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青石明月 第十章 统领之争

时间:2018-04-16作者:一叶轻云

    演武场上的人群越来越多,好像这一个月入围的数万人竟都不约而同的聚集而来,这最后一天,统领副统领之职却迟迟未有归属,他们也是想看看究竟还有什么人能挑战晋级,还是说会从五个万夫长中挑选三人?那作为千夫长也是有一跃成为万夫长的可能了?沐流风依旧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目光从聚集于台下的数万人中掠过,待看到叶轻云三人时,嘴角微微一扬,“你们看够了没有?”正在与雷豹夸夸其谈的书生突然回了一句:“没有。”待他反应过来,看着周围所有人都目光怪异的看着自己,空中更有一黑色不明物体朝自己掷了过来,他心中一凛。然而下一刻,众人却发现刚才出声的人已消失在了原地,不知所踪。人群外的书生看着当空而落的小黑,连呼:“好险好险,幸亏我跑得快。”沐流风手一挥,一道无形气流却是将即将落地的小黑吸了回去,仍然扛在肩上。

    “你们三个,不就是奔着这正副统领之职来的吗?真当我傻了?废话不多说,速上擂台吧!”众人看着刚才落荒而逃的倪术术,面露鄙夷,就这家伙,也敢挑战统领?真是荒天下之大缪。皇甫珏看向叶轻云,“大哥?”叶轻云微一点头,皇甫珏纵身而起,已是落在了最近的一处擂台之上,他用手一指,“你,来战吧!”被他指着的副统领罗昕,略一迟疑,也是跃上了擂台,此人面貌清秀,不似雷豹那般粗犷,手握一杆长枪,枪尖寒芒隐现。看着眼前的年轻小将,罗昕却不敢大意,双手一搭,“小兄弟,我手中这柄枪,乃是神兵利器,名曰寒冰,你可要当心了。”

    皇甫珏亦是躬身一礼,道:“我手中之枪,名九龙,怕是与兄台不遑多让,阁下也请留意。”话毕,长枪一兜,向着罗昕扫了过去,罗昕挥枪格挡,两人战在了一起,众人只见擂台之上两柄神枪化出枪芒点点,将两人的身形笼罩其中,皇甫珏枪法精妙,罗昕身经百战,轻易便将其招式一一化去,反身急攻间,皇甫珏却也不落下风,两人你来我往,斗的旗鼓相当。围观之人齐声呼好,似是对皇甫珏寄予厚望。皇甫珏越战越勇,招式越发精进,银枪忽突忽刺,忽撩忽拨,罗昕虽应对自如,却知如此下去无法取胜,心下一决,一声呼喝“寒冰诀冰封”。只见罗昕的长枪之上冰状晶体喷薄而出,

    皇甫珏猝不及防,连人带枪被冰封当场。罗昕面露喜色,终于搞定这个小子了,却也不再动作,心想先冻他一冻,不会伤他性命,之后为他化去便是。众人见状,心呼“完了。”更有不少人向沐流风求情千万不要伤他性命。沐流风看了一眼镇定自若的叶轻云,道:“无妨。”话未说完,只见得一条火龙竟从皇甫珏站立之地破冰而出,伴随着皇甫珏的声音,“云龙九现,火龙舞”。火龙飞舞着直奔罗昕而去,罗昕惊骇间,却不慌乱,“寒冰诀冰盾”,一个冰晶盾牌横在火龙前方,将火龙挡住。皇甫珏双眉一扬,“还没完呢。”火龙上下翻飞,化为九条,从九个方向扑向了罗昕。罗昕将冰盾扩延至全身,堪堪将火龙挡在身外,然心下已了然,这冰火属性相克间,自己必败无疑。“好了,你赢了,快把火龙收了,不然我要被你烤熟了。”罗昕闻着自己发梢的焦味急忙说道。皇甫珏将银枪一收,放于身后,又是作了一揖,“承让。”叶轻云好奇的看着这个彬彬有礼的家伙,这还是那个桀骜不驯的小子吗?

    围观众人由惊转喜,皆是向皇甫珏道贺,无疑他将会是副统领之一,跟他混个脸熟,以后也好有个关照。皇甫珏眉开眼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连呼“多谢,多谢。”不知何时站到他身边的倪术术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不错嘛,有进步。”皇甫珏一脸傻笑,“嘿嘿。”叶轻云似乎更加肯定了之前自己的推断,这小子所用九龙诀与老乞丐

    果然脱不了干系,于是出口询问:“小珏,你师父莫不成是一个老乞丐?”皇甫珏略一错愕,回道“不是啊,不过听师父说我有个师伯整天穿的破破烂烂,到处混吃混喝。”“额,这”叶轻云心中苦笑,原来不止自己这么认为啊,“你这九龙诀可是能幻化九种属性之龙?”。皇甫珏忙点头道:“嗯,是啊!”“若你当日对阵楚天行,幻化出雷龙,他想打败你,怕是不易了。你当日用的是何种属性?”皇甫珏脸一红,“水、水属性的。”“难怪你都快被电成黑炭了!”倪术术嘀咕道,“啊,不好!”

