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二章 我家有姐爱整人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呼!”周围一片呼声,所有人都吸了一口气,就连刘山的神情也不由得一松。【-)

    为首的押运人员身材高大,国字脸上带着浓浓正气,他几步夸过马路,跑到刘山面前低声道:“刘局,我们把劫匪制服了,至于人质,等着你们去解救呢。”

    说着,那人冲着刘山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这种事情虽然几十年难遇见一次,但既然jing察来了当然不能让人家无功而返,反正自己的职责是保住箱子里的钱,解救人质这种事当然要给别人了。

    一旁的副局长笑着点了点头,对着刘珊说到:“刘局,我们派人进去吧。”

    刘山点点头,没有作声,只是望着那人说道:“你叫什么?”

    “我叫李远。”为首那人笑了笑,随后请示道:“刘局,我们的车子毁了,能不能向你们借一辆车子让我们先把钱送回公司。待会我们自己到您局里做笔录。”

    刘山沉吟了一下,总觉得眼前这人有问题,担忧想不起哪里有不对。李远的每一个举动都合乎情理,但就是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替我向你们金总问好。”刘山不动声se地说了一句。

    李远一愣,随后笑着说道:“刘局,您记错了吧,我们公司老总姓张。”

    刘山点点头:“哦,对!瞧我这记xing。小张,借一辆面包给他们,让他们先把款子送回去。”

    招呼过一个jing员,刘山把钥匙交到了李远手上,对着他说道:“你们跟校长去做一个简单的笔录。详细的口供等到你们回来的时候再说吧。”

    李远点点头:“没问题,谢谢您刘局。那我们先过去了。”

    说着,李远已经带着几个手下和校长一起走向了街口。

    刘山望着李远几人的背影,始终无法彻底相信这几个人。刚才他故意说错金豹押运老总的名字就是为了试探他。没想到却没有丝毫收获。

    “哎,希望是我多心了吧。”刘山摇摇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了脑外。这一次事情出奇的顺利,除了银行财物有些损失之外其他基本安然无恙,如果认知没有受伤的话,就可以叫自己的几个媒体朋友大肆炒作一番。到时候,自己的退休金恐怕又要翻一番。

    “站住,刘局长,不能让他们走!”

    就在刘山盘算着该怎么让媒体报道这次的事情时,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将刘山拉回了现实。

    几乎是下意识的,刘山第一事件反应过来,厉声叫到:“小张,拦住他们!”

    “唰!”地一下,几乎是同时,原本押运的几个人同时抬起了手里的武器对准了周围的jing察。而他们也同时被几十只枪止住了脑袋。

    唐嫣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出来,对着刘山大声吼道:“刘伯伯,那几个家伙才是劫匪!快抓住他们!”

    刘山浑身一震,飞快的转过身叫到:“封锁街道,不许让劫匪走掉一个!”

    为首的李远见计划败露,从怀里掏出一个微型遥控器,向着刘珊大吼道:“你们别得意,我们已经在银行里设置了高爆炸弹,有效半径200米!你算算,如果爆炸的话你的这些手下要损失多少。”

    “你说的是这玩意么?”

    一个不屑的声音响起,陆卓慢悠悠地走出银行,将一个湿漉漉的炸弹滚到了李远面前,冲着他笑道:“试一试?”

    李远面se一白,手中不管不顾地将按钮狠狠按了下去。

    五秒钟过去,意料中的巨响,爆炸,冲击波和火焰一样都没有出现。只留下失去力量的陆卓瘫软在地上大口的穿着粗气。而李远也面如死灰地呆立当场,口中喃喃叫到:“不可能的,这种炸弹不可能收不到信号的!怎么可能失去作用。”

    陆卓长吁一口气,指了指银行:“还好他们里面有员工用的微波炉。而且如果你设置的是定时炸弹,那我还真没办法。”

