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八十四章 异母同胞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躺在病床上,身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帝王般的待遇,当然,是古埃及的帝王。他现在浑身缠着的纱布都跟木乃伊有得一拼,除了脑袋以外,整个上半身几乎都在纱布的包裹之下,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消毒药水味。

    以陆卓的身体素质,带着十几处刀伤还不算大事。斗殴无数次的他比谁都清楚,刀伤可怕的不是砍,而@黄色 是捅。用砍刀的话只要不是砍在大动脉上那就基本没事,就算被劈上几十下也是失血过多,抢救一下还是能行的。但是要是当真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用捅的,那就事情大条了。内出血算是轻的,要是伤到内脏不死也得修养大半年。

    此刻陆卓浑身上下缝了47针,虽然听上去有些可怕,但皮外伤真不爽什么,最多留个疤。早在抢救过后麻醉药的效力一过他就醒来了,此刻正揪着陆羽质问着严天浩的事情。

    “那王八蛋什么来头,怎么你平白无故就跟神经病一样?还有,我怎么觉得他长得有点像老子?你侄子?还是外甥?”陆卓现在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郁闷来解释了,今天一晚上就没碰上好事。现实莫名其妙的跳出一个严天浩跟自己死磕,后来又无缘无故被一百多人堵在街上一通乱砍,还得自己差点挂掉。要说这事情陆羽不知道个大概,打死他都不信。

    陆羽笑了笑,脸se已经恢复了往ri的淡然,只是眼神中还带着丝丝颤动:“他是你弟弟。”

    “啥玩?你不是独生子女么?老子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弟弟?还他妈想干掉我?”如果不是在昏迷中,如果不是拿陆羽没办法,陆卓真想撬开老东西的脑袋看看他是不是有神经病。

    陆卓清楚得记得,自己跟陆羽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告诉自己陆家就他一个,传到自己这辈还是只有一个。结果现在又跑出个弟弟,这不是胡说八道么。

    陆羽笑了笑,眼神有些黯然:“他的确是你弟弟,同母异父!”

    “尼玛!”陆卓吓了一跳,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下来。这他妈算什么,太狗血了吧,还真把这当作琼瑶了。要不要再来一段情深深雨蒙蒙配上背景音乐哭一下?

    “我妈我不是没了么?怎么又跑出了一个什么弟弟。我有几个妈?”陆卓有点不耐烦了,老东西讲话跟前列腺有问题一样,断断续续的。实在让人受不了:“一次把话说完。”

    陆羽撇了撇嘴:“你母亲当初只是失踪,下落不明,并没有肯定已经死了。原本我也跟你一样那么以为,直到看见严天浩,他的眼睛跟你妈·的一摸一样。而且,他身上的气质,只有一个人能够带给他,我的徒弟。所以,在见到他的第一面时我就断定他是你母亲跟严哲的儿子。他体内有一半的血跟你一样,剩下一半,也和你同样优秀。”

    “老子可不觉得我这血统有什么优秀不优秀的。”陆卓撇撇嘴,根本没把陆羽说的后半段当回事,他望着陆羽,有些疑惑地问道:“我老妈不会那么没矜持吧?我才将将21,那货也差不多18,怎么好像跟你分开没两年就从了你那死鬼徒弟,该不是被逼的吧?”

    陆羽摇摇头:“没有女人能够抵抗他,就像没有女人能够抵抗我一样。两年时间,足够他将我从你·妈的心里头抹去了。”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你还是直接叫我妈名字好了。”陆卓皱着眉头越听陆羽的话越是觉得不对味:“还有,你别那么自大行不行,要真像你说的所有女人都对你死心踏地,那我妈还能改嫁?退一步说,就算对方是你徒弟。那我呢?别说心了,我连十二指肠都快掏出来给苏宝儿了,结果呢,现在还不是不清不楚的。”

    “那是你学艺未jing!”陆羽咂吧着嘴,朝着陆卓不屑地说道。

    “那也是你能力有限。”陆卓毫不客气地反驳,什么尊老爱幼完全不当回事。

    陆羽还是一样的笑容,望着陆卓,脸上突然出现一缕忧伤:“我原本也没想到思溪还活着,知道看见严天浩我猜猛然惊醒。今天我的确失态了。”

    陆卓看着自己老头,突然一愣,没想到这个平时为老不尊的家伙竟然还有这么深情的一面。陆羽表现出的,并不是什么恨意,而是对于自己老妈那种深深的爱恋和对自己如今情况的无奈。

