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青石明月 第四十章 落云涧(一)

时间:2018-04-16作者:一叶轻云

    “大人,你的委托我们已经完成。”某处密室,一个灰衣老者和两个身背弓箭的中年男子躬身而立。“当真?你说他们被你亲手打下悬崖?可曾下去确认?”神秘人背对他们站立,声音十分沧桑。“大人,那小子中了我一掌,又被他们两兄弟射中心脏,从那百丈悬崖坠落下去,公主与他,都必死无疑!即便以我之功力,若是从那悬崖落下,也万难存活!”“好!这是另外一万两黄金的金票,你们拿去吧!”“多谢大人!”神秘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随后,密室中响起了一阵狂笑。“父亲,可惜了公主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就这么香消玉殒了。”一个长相斯文的年轻男子从阴影处走了出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以后若你执掌了天下,什么美人得不到?”

    点点星光散去,楚寒烟扑倒在叶轻云身旁,看着他苍白的脸庞,泪水倾城而下,“呆子!你醒醒!烟儿不要你死,你为什么这么傻?你若不救我,就不会死,都是烟儿不好!你快醒醒啊……!”眼泪不停的滴下,落在叶轻云的脸上,又缓缓滑下。楚寒烟痴痴的望着叶轻云,喃喃低语:“呆子,你知道吗?从我六岁那年见到你第一面时,我就觉得你好熟悉,就好像前世就相知一样,后来你消失不见,我遍寻你无果,你可知我有多失望?母后离我而去之后,我已万念俱灰,禁军大营与你再次相遇,直觉告诉我那就是你,我却不敢相认,你真的以为御膳斋再次相遇是偶然吗?久别重逢与你相认那晚,你又可知我有多么开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你如此亲切,也许是心里的烙印,也许是上苍的安排,可是,如今你……呆子,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你回答我啊,呜呜……你为什么不说话?烟儿好害怕!你不要留烟儿一个人!黄泉路难行,烟儿这就来陪你!”楚寒烟一手牵住叶轻云的手掌,一手握住青光氤氲的追云剑,横在脖颈上,眼睛望向远方,闪烁着决绝之色,“父皇,女儿不孝,不能为您分忧了!您的恩情,女儿来世再报!”说完双眼一闭。追云剑剧烈的颤抖起来,一声清啸脱离了楚寒烟的手中,砸在叶轻云的身上。

    “咳……咳……公……公主!你砸疼我了!”楚寒烟感受着指间传来的轻动,不可思议的看向叶轻云。叶轻云嘴唇微微嚅动了几下,用手轻轻握了握楚寒烟的小手,“傻……傻姑娘,你千万不可轻生啊,臣可担当不起!”楚寒烟欣喜若狂,“啊?呆子你没死?呜呜,太好了!”“嗯,未经公主批准,臣怎么敢就此死去呢?”叶轻云凝视着楚寒烟梨花带雨的脸庞,用力抬起手臂,将她眼角的泪滴轻轻擦拭干净,“公主,来给臣笑一个!”说完嘴一咧,眼一闭,又昏迷了过去。

    “吼……”楚寒烟被身后的一声龙吟吓了一跳,“咦?飞羽,你怎么来了?”看着浑身湿漉漉的白马飞羽,楚寒烟很是惊奇,此处四面环山,根本没有出路,山体上布满了荆棘藤蔓,只在一处山脚下有一个寒潭,深不见底。看它来的方向,正是寒潭没错,难道出路在这潭中?楚寒烟起身向四方查看一番,这里除了几颗大树,遍地的杂草和落叶,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东西。

    到了夜晚,山谷中刮起一阵旋风,冰凉刺骨,楚寒烟冻的瑟瑟发抖。而叶轻云依然昏迷不醒,浑身打起了摆子。楚寒烟去寻了一些树枝落叶堆在一起,又找了两块小石头想取些火焰,无奈她打了半天,却是一点火星也没有。闻听身后的寒潭又有了动静,不知飞羽何时出去了一趟又折返回来,口中叼着许多野果和一个大葫芦。飞羽将野果和葫芦放在地上,走到楚寒烟身边,蹭了蹭她的衣襟,示意她退后。飞羽张开大嘴,对准地上的树枝,“呼”一团火焰应声而出,杂草和树枝霹雳啪啦的燃烧起来。楚寒烟张大小嘴,惊奇的看着这一幕,只见飞羽又走到一棵大树跟前,抬起前蹄就踹了上去,许多粗大的枯枝突然断裂坠了下来,飞羽扭头看向追云剑,又是一声龙吟。追云剑嗖一下从叶轻云身上弹起,回应了一声剑啸,然后便跑到地上的枯枝中肆虐开来。楚寒烟看着被切的齐齐整整的枝条,杏眼睁得溜圆,用手捂住朱唇,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楚寒烟拿起追云剑去山前砍了些藤条回来,又将葫芦横着劈成两半,掏空里边的瓤,将小的一部分又劈成两半,做成两个小碗,在大的一半两侧各钻了一个眼,用藤条穿了起来,然后走至寒潭边用葫芦盛满了水,捡了几个木条竖在地上支成架子,将盛满水的葫芦挂在火堆上烧煮起来。之后便跪坐在叶轻云的身边,感受着身边火焰的温度,又用手背碰了碰叶轻云的额头,发现还是冰凉一片,又见他浑身颤抖不停,心下一酸,也顾不上少女的娇羞,伸出双手拉着叶轻云的肩膀将他扶坐在自己的怀中,然后用力的抱紧。

    穿葫芦的藤条被火烤的滋滋作响,但始终没被点燃,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竟然能够防火,葫芦中的水慢慢沸腾起来,楚寒烟拿起自己做的小葫芦碗盛了一碗,然后倒入另一个小碗,如此反复数次,觉得应该差不多不太烫了,又用嘴尝了尝,这才端起碗慢慢给他喂了下去。飞羽静静的趴坐在两人身旁,时而叼起一些树枝丢入火中,时而偷偷观察着两人,一双硕大的马眼闪烁着光芒,就像是黑夜里的两盏明灯。追云剑飘荡在飞羽的鼻尖上,时不时点一下它的鼻子,就好像是在故意调戏它一般。夜色越来越深,天上的月亮在浮云掩映下若隐若现,照射着地上相互依偎的两个人影,楚寒烟呼吸渐沉,显然已是睡着了,明月辉光映着她的娇美容颜,只见她眼皮轻轻跳动,似是进入了梦乡。

    d看 小说 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