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青石明月 第三十章 无药可救

时间:2018-04-16作者:一叶轻云

    楚寒烟呆呆望着眼前一脸杀气的叶轻云,那双赤红双眸是那么的陌生,双眼一闭,泪水顺着脸颊滴滴落下。

    叶轻云抬起手臂,用手拭去了楚寒烟脸上的泪珠,温柔一笑:“月儿别怕,我是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到你的!”楚寒烟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双眸中红色渐渐褪去,然后倒在了地上。“呆子,你怎么了?你别这样,烟儿真的好害怕。”沐流风静静地站在原地,回味着叶轻云的话,“月儿……”

    “呆子,你终于醒啦!”叶轻云一醒来就看到楚寒烟一双大眼睛满含惊喜的看着自己。“额?我这是在哪?对了,昨晚那几个人呢?公主你没有受伤吧?”叶轻云轻抚着微微作痛的脑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发生的事情。“啊?你都不记得了?”楚寒烟温柔一笑,“昨晚你和沐大哥大发神威,将他们都打跑了。然后可能是仙人醉的酒效发作,你就睡着了。”“我睡着了?我就喝了一坛多啊,怎么会喝醉呢?真是奇怪!”叶轻云左思右想无果,也就作罢。“这里好像是禁军大营吧,公主你不会一夜未回吧?我可如何向帝君交代啊?咦?公主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叶轻云这才注意到楚寒烟脸上的疲倦之色和一双双红红的眼睛。“喔,大概是昨晚没睡好,一会吃过早饭,我就去补觉。父皇那里你不用担心,我昨晚就让沐统领派人去向父皇禀报过了,何况我之前还在这里住过一个月呢!父皇不会找你问罪的!”叶轻云脸一红,也许是被她轻易看透了心思,“那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嗯,好啊!”楚寒烟欣然应允。刚刚来到门口,恰好听到他俩对话的沐流风默然无语,“明明就守了他一整个晚上,还不承认,这小子哪世修来的好福气。”

    军营里的早餐很简单,几块饼和一碗牛肉米粥,楚寒烟就喝了一小碗粥,然后便看着叶轻云在一边狼吞虎咽,沐流风心疼的直喊:“你倒是少吃点啊,我这军费都要被你吃穷了!”楚寒烟含笑不语。用餐过后,叶轻云就嚷着要去看看他的战马,沐流风唉声叹气感叹自己怎么交了这么个朋友。楚寒烟没有跟去,先行回营房去休息了。沐流风感叹之余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个木头,“你难道没看出公主对你有意吗?她昨夜可是一晚没睡守着你的,你竟然还问她为什么眼这么红?你真是个榆木疙瘩!”“这……我……”叶轻云震惊于沐流风的这一番话,公主竟然守了我一夜?难道我不只是喝醉了?公主怎么可能会对我有意呢?她恨我还来不及吧。再说了,公主高高在上,又是帝国未来的君主,岂是我这等凡夫俗子可以高攀的?这家伙不会是想骗走我的马,故意在这迷惑我吧?鬼才上你的当!“你少来!快带我去!”沐流风摇头晃脑,“无药可救,真是无药可救!”

    叶轻云查看过战马完好无损之后,倒也不急于将它们带回,谁知道上官曜会不会又杀个回马枪,而放在禁军大营,即便他有所察觉,也师出无名。唯一头疼的是沐流风一直追着他讨要粮草军饷,还有在醉仙楼欠下的二百两银子,叶轻云也再次见识到沐流风的三寸不烂之舌有多么厉害。“沐大哥,我先告辞了,待公主醒来后,就烦劳你亲自走一趟送她回皇宫吧!”叶轻云拱手与沐流风告别。“那你的战马送我一百匹!”“不行!”“那我不送,你自己去!”沐流风两手一摆,耸了耸肩。“你……算了。”叶轻云派几个原来留下看守战马的御林军士卒先行回营去向倪术术和皇甫珏汇报,免得他们担心。然后随便找了个草坪席地而坐,看着禁军士兵在演练战阵。看着看着他突然想到:这禁军自开国帝君楚玄时创立至今,虽经几代更迭,但却久经战阵,参与平乱讨贼无数,论这实战经验,御林军是拍马不及,不如以后就拿他们当陪练好了。沐流风半躺在旁边不远处,嘴里叼着根草,看着叶轻云眼珠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你在想什么?想打我禁军的主意?没门!”“沐大哥你想哪去了?我那御林军可是比你的禁军强上几倍不止,那些新兵蛋子整天嚷嚷着要好好教训教训你的禁军呢!还说禁军在他们手下肯定不堪一击,唉,要不是我拦着,他们早就跑来了。”御林军士卒们直到日后才知道,接下来一年的悲惨命运竟然是他们统领的一句话造就的,至于一年之后嘛,他们确实咸鱼翻身,可以耀武扬威了,这是后话,暂且不论。沐流风在听到叶轻云的话后,翻身而起,勃然大怒,“这群兔崽子这么嚣张,看我怎么收拾他们!”“你放心去吧,我绝不插手。”叶轻云平静的说道。沐流风狐疑的盯着叶轻云瞅了又瞅:我是不是上这小子当了?

    下午时分,楚寒烟悠悠醒来,洗漱一番之后,又重新容光焕发,叶轻云看着她略带慵懒的样子,却是另一番娇美,突然想起沐流风的话,心下一慌,急忙转身不再去看。“呆子,你在干嘛?”楚寒烟好奇的问道。“哦,没……没干嘛啊!”叶轻云故作镇定道。楚寒烟如好奇宝宝一般的上下打量着他,忽然噗嗤一笑,“那你紧张什么?”“我……我没有啊!公主是不是该回宫了?我护送你回去吧!”叶轻云急忙转移话题。“嗯!”楚寒烟轻轻点头,看似十分乖巧。但叶轻云深知她的精灵古怪,急忙唤来飞羽,将楚寒烟扶上马,“哇哦!你把飞羽让给我,那你怎么办?”楚寒烟摸着飞羽的耳朵,惊喜不已。“我走着就好,还有,昨晚,谢谢你!”“嗯?”“没什么,就是谢谢你。”“喔。”楚寒烟若有所悟。

    d看小说 就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