    “你说什么!”李远面容扭曲地望着陆卓,嘶吼道:“你怎么让我的炸弹失效的。”

    “有些遥控炸弹用微波炉‘叮’一下就没用了,而且你这玩意还进了水,当然没用了。”陆卓使劲的揉着发软的双腿。刚才他那样子也不过是在赌,赌自己的方法有效。

    就在李远等人愣住的同时,周围的jing察顿时一拥而上将几人纷纷缴械带上手铐。

    刘山擦了擦满头的冷汗,暗道好险,如果不是这小子,恐怕自己就该引咎辞职了。走到李卓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赏道:“小伙子,不错,临危不乱,表现英勇。放心,zhengfu会好好嘉奖你的!”

    “算了吧大叔,我不像您那么伟大,我要是曝光了万一他们有同伙恐怕第一个完蛋的就是我。我就是路过取个钱,还没想过要当什么英雄,奖金您可以发给我,奖状的话还是算了。”陆卓摆摆手,一脸认真地朝着刘山说道。

    刘山点点头,陆卓本来就是人质中的一个,要是被曝光出来劫匪却还有同党的话他的确非常危险,毕竟jing方也不能保护他一辈子。

    拍了拍陆卓的肩膀,刘山答应到:“好,这次的事情我保证媒体不会曝光你。跟我去局里鲁格口供,过几天你的奖金就会下来的。哦,对了,你那中让炸弹失去作用的方法是从哪里学来的?我回去让手下们也去学学。”

    “网上乱看的。”陆卓毫无自知之明地回答,随后转过身,取出刚才被断成两截的银行卡,对着一旁的唐嫣问道:“这个…我密码都输了,你看是不是该把我取的钱给我?”

    唐嫣原本还想好好感谢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家伙,可是一听到这句话心中的一个感激之情立刻就变成了尿酸。狠狠地剜了陆卓一眼,伸手抢过了他那半张银行卡:“明天给你张新的,连钱一块!”

    陆卓苦着脸撇撇嘴,还以为这女人会感谢自己,没想到却换来一对白眼。哼哼了几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转身跟着刘山上了jing车,留下满脸气氛的唐嫣在原地直跺脚。

    一通笔录做下来陆卓感觉好像比刚才被打劫的时候还累,一连串这样那样的问题下来它几乎要发疯了,不过这也让他暂时忘记了先前的痛苦。

    走出jing察局,一抬手,已经九点,而且看样子也没有人打算送自己回家了。算了吧,反正也不算太远。望着自己肿胀得大了一圈的手臂,陆卓又是一阵暗骂。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先是失恋,再是被吞卡,莫名其妙地跟银行保安打了一架不说还碰上了几十年一遇的抢·劫,涉险过关身上唯一的卡还断了,身无分文从jing察局走出来,狼狈的像是调戏小姑娘被修理之后刚刚那个放出来的。这算什么,犯太岁?

    两声刺耳的喇叭在陆卓耳边响起,红se的奥迪a4在他身旁停下。唐嫣从车窗里弹出脑袋,对着他冷冰冰地说道:“上车。”

    陆卓瞥了一眼唐嫣,转过头没有理她。开玩笑,还上你的车,万一再碰上什么岂不是完蛋了。

    “该死!”自顾自的向前走着,陆卓摸了摸口袋,连打火机都没了。懊恼地骂了一句,却不想刚好被一旁的唐嫣听到,顿时柳眉一竖,油门一踩。a4猛地加速,斜刺里猛地冲上了人行道,横在陆卓面前。

    唐嫣带着满脸愤怒地跳下车,指着陆卓的鼻子怒道:“你骂谁?”

    陆卓一愣,没想到着小妞这么大胆,在市区里把交通法规当空气,有xing格!耸了耸肩,陆卓回答道:“钱包被偷,银行卡断裂,碰上抢·劫到现在还没吃饭。唯一的财产打火机还落在了jing察局,你说呢?”

