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青石明月 第六章 白马飞羽

时间:2018-04-16作者:一叶轻云

    天黑之前,两人赶到了一处山脚下。此山名为雾凇山,高约千余米,白天夜晚均有大雾笼罩,因而得名。山前一条小径直通山顶,极为陡峭曲折,两人并肩而行都感艰难,山后是悬崖峭壁,倪术术直呼“好一处易守难攻之地,这些山贼竟占据这等福地。可惜啊可惜。”“我们先休息几个时辰,待二更天他们熟睡之时,我们再上山,我先去附近找点食物来充饥。”叶轻云简单交待了一下,便纵身跃上了附近的树梢,四处巡视一番后,朝着山林中连续腾跃而去。

    倪术术闲来无趣,倚着一颗大树半躺在地上的落叶中,嘴中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仰头数着天空刚刚升起的几颗星星。半个时辰后,叶轻云拎着一只野兔和一些野果出现了,随手撕下一条兔腿就扔给了书生。倪术术瞠目结舌,“吃生的?你当我是野人?”叶轻云瞪了他一眼,“你还想放火把山贼引来不成?”倪术术嘿嘿一笑“本书生自有妙计。”只见他在地上挖了个土坑,将整只兔子埋了进去,口中念念有词,“奇门遁甲,地火,给我烤!”不见有火焰出现,却冒出了阵阵肉香。他一脸得意的将烤熟的兔腿拿到叶轻云眼前,却不给他,嘴巴一咧,“少侠,你以后能不能不喊我

    小倪?我喊你大哥,你就叫我书生,好吗?你看这兔腿挺香的!”“成交!”叶轻云夺过兔腿,先咬了一大口,入口香脆,心想这小子有点本事,可以当个厨子用了。不知道倪术术知道他此刻的想法会不会立马过来从他嘴里把兔腿又抢

    回去。“对了,小倪”话未说完就听身旁一声噗通倒地的声音传来,倪术术露出委屈的眼神,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叶轻云:“大哥,你有毒!”

    两人吃完之后,靠在树旁微微眯着,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到了二更天,便顺着蜿蜒山道向山顶摸了上去。两人均异于常人,是以大雾弥漫也难不倒他们,不过令他们奇怪的是,一路上居然一个守夜的山贼也没碰到,叶轻云甚是怀疑书生又在骗他,看着一路哼着小曲儿在前头晃悠的书生,他有一种踹他下山的冲动,不过想到那只兔子,还是忍住了。倪术术在前面走的也是心惊胆颤,他感到背后一阵阵杀气,又想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双腿都打起鼓来。而在叶轻云看来,前面的书生晃悠的更厉害了。就这样两人各怀心思的走上了山顶,山顶甚是空旷平坦,至少有几百座房屋错落的分布其上,其中不少房屋竟还有亮光摇曳着。时值深秋,凉风习习,书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叶轻云倒没什么感觉,在奕竹林漏风又漏雨的竹屋生活了十年,早就习惯了各种天气。叶轻云仔细观察了一下高低起伏的房屋,其中有一座三层的占地面积最大,想必是山贼头领的居所?

    擒贼先擒王,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叶轻云毫不停留的向着那处居所闪烁而去。书生依然晃悠着跟了上去,这次好像是被冻得

    山贼议事大厅内,山贼首领正举着酒杯醉醺醺的喊道:“兄弟们,今天是我生辰,大家一定要喝尽兴,我们今晚要喝到天亮,

    谁敢偷溜,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我就要要”“你要怎样?”身后一个声音问道。“我就要发飙了!”他瞅了瞅面前的山贼们,发现大家都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己,感觉很满意,今天兄弟们都很上道嘛,哈哈。过了一会,他发现大家还是一脸古怪的盯着自己看,有一个斗鸡眼还不住的眨巴眼朝自己使眼色。他恍然大悟,伸手欲解腰带,“你们真要看我发飙?”这时一个结巴山贼看不下去了,“二二二当家,你你身后有有人!”说完便倒地不起,估计是一口气没喘上来晕过去了。二当家扭头看去,没人啊,这帮家伙都喝醉了花眼了不成?正待发飙时,一把剑伸到了他的脖颈下,他一脸镇定,看了看山贼们,又看了看眼前的剑,一声大喝:“好汉,饶命啊!我上有八十岁老婆,下有嗷嗷待哺的小猪要喂。千万不要杀我!”

    众山贼齐晕倒叶轻云看了一眼这个二当家,身高体壮,一脸胡茬,一个刀疤横过半边脸,如此威猛的形象,胆子却这么小。伸手指了指他脸上的刀疤“你这个怎么弄得?”二当家往脸上一抹,“好汉,我粘上的!”刚爬起来的众山贼又晕倒了。“听说你打家劫舍,无恶不作,还强抢民女上山当山寨夫人?”二当家一脸正气,“没有,绝对没有,我是个好山贼,只打劫那些为富不仁的财主,从不欺负穷苦人家!我只杀过猪,从来没有杀过人的。至于强抢民女,更不可能了,我的夫人是自愿上山非要嫁给我的,我们是真心相爱!大侠你一定要相信我!”斗鸡眼山贼:“二当家的,你不说夫人是你抢上山的吗?”二当家气结:你这个眼瘸的,我跟你有仇啊。“哪个是你夫人?”二当家伸手朝人群中一个女子指了过去。叶轻云瞥了一眼那个一脸麻子,正用手指抠鼻子的山寨夫人,心中一惊,“好吧,我信你们是真爱!”“我还有件事要问你,听说你这山上有不少马匹,能带我去看看吗?”二当家一听,道:“大侠,你先把剑放下,我这就带你去。”叶轻云也不怕他耍诈,将追月剑一收,就要走,突然想起书生怎么不见了,这时山贼人群中,一个人影噗通倒地,身边两坛酒已经空了,嘴里嘟囔着“好酒,真是好酒!”正是倪术术。众山贼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倪术术,又望了望叶轻云,叶轻云扭头就走,一脸我不认识他的神色。

