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十七章 一丝不挂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今晚能把排在新书26的那本言情掀下来么?看你们了!!!

    成彻丝毫不知道自己一首歌已经将其余六个人彻底掀翻。【分享}就连喜怒最不行于se的唐曼也是满脸的不堪屈辱。

    “我是招了一批什么员工回来啊!上帝啊,佛祖啊,求求你们谁行行好一道雷劈死这个混蛋!”手指揉着太阳穴,唐曼快被耳朵里那洗脑的旋律给逼疯了。什么经融现状,投资风险全都被洗脑选录硬生生挤了出去。脑子里只剩下那连白痴也会记住的旋律。

    一首歌唱完,成彻得意的转过身来,冲着众人笑道:“怎么样?都被我的风采迷倒了吧。”

    “成彻,我jing告你!这是我第一次滥用职权,你要是待会再碰那台点唱机,我明天就开除你!”唐曼实在无法忍受了,就算歌曲已经完毕,但脑子里那坑人的旋律依然挥之不去,简直跟魔咒一样。她一张绝美的脸蛋扭曲着,眼睛里she出了愤怒的目光,头一次觉得靠权利开除一个员工是那么的充满诱惑。

    陆卓指了指周围其他人的表情,耸着肩膀说道:“不用我评分了,大家对你的表现都很…震惊。”

    成彻极其无所谓其他人的表情,似乎已经习惯了一般。作为一个从来不怎么在乎别人看法的人,他向来认为只要自己爽了就行。就像现在,他很享受被众人紧盯的感觉,哪怕那眼神里充满了滔天恨意。

    “到你了。”把麦克风交到陆卓手上,成彻跳着眉毛说道:“看我对你多好。我这么做@黄色 完全是给你铺路。待会就算你唱得再怎么差,他们也会觉得跟天籁一样。”

    “滚!”陆卓没好气地一巴掌拍在成彻身上,刚想起身去点个,身上的电话却突然一阵震动。

    “完了,苏宝儿查岗!”陆卓浑身一震,一把扔掉麦克风,随后快步走了出去,直冲厕所方向。

    要是让苏宝儿知道他在唱歌没叫她,而且还有别的女人在旁边,那自己就不是睡电梯这么简单了。他还依稀记得,上一次跟方启峰几个混蛋去唱歌没叫她,刚好又有几个自己都不是认识的女人在场。被苏宝儿知道之后自己整整个一月都处于断电断水状态,就连冲马桶都会被苏宝儿把阀门关掉。

    直到进了卫生间周围的环境安静下来之后,陆卓才掏出电话。

    一看号码,陆卓整个人都愣住了,是陈忆!

    卓接过电话,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已经将近一个月没听到他的声音了,这大半个月以来她都没有一个电话过来。陆卓很想打过去,但是却不知道打过去了又能怎样,能说些什么。

    陈忆的声音还是那样不愠不火:“在干什么?”

    “跟同事吃完饭在唱歌。”陆卓此刻的心情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只知道,自己很高兴,很高兴她能打电话过来。但是这种高兴却带着更强烈的失落。

    陈忆嗯了一声:“你找工作了?”

    “是。”

    两人的对话永远是这么简单,好像永远是一问一答的采访。陆卓曾经不止一次痛恨这种情况,但却无力改变。

    “我这边安顿好了,这段时间忙没有联系你。最近怎么样?”

    陆卓苦笑了一下,点上了一根烟,用力吸了一口。他有无数的话想要告诉对方,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头,只能变成一句:“还好,老样子。”

    陈忆没有听出陆卓语气里的失落,或许她对于自己不想知道的事情永远是毫无反应:“我下星期回去一趟,把房子和车子卖了。在这边有点事要用钱。”

    陆卓嗯了一声,半天没有说话。只是在脑海里不断翻腾着“她要回来了”这句话。好像一句咒语,在他脑海中将她的思维全部占据。

    “到时候再给你电话。夜了,我去洗澡。”

    “晚安。”

    陆卓呆呆地挂断电话,全身的利息好像随着那轻轻一按而全部流走。双手撑在水池边,大口喘着粗气。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

    “她根本不爱你。”陆羽的话语尖锐而沉重。

    陆卓点头:“我知道。”

    陆羽冷笑:“你还爱她。”

    “我也知道。”

    “你可以得到她。”陆羽自信地说。

    陆卓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拧开水龙头,将自己的整个脑袋放到了水中。强烈的窒息感瞬间袭来,冰凉的水仿佛能够冲走他此刻脑袋中所有的杂念。

    良久,无法再承受没有氧气的陆卓蔡猛的一抬头,双目通红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想安静一会儿。”

    陆羽没有在说话,他能感觉到在接了这个电话之后陆卓的变化有多大。陈忆的影响力或许比不上苏宝儿,但是她却有着比苏宝儿更为强大的对陆卓的影响力。苏宝儿影响陆卓或许还要做些什么,但是陈忆只要几句话。

    擦干净自己脸上的水珠,陆卓把自己整理好自己才缓缓走出了洗手间。

    回到包厢内,气氛还是那么欢快。农显奇正拿着麦克风唱着一首《yshoulder》,他的声音温润又充满了温情,如果不是那张脸实在让陆卓想把鞋子摔上去,还真算是唱不错。就连一旁的赵笙和黎梦月都在一旁跟着去掉不停哼哼。

    一间陆卓回来,成彻立刻就拉着他做到了一旁,问道:“我去,你小子不是肾有毛病了吧,去那么久?”

