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六章 开门迎恶客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猛地回过身去,却只见一个迅速朝他飞过来果篮郎和一个掩面逃跑的人影。-更新最快〗

    一把接过果篮挡住关键部位,陆卓心里头连想死的新都有了,没想到自己清洁溜溜的样子就这样被人拿走了“第一次”。飞快的从柜子里翻出内裤套上,冲着在一旁偷笑的张旭大吼道:“还笑你妹啊,快去跟人家解释啊!”

    “你们不是没关系么?那还解释什么?”张旭强忍着笑意,冲着陆卓说道:“看样子这一次臭流氓的名头你是坐定了。”

    “滚!”陆卓怒骂一声,飞快的穿好衣服,抬腿踹了张旭消退一下,骂到:“你·妈的,有人进来也不告诉老子。”

    张旭一摆手:“别怪我,人家才进门你就冲出来了,不能怪我。你还是自己去跟人家解释吧。”

    说着,张旭一摆手,走出了病房,留下呆若木鸡的陆卓一个人站在原地。

    犹豫了半天,陆卓还是没想好要怎么跟唐嫣解释,终不能跟人家说“我今天刚好醒来,刚好准备出院换衣服,刚好忘了拿内裤,刚好你闯了进来就刚好看到了”。这话说出去,换成是自己也会狠狠抽对方一个大嘴巴。多个巧合连在一起的事件就不是巧合了,但是偏偏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

    “臭小子,冷静点。就直接走去出,坦白说。这本身就是个误会,而且谁都没吃亏,你不做贼心虚对方自然也不会死盯着这茬不放。而且女孩子面皮薄,你主动道歉,态度诚恳一点她也不会太过为难你。”陆羽见陆卓竟然为了这点小事情头疼不禁暗自摇头,忍不住出声提醒。

    陆卓一愣:“嗯?就这么简单?走过去淡定地说这是个误会就行?”

    “你以为呢?白痴总是把事情复杂化。”陆羽冷哼了一声,再也没了动静。

    陆卓想了想,好像陆羽说的的确有道理。反正自己跟唐嫣也扯不上什么关系,就算她不停自己解释又怎么样,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说清楚。有时候,人与人的关系处理,的确简单无比,只是很多人不愿意相信罢了。

    提着袋子走出病房,陆卓左右望了望,却没看见唐嫣的人影。

    “走了也好,省得麻烦。”陆卓想了想,慢慢走向了医院大堂。

    一个星期以来他都跟陆羽呆在一起,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体里的陆羽和他口中的陆家他也有了大概的了解。令他惊讶的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是什么名门之后,虽然现在整个陆家只剩下他一个活口。

    原本作为名门望族的陆家,因为陆羽的一次选择而全然断送。他跟自己的徒弟爱上了同一个女人,并且结婚生下了陆卓。而就在陆卓母亲临盆当ri,陆家遭受到了空前的打击。背上了一个巨大黑锅的陆家被一夜之间全盘清洗。虽然事后陆家被换衣清白,但路家人却在一夜之间全部断送。只留下陆羽与妻子带着刚刚落地的陆卓逃了出来。

    而为了掩护父子两,陆卓的母亲选择了放弃自己。而陆羽,也因为重伤而被迫在濒死之际用年轻时的奇遇将自己最后的灵魂注入了陆家家传的戒指。直到靠着苏宝儿对陆卓产生的强烈感情才苏醒过来。

    虽然故事老套,剧情狗血,但陆卓却不得不相信。不单单是因为陆羽与他七八分相似的脸,更是因为除了离奇二字之外他找不到任何能够解释的理由。而且陆卓也不得不承认,陆羽对于人心的理解和对人xing格的分析达到了完美的地步,尤其是对于女人。据他自己说他曾经完成过“千人斩”!意思就是把到手的女人达到了四位数。这让在陈忆面前都畏首畏尾的陆卓彻底惊讶了。

    不仅如此,陆羽似乎对于任何事情都有涉猎,集团管理,商业谈判,金融投资,奢侈品,甚至人文地理都无一不jing,而且对于每一件食物他都有自己独到的眼光,像个特立独行的叛逆者。而这些东西也都被他毫无保留地用在了一件事情上——泡妞。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任何知识都有可能成为一把钥匙,去解开女人心中的那扇门。”

    陆卓曾经不屑陆羽的生活方式,说他太过糜烂。甚至有些局的自己的母亲为了这样一个男人牺牲自己而不值。但陆羽的回答却让陆卓大吃一惊。

    “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并不是要受这个世界摆布,而是为了在这个世界留下你的印记。别人的始终是别人的,你唯一拥有的,只有你的想法和行动。只有去做,去实现,才是你活下去的唯一动力。而顶着别人想法,意见,靠着别人的思想语言行动的,就算只成功,也只能做一件商标,被贴在别人的产品上,千篇一律。但只要是你自己的思想,就算再不入流,那也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你不是我,所以没资格指责。”

