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一章 祸不单行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真的要走?”陆卓站在登机通道前,望着眼前的陈忆。虽然明知道答案,但依旧不死心地问道。

    陈忆笑了笑,理了理额边的长卷发,眼神依旧是无比平静,只是提着箱子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你回来看我的对么?”

    咬了咬嘴唇,陆卓脸上也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望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大上不少的女人,突然感觉一阵眩晕。

    一年前,陆卓与她第一次见面,两个星期后,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女人。可是陈忆若即若离的态度让他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是无法弥补的。无论是阅历,经验,生活背景又或是感情。

    见陆卓不说话,陈忆笑了笑对它说到:“能不伤感么?这边我已经呆腻了,你是我在这边唯一的朋友。我只是去工作,说不定哪天我想你了就回来了。”

    陆卓愣了愣,八月份的上海已经热得让人受不了,就算机场内开着大功率的zhongyang空调他仍然感觉不到一丝凉意。望着眼前的女人,尽管激励抑制,但眼神中依旧流露出了丝丝留恋。

    陈忆已经彻底成熟的娇躯上穿着一件丝质的宽松上衣,爆满的酥胸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壑,配上一条短短的热裤,露出一双白嫩丰润的修长双腿。耸耸肩,习惯xing地抛给陆卓一个充满诱惑的媚眼,随后拖着行李箱,踩着一双粉红se的拖鞋转身进了通道。

    “我有预感,你不会再回来了。”陆卓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望着陈忆款款摆动的腰肢,他感觉自己在瞬间被抽空,就连站立也是靠着习惯。

    转过身,算是彻底告别了这个到现在为止唯一爱过的女人。陆卓知道,恐怕自己这辈子都再难找到一个能让自己如此疯狂的人了。她不仅知道自己一切的喜恶,了解自己所有的习惯,更重要的,是跟她在一起时的那种默契,甚至只要自己皱皱眉头,她就能知道自己想什么,然后做出最完美的反应。

    才20岁的陆卓对这个突然闯入命又突然离去的女人毫无办法,在她面前,自己永远无法占据上风,只能任由痛苦疯狂地折磨自己。

    手机铃声响起,陆卓麻木地接通电话,连看也没看来电姓名就哑着嗓子说道:“陪我喝酒,晚上!”

    电话那头的方启峰一愣,立刻明白了。几个混蛋一条裤子穿到大,对方屁股一抬就知道是拉稀还是便秘。嗯了一声说道:“我定位子,依人。”

    陆卓笑了笑,总算有那么几个家伙能让自己心情好点:“我不想打电话了,你通知吧。”

    “没问题,到时候给你个惊喜。”方启峰极其猥琐地笑了笑,随后挂断了电话。

    根本没心情去理会方启峰会做出什么荒唐事,陆卓眼神空洞地走出了机场,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胡乱说了一个地址之后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倒在了车上。

    一年中的点点滴滴不断出现在眼前,他跟陈忆的见面,在那次所谓的晚餐上,做cao盘手的陈忆正在跟自家老娘推销,而自己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一定要得到她”这个念头就已经深深在脑海中种下。当时跟自己一起的方启峰就提醒过自己:“你玩不过她,小心陷进去。”

    可是当时的陆卓根本不相信那些,两星期后,他真的沦陷了。随后他开始了疯狂地追求,只是陈忆的反应让他一切的努力都仿佛打在棉花上,根本找不到突破口。而两人的关系,则是到了“很好的朋友”之后便再也没有半点进展。而他也更加疯狂的迷恋上了能够轻而易举地了解他一切的陈忆。

    “喂,兄弟,到了。”司机推了推坐在副驾驶的陆卓提醒道。

    陆卓茫然地“哦“了一声,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屁股口袋。

    “艹!”陆卓一愣,随后猛地伸手摸另一边的口袋:“还好,银行卡还在。”

    抱歉地望着司机,陆卓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啊师傅,我钱包在机场被偷了。要不你跟我去旁边取钱吧。”说着,他指了指就在旁边的银行。

    司机摇了摇头,摆摆手大方地说道:“不用了,我在车里给你找找,你取回来了给我就行了。”

    陆卓点点头,转身下了车,在提款机前把卡一插,结果提款机毫无显示。

    “你妈!”

    狠狠一巴掌拍在提款机上,陆卓恶狠狠地骂了起来:“这算什么!吞老子卡!”

    “干什么,干什么!”一个穿着保安制服地走到陆卓身边,推了他一把,瞪着他说道:“你想干什么?”

    本来就心情极度恶劣的陆卓已经无比烦躁,被保安这么一推当下立马反手一挥,狠狠反推了对方一把,嘴里骂到:“你他妈瞎了?

    没料到陆卓会还手的保安被他一把推出了四五步,顿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当下把腰间的jing棍抽出来,照着陆卓就劈了下来:“小王八蛋,还敢袭jing,你想抢银行还是怎么地?”

