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章 便宜老爹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他妈的,下次有你好看!”第一个被陆卓放倒的家伙扔掉手里带血的半截啤酒瓶,趁着老何跟苏宝儿还没反应过来扔下同怀飞快地钻入了人群中。@}

    陆卓只觉得后背一痛,等他回过头的时候对方已经一拳砸到了他脸上。紧接着,他两眼一黑,就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何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一边飞快的打电话叫救护车,一边把摊上所有的客人都苏三:“大家快让一让,待会救护车要进来。都让让。”

    苏宝儿满脸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黄色 过来,眼泪不由自主的就留了下来。想要拔出陆卓后腰的啤酒瓶,却又怕造成大出血,一时间只能傻乎乎地站在原地。

    街上的人见到有人受伤,纷纷让开了一条路。十几分钟后,救护车才来到了现场,看着陆卓被台上担架,苏宝儿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强行撑着走到医生面前,焦急地问道:“医生,我弟弟不会有事吧?”

    带着口罩的医生指了指地上那一大摊血迹,摇头道:“不知道,失血有些多,可能要输血。你是他姐姐,跟我们上车把。”

    苏宝儿浑浑噩噩地上了救护车,两手一直握住陆卓的手掌,眼泪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不停地自责:“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正在为陆卓做紧急处理的护士转过头来安慰道:“没事的,病人只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带回到了医院取出腰间的玻璃碎片包扎一下就没什么了。”

    听到护士的话紧张的苏宝儿这才稍稍放下新来,呆呆地看着陆卓。如果真是因为这样而让他有了什么问题,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望着陆卓被送进手术室,苏宝儿这才稍稍冷静了下来。去碎片这种小手术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啤酒瓶扎得也不会太深,加上陆卓身体一向不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左等右等,原本应该大半个消失就有应该完成的手术却嗤嗤没有消息。苏宝儿焦急的望着手术室大门,刚才稍稍放下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再也没办法坐在椅子上,站在手术室外的她生平头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无力。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只是看见有护士急急忙忙地从手术室里走进走出,却始终没有一声走出来。苏宝儿觉得在这么下去恐怕不用等到手术结束,再过几分钟自己就要崩溃了。一咬牙,一跺脚,伸手就要推来手术室的大门。

    “你干什么?”打开门出来的医生恰好看到苏宝儿伸出的右手递到自己腰间,那神情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苏宝儿一愣,飞快地问道:“医生,我弟弟怎么样?”

    医生摇了摇头:“情况比我们想的要糟,啤酒瓶扎得比较深,差点伤到肾脏,又大量出血。现在在昏迷,要好好休息。”

    苏宝儿脸se一白,紧张到:“那,能醒过来么?”

    医生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小姑娘,以后少看点妙手仁心。什么重伤昏迷瘫痪植物人的哪那么容易碰到。被啤酒瓶扎到而已,算是保护xing休克。不算什么严重的伤,只是要好好静养。好了,你去看看他吧,不过记住时间不要太长。”

    说完,一脸苦笑的医生丢下几乎瘫软在第的苏宝儿走开了。

    走进病房,苏宝儿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又留了下来。看着陆卓苍白的面孔,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哽咽道:“小桌子,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躺在这里了。等你好了以后我一定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病房的大门被人推开,几个年轻人走了进来,顿时便把单人病房挤得慢慢的。有两个家伙看了陆卓一眼,然后立刻带着一脸的冷酷转身走出了病房。

    方启峰站在苏宝儿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宝儿姐。陆卓也不是没受过伤,没事的。”

    苏宝儿擦了擦有些红肿的眼睛,点点头没有说话。外面张旭跟洪文打电话的声音传来进来,看样子,两个混蛋并没有就这么算了的想法。

    “老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明天早上我要知道是谁干的。我不亲手把他扔进黄浦江老子就不姓张!”张旭满脸的yin冷,拿着电话大声咆哮着。周围的护士想要上前阻拦,但一看到他那凶恶的眼神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苏齐挂断电话,转过身对着张旭说道:“jing察局那边有消息了,三个家伙,抓住了一个。”

    张旭眼睛一眯,拉着洪文就向外面走:“我跟你去看看。”