    这段话彻底改变了陆卓对于自己的看法,也让他接受了陆羽。

    “要将自己的思想灌注入这个世界。”这是陆羽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就在陆卓东想西想的时候,一脸愤愤的张旭从走到了他面前,门生说道:“他娘的,出院手续要家属签字。苏宝儿回去了,医院说要留你观察一个月。”

    “切,谁理他。”陆卓撇撇嘴,根本就懒得理会那些条条框框。自己就算走了又怎么样,又不是没交住院费。打电话来就说自己痊愈了,谅他们也不敢把自己强行绑回医院做检查。

    两人出了医院,张旭是死活都不愿在跟陆卓去买什么菜了。他这几天熬下来自己都差点顶不住,现在陆卓没事紧张地神经顿时松弛了下来,恨不得在马路上就倒头就睡。

    无奈地陆卓只能跟张旭打好招呼,让他通知几个混蛋晚上一起吃饭,随后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家。

    提着大袋小袋地东西走进家门,陆卓几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自己不过一个星期没在家苏宝儿就已经把家里弄得不成样子。一壶已经泛白的咖啡就这么摆在客厅的茶几上,旁边放着几个吃了一半的杯面。几双鞋子胡乱的对在客厅里,甚至还有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安静的躺在地上。

    苦笑着摇摇头,陆卓小心翼翼地跨过客厅的“雷区”将买回来的菜放到厨房,随后转头开始收拾屋子。

    “这几天真是辛苦她了,看样子人家没少为你ca羽见到客厅这副惨样也不由得感叹一句。可以想象,苏宝儿每天回家都是胡乱吃点东西随后便急急忙忙赶往医院。

    陆卓没有作声,只是闷头收拾屋子。虽然这些事情以前都是自己做,苏宝儿向来都不看一眼,但是这一次陆卓在打扫的时候心里头一直酸酸的。一个星期时间,的确能改变很多。

    等到陆卓把屋子恢复原样,时间已经足足过了两个小时。把他累得跟条狗似的,倒了两杯水,端到了楼上。苏宝儿这一觉不睡到晚上是绝对不会起来的。

    轻手轻脚地打开苏宝儿的房门,粉se调的房间里充满着淡淡的香气,一张大床几乎占据了整个房间三分之二的空间,剩下的,只有一个同样巨大的衣柜跟一个梳妆台还有一个办公桌。

    “真不知道一个连书柜都没有的女人是怎么念完大学的。”陆卓摇摇头,轻轻走到床边,将一杯水放到床头柜上。随后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苏宝儿的睡姿。

    不得不说外表诱人如同水蜜·桃一般的苏宝儿睡觉的姿势实在难看至极。一头长发披散在半边脸上,显然几天都没有打理过了。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跳跳虎趴在床上,一件宽松的丝绸背心配上一条短小的热裤,双腿撇开将被子蹬在一旁。班长这小嘴均匀的呼吸。

    陆卓望着苏宝儿的睡相,嘴角不自觉的翘起。累坏了的苏宝儿根本没发觉自己身边多出了个人,迷迷糊糊在睡梦中打了个翻身,随后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大床上。

    苏宝儿一翻身,陆卓立刻瞪大了眼睛,差点从床上跳起来。睡梦中的苏宝儿根本不知道自己一个翻身走光了多少,只能任由陆卓坐在自己身边大饱眼福。

    陆卓死死盯着苏宝儿胸前因为翻身露出来的一大片雪白滑腻,丝质的吊带衫根本无法挡住她饱满的轮廓,因为无意识的动作而流露出大半个雪白饱满,那道深深的沟壑就直勾勾地立在陆卓身前。短小的吊带衫根本无法至挡住纤细有力的蛮腰,露出jing巧的肚脐。短短的热裤只能勉强遮住那神秘的三角地带,露出一小节腿根,却堪堪将最重要的部位遮住。那双白皙地长腿分得开开的,光洁滑·嫩的双腿没有丝毫瑕疵,让陆卓差点忍不住一把摸在上面。十只可爱的粉嫩脚趾翘起挺立在空中,亮se的水晶指甲不停地诱惑着陆卓。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陆卓赶紧将视线移开,狠狠举起手里的被子喝了口水。要是再看下去,他可能就真的顶不住了。

    “小子,这也是个好机会。温柔一点把她叫醒,顺理成章就能推倒了。”陆羽的声音如同一蓬凉水彻底浇醒了陆卓。

    陆卓一个激灵,飞快的放下手里的杯子,抓过被苏宝儿踢散的被子给她盖上,心里头大骂道:“老东西,瞎看什么!”

