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三章 斗殴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姐,你先放开我好不好。”陆卓极其不争气地心跳加速。对于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姐姐他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从小到大都被她吃的死死的。毫不夸张的说,她苏宝儿想要自己的小命打个嗝儿就差不多了。

    苏宝儿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觉悟,两条玉璧猛地绷紧,如同两条怪蟒缠绕住陆卓的脖子,巨大地力量几乎要把陆卓的脑袋拧下来。身体向前一贴,饱满的酥胸立刻紧紧压住陆卓的胸膛。一边在他胸前顶着,一边吐气如兰地说道:“小桌子,我打赌你30秒内就会休克。”

    “该死,她从哪学来的巴西柔术!”陆卓在心中叫苦不迭,现在的他哪还有心情欣赏感受苏宝儿火爆的身材。缠在他身上的根本就是一条正在捕猎的亚马逊森蚺。

    “我…我被抢·劫了!”用尽肺叶里最后一口气,陆卓面se酱紫地说道。自己好歹也是身高180体重150的大汉,却被一个比自己轻了差不多40公斤的女人缠的束手无策。如果传出去,他真的不用活了。

    “抢·劫?小桌子,你是说以你的身材面容,衣着打扮和一身街头斗殴的经验竟然被人抢·劫了?”苏宝儿笑着,但眼神却骤然爆发出凛冽的寒光,手臂上的力道也骤然紧了几分。

    陆卓艰难的点着脑袋,抬起被苏宝儿锁住的手臂,艰难地说道:“你看。”

    “啊!”苏宝儿一声惊叫,飞快地松开了陆卓的脖子。拉着他到马桶变坐下,紧张地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搞成这样的?你不是去送陈忆么,怎么会受伤的?让我看看,还伤到哪里了,脑袋有没有事?”

    陆卓没好气地一把打掉苏宝儿扒拉着自己脑袋的双手,喘着气说道:“你…你脑袋才有事。你知不知道,要是你再晚5秒松手,你就准备给我下半辈子把屎把尿吧!”

    “对不起嘛,我不知道你受了伤。”苏宝儿抱歉地吐了吐舌头,心疼地抓着陆卓的手臂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事?”

    陆卓摇摇头:“小事情,跟别人争执了一下,钱包在机场被偷了。”

    苏宝儿眉头一皱,又跳起来,指着陆卓说道:“好啊,竟然敢骗你姐姐我!”

    “我不这么说估计我这一百几十斤今天就交代在这了。我拜托你,下次开玩笑能不能有点谱,我可是你弟弟!”陆卓瞪着眼朝苏宝儿教训着。他可不敢把今天遇到银行劫匪的事情告诉苏宝儿。要是被她知道了自己拿着炸弹扔进微波炉,还大摇大摆地跟劫匪说话,恐怕她第一个就把自己打成半身不遂。

    用苏宝儿的话来说就是:“老娘宁愿为你把屎把尿也不想见你到处惹是生非。”

    “你还敢教训我!”苏宝儿俏脸一板伸出手去又想勒陆卓脖子,但是看到陆卓受伤的手臂还是忍住了。拍拍他的脑袋,一副安慰孙子的样子说道:“乖,你先洗澡,姐姐去给你找药箱。”

    陆卓摆了摆手,一副不敢恭维的样子:“得了吧,你也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带你出去吃饭。你连个电视遥控器都不知道在哪还找药箱?恐怕到时候我都截肢了,还是我自己搞定吧。”

    苏宝儿哪里能容陆卓这么教训自己,眼睛一瞪抬起手就敲了陆卓一个暴栗:“你说什么?没大没小的,还敢质疑你姐姐?先不说别的,光是照顾你这么多年姐姐我就功不可没。”

    “被你照顾这么多年我没死算我命大。”陆卓心里头这么向着,可脸上却摆出一副受教的样子:“是是是,我家苏宝儿永远是对的,是我不好,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听陆卓这么说苏宝儿这才眉开眼笑,拍拍陆卓的脑袋,转身蹦蹦跳跳跑出了浴室。

