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青石明月 第七章 燕王府楚天行

时间:2018-04-16作者:一叶轻云

    叶轻云初得飞羽,心中豪迈之气难抑,一路策马飞奔顺山而下,而飞羽在如此崎岖山间小道竟然如履平地。倪术术紧紧追随而至,竟没落下多少,他甚至觉得飞羽不过如此,自己这匹千里马也不遑多让。实则不然,叶轻云刻意让飞羽放慢

    速度,迁就于他。若他知道叶轻云如此为他着想,也许会立马痛哭流涕的抱着飞羽感激涕零。两人上山下山这一番折腾,也是有些疲惫,此刻天色已大亮。两人回到山下树林中,自是休息休整一番,再醒来时已是下午时分。叶轻云又抓来几只野兔山鸡交由书生烤熟,书生把从山寨顺来的一些调味之料洒于其上,叶轻云吃的连呼过瘾,对书生称赞有加。书生一副飘飘然的神情下,走到飞羽跟前对着飞羽挤眉弄眼,扭身向叶轻云询问间,话还没出口,就飞出去了几米远。“啊!疼!你又踢我屁股!”

    两人继续向北行去,白天赶路,晚上宿于天地间,一天后进入燕州境内,燕州的主城江陵城是楚云帝国内仅次于帝都灵楚城的第二大城,燕王府就坐落其中。历经三代更迭之后,如今的燕王楚渊依旧得帝君重用,掌管将军府,统御天下武将,兼其武勇之名直追其祖父楚战,时有燕州

    、承影郡的侠客武者来投。叶轻云来到江陵城街头时,已是第三天晌午,街上过往行人络泽不绝,他只好下马步行,因飞羽极有灵性,便免去了缰绳。这让手牵缰绳,一路拽着千里马,手都磨出泡的倪术术极为羡慕,几次表示想换马而乘,但面对飞羽时不时看着他目露寒光和跃跃欲试的马蹄,他只好悻悻作罢。两人先是进城内最好的酒楼沉香阁大吃大喝了一顿,酒足饭饱之后,书生作势欲跑,叶轻云抓住他衣襟将他拽住。“小二,结账。”书生看着他从布袋内取出的银两表示疑惑。“看什么看?我在山寨顺来的。”叶轻云嗤之以鼻。书生连呼大哥英明,表示他甘拜下风如此云云。

    两人离开客栈,在大街上走了约莫一炷香后,看到街道一旁围满了人群,并不时传来呼喝打斗之声和阵阵喊好声。叶轻云走上近前,轻松一跃,已至人群最前,旁边之人并不惊奇,只是看了他一眼,帝国修行习武之风盛行,是以平常人都能耍些小把式,对功夫稍好点的也是见怪不怪。书生也欲效仿,将两个胳膊上衣袖一撸,摆开架势,“闪开闪开,快让我进去。”从众人身后钻了进去。原来此处设有擂台,台上正有两人你来我往,打的好不热闹。一人将鞭子舞的虎虎生风,另一人拿一把大刀左劈右砍,擂台之上木屑横飞。

    叶轻云微微一笑,这两人哪是在打架,明明只是不停变换方位在那各自舞动刀鞭,甚至双方武器都没碰到过。两人正胶着间,突然一件黑色不明物体直奔用刀人脸上而去,那人躲闪不及,挨个正着,大喊一声“卑鄙,竟然放暗器!”台下观众仔细一看那件暗器竟是一只鞋子,随哄堂大笑。

    叶轻云瞅了一眼故作深沉的书生,“你的鞋呢?”旁边似也有人看不下去了,飞跃上擂台,只见此人虎背熊腰,一身锦衣,腰挂玉佩,手握两个金光闪闪的大锤,台下几个侍卫模样的人朝着他喊道“小王爷,不可!”观众随之哗然,“这不是当今燕王之子楚天行吗?”“听说燕王武勇冠绝天下,只是不知这小王爷有几分能耐了?”楚天行瞪着台上另两人,“你们俩一起上。”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自知不敌,直接溜下了台。楚天行顿感无趣,手指台下,“可有敢应战之人?有能胜我者,可将此物取走。”从怀中取出一把白色折扇,一面绣山河,一面纹草木。书生大惊,“这,逍遥扇,掌乾坤。怎么会出现在他那?”