    “我看你往哪跑?”高台上的沐流风突然冲着人群说道,叶轻云转身一看,正欲夺路而逃的倪术术被沐流风手中小黑幻化出的棍影围在了原地,此时他正愁容满面,不知所措,片刻后,他无奈道:“好吧,我应战。”说着手向沐流风一指,众人大惊,又见他手指突一转,却是朝向了雷豹。正摩拳擦掌的沐流风不由一愣,“去你的!”突然飞起又摔到擂台上的倪术术痛呼:“能不能不要打我屁股?”雷豹哈哈大笑着奔向擂台。“等等,我们能不能不要在擂台之上比试,我怕我招式太过猛烈施展不开,会将这擂台毁坏。”刚爬起来的书生拂去身上的土说道。“好,如你所愿,雷豹你们自行决定。”沐流风翻了个白眼。倪术术走下擂台,对着雷豹说道:“老雷,你可小心啦。”“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临”。在雷豹身后突然跑出一头没有獠牙的野猪,正呼哧呼哧的流着哈喇子。围观众人指着那头野猪笑的前俯后仰,对倪术术似乎更加鄙夷了,果然只是个油嘴滑舌没有能耐的家伙。书生大囧,“啊!这个不算,再来。我临临临临。”

    一头瞎眼的狼嗷呜叫着出现了,一只乌龟慢慢爬来,一只小猫喵喵卖萌,天上竟还飞来了一只鹦鹉,嘴里嚷嚷着“笨蛋,笨蛋。”众人直接扑地大笑。

    “雷豹,速战速决吧。”沐流风一本正经的命令道,顺即便将头扭了回去。还不待众人反应,一个身影从台上笔直掉下,沐流风趴在地上,苦闷道“为何又是我?”白衣女子秀目一瞪,“你干嘛冲着我坏笑?”说完有意无意的瞟了叶轻云一眼。叶轻云心里一咯噔,低下头去,佯作不知。雷豹亦是狂笑不止,“小兄弟,虽然我们交情不错,但你若只有这点本事,那我只好送你出局了,看斧。”雷豹手中宣花大斧带着一阵罡风就劈了下来,书生见势不妙,折扇在空中虚画,一个阵法在他脚下随之而生,两道气流携着他的身躯快速冲向了斧头,“呀!要命,反了,我转。”书生以更快的速度反向电射而去。雷豹一招落空,扛着大斧就追了上去,转眼间两人就跑的没影了。周围的人大眼瞪小眼,这是闹得哪一出?“大胡子,你来真的啊,差点劈到我的脚。”书生的声音从演武场的边缘传来,带着阵阵尘土飞扬,却是无法看清两人的身形。“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兵。”“小兄弟,你扛着那么大的斧子怎么还能跑那么快?”“嗯?我扛斧子干什么?送你了。”

    两人围着演武场狂奔了数个时辰,其间有不下几十种小动物向人群中跑来,若是仔细看去,在两人路过的地方,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安静的躺在那里,似乎对丢弃它们的主人表达着无言的愤怒。眼看已至正午,两人终于在台前停住了身形,雷豹气喘如牛,指着书生说不出话来,而书生折扇轻摇,说不出的轻松惬意。沐流风看着雷豹直摇头,真是头笨牛,竟让这小子给耍了。皇甫珏看着书生脸上不经意的一丝坏笑,对叶轻云说:“大哥,他又要用那招了。”书生手中逍遥扇摇的越来越快,雷豹似也看出些不对劲,急忙将自己的两脚坠入大地。书生哈哈一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新招式吧,山河为我用,草木随我心。陷阵。”雷豹脚下的土地突然变成了一片沼泽,眼看他半个身子就要陷下去,雷豹将手中大斧向远处急掷,竟是用这一掷之力,将下坠的身形拽了出来,在空中一个翻腾,正欲落地,却在下方冒出一条条的藤蔓将他双脚和身躯缠绕起来,一时却是挣脱不得,头顶上又传来破空之声,雷豹仰头一看,一块巨石直奔自己而来,“我命休矣!”却是闭上了双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