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十九章 脱险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整整三天,陆卓都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找人重新修好房门之后更是连房间都很少出。李实三兄弟全都死于身上的炸弹爆炸,苏宝儿才买的路虎也成了一堆废铁。而他本人除了被鉴定为轻伤之外屁事也没有。到医院取出缝合了伤口之后第二天就出院了。而唐嫣和苏宝儿,除了受了些惊吓之外可以说毫发无伤。只是唐远毅那一亿美金就当提前过了清明节了。

    陆卓遵守了自己的承诺,将得到手的奖金共计一百七十万分成了三分用匿名信分别寄到了李实三兄弟的家中。也算是弥补了自己心中小小的愧疚。

    虽然李实几兄弟都是咎由自取,但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念头在陆卓心头一直盘恒不去。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亲手结束了三人的xing命一样,让他感到极其不安。毕竟,不是所有人在杀了人之后都可以若无其事当作什么事也没有然后再开香槟庆祝的。

    而这三天中,陆羽也将这整件事情全盘分析给陆卓。包括每个人做的每件事情所包含的动机,想法和心态活动。将所有的这些转化成为能够让陆卓理解的东西让他慢慢去感觉。并且让他完成了一系列的绝se对位思考,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无论当时陆卓扮演的是什么绝se,在陆羽的提点下,都能够全身而退。

    陆卓对于陆羽说的一切都深表赞同,除了陆羽说他当时不该冲动。用他的话来说“如果换了是你,你恐怕早就打死他了。”而这也是陆卓对李宽的死没有任何愧疚的原因。

    你可以抽我的脸,但不能碰我的人!这就是陆卓最真实的想法。

    三天里,两人在房间里制订了一系列的计划,包括陆卓必须重新正视自己的暴力技巧。街头斗殴大·法始终是不入流的功夫,陆卓想要凭着这些就想在这个世界立足,到头来充其量也只能是一个流氓头子。

    敲门声响起,苏宝儿推门进来,手里提着一个要想,对着躺在床上的陆卓笑道:“小桌子,换药了。”

    虽然苏宝儿脸上笑着,但是眼神却可以避开陆卓,甚至有一种逃避的感觉。

    在陆卓刚从医院回家的时候,苏宝儿好像仍然对陆卓硬生生咬下李青手腕皮肉的那一幕新有预计,每当看到陆卓都会浑身不自在,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不见,转而被一种刻意的疏远而替代。

    着几天里,苏宝儿除了每天换药吃饭的时候回来看看陆卓之外,同样是躲在自己房间里,甚至有时候故意对陆卓不冷不热的。一副要跟他保持距离的样子。

    陆卓表情一苦,他实在不愿意见到苏宝儿对自己这副样子。但是陆羽也jing告过他,不能再把苏宝儿逼得太紧,否则的话恐怕两人会越走越远。

    卓从床上爬起来,点了点头,接过苏宝儿手里的药箱。将上身的一副脱下来,解开缠绕得一圈圈的纱布,露出肩上那道细长的伤口和弹孔。

    纱布粘在伤口上,一揭下来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陆卓虽然是男人,但不是绿巨人,碰到疼痛的时候眉头也是很自然的皱起,表情一阵苦逼。

    苏宝儿在一旁看得也是一阵心疼无比,想要上去提陆卓包纱布,可是双腿却像是定在了地上一般。那天以后,她心中对陆卓的感觉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是友情?两人生活了十几年,恐怕早就超越了一般的友情。是亲情?虽然姐弟相称,但苏宝儿又觉得不完全是。但如果说自己爱陆卓,她又不愿意承认。

    自从那天陆卓突然闯进浴室将自己紧紧抱住之后,她心理的感觉就产生了剧烈的变化。想要跟陆卓在一起的感觉从优有过的强烈,但是同样强烈的,还有埋藏在心底深深的恐惧。她害怕陆卓只不过是想要借自己来麻痹失去陈忆的痛苦。

    看着陆卓紧紧皱起的眉头,苏宝儿免不了又是一阵揪心。想了半天,终于还是走上前去,向着陆卓说道:“还是我来吧。”

    陆卓摇了摇头,笑了笑:“算了吧,我自己能行的。”

    说着,陆卓已经手脚麻利地将药水重新上号,然后一圈圈地缠绕上了纱布。

    苏宝儿嘴唇动了动,想要帮忙,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变了:“你关机这几天唐嫣打了几次电话过来,说她爸爸想见见你,好当面感谢你救了他。”

    不知道为什么,苏宝儿在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一股子酸酸的味道,好像生怕陆卓答应一样。