    他看了看楚天行威武的身躯,又捏了捏自己单薄的胳膊,连连叹息,满脸惆怅之色,然后又偷偷看了看叶轻云。就在书生摇头晃脑之际,楚天行对面已是站了一人,此人年纪不大,面如冠玉,一杆亮银枪斜挎身后,脸有桀骜之色,冷冷的对着楚天行说:“在下皇甫珏,来领教一下,如何?不过输了可没东西给你。”楚天行倒不介意,朗声一笑,声若洪钟,“好!请阁下赐教!”话音未落,皇甫珏长枪一晃,一招灵蛇探路直刺楚天行面门而去,速度快绝。“这小子够狠的。”台下人惊呼。楚天行大喝一声,“来得好。”手中紫金锤急挥,将银枪挡住,另一锤自左而右向着皇甫珏下盘扫了过去。皇甫珏长枪一收,枪尖向擂台上一竖,身体凌空倒立,又一用力,从楚天行头顶翻过,落在楚天行身后。银枪急舞间,幻化出千百枪影罩住楚天行。楚天行身体急速回转,双手中紫金锤对接,竟是形成一体,楚天行手握中心,紫金锤旋转不停,锤上隐隐有雷电显现。皇甫珏心中惊骇,知道不可再硬碰,握着银枪游离在楚天行身旁,伺机而动。

    楚天行招式大开大合,每一锤都似有千钧之力,兼有雷电助威。皇甫珏不敢近身,四处游弋,偶有数次强攻突刺,都被楚天行抵御住,渐渐落入下风。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半柱香时间,皇甫珏面露不耐,似下了什么决心,手中银枪向天空一指,“银枪化龙,云龙九现。”

    只见那银枪周围突然云雾缭绕,银枪也消失不见,却有一声龙吟从其中传来。台下观众指着云中那惊人的一幕,“龙龙啊。”书生看了看众人,又想到了什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楚天行瞬间被云雾包裹起来,那条银龙在云中翻腾,舞出了九道龙影。台下几个燕王府的侍卫吓得心胆俱裂,小王爷凶多吉少了,那自己的小命还能保住吗?就在台下众人也以为小王爷要命殒其中的时候,只听云中一个声音传来“天雷护体”

    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坠入云雾中,雾中银龙龙吟阵阵,却凄惨无比,顷刻之间,云雾散去,地上银枪静静的躺着。皇甫珏嘴角一抹鲜血溢出,已是受了内伤。

    “在下技不如人,认输!”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楚天行刚想说些什么,却已不见了他的身影。如此一来,台下再也无人敢上去挑战,为了一把不知何用的扇子被雷劈成灰可就不好了。

    叶轻云看完两人的比试,有些跃跃欲试,想起刚刚书生看着扇子垂涎欲滴的眼神,他心中一动,扭头去看书生,此刻却是不在那了,这小子,神出鬼没的。

    楚天行在台上等了一刻,正欲作罢,忽见一穿粗布衣的年轻男子走上台来,面上一喜。叶轻云一拱手,“在下叶轻云,请小王爷不吝赐教。”心道:果然是个好战分子。楚天行拱手回了一礼,便摆开了架势,似乎他也看出了来者不简单,在这种情况下还敢挑战的绝不是庸手。一出手间便是绝招连出,看来是想速战速决。“天雷斩”

    雷光闪烁而下,被紫金锤牵引着挥向前,形成了两把硕大的雷电光刀。“这小子刚还是保留实力了,不可轻视啊。”叶轻云心念急转,脚踏乘风诀,身影快速闪现在擂台各个角落,让雷刀无法捕捉到自己,追云剑剑芒向着雷刀急点,一触即离,他可不想被电那么一下。“战龙在野”追云剑剑芒喷吐之下,一条龙形光影向着雷刀飞去,张开大口将雷刀吞了进去。楚天行一怔,自己的绝招这么容易就被破了,手下却没停,“天雷降世”,道道天雷落下,整个擂台都布满了雷光,

    吓得台下众人退后数丈,远远的张望过来。叶轻云凭身法已是无法躲开,“卧龙出世”,神龙应声而出,护住叶轻云周身。“只好出绝招了。”“醉梦星辰,星辰回旋”,万千星辰交织的美丽画幕中,每颗星辰都在移形换位的跳动着,形成两股星辰洪流,你追我赶,快速回旋,隐隐出现两仪太极之势,无边的吸力张开,将擂台上的所有雷光吸入其中,甚至连楚天行和紫金锤也是吸上了空中。此刻的楚行云似是被无形力量束缚,无法动弹分毫,心想自己莫非要身丧于此了,心有不甘,却又无能为力。远处的围观众人自是看不到这一幕星辰之景,只是看到楚天行飞上了半空,然后又落了下来,而站在台上的叶轻云在被雷电肆虐之后,似乎已无力再战,当然这只是他们能看到的。

    两眼紧闭的楚天行以为自己必死时,听到身边一个声音说道“楚兄,承让了,我们算是打平了。”楚天行睁眼一看,自己正站在擂台上,知道是对方关键时刻收手,“不,输了就是输了,多谢叶兄手下留情,这把扇子归你了。”叶轻云也不客气,接过白扇,并不细看,收入随身布袋中心想:这小王爷倒是一爽快之人。

    “在下与叶兄一见如故,不如一起去府上喝几杯再走?”楚天行有意拉拢道。叶轻云心中一乐:你这也太明显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要赶往帝都,就不叨扰了,以后若是有缘,

    定会再见的。”只是两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一别,日后却是再难相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