    唐嫣一愣,随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对着陆卓说道:“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望着已经纷纷将目光投向这边的行人,陆卓也不愿意被人当成什么狗血剧情的男主角。点点头,跟着唐嫣上了车。

    a4转下@黄色 人行道,穿插在车流中扬长而去。望着周围霓虹闪烁的街景与映衬着城市灯火的黄埔江,陆卓不由得又一次想起了陈忆。那张令自己无比痴迷的俏脸仿佛就在车窗外,却是永远无法触碰。

    “你住哪?”唐嫣看了一眼正茫然望着窗外的陆卓,开车的速度也不由得慢了下来。虽然很想对他说谢谢,但这家伙的态度却让人怎么也说不出这两个字。

    陆卓回过头,木然道:“江景大厦”

    唐嫣一愣,没想到陆卓这一副痞子样竟然就住在黄浦区最繁华的地段。江景大厦的一套房子最起码超过了八位数,这家伙年纪轻轻,肯定是跟家里人住在一起,或者干脆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

    其实唐嫣的想法只对了一半,不学无术陆卓是打死都逃不掉的,但是公子哥嘛,他只能靠边站了。

    从jing察局到江景大厦不过十五分钟车程,唐嫣几次想开口,但一见到陆卓那若有所思的样子又把话生生咽了下去。从陆卓的表情就能看出这家伙现在心情不好,鉴于他一向吐不出象牙的习惯唐嫣觉得还是不要开口找不开心的好。

    “到了。”

    a4停在江景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唐嫣板着脸对陆卓说道。

    陆卓点点头,打开车门正准备下车,却被唐嫣叫住:“等等。”

    回过头,却看见唐嫣正拿着自己的手提袋翻着,然后从里头抽出一沓钱递到陆卓面前:“你今天取的5000。”

    “不是说明天一起给我么?”陆卓没有接过,很明显这钱是唐嫣刚才取出来的。有谁会在工作ri身上带着那么多钞票?

    唐嫣见陆卓不肯接,当下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要不要?”

    陆卓摇摇头:“我向来不用从我卡里取出来的钱。”说完,摆摆手转身上了电梯。留下唐嫣一人在车里捶着方向盘。

    望着陆卓懒懒散散的背影唐嫣恨不得一脚油门踩上去把他狠狠撞死。从小到大都没人对自己这么冷淡,可这家伙不但毫不留情地骂自己没脑子,还一副谁都欠了他几百万的样子。

    “拽什么拽!哼!”冷哼一声,唐嫣开着车疯一般地冲出了停车场。

    来到自家大门前,陆卓在门口的地毯下翻出了钥匙。自从他一年内丢失了十六串钥匙之后,家里的那位就再也不让他把钥匙呆在身上了。

    打开心,小心翼翼地探进半个脑袋,陆卓轻声叫到:“哈尼~达令~北鼻~”

    叫了几声恶心至极的昵称确定没人之后陆卓才放心大胆地走进了屋子。顺手把钥匙扔在了鞋柜上,走到沙发前把自己往上面一摔,大声地嚎叫起来:“苏宝儿!给爷滚出来!”

    一边在沙发上不断的翻滚着,一边在心里头庆幸自家那位混世魔王又不知道去哪疯了。否则的话自己肯定会被严刑拷打逼问自己一天的下落还有为什么关机大半天。

    “小桌子~”

    一声软弱无力却又甜得发腻的声音从楼上传来,陆卓一个激灵,抽风一般飞快地从沙发上跳起来,疯一般得冲进了卫生间。

    “砰”地一声把门关上繁反锁,陆卓靠着卫生间墙壁大口喘着粗气。两分钟后,他透过磨砂玻璃门清楚的看见一个曼妙的身影正扶着墙,一步步靠近。

    陆卓用脚顶住卫生间的玻璃门,大声问道:“苏宝儿,你想干什么!”