    被对方这么一骂陆卓心头的火气腾就冲了上来:“你妈·的,还想打人。”

    举起手臂硬生生挨了对方一棍,陆卓抬手就扇了对方一个大嘴巴。从小到大没少打架的他对付一两个已经在银行坐得发福的保安自然不成问题。

    “啪”陆卓的手掌结结实实地扇在了对方脸上,发出一声脆响。而那保安也被陆卓这一巴掌打蒙了。

    趁着这个机会,脑袋还算清醒地陆卓大声喊道:“老子卡被吞了你他妈上来就动手,银行招你来干什么的!”

    被他这么一闹,银行的大堂经理也跑了过来,拉住还想冲上来的保安劝阻到:“别动手,他的卡的确被吞了。”

    收了一肚子气的保安还不肯善罢甘休,狠狠地瞪着陆卓,还想着挣脱大堂经理的手臂冲上来,嘴里叫嚣着:“唐经理,你放开,我要好好教训这小子。他就算不是来打劫的也一定是来闹事的。等我收拾了他你就报jing把他关起来。”

    陆卓眉毛一挑,指着那漂亮的大堂经理说道:“你放开他,让他来,我这一百几十斤就摆这了,我看他妈谁收拾谁!”

    那大堂经理瞪着杏眼盯了陆卓一眼,俏脸含怒:“你给我闭嘴!小张,把这位先生的银行卡取出来,让他到柜台取钱。”说完,她又拦着保安,说道:“老黄,现在也五点了,你先下班吧,这里我来处理。”

    那保安明显是想找个台阶下,他也看出来了,已经快退休的自己就算玩了命也不是陆卓的对手,刚才那一下打在对方身上他却还跟没事人一样。而且看他的穿着也不像是什么好人,要是叫上几个小混混天天跟着自己,到时候就真划不来了。于是大堂经理这么一说,他股作为难地挣扎了几下,随后狠狠地瞪了陆卓一眼,说道:“这次就算了,小子,你给我小心点!”

    “明天老子还来取钱,看他妈谁小心点!”陆卓才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家伙,加上憋了一肚子火,整个人就是一个炸药桶,谁点谁倒霉。

    这时候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人拿着陆卓的卡过来了,轻轻拉了他一把,小声道:“先生,您的卡取出来了,跟我到柜台来吧。”

    陆卓虽然烦躁,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冲着对方点点头,接过卡说道:“谢谢。”

    说完,看也不看满脸含怒的保安一眼,转身走向了柜台。

    大堂经理见陆卓离开,小声的对来还说道:“老黄,今天怎么了。怎么跟客人起这么大冲突,要是被上面知道了,你的退休金起码要减一大截。”

    那保安听了唐嫣的话也不禁除了一身冷汗,自己辛辛苦苦熬了几十年,好容易差不多退休了结果被这小子闹这么一出。当下狠狠地盯了陆卓一眼,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唐经理。”

    唐嫣点点头,终于松了一口气。她也不想因为一次小小的冲突而让老黄临退休了还被记过,摆摆手,对着老黄说道:“你先走吧,我去看看押运的人把款提得怎么样了。”

    拍了拍老黄的肩膀,唐嫣转身走到了陆卓深浅,向着正在输密码的陆卓说道:“不好意思先生,刚才都是误会。我们的保安的确冲动了一些,但是请您下次也不要那么激动。毕竟损坏银行财物的确有袭击的嫌疑。”

    “屁话,我就是拍了…”陆卓回过头想要反驳,但剩下的半截话却硬生生拦在了嘴里。

    弯月一般的眉毛下一双大眼正带着惊讶望着自己,挺翘的小鼻子配着向下拉的小嘴,显示出主人现在的心情似乎很不愉快。职业装包裹住的玲珑娇躯因为弯腰的缘故更突显出胸前的丰满。因为天热的缘故露出胸口那一片雪白的丰腻更是让陆卓有些面红。

    将视线避开向下,却看到了因为弯腰而把短裙撑得满满的翘臀和一双包裹在丝袜高跟中的美腿。

    陆卓将视线移开,但是对方身上的香水味却怎么也避不开。只能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唐小姐,你…”

    悄悄指了指唐嫣有些走光的胸口,陆卓小声说道:“天气太热了,我想是我有些冲动了。”

    唐源面颊一红,也意识到了陆卓自己现在是坐着的,而自己弯下腰刚好能让对方看到自己。当下飞快的站起身来,对着陆卓脸红到:“那先生,我先去忙其他的了,如果有什么需要解决的话可以找我。”说完,唐嫣一扭头朝着小金库跑去。

    就在这时,一声剧烈的声响响起,停在门口的押运车瞬间被掀翻,紧接着一辆改装过的加长面包车狠狠撞进了银行。带着一阵的灰尘和玻璃碎屑,从车上跳下了两个手持散弹枪头带头罩的高大男子,。

    “砰砰砰!”其中一哦个二话不说对着天花板上的三个摄像头就是一阵乱枪。接着他身旁的那人大吼一句:“nobodymove,mobodydead!”

    陆卓一愣,赶忙趴在了地上。这伙人的来意很明显,他可不想用自己的身体去检验他们手中改装枪械的质量。

    “去你·妈的,老四!你银行劫匪看多了吧!”另外一个人抬腿踢了出声的蒙面人一脚,随后大声喊道:“所有人都趴在地上,我们只求财,不伤人!”