    陆卓相信,如果陆羽有机会,恐怕会第一时间冲回去再把自己老娘抢回来。只是他如今被困在自己身体里,说到底连个屁都不算,毕竟要是个屁还能放出去呢,而陆羽,只能呆在自己身体里不知道什么时候。

    “现在你的对手出现了,你要怎么做?是血浓于水地亲情重要,还是……”

    “重要个屁!连自己亲生爹妈都没把我拉扯大,我他妈还顾忌什么同父异母的弟弟?你开玩笑吧?看看人家今天望我的眼神,我赌1块钱如果他知道有我这么个哥哥也不打算放过我。我有兄弟,但不是他!”陆卓丝毫不留情面地打断了陆羽的话,直接说出了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早在跟严天浩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打定了注意,要是这货跟自己对着干,那他就同样死磕到底。什么兄弟,什么血缘关系都是放屁。别说自己从没见过自己那老妈一面,就算是从小呆在她身边,陆卓也不会承认。他只有一个姐姐,叫苏宝儿,将来是他媳妇,就这么简单。

    这一刻,陆卓骨子里的凶狠暴露无遗。对于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根本不在乎,他心里头重视的,只有自己轻声经历过的东西。

    “好!这才像我陆家人!什么狗屁血缘,他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他敢挡住你的路,就干掉他,连同他身边的所有人!”陆羽表情凶恶,望着陆卓定定地说道。

    陆卓笑了笑,反问道:“也包括我妈?”

    陆羽点点头:“必要时,无所谓她伤不伤心!”

    陆卓没有答话,他看得出陆羽依然深爱着那个叫程思溪的女人,但是为了一些事情,他却不得不做出更正确的决定。哪怕是伤害她,哪怕是要与她对立。因为陆羽知道,就算他再怎么阻止,也无法拦下陆卓。

    威斯汀酒店的套房中,严天浩靠在沙发里,拿着电话安静地听着,脸上尽是怒气。

    良久,他安静地挂断电话,随后猛地将手机人到了一旁的华子安头上,立刻将对方砸得头破血流。

    “你他妈怎么安排的?一百多个人,四个枪手,竟然没办法解决掉三个人!现在那边的人都他妈知道是我做的,要不是没有证据,我他妈早完蛋了!我给你两分钟时间解释,你到底派了一群什么废物过去?”

    严天浩满脸的怒火,刚才他接到自己叔叔的电话,让自己立刻回京城。否则的话自己的小命恐怕都保不住。方家已经彻底怒了,竟然有人名目张的地派人袭击方严牧,就算没有丝毫证据,恐怕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

    华子安此刻如坐针毡,额头上的冷汗大滴大滴地跌落下来。他自己也明白为什么自己派出去对人竟然会没有丝毫收获。现在整个上海已经秘密封锁,哪怕是半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剧烈的反应。

    深深吸了口气,严天浩速速咬着呀,狞声道:“方严牧,你真是好心机啊。曹璀被你撞成重伤,这下子我的计划全部没了,好,很好!”

    “什么?曹璀她……”华子安猛地惊呼,不可置信地望着严天浩。

    “哼哼!一次意外!”盐田要咬着牙,语气中满是杀气:“这小子做事从不来yin的。明目张胆地在唐远毅面前把曹璀装成昏迷。这种交通意外就算公事公办也没办法拿他怎么样,王八蛋!”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方严牧这小子被袭击恐怕方家不会那么简单地就算了。上海这边唐远毅不动的话其他人恐怕也只会静观其变。光凭我老爹那里,恐怕要再想把计划实行下去恐怕不可能。”华子安皱着眉头,朝着严天浩问道。

    严天浩皱着眉头,原本他的计划只是利用曹璀骗取掉唐远毅的全部财产。以曹璀的本事,半年之内完成这个任务根本不是问题,可是眼见着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却被方严牧这小子一下撞飞了。虽然曹璀的确很有本事,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内不受到什么风言风语的鼓动。现在事情败露,didu那边的一些人已经是大发雷霆,如果自己现在不敢回去,那恐怕这辈子就不用回去了。

    权衡了一下利弊,严天浩还是决定先回去。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能先保住自己再说。

    想了想,严天浩站起身来,朝着华子安说道:“立刻安排飞机,我现在回去,这边你盯着,曹璀那边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