    “呼~”陆卓长吁一口气,望着苏宝儿跟智障少女一般欢乐的背影不禁露出一丝苦笑。这个家伙,就算是关心自己也显得那么另类。明知道今天自己去送陈忆会伤心,所以自己一回来就搞这么一出,让自己把注意力彻底转移到她身上。

    两人都是孤儿,自小被人收养成了姐弟。从那时起,毫不懂“家”为何物的陆卓头一次在放学的时候“想回家”。

    虽然只是自己名义上的姐姐,但苏宝儿绝对当得起姐姐这两个字。曾经为了懦弱的自己,她在学校里换了一个又一个混蛋做男朋友,目的只是为了自己在放学时不让别人拦下抢·劫。为了这个,她被老师,同学,甚至朋友误会,但她都不在乎。只要陆卓能够开心,她好像就没有其他的要求。

    “小桌子,别哭,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我可是你姐姐!”在小巷里为陆卓挡下一刀的苏宝儿笑着对他说。从那时起,陆卓就发誓,今后谁要是敢伤害苏宝儿一根汗毛,他就跟谁玩命!

    胡乱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又翻出药箱给自己上了点药,瞪了十几分钟之后苏宝儿这才换好一副从楼上房间走了下来。

    是去吃饭还是去坐·台?”陆卓望着焕然一新的苏宝儿瞠目结舌,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差点晕过去。

    一身黑se紧身束腰短裙,堪堪遮住臀部以下,将苏宝儿原本就火爆曼妙的身材勒得更是喷薄yu出,胸前那一堆饱满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壑,而丰满的臀部更是撑得短裙仿佛随时会裂开,仿佛她的动作稍微大一些就能让胸臀间的软·肉狠狠挤出来。丰润修长的腿上套着一双薄薄的黑se丝袜,踩着一双15厘米的漆皮高跟,让原本就高挑的她比起陆卓都要高出小半个头。一头长发jing致地盘在脑后,白皙的脸蛋上故意做出迷离的表情,贝齿轻咬下唇,狭长的杏眼半眯,带着淡淡地眼影朝陆卓望来。

    “烟视媚行,倾国祸水。”陆卓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流着哈喇子,眼神直勾勾地定在苏宝儿身上,半天挪不开。

    苏宝儿拿着钱包一步一扭地走到陆卓身前,双手搭在他脖子上将她搂住,面se狰狞地对陆卓低吼道:“小桌子,你就穿着这一身跟你老姐我去吃饭?”

    陆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花衬衫跟沙滩裤,奇怪地回答道:“有什么问题么,外面37度,能穿其他的?”

    苏宝儿手臂一紧,再@黄色 度勒住陆卓的脖子,狞声道:“你觉得你穿成这样能进餐厅?”

    陆卓毫不客气地一把打掉苏宝儿的手,不屑道:“路边摊而已,你以为真的是意大利菜啊,切。”

    “你!”苏宝儿抬起手就想给陆卓脑袋上来一下,却被陆卓一把抓住纤手。

    “哎,哪天我陪你去做掉吧,又不是抹不去,干嘛留着,多难看。”陆卓握着苏宝儿的右臂,放在眼前,神se认真地说道。

    苏宝儿白玉一般的右臂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从手肘一直延伸到小臂。虽然颜se已经淡化,但砍在陆卓眼里永远都是那么刺眼。七年前的那一下,彻底改变了陆卓。

    苏宝儿脸se一僵,有些不知所措地抽回手:“你管我,就是不去。”

    “哎,走了,去吃饭。”陆卓叹了口气。他知道苏宝儿想的什么,自己为了她四年里没有一天不在打架,然后被学校开除,苏宝儿也为了这事头一次跟自己翻脸。

    她拒绝去掉这道伤疤,为的就是提醒自己,以后永远都不能再让陆卓为自己担心。

    打了个电话给方启峰,告诉他自己跟苏宝儿在吃饭,可能得晚点在过去。然后就领着苏宝儿来到了平常经常光顾的小吃摊,热热闹闹的夜市上摆着上百个大小不一的小吃摊,就靠在黄浦江边上。跟繁华富丽的摩天大楼比起来,陆卓骨子里还是喜欢这些。

