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青石明月 第二十五章 谁是大嫂

时间:2018-04-16作者:一叶轻云

    “你们快住手,不要打了!”楚寒烟跑出门外,对着两个亲卫大声喊道。“恕小人不能从命,除非有帝君口谕,请公主不要为难我二人。”其中一个亲卫恭敬的说道。“这呆子,你疼不疼?”楚寒烟扭头看向趴在地上的叶轻云。“额我疼。”叶轻云仔细想了想,若是照实说不疼貌似不太像话。“那怎么办?”楚寒烟着急的走来走去,带着一阵阵铃铛的轻响。“你们打了多少下了?我来帮你们数数吧!”楚寒烟问道。“禀公主,已经十九下了。”亲卫如实相告。“那好,你们继续吧。”楚寒烟掰着手指头开始数数,“二十,二十二,三十六,四十九,五十二,八十八,好了,一百下。快住手吧!”两名亲卫一脸苦笑,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继续。“怎么?你们怀疑本公主的算术能力?那我去告诉父皇,一会也打你们各一百下,我再来数数,看我数的对也不对!”楚寒烟娥眉一锁,一手叉腰道。“小人不敢,公主冰雪聪明,这杖责已完,那我们就得押叶将军入大牢了,请公主万万不要阻拦。”叶轻云像没事人一样的站了起来,手扑了扑身上的尘土,深深看了楚寒烟一眼,随着两个亲卫向天牢走去。楚寒烟惊奇不已,这挨了板子怎么还能走的如此欢快?

    “哟,又进来一个,看模样还是个当兵的。”一个刀疤脸斗鸡眼的大个子坐在牢房地上的稻草上,用手剔着牙嚷道。“就没有单独的牢房了吗?”叶轻云微微皱眉,“最近牢房紧张,您就委屈委屈吧。”两个亲卫扭头离去,暗自庆幸着终于结束了。“新来的,你是犯了什么重罪进来的?”叶轻云瞅了他一眼,找了个角落盘膝坐下。“臭小子,我大哥问你话呢!你是聋了怎地?”叶轻云闭上了眼睛。“哟!这么拽!这江湖上谁不知我大盗江洋的名字!你现在过来跪地求饶,给大爷捶捶腿,我还可以放你一马。”刀疤脸似有不耐。叶轻云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将一根手指立于眼前,双眼紧盯着手指,慢慢斗在了一起。“大……大哥,他学……学你!”一个结巴指着叶轻云说道。叶轻云开口道,“我……我没学……你…你大哥。”“你……你……你……”结巴你了半天却是憋得说不出话来了。“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小的们,一起上,给我揍扁他!”四五个小喽啰起身围了上去,“嘭,嘭,嘭,嘭,嘭!”“什么声音?”一个躺在地上睡觉的老者爬了起来,刀疤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老者,“你不是个聋子吗?怎么?”“哦?对!我什么也没听见,你们继续!”老者又躺下打起了鼾。

    “刚刚发生了什么?”一个刚从墙上掉下的山羊胡问道。其他四人慢慢爬了起来,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刀疤脸撸起袖子,挽起裤腿,走到叶轻云面前,“你!”“你一定是我远房大爷,我有眼不识金镶玉,哦,不,有眼不识大表哥!请您大人有大量,饶过孙儿!”刀疤脸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其他人看的目瞪口呆,这都哪跟哪啊!叶轻云又开始闭目养神。“您不说话,我就当您默许了,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刀疤脸倒头便拜,“哎?怎么是你?大哥哪去了?”江洋抬起头看到结巴站在刚才叶轻云坐的地方,一把将他推开。牢房的另一个角落,叶轻云仍然保持刚才的姿势坐着,低头打量着躺在地上的老者,此人脸型微胖,呼吸有力而绵长,只是睡相有些难看,嘴里流着哈喇子。又是一个高手,叶轻云如是想到。

    “公主,这里都是罪恶滔天的囚犯,您万金之躯怎么能来这种地方,若被帝君知道,小的们难辞其咎啊!”刚刚离开的两个亲卫又一脸沮丧的走了回来,身后跟着一白纱女子,正是公主楚寒烟。她一眼就看到了闭目坐在牢中的叶轻云,面色一动,“把牢门打开。”“这”亲卫驻足不前。“看来你是真的准备要挨板子了,可惜啊,真是可惜,不知道你这小身子骨到底能挨住多少下呢?“楚寒烟边摇头边叹息,似乎在感叹两名亲卫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哗啦一下,牢门打开,江洋几人看着眼前这个蒙着面纱的女子俏生生的走到叶轻云面前,心中不由感叹:美!好美!“”公哦,小烟,你怎么来了。”叶轻云看了看牢中几人还有地上的老者,改口道。楚寒烟乍一听闻叶轻云喊她小烟,不由得一怔,接着一丝羞涩划过眉心,“呆子,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你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说着将手中的篮子放下,从中拿出一大壶仙人醉,还有几个烧鸡,以及一大盘点心。江洋几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从篮中拿出的烧鸡和美酒,口中吐沫直咽。“大哥,大嫂对你可真好!”江洋一脸羡慕的说。“呸!谁是你大嫂?”楚寒烟怒中含羞。“谢谢你,小烟。不过此地不宜久留,你还是早些离去吧。”叶轻云不无担忧的劝慰道,地上老者的实力深浅未知,自己实无必胜把握,若他突起发难,自己不一定能护得公主周全。“哦,好吧!那这个给你。”楚寒烟又从衣袖里拿出一瓶凝肌散递给他。叶轻云伸手接过,感受着瓶上淡淡的幽香和阵阵温暖,心中不由得一暖。“那我就先回去了,呆子。”楚寒烟柔声说道。叶轻云目送她离去,身旁几双直勾勾的眼睛朝自己看了过来,其中就有那个老者,然而他们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叶轻云拎起仙人醉喝了一大口,然后扔给无名老者,“老人家,若不嫌弃,就同饮此酒吧。”“好,好,好,那老夫就多谢小哥了。”老者仰头就饮。“大哥,你看那烧鸡能不能?”江洋满怀希冀的看着他。叶轻云微微点头,“自己拿吧,但是以后不要再叫我大哥了。”“是,大哥。”江洋一把抱起鸡腿边啃边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