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青石明月 第九章 御林军

时间:2018-04-16作者:一叶轻云

    帝都天机府,看着手中的情报,上官曜心中一凛:帝君开始对两府设防了啊,御林军?怕是为公主继位而建吧!将军府的上空,几只信鸽向着燕州飞去,燕王府,得到消息的燕王楚渊抚掌轻笑,“我这皇兄终于肯将心思放在江山社稷上了啊!”

    “走,走,快去看看。”醉仙居窗外街道上一大群人拥着向城门方向跑去。楼上的叶轻云看着他们,深感好奇,书生和皇甫珏直接起身去了楼下。“这俩家伙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小二结账。”

    东城门口,密密麻麻的人群围在一起,对着城墙指指点点。叶轻云走近一看,原来是皇榜,上书:今天下大治,四海升平,然虎狼之心,不可不防,承帝君命,组建御林,愿帝国贤能,天下勇士,思君报国。“若有意者,请前往城内禁军大营演武场参加考核。”站在附近的守卫说道。御林军?叶轻云三人的眼前一亮,自己苦练武艺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如今有此良机,怎能错过!彼此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火热。

    叶轻云一声呼哨,不久后三匹马儿携带着他们的兵器出现在城门口,书生看向飞羽的眼神更加炽烈了。三人上马而行,很快就来到了禁军大营,却被门口的守兵拦住,“军营重地,闲人勿进,否则杀无赦。”

    “这位将军,我们是来报名参加御林军考核的,请您通禀一下。”书生一句将军喊的守门小兵心花怒放,连呼“小子有前途,有前途。”“不过军有军规,请各位兄弟下马而行。”守兵继续说道。三人牵着马j走入了演武场,看着眼前这方圆几公里,足足布置了一百个擂台,且每个擂台上都有人在捉对较技,不免有些震撼。“那三个小子,别发呆了,过来报名!”一个大胡子武将喊道,声若雷鸣。“这嗓门跟楚天行有一拼啊!”书生小声念道。“你说什么?楚天行?你认识小王爷?那也不行,不能走后门!”大胡子继续喊。书生翻了个白眼:这么远都能听到?老实把嘴巴闭上了。大胡子将三人一一登记,并询问了一些

    简单的问题,比如“你贵姓?你爹贵姓?你家住哪?你二大爷的三表妹的远方大表舅的姐夫是谁?”并对书生的对答如流充满了赞许之色。而对皇甫珏的支支吾吾就有些不太满意,“你可曾娶妻?哦,没有,那你有孩子了吗?哦,也没有,那你孩子姓什么?”轮到叶轻云时,叶轻云压根不搭理他,大胡子连呼有个性,我喜欢,书生和皇甫珏两人一起栽倒在地。“雷豹,把报好名的人都带过来!”“是,统领。”大胡子朝着演武场中心最高的一个

    台子上的一个年轻将领回道,原来大胡子叫雷豹。“你,你,你,还有你,都跟我走!”雷豹冲着刚报完名的一大群人嚷嚷道。一直走到高台下,雷豹嘿嘿傻笑:“统领,人带到了。”说完又瞅了一眼年轻统领身后的一个白纱遮面的女子,挺起身形,行了一个标准的帝**礼。

    叶轻云看着台上的统领,此人相貌堂堂,一身正气,头戴紫金冠,身穿禁军统领绣锦金甲白袍,袍袖下摆无风自动,一双眼睛金光闪烁,直透人心扉,一根黑色长棍被他横在肩膀上,两手搭在上面,似有些随意。“此人很强,很强!”这是叶轻云的第一印象。然后他又将目光移向身后的白衣女子,一种熟悉的感觉荡漾在心头,女子身着绣龙白锦裙,面带白纱,一双月眸闪闪夺目,却又带着一丝忧郁,一席金边龙纹白色斗篷几乎掩住了全部身形,叶轻云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该女子镶金绣龙,身份明显十分高贵,几乎可以呼之欲出了,一定是自己的错觉。白纱女子眼神从台下众人身上轻轻扫过,当看到叶轻云的时候,也有些诧异,此人莫不是见过?看他剑眉星目,气宇轩昂,鬓发高挽,只以一布条束住,一身粗布衣,身后背一柄剑,腰间别一支竹箫,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云淡风轻。