    “看什么看!都给我老实点,都多大的人了还整天闹来闹去,有什么等陆卓醒了再说。那三个小子一个都跑不了,急什么!”方启峰走出病房,旁若无人点燃了支烟,冷冷道:“陆卓这次是真倒霉,早上才失恋,晚上就住院,这家伙干了什么。”

    苏齐摇摇头,看了病房里一眼:“今晚我来看着他吧。”

    “看个屁,住个院而已,又不是等着人送终。明天早上就爬起来了,哪那么多屁事。”张旭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这几个混蛋都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医院了,对于一般的小伤也不那么在意。而且张旭知道,如果要人留下来陪陆卓,那苏宝儿肯定是不会把这个位子让给其他人的。如果陆卓醒来看到苏宝儿满眼血丝的样子,肯定会抓住几个混蛋把天灵盖掀开来臭骂一顿。

    方启峰看了看手表,把烟头踩灭,对几个人说道:“行了,都走吧。把苏宝儿而拉回去,不然等明天陆卓醒来了估计又要被他数落。”

    几人点点头,走进病房。看了看依然还没醒过来的陆卓。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苏宝儿。

    “好了,我们走吧。”正当几人正想着怎么让苏宝儿回家的时候,苏宝儿自己站了起来,对着几人淡淡的说道。

    方启峰点点头,走到陆卓身前,脑袋向后撇了撇,算是跟陆卓打过了招呼。张旭则是从口袋里掏出包烟塞进了陆卓手里。

    谁都没有注意到,陆卓从小就带在身上的戒指诡异地闪亮了一下,一道幽蓝地光芒一闪而过,随即消失不见。

    陆卓浑浑噩噩间仿佛感觉到了自己被抬进了手术室,好像看到了苏宝儿焦急的脸,又好像看见了陈忆在他旁边,告诉他自己回来了。但接着,他眼前一黑,又再一次陷入了黑暗。等他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周围竟然是一片黑暗的虚无,空旷得没有任何东西。

    “艹,这就穿越了?”陆卓打量了一下四周,不可置信的大叫起来。可他一张嘴,竟然发现自己没办法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惊骇yu绝的陆卓顿时呆立当场,惊恐地朝着四周打量着。可是四周围除了彻底的黑暗,却没有任何能够让他发现的东西。四周围除了彻底的黑暗还是黑暗。就连脚底下也感觉不到支撑他的东西。

    “你·妈的,这他妈怎么回事。我不过被人痛了一下后腰被人砸了一拳脸,不至于玩完吧?”陆卓瞪着眼,咬着牙不甘心地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令他更为绝望的事情处下了,无论他如何努力,就是无法让自己挪动分毫。

    “这下完了,牛头马面喝醉了,没人指路,脸去投胎的收费站都找不到。”彻底绝望的陆卓顿时软了下来,可是就算他现在想倒在地上也没办法,因为除了思想,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受他控制。

    “什么狗屁牛头马面,是我把你叫进来的!”

    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在黑暗中,紧接着,陆卓眼前一辆,一片强烈刺眼的白光猛地出现在黑暗的世界中。耀目的阳光刺痛陆卓的眼睛,让她本能地比起眼抬手,想要遮挡。

    足足几分钟过后,陆卓才适应了光明的世界,等他再度睁开眼时,却发现周围除了仍旧是漆黑一片之外,自己面前还多了一个男人。

    眼前的男人穿着得体的休闲装,白se的打底衫加上黑se的毛料外套,配上他健硕的身材,显得既阳光又带着丝丝的补给。下沉一条深se的裤子,一双白se皮鞋,整个人坐在陆卓面前,用手撑着脑袋。一股异样的吸引力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让陆卓情不自禁地想要跟他说话。不仅如此,眼前这个人的年龄也让陆卓无法处揣摩,那张与陆卓有几分相似的脸上带着几道纹路,却让人不愿意去相信那是皱纹。他看上去不过二十几许,可是看着自己的眼神却带着浓浓的沧桑和感慨。一头圆寸不但没有影响别人对他的好感,反而让他显得更加jing神。修长的手指敲打着大腿,却给人一种老而迟暮的感觉。那

    “老子不是受,老子不是受。”陆卓望着眼前这个完全看不出丝毫年龄的男人,心头狂震。第一眼看到眼前这个男人他差点就情不自禁地上去搭讪,而且望着他的脸,自己竟然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很惊讶对不对?“男人望着陆卓笑着问道。两手晃了晃,两只手臂上赫然带着沉重的镣铐。

