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极品学生 第124章 处理垃圾的时间

时间:2018-04-16作者:三言诚

    中年胖子看见孙英的时候格外的震惊,愣怔了一会儿之后,带着坏笑走到了孙英面前。

    “怎么?老板不要你了?缺钱花了?”说着,胖子油腻腻的手就要去摸孙英的脸蛋。

    陈风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腕,旁边一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小弟走上来要对陈风动手。张昆仑一脚就把那个男人踹出了办公室。

    门外还有人要进来,被楚阴阳三下五除二地在门口撂倒。

    接着,办公室之中只剩下了中年胖子和张昆仑五人。

    “哎哟!这是来给孙英报仇的?”胖子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带着挑衅的声音质问着几个人,“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在这种地方坐上经理职位的人,无不是狠角色,甚至收拾过好些权贵之人。

    胖子当然见过更多的怪物,对于他来说,怪物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拳头不够硬,让那些人不够听话。

    陈风放开了胖子的手腕,胖子冷笑一声以为陈风害怕了。于是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看着几个人。

    “哼!”胖子的眼睛定在了陈风的脸上,他以为这是孙英新找的靠山,“小哥哥不要生气,你可能还不知道孙英是什么人吧?”

    胖子点燃了一根香烟,悠悠然吐出了一口烟雾缓缓开口:“英子十三岁被卖到这里,当时小姑娘不听话啊!不听话怎么办呢?”

    说到这里,胖子贼溜溜的眼睛在孙英的身上打量着,口中甚至还发出猥琐的声音:“啧啧啧,不得不说,十三岁的英子身材就好的不得了。那一晚上被我们折腾的鬼哭狼嚎的,不过你还别说,舒……”

    陈风的拳头已经快要捏碎了,身边的孙英已经软瘫了下来,白蔷薇赶紧扶住了她。

    陈风走上前,深呼吸了一口浑浊恶心的空气,然后一拳砸在了胖子的脸上。

    胖子沉重的身躯倒在了地上,陈风左右开弓,一拳拳地在胖子的身上轮番殴打着。

    张昆仑不知道该如何阻止陈风,即使是他自己,也想要把这个垃圾摁在地上狠狠地殴打一顿。

    胖子在哀嚎,门口不断有人想要闯进来,楚阴阳和张昆仑像是左右门神一般站在门口,让整个通道之中躺的全是人。

    白蔷薇已经给白雪梅打了电话了,一个小时之内,不会有任何的机关得到善水山庄报警的消息。

    直到胖子在墙角奄奄一息的时候,张昆仑和楚阴阳两个人冲进来拉住了他。

    陈风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喘息着,张昆仑则是蹲在了胖子的面前看着他:“说吧,有关豪天大厦的一切。”

    “豪天大厦在本市还有很多产业,除了浩峰之外,他们是本市最大的垄断集团。豪天大厦的老板在他们每一个产业建筑地下都有空间,应该是用来教训那些不听话的人的。”

    胖子已经被陈风打的丧失了自主意识,他知道什么,就会讲出什么。

    “都有哪些地方?”张昆仑问道。

    胖子讲了很多地名,张昆仑认真地把每一个地名都记下来。

    “善水山庄的地下入口在哪里?”

    张昆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陈风再次站起来了。

    张昆仑和白蔷薇两个人去地下,而楚阴阳则是在这里看着陈风,不要让他闹出人命。

    陈风靠近到了胖子的耳边小声问:“当初都有谁,告诉我名字?”

    “那个……”胖子刚刚开口,陈风的拳头就砸在了他的脸上。

    “我让你声音小点。”说着,陈风赤红的双眼看着楚阴阳,“把孙英送到旁边没人的房间里。”

    楚阴阳回来之后,根据胖子口中的名字,把门口那些被楚阴阳和张昆仑处理的人都挑拣出来,拖进了办公室之中。

    陈风从实木椅子上掰下来一根木腿,让楚阴阳把那人的腿架在了矮脚桌上。

    陈风淡漠地看着那个人惊恐的眼睛,高举着木腿,把这个当初在孙英的身上留下了痕迹的男人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在他的哀嚎声音之中狠狠砸断。最后还要补上几下,让这些人即使好了,也是一辈子不能做坏事的状态。

    整个善水山庄在这么一个小时之中,充斥的尽是保安们的呐喊声音。

    在另外一个房间里的孙英,趴在床上整整哭了一个小时。

    她很满足,很满足。陈风为她做的这一切,让孙英已经觉得,这一辈子能够遇见陈风能够喜欢上陈风,已经足够的奢侈。

    无论自己经历过什么,在这一刻,都化作了乌有。

    张昆仑和白蔷薇一无所获后回到了一片狼藉的二楼,在即将离开的时候,陈风走到了胖子面前。

    “把腿架上去。”

    胖子颤巍巍地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自己肥胖的腿架在了桌子上,陈风很自然地手起棍落,让胖子的腿变成随意折断的柴火。

    “胳膊。”陈风气喘吁吁,把胖子的胳膊砸断之后,走到了另外的房间,拉着孙英从善水山庄走了出去。

    走出善水山庄的时候,白雪梅的车在门口停了整整一排,他们来就是掩护陈风他们的。

    在善水山庄之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如果不是浩峰,不是白家,估计陈风一行人早就被架到监狱里头去了。

    刚刚走出来,陈风一个踉跄就倒在了地上。

    他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婴儿一样蜷缩在一起,泪流满面。

    陈风在责怪自己,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擅自揣测孙英,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给孙英一个微笑,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也是一个冷血的路人。

    ……

    豪天大厦之中的男人。把手中的一沓纸丢在了地上,然后淡淡地对周英阁讲:“都成废物了,直接拿去做实验。要不然就埋了吧。”

    周英阁唯唯诺诺地离开了办公室,男人则是带着坏笑站在了窗口的位置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

    “真相只能是一个人的,只能是我的。”

    任何一个人都是男人的垫脚石,任何一个人在男人的眼中都是工具。

    即使是那个要让自己杀了陈风的庞大的家族,在男人的眼中,也是自己迟早要踩在脚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