    “哎呦,还没进门呢,就护短啦?”陆羽好笑地回答道。

    一想到自己以后无论做什么都会被陆羽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陆卓就感到一阵恶心:“以后没事少出来。”

    陆羽想了想,沉默了一阵值周回答道:“好啊,只要你能自己解决问题。”

    陆卓叹了口气,肃然陆羽嘴上这么说,但是看不看他又不知道,只能找个机会把这个问题给他好好说道说道。轻轻替苏宝儿盖好被子,伸出手去,整理者她脸颊边散乱的长发,陆卓不禁又是一阵心疼。

    睡梦中的苏宝儿迷迷糊糊地哼哼了两声,两条玉臂一阵乱摆,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见陆卓望着自己的笑脸:“你回来了?”

    含糊不清地念叨着,两秒钟之后,苏宝儿一声尖叫,飞快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惊慌失措地望着陆卓,紧张到:“你…你进来干什么?我…”

    “放心吧,没走光。”陆卓指了指苏宝儿死死抱住的被子。他才不会告诉对方自己该看的全都毫无保留地看了一遍。

    看见自己身上捂得严严实实的被子,苏宝儿这才放下心来。但随即面se又是一红,质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两小时前,把被你弄成狗窝的家收拾了一遍,给你倒了杯水就上来了。”陆卓明显看到了苏宝儿眼睛里一闪即逝的失望,随行随着她的意思改变了话题:“你再睡会,我去做饭。晚上我叫了他们来吃饭,待会来叫你起床。”

    陆卓说着,想要站起身来,却不了苏宝儿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腻声道:“我要吃香草羊排。”

    陆卓一愣,现在这个点哪还有新鲜的羊排,超市里那种保鲜装的都不知道放了几天,就算做出来味道也大不一样。刚想回答没有,却看见苏宝儿故意鼓起的眼睛,那样子就像是陆卓钥匙回答没有她就立刻要哭出来一样。

    陆卓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份香草羊排起码要做一个小时,再说待会几个混蛋就要过来了要是匙被他们看到自己的保姆样指不定会说出什么。但是看见苏宝儿那渴望的眼神,却打死都不忍心拒绝。

    “小子,拒绝她,再换一样更能吸引她的东西。要让她从现在开始就习惯接受。”就在陆卓准备答应的时候陆羽突然出声打断了他,给了他正确的提示。

    陆卓一听,顿时明白了。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对着苏宝儿讨价还价道:“枸杞老鸡。”

    “成交!”苏宝儿舔了舔宝宝的嘴唇,完全无法抵挡陆卓开出的条件。陆卓特制的枸杞老鸡汤平常可是她最念叨的东西,每一次一锅鸡汤陆卓只能喝到一小碗,剩下的一大锅全部被苏宝儿一人没收。

    “可是要花上好久呢,现在时间够么?”苏宝儿歪着脑袋,有点不相信陆卓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做出更平常味道一样的鸡汤:“钥匙味道不对我可不买账。”

    “香草羊排就不花时间了?放心吧,当初专门设置的四个灶台就是为了现在准备的。”陆卓来了小,把苏宝儿重新按在床上:“你好好睡觉,到时候起来洗个澡就有得吃了。”

    苏宝儿听话地重新躺好,但依旧不放心的说道:“你可要叫我,不能偷吃!”

    陆卓摇了摇头,笑道:“放心吧,一定叫你。”

    好容易让苏宝儿重新睡下,陆卓摇着头回到了楼下厨房。翻了一下橱柜,还好,要用的东西一样不少。打上一大一小两锅水,放在火上准备烧开。随后取出刚买的老母鸡开始解剖。

    @黄色 将一整只鸡全部去骨,骨头敲裂,放入大锅之中慢慢炖着。陆卓又取出枸杞,黄芪,红枣,生姜,放入小锅中让其慢慢出味,随后再用姜片,料酒和盐将鸡肉抹上,这锅鸡汤已经完成了一半。

    这道菜最主要的就是火候,鸡肉和辅材的味道要吊出来起码要十几个钟头,但是为了苏宝儿那张叼嘴,陆卓只好把两样材料分开来炖以节省时间。等到大锅里的水减少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再加入小锅里的辅材放入鸡肉再炖一个钟头,那味道也就差不多了。

    门铃响起,陆卓擦了擦手,带着围裙急急忙忙地赶了出去。会把门铃当作遥控器来按的,除了那几个混蛋也没有其他人了。

    “开门,收电费了!”

    刚走到门前,方启峰的声音就在门外嚷嚷开了。

    打开大门,陆卓没好气地骂到:“滚你·妈的,老子没欠…唐嫣?”**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