    “老何,老样子!弄快点儿啊!”陆卓熟门熟路地跟老板打着招呼,随后拉着苏宝儿找了个角落坐下。

    苏宝儿以前跟陆卓来过几次,所以对这些也不陌生。驾轻就熟地拿起桌上的一次xing筷子开始相互摩擦,将木质筷子上的小刺磨掉。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一片的江景其实也挺好的。”苏宝儿将磨好的筷子递给陆卓,望着被灯火笼罩的黄埔江,一时间觉得这种自然景也不错,进惯了高级餐厅的她哪有什么机会吃这种路边摊。

    陆卓对着她翻了个白眼,答道:“你上次来这里都还没能感受到大魔都的光辉照耀。”

    “哎~小陆,你们的东西来了。爆炒田鸡,黄豆牛腩,茄子煲,芋头排骨,送两瓶酒,冰的!。”老板一脸热情地把陆卓点的东西端了上来,冲着陆卓笑道:“你姐姐可是有好久没跟你来了。”

    陆卓笑了笑:“她是喝咖啡的,我是嚼大蒜的,比不了。谢了啊。”

    “没事,你们吃着,有什么再叫我。”老何一脸笑意,陆卓曾经为他白苹果几波小混混,让他每个月不用被勒索保护费,而且还经常带朋友过来吃吃喝喝,所以他对陆卓特别感谢。每一次陆卓来,不管前面有几桌,他都会先把陆卓这一桌先弄好。

    “看不出来啊小桌子,你还是这里的vip啊。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有回扣?”苏宝儿夹起一大块茄子就往嘴里送,结果被烫得一下全吐了出来。

    “小心点,没人跟你抢!”陆卓一边把啤酒递给苏宝儿,一边拿起餐巾纸擦着桌子,心疼地说道:“这么大一块茄子就被你一下糟蹋了。”

    “怎么?吃你一顿还那么多废话,别忘了,这是你欠老娘的!”苏宝儿说着一口闷掉半瓶啤酒,极其不顾形象地打了个酒嗝。配上她这一身火爆诱人的装束,简直是,白瞎了。

    陆卓点点头,没好气地说道:“是是是,你就是吃我一辈子都是应该的。但丑话说在前头,烫伤的医药费我可不出。”

    “什么!有种你再说一次?告诉你,老娘要是有个头疼脑热你不给端茶倒水,老娘跟你没完!”

    陆卓一笑,赶紧装孙子点头。一边殷勤地给苏宝儿夹菜,一边发誓赌咒自己一定尽好做弟弟的责任。看着苏宝儿瞬息万变的情绪,陆卓心中不禁流过一道暖流。只有跟苏宝儿在一起他才有说不完的话,仿佛永远不会冷场的喜剧。那种家的安全感是他从任何人身上都无法感受到的。

    不到半个小时,一桌子菜就被两人吃得jing光。苏宝儿嘴里嚼着一大块牛肉,含糊不清地说道:“臭…臭小子,这的东西真不错。比什么狗屁…法国菜,意大利菜要好多了。唔~真不错。”

    陆卓眼角直抽,望着面前一堆残羹剩菜他几乎想要把苏宝儿掐死直接扔进黄浦江里。一桌子菜被他吃掉三分之二不说,还让老板吵了两份扬州炒饭跟一笼生煎,加上先前的一瓶啤酒。她这一顿起码吃掉了普通女人三天的份量。旁边的人望着她就像看怪物一般,纷纷向陆卓头来同情的目光。

    “苏宝儿,咱能不丢人么?”陆卓放下筷子递给苏宝儿一杯水,又拿出餐巾纸给她,低声说道:“姐姐,你已经彻底红了。刚才我已经看见有人拿手机拍你了,你现在看看微博吧。”