    陆卓浑身一震,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男人手脚上的镣铐时,他竟然有一种心疼的感觉,就好像心头被狠狠刺了一下。

    “你不自我介绍一下?”陆卓不愿意像个白痴一样问出老套的“你是谁”,仿佛是想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而且心中那种想要亲近对方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男人笑了笑,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做的更舒服一些,歪着脑袋说道:“我叫陆羽,如果还活着的话应该有五十一了。职业嘛,是个千人斩。”

    “五十一?你他妈骗谁呢?”陆卓瞪着陆羽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俊脸破口大骂,为的只是要破坏自己对他越来越多的好感。

    陆羽一板脸,一股凛冽地气势自她身上勃然而出,他盯着陆卓看了好一会,随后又恢复到了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我是你亲爹!”

    “我是你大爷!”这下陆卓可不是为了破坏什么好感。从小作为孤儿的他虽然被人收养,但是他心中能够让她心甘情愿称之为家人的只有苏宝儿和养父母。对于自己那从未谋面的亲爹妈,陆卓向来都没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是痛恨。

    现在突然跑出来一个不人不鬼的家伙竟然说是自己老爹,陆卓没冲上去打死他就算有素质了。

    看见陆卓的反应,男人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继续道:“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你爹。你是陆家长子嫡孙,这点是逃不掉的。虽然陆家现在只有你一人,但你依然留着陆家的血,是陆家的人。”

    “少给我来那一套,我爹叫周固,我娘叫李霞,跟你没关系。再乱认亲戚,老子踩爆你前列腺!”陆卓虽然怒火中烧,可奇怪的是怎么也生不起对眼前这个家伙动手的念头,就像是对着苏宝儿一样。而且眼前这人给自己的感觉比起苏宝儿更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你·妈的,这混蛋该不会真的是我亲爹吧?”想到这里,陆卓不禁浑身发凉,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多出一个怪物来当他老爹。

    陆羽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我被困在这里二十年,如果不是你受伤让苏宝儿为你担心得死去活来,我还没办法这么快见到你。现在好了,既然我出来了,那你就必须承担起陆家子孙应尽的责任。”

    “去你·妈的责任,先不说你是不是我老爹。就算你他妈真的是,二十年了你跟我那还没出现的老娘又他妈对我尽了什么责任?把我丢进垃圾桶?还是在他妈的十二月!”陆卓眼睛一瞪,上去就要跟陆羽动手。可是走到一半,却发现陆羽猛地站了起来。

    陆羽猛地站起,一个侧身背对着陆羽退后一步,随即整个人撞入了前冲的陆卓怀里,接着一个肘击,瞬间便将陆卓打倒在地,呕吐不止。

    “我告诉你!这世界上你可以侮辱不敬任何一个人,包括我!但你母亲,绝不行!你没那个资格!”陆羽脸上头一次戴上了认真的努奇,整个人站在陆卓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陆卓,浑身带着逼人的气势,骂到:“钥匙再让我听到你对她有只言片语的不尊重,我就干掉你!”

    “来,你他妈来!你要不来你就是我养的!”被陆羽这一骂陆卓也来了火气。从小到大没对自己尽到抚养责任就算了,还他妈对自己指手画脚。真当自己不小心搞出来的儿子还得对你尽孝道么。

    陆羽脸se一僵,抬手就想给刚站起来的陆卓一个大嘴巴,可是手举到一半却怎么也扇不下去。望着陆卓跟自己相近的脸和那跟自己年轻时一般无二的脾气,他的脸se缓缓地柔和了起来。眼中流露出愧疚的表情凝视着陆卓。

    “对不起。”

    “啥玩儿?”陆卓一愣,眼中有些许激动,可是片刻就被强硬和顽固替代:“少来这套。我什么都不会答应你,快让我回去。要是苏宝儿哭了,爷跟你没完!”

    此刻陆卓最关心的不是突然跑出来的便宜老爹,而是那个活宝姐姐。他知道苏宝儿关心自己,所以更不愿她有一星半点的担心。而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便宜老爹,陆卓根本都懒得怀疑一下。有谁会白痴到认一个游手好闲什么也不会的混蛋做儿子。而且陆羽刚才的动作神情已经证明,他说的一切很可能都是真的。

    “陈忆和苏宝儿,你要哪一个?”**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