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一百一十七章 蹊跷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两个星期之后,唐曼已经痊愈。要不是陆卓摁着她不让她出院,她早就巴巴跑回酒店去把自己买的东西取回来了。这两个星期他足足胖了接近10斤,都是陆卓四名给她灌进去的。

    收拾好东西回到酒店,陆卓已经打算今天一整天都不放过唐曼。什么工作什么东来公司全都排到后天去。开玩笑,自己足足憋了两个星期才换来这一丝黎明,要是就这么浪费掉那简直就是没天理了。

    急匆匆搂着唐曼洗了个澡,陆卓二话不说就要提前上吗。半个月的子弹啊,足够把敌人she成马蜂窝了。

    刚刚搂着美人滚到床单上,陆卓的电话好死不死地想了恰来。

    骂骂咧咧地拿起电话一看,却是江盛这个煞风景的白痴。当下电话一关,搂着娇·喘吁吁地唐曼就要进入正题,还没等陆卓把气喘匀,唐曼的电话就又响了。

    “尼玛!搞什么,会阳·痿的知不知道!”陆卓从床上跳起来抓起唐曼的电话就要摔得粉碎。

    唐曼紧张地抬起脸,同样是满脸的急不可耐。虽然很像跟陆卓一样把电话砸碎,但她的职业cao守到底是比陆卓高出了一大截。抢过陆卓手里的电话,努力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接通了江盛那催命一样的电话:“喂!”

    电话一接通,唐曼的脸se就骤然一边,陆卓一见美人的表情立刻明白了自己今天是别想再有什么美好回忆。默不作声地从美人身上爬下来,开始穿衣服。

    挂断电话,唐曼也是火急火燎地跳下了床开始穿衣服。一边翻着自己不知道被陆卓扔到了什么地方的内衣,一边朝着陆卓说道:“东来出大事了。”

    陆卓点点头:“看你的表情就@黄色 知道了。”

    “一个员工离奇死在了车间里,其他员工正在闹事。”唐曼飞快的将自己整理好,检查了一下自己要带的东西就准备出门。

    陆卓心里头没有半点惊讶,他现在郁闷还来不及。这东来还真是什么事都能想着自己,就连员工离奇死亡都要打电话过来妨碍自己的夫妻生活。真他妈的不是东西,自己又不是柯南。就算去了又能怎么样。

    火急火燎地赶到了了东来在工业园的厂区,远远地就看到了工厂门口聚集起了一大堆举着横幅放声大喊的员工。陆卓心中一跳,这死的是什么人,竟然会引起这么多人sao乱。

    对于普通员工的心态陆卓是直刀的,只要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普普通通的工人是不会闹这么大的。这些人做一天就挣一天工钱,自然不会为了无聊的事情而放弃自己养家糊口的行当。富士康闹成那样都没见有多大事,怎么这次东来只是死了个人就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门口的人云黑压压一片,怕是部下几百人。

    眼见前门是进不去了,陆卓和唐曼远远地下车,然后打了电话给江瑾,让她出来接自己。

    过了十几分钟,江瑾才满头大汗地从后面绕了过来。一见面,就喘着大气对两人说道:“这会不好了。”

    陆卓撇撇嘴:“看出来了,死得是什么人?怎么搞得跟社团斗殴一样?”

    江瑾望着厂区门前挤得水泄不通的员工和记者,宜黄事件也不知道从哪说起,直刀陆卓问了第二次之后才咬着牙说道:“死的是工会会长,在车间检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卷进了压机里,现在工人们再讨说法,质疑我们的器械质量。”

    陆卓一愣,心中顿时吓了一跳。好家伙,东来的那台大压机能产生足足7000吨的压力,那人被卷了进去别说骨头了,就是连荷尔蒙都足够被压扁,难怪江瑾一脸忍受不了的模样。

    “现在工人们跟记者都把现场团团围住,jing察正在现场取证,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平常的cao作也都按照技术要求严格执行。而且这么多年来那台压机都没有人靠近,为什么会有人卷进去我们根本不清楚。”江瑾一边焦急地领着两人绕过一个大全从后门进了厂房里,一边紧张地朝着两人询问着意见。

    既然星辰已经初步跟他们达成了一向,那么这样的事情肯定会让双方的合作受影响。江瑾原本还想要瞒着两人,害怕唐曼知道了事情之后立刻取消跟东来的合作,但是江盛却执意要将事情告诉他们,还要请他们到现场协助。原因很简单,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东来对星辰的绝对信任。