    “少废话!”陆卓抓起两瓶啤酒,将一瓶塞进了成彻怀里,碰了一下之后直接养狗闷掉。

    成彻一愣,都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怎么陆卓去了趟厕所就整个变样了:“该不是我说中了吧?前列腺有问题?”

    “你前列腺跟肾长一块啊?少废话,喝不喝?”陆卓没好气地瞪了成彻一眼,这小子问的什么白痴问题。前列腺在哪他一个男人分不清么?

    成彻无奈,只能一口把啤酒干掉。随后砸吧着最问道:“跟女朋友吵架了?”

    “吵个屁,我没女朋友。”陆卓伸手又抓过两瓶,同样的一饮而尽。酒jing冲入喉咙,让他原本昏沉的大脑有了片刻的轻松。他现在不想想任何问题,只想找个人陪自己喝酒。

    坐在另一头的唐曼也看出了陆卓的神se不对,出门前还好好的,可是一回来就好像转了xing一样,整个人变闷闷沉沉,还不停地找成彻拼酒。

    端着一瓶酒走到了点唱机前,陆卓三两下就点好了一首歌,随后静静地靠在沙发上看着其他人。

    “哎,陆卓,你的歌。”赵笙将麦克风递到陆卓手上,随后冲他笑道:“可别像成彻一样唱过之后就被封口啊。”

    陆卓嘿嘿一笑,脸上的沉闷早已消失不见:“成彻是谁?你带来的?我可不认识那种破锣嗓子。”

    赵笙被陆卓逗得“咯咯”直笑,点点头,深有同感的说道:“我觉得也是,成彻简直就是无法超越的奇迹。星辰毒瘤。”

    成彻苦着脸,一副怨念的样子:“我不就是唱了首歌么?至于用星辰毒瘤这样来形容么?”

    赵笙和陆卓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读到了“深表同意”这四个字。陆卓拍了拍成彻的肩膀,安慰道:“算了吧,能因为一首歌而被别人封杀,着也是一种安分。”

    “滚,唱你的歌去!”成彻笑着一把拍掉了陆卓的手笑骂道。

    音乐声响起,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身穿薄沙的美艳女子,躺在一张散发着亮光的背景之中。一个巨大的男人正抓着一把沙子轻轻地洒在上面,以她为背景来做沙画。

    “一丝不挂?粤语歌哎?”赵笙一看歌名不禁转过头望了陆卓一眼。他们出来聚会很少有人会点粤语歌,主要还是因为没多少人会说粤语。

    唐曼一看这歌名,立刻就皱起了眉头。一双眼睛不断在陆卓和画面中那身材曼妙的女子身上转换:“哼,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要是陆卓知道自己因为一首歌名而被唐曼定义为流氓,肯定会找林夕玩命。他之所以点这首歌,完全是因为自己在无意识之间所为。

    “分手时内疚的你一转脸,为ri后不想有什么牵连……”

    磁xing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立刻便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陆卓双目盯着屏幕画面,刚才打电话时的画面忍不住富商脑海。那种情形,跟歌词中描写的一摸一样。那藕断丝连的感情线牵扯着他跟陈忆,想要放手,却因为一个电话又勾起了所有的情感。无法忘记,也无法斩断,只能等时间来平复。

    他想向歌词中写着陈忆爱上其他人,好让自己的心情得以平静。但是他却发现他做不到。复杂的情感涌上心头,却最终只能先现在这样,不聚不散。

    陆卓脸上带着凄苦的表情,嗓音随着曲调陡然拔高,好像是无力的声嘶力竭,又像是最后的乞求。所有人的新都随着他的歌生而一瞬间被抽紧,产生一种强烈的错觉干。好像歌词中描写的就是他。

    一曲终了,陆卓安静的放下麦克风,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望着自己。尤其是唐曼那灼灼的目光更是穿越过几米的距离落在自己身上,让他有一种几乎要被她看穿的感觉。

    “喂喂,醒醒!”对着麦克风叫了两声,陆卓跳挑着眉毛满脸得意地冲着其他人笑笑:“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医生附体?”**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