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登天之再战苍穹 第7章 玉龙锦

时间:2018-04-16作者:怒之阳

    “吴大师,这丫头是我们李家的婢女,叫玉娇,你要是喜欢,就让他今晚去陪你。”李忠完全误解了吴远的意图。

    “不,不。”吴远吓了一跳,手脚开始打哆嗦。

    李忠以为老家伙在激动,心想要来一记狠的,连道:“大师,您千万别客气,这样吧,这丫头我做主送您了。”

    “不,不。”吴远猛的站起来摆手,甚至他连退几步远离李忠,心中破口大骂,你这白痴作死别连累我好不。

    什么情况,李忠有些怀疑的看向玉娇。

    李浩很不高兴,某些人让滚不滚,还在这擅作主张,谁给他的权力。

    正要发作,他看了看一旁的李官天,终于是忍了下来,当然,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看出吴远似乎在害怕玉娇。

    玉娇很乖巧,再次给吴远递上了一个杯茶:“吴大师,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不,不”吴远说习惯了,下意识接过茶,对上玉娇略有些勾人的目光时一个激灵,他这一生也是经过不少风雨的,马上就有了说辞。

    “是的,是的,这位姑娘让我想起了去世的老婆,唉,也不怕你们笑话,我这人惧内,看到老婆就哆嗦。”

    “哈哈,吴大师,都是男人,这话我能理解。”李官天已经恢复,但笑起来兴致还不是太高。他在李家也是出了名的惧内,所以这话也是由衷而发。

    “吴大师,看来都是玉娇的错。”玉娇楚楚可怜的道:“要不这样,晚上我请大师到玉龙锦坐坐,就当是赔罪。”

    “不用,不用。这事跟姑娘无关,是吴某自己的问题。”吴运慌忙摆手。

    “要的,要的,依我看,这是缘份,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大师,这说不定是令夫人想和您再续前缘。”李忠没想到玉娇这么上道,忙劝道。

    吴远杀了李忠的心都有了,但他看出玉娇不想暴露身份,什么也不敢多说。

    “吴大师,莫非您是看不上小女子?”玉娇摆出小女人姿态来。

    “不,不,我去,我去。”吴远道,玉娇楚楚可怜的样子,在他眼中简直比洪水猛兽还要可怕。

    吴远等人都走后,李官天单独留了下来,安慰道:“浩儿,即使你不能修炼,你也是我孙子。”

    李浩微微一笑:“爷爷,你不用担心我。而且,那个吴大师说的不对,我能感觉到,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开启魂府。”

    刚才,他对这个便宜爷爷已有了几分认可,虽然心里不可能真正当爷爷看,但代表前李浩尽几分孝道他现在还是很愿意去做的。

    李官天摇了摇头,他以为孙子还没看开,最后萧然离去。

    夜,玉龙锦,临江城一家豪华饭店。

    李忠带着一双儿女前来。

    本来,白天时李忠还觉得玉娇上道,可他等了半天对方居然没来邀请他,这让他很不忿,于是不请自来。

    “爸,那个吴远不过就是个药剂师而已,咱们没必要上赶着去恭维吧。”李清本来约了个路过临江城的小明星,打算晚上爽一把,谁知被父亲硬拉着来这里,心里有些不爽快。

    要知道,那个小明星他撩了好久的。

    “你懂什么,那吴远可不是一般的药剂师,他是真正的大师,药剂水平在咱们整个夏国都排得上号,而且,他精通古代炼丹之法。你说,这样的人物值不值得咱们恭维。”李忠解释道。

    五千万年前,科技文明开始发力,之后这一段时期被人们称为现代。

    从五千万年前后推到一亿年前,这个时间段为古代,再往后为上古。

    古代和上古年间科技不受重视,但很多手段都不逊甚至远超科技文明发达的现代,其中炼丹术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古代很多丹药的炼制方法都已失传,现在的药剂师中,还能掌握一两项古丹炼制之法的人已很少。

    禀承物以稀为贵的原则,这些人中即使掌握的古丹效果很一般,但依然会受到世人的追捧。

    所以,当听李忠说吴远精通古代炼丹法,李清的不爽都去了不少。

    “爸,要不咱们将这个吴大师关起来,让他专门为咱们李家炼丹配药。”李清眼中露出贪婪。

    “哥,这事要可行,哪还轮得到咱们。”李玉皱眉。

    “没错,还是玉儿聪明。”李忠赞赏道:“这个吴大师身后有一个星辰境九阶的无敌强者,谁敢动他。”

    星辰境九阶,李家祖上那位封王的前辈就是这个级别的人物,一听说吴大师身后有这种人,李清兄妹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爸,还是您高瞻远瞩,若是交好了吴大师,能让吴大师真心留在咱们李家,那岂不是意味着咱们不仅多了一位药剂大师,而且还多了一位无敌强者为靠山。”李玉虽为妹妹,但脑子比哥哥还要灵活。

    “哈哈。”李忠笑了起来,有些意气风发,刚要向玉龙锦大门迈进,却被保安拦了下来。

    “这位先生,今夜玉龙锦被包,不接待外客,实在是不好意思。”人高马大的保安很客气地道歉。

    “咦,李浩这小子变聪明了,知道这吴大师是贵人,为了讨好对方,这次可是下了血本啊。”李忠笑道。

    “可惜,他是在做无用功。”李清冷哼,对保安以吩咐的口吻道:“你去告诉那位包下你们店的客人,就说他二叔来了,让他出来迎接。”

    “不行。”别看这保安很客气,但拒绝起来很断然。

    李忠被噎了一下:“小兄弟,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李家家主,而包下你们店的人,正是我李家的晚辈。”

    “还是不行,里面的客人已经吩咐过了,除了邀请的人外,其他人恕不接待。要不,您亲自跟他通讯联系。”保安大哥很敬业。

    李忠没法,以通讯手表拨李浩的号,结果没人应。

    两方争执了起来,李忠各种威逼利诱,结果这保安就是油盐不进。

    “好,好,好。”李忠一连说了三个好:“小子,在临江城得罪我李家,我看你这保安也是做到头了。”

    这时,吵闹声引出了饭店经理。

    “李家主,何事这么生气?”经理见李忠脸红脖子粗的,不免问道。

    李忠说出了情况。

    经理面露为难:“李家主,这事还真没法办,而且我可以告诉你,包下饭店的人并不是你们李家人。”

    李忠一怔。

    “不可能,我的人亲眼看到李浩和那婢女进去的。”李清道。

    “李公子确实在里面,但他是被邀请的。”经理如实道。

    “不知在里面请客的为何人,张经理可否进去通报一下,就说李某前来拜见。”李忠纳闷,这事怎么会牵扯到其他人,莫非也是为吴大师而来。

    “客人希望保密,所以他的身份我们不便告知。还有客人已说得很明确了,不再接待外客,所以李家主还是请回吧。”经理道。

    再次被拒绝,李忠脸色越来越难看,但对方已经说得很明确了,而且这玉龙锦身后有些背景,他还真不敢来硬的。

    若换了其他小店,只怕他早就硬闯了,哪还会在此和对方磨嘴皮子。

    最后,三人只得拂袖而去。

    看着李忠等人离去的背影,张经理摇了摇头,知道这李忠心性狭隘,这次的梁子怕是结下了,但他也不后悔,若是真放任其进去,万一里面那些无法无天的客人生起气来,马上就会有大麻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