    二当家和一众山贼七拐八绕的带着叶轻云来到了一处马场前,叶轻云打眼一看,里边竟有数百匹马,个个膘肥体壮,四肢强健,只不过离自己的要求貌似还差了些。刚想问些什么,猛然发觉刚刚隐在雾中的众山贼竟围着自己组成了一个大阵。山贼二当家双手叉腰,

    “哼,竟敢威胁本大王,我的马可不是这么好抢的。小的们,布阵,雾锁淞山,瞒天过海!”密布在山上的雾气越发浓密起来,隐藏其中的山贼们竟然一个个消失不见了。叶轻云嘴角轻扬,“雕虫小技!追云剑法,云开雾散!”叶轻云单脚踏地,上身前倾,右手追云剑探出,整个身躯绕着脚心急速旋转,追云剑以剑柄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剑光闪烁的漩涡,一阵旋风自下而上缓缓升起,连带着周围的雾气一起浮上了半空。隐在雾阵中的山贼们身形全部显露了出来,二当家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似乎无法接受这一无往而不利的阵法竟被如此轻易的破去。下一刻,叶轻云闪身到二当家面前,手起剑落。众山贼齐齐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眼时,二当家的身形已经矮了一截,只见他跪在地上,痛呼“啊,我的脚!大侠你踩我脚了!”叶轻云无语,“你骗了我,是不是该拿出点诚意来赎罪?不然你的小命哼哼!哎?你怎么只是二当家?你们大当家呢?”二当家含泪抬起头,“大当家?”脸色一变,连同周围其他山贼

    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大侠,你去后山悬崖看看吧,也许那里有你需要的。”

    叶轻云望了望远处的山崖,自顾自的走了过去,不再搭理这群笨贼。正走着,身后有一匹马儿从马场里跑了出来。叶轻云心想:“笨贼还敢暗算我?”追月剑一扬,正待施为。见马上那人一身长衫,一脸酒气,不是倪术术还有谁?

    这书生不知何时醒了,还偷了匹马追了上来。叶轻云施展出乘风诀,心想还是离他远点的好。来到悬崖边上的时候,二当家和一众山贼竟然已经站在那等候了。叶轻云惊愕,难道还有捷径?“这里什么也没有啊,你们还想打架不成?”叶轻云看着周围一群眼中有些幸灾乐祸神色的山贼说道。二当家连呼不敢,“大侠,稍等片刻。我们大当家马上就来。”只是却难掩脸上的囧色。须臾之间,悬崖对面的山峰上一道白影如闪电般掠来。遇到高手了,叶轻云心想。待白影走到近前时,迷雾在他身周消散,叶轻云和书生一脸诡异。它通体雪白,身周散发着微微光芒,毛发玲珑剔透,额上生有两角,四蹄下似有祥云笼罩,一双大眼傲视着众人,轻吼一声,有若龙吟。“这就是你们的大当家?一匹马?”书生

    满脸不信的问到。众山贼齐低下了头,似乎也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叶轻云双目注视着这匹白马,或许不是马?马怎么会有角?一瞬间,他觉得这匹马的气息,他极为熟悉,他知道它属于自己,从它出现,他就感觉到了,这种气息就像多年的老友重逢。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只是默默的看着它。白马也一直望着自己面前的这个青年,它也感觉到了,自己等的人终于来了,十几年了,他终于来了。这一世,要助你立下不朽功勋,这一世,要载你驰骋无尽天地,这一世,要护你追得明月战苍天!

    倪术术盯着这匹白马,看着它头上的双角,想起刚刚的龙吟,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走到白马跟前,“你!你!你不是马对不对?我知道你是谁了?”白马一脸桀骜的打了个响鼻,然后腿一蹬,将倪术术踹出了十几米远。远处传来倪术术的惨叫:“啊!你这残暴的家伙!跟你的主人一样!就爱踢人屁股!”一群山贼看的哈哈大笑,大呼过瘾,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被这个“大当家”踢的鼻青脸肿,痛不欲生啊,看你还敢不敢嘲笑我们!然后下一刻,他们又齐齐惊掉了下巴,只见“大当家”慢慢踱步至叶轻云跟前,双腿前驱,竟然示意他骑上去。这高傲的“大当家”自从16年前来到雾凇山,就打破天下无敌手,踢的一众山贼心惊胆寒,今天竟然乖乖跪下了,太不可思议了。叶轻云也不理周围的众人,轻抚白马的额头,“飞羽,你好!”

    然后飞身上马,驰骋而去。“尔等山贼切不可作恶祸害人间,你们在此好好修炼,日后若有良机,必将带领你们建立不世之功!”身后传来倪术术大喊大叫,“大哥,等等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