    只穿着一件小背心跟热裤的苏宝儿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隔着门扶着墙腻声道:“人家饿嘛~”

    陆卓浑身一颤,暗道:“该死,今天是约好给她做饭的ri子!完了完了,这家伙肯定会干掉我的,这下死定了!”

    一边在心里头祈祷着苏宝儿今天心情好放自己一马,一边飞快的盘算着自己该怎么逃过忘了买菜忘了给她做饭的后果。还没等他想出来,被锁住的浴室门就传来了钥匙插入的声音。

    “该死!”陆卓心头大喊不妙,死死地定在浴室门上,哀嚎道:“亲爱的女王大人,求你放小弟一马吧,我今天真忘了。你让我先洗澡,完了我带你出去吃好不好?”

    “咔嚓!”浴室门被钥匙拧开了,苏宝儿在门外娇弱无力地说道:“明明…明明跟人家说好的一三五做饭给人家吃的。可是…可是你竟然把人家一个人丢在家里不管不问…人家…人家好饿的说。两位历史学家扔下我们跑去南美看蟒蛇,让你照顾我,可是…可是你竟然这样对我。呜~”

    说着,苏宝儿的声音竟然带上了一丝哭腔,那娇软无力的语言加上几分哽咽让人实在生不出半点的反抗之心。,要是换了别人,恐怕早已经打开门冲出去想要把她搂在怀里了。可伸手苏宝儿荼毒的陆卓可是知道,一旦自己出去,一定会被她的空手道黑带段位打成脑震荡。所以就算苏宝儿在外面被林黛玉附体也不能打动他分毫。

    “姐姐,你是我亲姐姐。我真知错了,你别闹了好不好。待会带你去吃大餐好不好。意大利菜,法国菜,随你选行不?”陆卓都快哭出来了,如果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干掉他,那肯定不是陈忆,而是门外“娇弱”的苏宝儿。

    “小桌子,你再不开门,我就要侧踢了哦~”苏宝儿退后两步,侧身站直,歪着脑袋向里面的陆卓说道。

    陆卓浑身一颤,仍旧咬牙死顶道:“你踢吧,反正踢坏了我肯定不赔!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

    见陆卓不吃这套苏宝儿果然停了下来,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后又直起身子,声音一变,再不是娇弱无力的样子,无所谓的说道:“看着办?老娘怕什么,大不了洗澡不关门,咱两又不是外人,互相看看又不吃亏。再说了,你12岁以前哪一次不是老娘替你洗澡。再问你一次,你开是不开!”

    彻底恢复本来面目的苏宝儿哪里还有什么林黛玉的样子,侧步向前,眼神直视门后的陆卓,浑身霸气侧漏,活脱脱就是李元霸再世。

    “得,我错了。我认罪,我伏法。”陆卓打开门,飞快的退到角落,一副心惊胆颤地样子死死盯着走进来的苏宝儿。

    “咕~”饶是陆卓已经看了苏宝儿十几年,也不得不说对于眼前这个女魔头的抵抗力只能比正常人高出半个百分点。

    粉红se的小背心配上一条宽松的粉se热裤,浑身上下雪白丰腻的肌肤和火爆的身材一览无遗。尤其是胸前的那对饱满更是撑得小背心直接到了肋骨下,露出平摊结实的小腹和可爱的肚脐眼。而那双长腿每一步迈出更是让陆卓心跳加速。

    伸出一双玉臂搭在陆卓脖子上将他搂住,苏宝儿面容狰狞地低吼道:“臭小子,不想被膝撞就老实交代,从今天下午14:30分到晚上9:20分这段时间里你去哪了?见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做了些什么说了什么话给我老实交代清楚!否则,哼哼!”

    说着,苏宝儿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半眯着望向陆卓,jing巧的鼻子发出了几声意味不明地哼哼,还抬起了那如白玉一般的大腿,用膝盖在陆卓大腿内侧轻轻摩挲着,**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