    “沐统领,可以宣布规则了。”女子樱唇微启,宛如天籁。“遵命!”青年统领将长棍竖在地上,一声轰响传入众人耳中,都齐齐停住了议论。“诸位,想必大家都已看过皇榜,那下面我就宣布一下具体规则,那就是无差别挑战晋级。你们可以选择禁军中的任何两人进行挑战,能连胜两场者即可获取资格,你们也可以越级挑战,胜禁军伍长两人者,升御林军伍长,胜什长两人者,升御林军什长。依次类推,胜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两人者升御林军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能胜禁军副统领一人,升御林军副统领。当然,若是有人能打败我或者打平,那就是御林军统领!至于你们的身世背景,我自会去调查,若是有浑水摸鱼,敌国细作,诛杀当场!”看着年轻统领的金色眼眸,叶轻云想:这眸子莫非能洞悉一切?“好了,下面分为一百组,每组按顺序在相应擂台等候,去准备吧。”台下众人纷纷

    按自己的序号向擂台走去,只剩下叶轻云三人在台下大眼瞪小眼。“嗯?你们怎么不去?莫不是来查探军情的?那免不得让你们尝尝我的棒子。”年轻统领一脸桀骜,又带着一丝坏笑说道。书生看了眼皇甫珏,“怎么跟你当初一个德行?都那么拽?”“那个拿扇子的,你过来试试?”“啊?大人,我去摸鱼了,哦,不,我去打擂了!”书生一转眼就跑去了离此处最远的擂台。叶轻云看着他,这小子跑的越来越快了啊,扭头再看皇甫珏,也不见了踪影。真有你们的!“你叫什么名字?”年轻统领问道。

    “叶轻云。”

    “好名字。”

    “那你呢?”

    “沐流风。”

    “好名字。”

    “你怎么学我?”

    “我没学你。”

    “明明学了。”

    “那是明明,不是我。”叶轻云一脸得色,跟我斗?

    “”

    “你怎么不去打擂?”

    “你那根棍子是烧火的吗?”

    “嗯,啊?你说我的小黑是烧火的?你的剑才是剁菜的。”

    “明明不是。原来它叫小黑啊。”

    “那是明明,不是你。”沐流风哈哈大笑,终于扳回一局。

    “你们两个够了!”站在一旁的白衣女子微嗔。

    “你快去吧,你看公主都生气了。”

    “她是公主?”

    “你说呢?你不是早就看出来了?”

    “我没有。”

    “你有。”

    “今天天气不错。”

    “嗯,是啊,你看电闪雷鸣的。”

    “那你怎么不去收衣服?”

    “我先走了。”

    “你怎么又走了?啊!”白衣女子实在是忍不下去,一脚将沐流风从台上踹了下去。

    叶轻云一脸坏笑的看着大字型趴在地上的禁军统领,在白衣女子恨恨的目光注视下一路狂奔到倪术术和皇甫珏所在的擂台边。

    “你们俩怎么都在这?”