    唐曼皱了皱眉头,朝着江瑾说道:“先让人来检查压机和所有的设备有没有故障,如果没有就公布出来,让工人的情绪先稳定。如果有的话,照样公布没有故障的消息。总之先稳定工人的情绪。等jing方的调查有了进一步结果之后再说。至于记者的问题先别急着回答,只是把他们聚在一起,千万不能给他们机会采访员工。人多口杂,说着说着难免说出什么难听的东西,就算没有别有用心的工人,也难保有别有用心的记者。记住,急着和袁庚分开集中,尤其是员工,按照工种部门分开。一定要快,再晚就来不及了!”

    虽然被打扰了自己跟陆卓的甜蜜时光,但是对于工作,唐曼还是相当敬业的。尤其是在看到江瑾已经手足无措的时候,更是表现出了自己经验丰富的一面。

    有了唐曼这颗速效救心丸,江瑾的心情也一下子平静了许多。立刻打电话给前头正在应付员工跟记者的员工,随后带着两人进了东来的厂房。

    陆卓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进东来的厂房竟然是这幅情况。被jing方彻底封锁的巨大厂房内此刻空无一人,江瑾领着陆卓来到现场,却发现一大堆jing察正在围着江盛问东问西。一见到陆卓和唐曼,江盛的老脸上立刻松了一口气。

    两人的到来说明了星辰的立场,暂时不会放弃东来。

    “江老板,情况怎么样了?“陆卓也不含糊,上来就直奔主题。

    江盛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拖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紧张,当下也不隐瞒,皱着眉头朝陆卓说道:“jing方已经初步排除了意外和机器的原因。至于是认为失误还是他杀,他们还在调查中。”

    “把消息放出去!不管他们信不信,一定要理直气壮。先把那群跟风的给打下去!”陆卓想也没想就朝着降生说道。

    江盛神情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一场命案再怎么也不会让自己的员工闹到如此地步,一定是有别有用心地人在其中挑拨离间,煽风点火,再加上一些只会跟风的白痴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飞快地打电话给在前面处理的余云飞和其他人,让他们把消息先放出去,让不了解事情真相却跟着大喊的家伙们先冷静一下,随后才长长地送了一口气。

    打完电话,江盛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虽然是市值几个亿的大厂牌老板,但是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遇见。虽然懂得一些应急处理的办法,但是到底还是事情处在自己身上,不急不行。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陆卓和唐曼也没有了更好的办法。jing方没有首先排除他杀的可能那就说明这位工会会长很可能是死在别人手里,但至于到底是不是,那还要看最后的结论。既然机器和本身的硬件问题已经派出,那江盛就能挺直了腰板说话。

    过了一个多小时,前头打来电话,工人的怒气已经平息,只要给他们一个结果也许就能让他们彻底闭嘴。

    听到这个消息不光是江盛,就连陆卓都送了口气。工人们一旦安静下来,那么就没有其他的能够称得上是大事了。至于外面那些急着,塞点钱想让他们怎么写就让他们怎么写。陆卓已经盘算着让江盛出点血把故事写成一个苦情纠葛的凄美惨案了。只有这样,才能满足大众的胃口,让他们将视线转移到故事上而不是紧抓着东来不放。

    没多久,jing察就已经搜证完毕,准备带着江盛和江瑾回去做笔录。

    陆卓拍了拍江盛的间房,安慰道:“没事的,既然已经确定问题不在硬件上,那么就是工人自己的问题。我相信没有人会白痴到拿自己的问题来要挟你的。助于外面那些媒体,你只要这样就行了。”

    对着江盛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勒克让他脸上的表情转忧为喜。

    拍着手,江盛大声赞叹道:“陆卓啊,真是谢谢你!要是过了这个难关,不管怎么样,我封一个大大的红包给你!”

    陆卓摆摆手,这样的空头支票他一向不感冒,现在的情况还是多看看其他方面的变化为好。毕竟从一开始陆卓就觉得没那么简单。凭什么jing察还在搜证阶段员工就认定了是工厂硬件问题,而在听到江盛的回复之后又消停得那么快。还有就是为什么事情都还没发生多久,外面就已经围上了那么多记者。

    “陆卓,你怎么看?”唐曼望着跟着jing察一起离开的江盛和将江瑾朝着陆卓问道。

    “回老婆,此时定有蹊跷!”**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