    听了陆卓的话苏宝儿一愣,动作果然停了下来。歪着脑袋想了两秒钟,随后更加大口地将剩下不多的饭菜全部揽到自己面前。看那样子,什么淑女,矜持之类的恐怕已经全部被他吃进去了。

    “算了算了,我惹不起你。我去交水费,顺便结账,你在这可劲吃。”陆卓实在受不了苏宝儿那副吃相,站起身来向着街对面的公厕走去。

    “小姐,一个人啊~”

    “待会有没有空啊?跟我们一起吧”

    陆卓刚刚过马路,三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家伙就到了苏宝儿身旁,将她团团围住。几个家伙看样子都不过二十来岁,穿着跟陆卓类似的花衬衫,脸上的表情就差直接写“我是流氓“了。为首的一个两手撑在桌上,将脸贴近苏宝儿的脸蛋,猥琐地笑着。

    苏宝儿瞪着眼睛望着三人,鼓鼓的腮帮子里还有食物没有咽下。端起一杯水勉强咽下,结果却被水给呛着了,一手拍打着丰满的胸脯,又惹得三个家伙一阵瞪眼。

    “几位吃点什么,我给几位安排位子。”见苏宝儿被围住,还在炒菜的老何立刻走了过来,拦在几人面前笑着说道。他可是知道陆卓的脾气,要是他回来看到这几个家伙在调戏他姐姐,那自己今晚也不用做生意了。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得站出来赶紧将这几个家伙打发了,免得陆卓回来看到。

    “滚开点,没看见爷几个正在跟小姐聊天?怎么那么不懂事。”为首那人不耐烦地反手一推,立刻就把老何推出了几步远。

    老何见几人不听劝,也急了,瞪着眼卷起袖子就要冲上去教训几个不懂事的小子。自己好歹也在这条街上混了十几年了,摆不平这几个小子的话那颗真是让人看笑话。

    就在老何准备动手的时候,苏宝儿自己站起来了,朝着三人抛出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一副勾人的样子盯着三人,眨眼道:“你们谁替我结账,我就考虑跟谁一起。”

    几个智商加起来还没到标准线的白痴完全没注意到桌子上摆放的是两副碗筷。为首的那小子还以为捡到宝了,听苏宝儿这么一说立刻乐得不行,掏出两百块摔在灼伤,大咧咧地说道:“不用找了!”

    说完,那小子就伸出手去想搂苏宝儿的肩膀。

    “200块就想带我姐走?你他妈脑子挂裤裆上了吧!”

    陆卓的声音猛地从后面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破空声响起。“啪”的一声脆响,一个啤酒瓶顿时就在那小子头上炸开了,啤酒和着血水顺着一路留下来,当场就让他昏倒在了地上。

    陆卓随手让开那个破了的啤酒瓶,冷冷地盯着剩下两个家伙,顺手抄起一张椅子在手里,骂到:“你·妈的,眼睛长到痔疮上的傻逼!”

    一抬手,手里的椅子就挥了出去,其中一个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陆卓手里的椅子砸在了地上。陆卓毫不留情,照着倒地的家伙肚子上就是一脚,直接把他踩得翻起了白眼。

    短短一分钟不到就被陆卓干掉了两个,剩下一个好歹反应过来了。然后,拔腿就拍!

    “切,一堆废物。”陆卓扔掉手里的椅子,转过身望向苏宝儿:“有没有事?”

    苏宝儿眉头一挑:“你说呢?哼哼,你姐姐我对你好吧,知道你不爽,所以故意留着这几个家伙来给你发泄。还不赶快谢谢我!”

    “谢你个头!”陆卓瞪了苏宝儿一眼,大声问道:“万一你受伤怎么办?打坏人家东西不用赔…”

    话还没说完,陆卓就说不下去了,转过身,一脸惊讶地望着后面,一张狰狞的面孔印入眼中,紧接着那人狠狠一拳砸在陆卓脸上,直接将他打倒在地。。

    “陆卓!”苏宝儿两眼一黑,身子一软,差点跌到地上。**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