    “这边不容易挨揍,大哥。”皇甫珏望了望刚爬起来的禁军统领,心有余悸。

    “你怎么也过来了,大哥。”书生和皇甫珏一起问道。

    “这边不容易挨揍。”叶轻云讳莫如深。

    三人就这么站在擂台下,看着台上的人打斗,不一刻就有数人被轰下了擂台,而站在台上的依然是之前的一个禁军士卒,这禁军果然训练有素,

    非一般人能敌啊。远处其他擂台也传来阵阵呼喝,拳风掌影遍布整个演武场之中。看着眼前一个个鼻青脸肿的人从身边走过,书生以扇掩面,不言不语,叶轻云心知肚明,这家伙折扇后一张脸都憋红了。当然,亦是有不少人喜笑颜开,看样子是获胜了,他们三五成群的由禁军士卒引领着,向演武场旁边的营房走去,那是专门提供给入围的人休息的地方,而那些被淘汰的人则被带离了禁军大营。就这样一直到了傍晚,日落时分,霞光盈天,今天的比试已是接近了尾声,通过考核留下的人竟有两三千之数,楚云帝国人杰地灵,才俊辈出,此言不虚啊。叶轻云三人一直站着聊天,对比试评头论足,却不曾参与其中,

    期间雷豹巡视来问及缘由,叶轻云尚未开口,雷豹就被禁军统领沐流风喊了过去,叶轻云看着雷豹带着一丝疑惑的眼神远远的望了自己一眼,就不再来过问了,却不知沐流风对他说了什么。待今日比试结束之后,叶轻云三人正欲离开,雷豹又向他们走了过来。“喂!你们三个小子,统领特意交代,你们可留宿于大营之中,跟我来吧!”书生疑惑的看了看叶轻云,叶轻云微微摇头,向着沐流风所在的高台看了过去,只见他此刻盘坐在地上,怀里抱着小黑,仰望着天边的彩霞,眼睛一眨不眨,只是那双金色眸子中为何却似透着无边的落寞?

    此次御林军组建,面向全帝国招募,持续一个月,这期间来自两州三郡的英豪侠士相继赶到,每天参与比试的均在数万人之上,场面可谓宏大。帝都的酒楼、客栈老板每天都笑的合不拢嘴,就连宣泽街这条穷人集聚的街道都是热闹非常,小商小贩们对当今帝君和公主感恩戴德。在这一个月的比试中,叶轻云三人白天前往演武场去观战品评,晚上就回禁军营帐休息,令叶轻云比较诧异的是,他每天早晨到场的时候,都能看到那个白衣似雪的神秘女子站于高台之上,冷冷看着比试的众人,偶有几次眼眸交汇,他自是不会认为白衣女子对自己别有青睐。然而叶轻云不知道的是,白衣女子看向他的时候眼中少了一丝冷漠,多了几分疑惑。

    在此期间,雷豹还特意跑到三人这里来一起对着台上指指点点,跟倪术术更是称兄道弟,聊得吐沫横飞。今天,已是御林军招募的最后一天,在此之前的一周内,五名万夫长,以及千夫长、百夫长等职位均已有人成功晋级,从比试表现来看,这些人中大部分虽能连胜禁军两人,却赢的并不轻松,许多人均是受了轻伤,这还是

    沐流风严令之下不得伤人性命,否则想赢下禁军中这些杀伐果断的将领,恐怕是极为不易。这五名万夫长,均是身负绝学,两人用枪,一人用刀,一人用戟,还有一人善使弓箭,百步穿杨,例不虚发。五人晋级万夫长后,也曾向禁军副统领雷豹、罗昕两人发起挑战,然均在几十回合内落败。其中善使弓箭之人,名离然,试图挑战统领沐流风,在他穷尽一身绝学,将自己的绝招漫天箭雨施展出来后,这铺天盖地的箭雨却近不得沐流风身前一丝一毫,被沐流风用小黑随意的一棒子就轰到了禁军大营外的小河里。其他四人心中戚戚然,再不敢言挑战。直至今日,书生和皇甫珏看着台上的沐流风,心中悻悻,“幸亏当初有先见之明,跑得快,此人惹不得,惹不得。”他俩又一起看向

    叶轻云,“强悍如大哥,当初也是被他吓跑的啊!”叶轻云虽见他俩略有古怪,却不知其心中所想,当然他俩更不知道叶轻云当日怕的到底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