观众,就算风向怎么吹也会跟他们唱反调。而各大厂牌的反应也低调得吓人,好像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一般,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只言片语。

    太不寻常了!

    陆卓一边飞快地浏览着网络上的新闻,一边飞快的拿着小本子把内容要点记下来一一比较。

    半个钟头后,陆卓倒吸一口凉气。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东来的第二chun,而是东来的死刑!

    转过头望着唐曼,后者眼睛里也是露出了同样震惊的神se。两人手中记录下来的要点一对比,却是惊人的一致。

    “褒奖东来。”陆卓紧紧望着手中的本子。

    “半真半假的业内黑幕。”唐曼皱着眉头。

    “东来的弱者形象。”

    “东来的发家史!”

    陆卓心里头几乎凉了半截,这个行业简直水太深了,要不是自己置身事外,还真的没办法看清楚这样漂亮的谋杀!没错,就是谋杀,对东来的谋杀。**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