    唐嫣愣愣地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她完全没想到这种只会在电视里出现的镜头会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时间甚至连趴下也忘记了,只能傻乎乎地站在原地。

    陆卓抬起头,看见自己自己身旁的一双美腿正在颤颤发抖,不由得暗骂一句:“娘的,要是老子因为你成了高位截瘫,你可得为我把屎把尿啊!”

    一伸手,陆卓将唐嫣一把拉到了地上,将她按在自己手臂下。唐嫣浑身一震,抬手就像给陆卓一个巴掌,却在半空中就被陆卓握住了手腕。

    “都什么时候了还发脾气!”陆卓狠狠地瞪了唐嫣一眼,用脑袋点了点将押运人员团团围住的劫匪,低声jing告:“这伙人摆明了有备而来,凭那几个押运的家伙根本顶不住!要是不想死,就乖乖趴着!”

    “叮~”一阵刺耳的jing报铃声响起,惹得劫匪们纷纷一愣,紧接着为首的劫匪一脚踢飞一张椅子,大声咆哮道:“他妈的,是你们逼我的!你们几个,把枪放下!否则我立刻把这几个人干掉!”

    枪口对准了营业厅里为数不多的客人,剩下的两个大汉则是二话不说冲上前去将还在发愣的押运人员手中的枪械全部缴下。随后将押运人员赶到一起,让他们全都趴在地上。

    望着已经开始正在望车上搬运钱箱的劫匪,陆卓把脸深深地埋在了地下。这群家伙训练有素,分工明确,动作迅捷,而且手里的武器也相当统一,如果不是职业的,那就是早已经计划好。

    “我们现在怎么办?”唐嫣转过头,对着近在咫尺的陆卓问道:“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把钱抢走了!快想想办法啊!”

    陆卓没好气地瞪了唐嫣一眼:“我想办法?开玩笑,你们银行才给我多少利息?让我跟一@黄色 群拿着枪的亡命之徒玩命?说老实话,就算jing察来了也没用,那群家伙手上的火力能把他们打成筛子。”

    “那怎么办?”唐嫣一惊,立刻叫了出来。死活不愿意再让陆卓压在下面。拼命挣扎着,看样子想要阻止劫匪。

    “你脑子忘家里了吧?这时候冲出去,给人家当靶子么?现在人家等着一个白痴跳出去让他们立威,你这么漂亮,在那之前要是被‘展览’我可帮不了你!”陆卓一把将唐嫣又按在了地上,低声道:“现在只能等人来,现在是下班高峰,这里又是市区,那群家伙肯定会想办法离开。”

    “什么办法?”唐嫣望着陆卓焦急的问道。

    陆卓狠狠翻了个白眼,再也没搭理问出这种白痴问题的唐嫣。这小妞除了能处理事情,正义感还爆棚。亏自己还冒险把他拉下来。

    就在这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jing笛声,随后越聚越多,连成一片。闪烁的jing灯让里面的人一愣,而劫匪却好像不慌不忙一样将所有人聚集在了一起,然后给每个人嘴上都贴上了封口胶。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千篇一律的喊话声毫无作用。陆卓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是jing察局长,喊话的这个白痴就应该立刻枪毙,人家要是在乎这些东西哪还会来抢·劫。

    为首的劫匪不慌不忙地把人集中起来,让手下赶往金库里面,甚至根本没有给外面的人回话。而银行里的情况,这是被两辆车完全堵住,从外面根本看不到。

    外面的街道已经彻底被封锁,数十辆jing车黏在一起将银行大门风度的严严实实。作为重点保护对象,jing察能够在发生意外的五分钟内赶到现场。而现在,最让他们担心的是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人质。

    “刘局,里面没动静。要不我们冲进去吧?”一个拿着大喇叭的jing察走到局长身旁请示道。

    “先等等,大门被车子堵住了,我们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先取群众口供,看里面有多少人质再说。”刘山不动声se地吩咐着,同时问道:“狙击手准备好没有。”

    “已经就位。”

    “那好,先等劫匪浮头,看他们有几个人。”刘山摆摆手,继续观察者里头的动静。从外面望去,银行大厅已经空无一人,甚至连平时存钱对箱子都没有发现。只有一辆被撞翻的押运车和一辆加长的面包车停在那里。

    “砰砰砰!”几声枪响传来,所有人的呼吸都凝滞了。刘山神情一凛,立刻吩咐道:“一二小队行动,紧贴大门,狙击手就位!三四队沿外围爆炒,五队封锁街道,群众疏散完毕没有!”

    一旁的副局长立刻回答:“已经疏散完毕了,整条街都是我们的人。”

    刘山点点头,表情凝重:“准备行动!”

    就在这时候,刘山的视线里出现了几个穿着押运制服身披防弹衣的押运人员狼狈地从银行里走了出来,手里提着几口金属箱子。为首一人手臂上带着墙上,但是看上去却并不严重。

    一出来,他们就放下了手中的箱子,举起手,为首那人大声说道:“我们是金豹武装押运的,里面的劫匪已经被我们制服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