    陆卓其实早就知道唐嫣会打电话过来,他就是不想答应所以才把电话关上。对于唐远毅,陆卓可没有什么好印象,光凭他答应让苏宝儿以身犯险这一点陆卓就像当面骂他个狗血淋头。

    “不去了,等过几天我伤好了再说吧”陆卓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打算接受唐远毅的感谢,毕竟说起来唐嫣被劫持也跟自己有着很大的关系。

    苏宝儿没来由的心中一甜,看着陆卓这幅冷冷淡淡的样子,就好像看见了他对唐嫣冷冰冰地样子一般。那种感觉就好像大热天里吞下了一整个冰激凌,爽到了极点。

    “我买了茄子和牛肉,还专门煲了汤给你补补。”心情一好,苏宝儿脸上的笑容自然就多了起来,眼神也不是再飘忽不定有意无意地避开陆卓。

    陆卓将衣服重新穿好,从床上爬起来摇着头说道:“算了吧,你做的菜能咽下去已经很费力了,至于汤,倒掉!”

    “你!”苏宝儿眼睛一瞪,没好气地看着陆卓,恨不得一巴掌直接将他抽瘫了,让他一辈子都只能吃那咽下去都困难的饭菜。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这几天为了做菜在厨房里被熏得皮肤都差了么。

    “哦,对了,那几个家伙晚上会来吃饭。”苏宝儿好像突然才想起来一般,突然惊叫一声:“我忘了买菜!”

    陆卓苦笑着摇着头,让苏宝儿当家真是瞎了自己的狗眼。从今往后,只要自己还能爬,也不能再让苏宝儿做这种危害全家的事情。

    起身下楼,看着乱成一团的厨房和脏兮兮的客厅,陆卓也没了做菜的xing质。这才短短三天,整个家都已经不成样子了,这如果是要苏宝儿一个人住一个月,会变成什么样还真的想象不出来。

    “苏宝儿!”陆卓几乎是咬着牙翻出了苏宝儿的名字,望着一团糟的客厅,他实在想不明白苏宝儿的睡衣为什么会跟吃剩下一半的薯片放在一起,还有那茶几上的可乐印子,明显就是只把碰倒的可乐收拾了,至于茶几,那是根本就没清理过。

    “碰!”地一下,楼上传来了房门紧闭的声音,很显然,苏宝儿不想打扫。

    “哎~重伤员啊,杨过形态啊!还要打扫屋子啊。”陆卓吊着一条手臂,好容易从厨房里找出了一条脏得散发出浓烈恶臭的毛巾,清洗干净之后才走回到客厅里慢慢收拾。

    睡衣,鞋子,报纸,杂志,零食,还有吃剩一半的苹果。还好自己住在32层,不然的话家里肯定什么东西都有了。

    “哎,我要是不看着你@黄色 ,你连吃饭都成问题。”陆卓一边收拾着脏兮兮的茶几,一边叹气道。

    “要不,我来帮你!”苏宝儿的声音猛地出现在陆卓身后,将他吓得直接跳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下来的?”陆卓提着毛巾,脸se苍白的望着苏宝儿。这家伙走路就没声音的么?不过低头一眼,陆卓就明白了,这货脚上光溜溜的,连拖鞋都没穿一双。

    “喂~你拖鞋呢?不穿鞋子故意来吓我是吧?”陆卓瞪着眼睛看着苏宝儿,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我…”苏宝儿低着头,一副无辜委屈的样子:“那天累了,在客厅里看了会电视,醒来之后就找不到了……”

    陆卓咬着牙,恨不得抓住苏宝儿狠狠胖揍一顿。这算什么借口,还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好像是自己把她的拖鞋弄丢的一样。

    “行了行了,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免得那几个混蛋来了被占便宜!”陆卓指着地上的吊带睡衣,没好气地说着:“这种东西你都敢丢在客厅,你当真是不怕狼啊。”

    “我是准备拿下来洗的……”苏宝儿低着头,小声说道。

    “我…”陆卓实在是没话说了,对于生存技能无限逼近于零的苏宝儿来说,恐怕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

    好容易将屋子打扫了一边,总算是能见人了。几个混蛋掐着时间窍门,刚好在陆卓坐下没多久的时候提着大包小包的闯了进来。

    几个人都知道陆卓受了伤,没办法做菜,所以这次上来提得都是现成的饭菜。

    方启峰将手里的东西望餐桌上一放,冲着陆卓说道:“松鹤楼的高级货,专门未老你这个正义战士。”

    陆卓眉头一挑:“干嘛不出去吃,省得我还要自己清理。”

    “这不是考虑到你生活不能自理跑来跑去麻烦么,放心吧,吃完了苏齐帮你打扫。”方启峰丝毫不顾苏齐那要杀人的眼神,笑着说道:“他刚才打赌输了,自愿受罚。”**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