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极品学生 第83章 最后的爱情

时间:2018-04-16作者:三言诚

    手枪从白浩的手中落到了地上,陈风的后背一阵吃疼,本来他以为自己肯定又要再被警告一次了,因为子弹进入的地方又正对着心脏。

    当白雪梅紧张地帮他查看的时候,陈风才感觉到,子弹只是擦掉了自己背上的皮肉而已。

    只不过掉进了衣服之中,高温烫的自己嗷嗷叫了两声。

    平静下来之后,两个人走到了白蔷薇的旁边。

    方薇出现的时候,制服着白蔷薇的人已经把她放开了。

    “这是什么玩意!md!来人给我把这玩意弄掉!快点!”

    白浩嘶吼着,可是根本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

    有人壮着胆子冲到了白浩的面前,用自己手中的东西砸了上去,婴儿一个闪身直接冲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在白浩的面前还是满脸的笑意,可是到了这个人的面前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满脸的狰狞。

    在那个人的惨叫声中,婴儿一口咬在了他脖颈的大动脉上。

    鲜血喷射出来,婴儿迅速地躲开来,所有的鲜血浇了白浩一身。

    白浩冷着一张脸,看着在场每一个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的人。

    他知道,在白雪梅平安回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输了。

    他不是老头子看重的那个人,如果今天老头子出手的话,他白浩可能输得更惨。

    可是老头子就是无条件地信任他这个孙女儿,对于同样属于亲儿子的自己,老头子甚至都不屑自己出面。

    白浩以为老头子没有出手,可能真的是因为他太老了,脑子糊涂了。

    直到现在,白浩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白雪梅的对手。

    白雪梅好像永远都能够选择最正确的那条路,而自己挑选的任何极端的方式,最后看起来好像都是自投罗网。

    白浩从地上用自己血淋淋剧痛的手把手枪捡起来,对着想要靠近自己的婴儿猛射了几枪,然后直接走到了白一鸣的身边。

    “即使输了,我也要人给我陪葬!”

    白浩口中恶狠狠地说着,近距离对着白一鸣的枪口喷射出来了子弹。

    白雪梅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她相信方薇不会让白一鸣受伤。

    果然,自然在方薇头顶的时候就停了下来,接着,从不远处的桌子上飞过来了一个小东西,把子弹撞到了一旁。

    白浩瞪大眼睛看着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这时候,方薇终于从享受着温存的白一鸣的怀中挣脱了出来。

    “一鸣,最近你过的还好吗?”

    方薇抬起头看着白一鸣,白一鸣睁开眼睛,整个人的身上都是可以把人融化的温柔。

    白一鸣听见这个问题,眉头抽搐了一下。

    “只要你回来了,就好。”

    白一鸣想说自己过的不好,很不好。一直以来,他每晚都会在噩梦之中惊醒。

    公司的人都以为白一鸣是一个工作狂,可是只有白一鸣知道,自己只是不想梦到那些让自己痛苦的画面而已。

    “一鸣,如果现在我回到你身边,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方薇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

    白雪梅看见方薇的表情,泪水也忍不住从眼眶挣脱了出来。

    一个女人,在经历了如此惨痛的事情之后,依然还能够对自己心爱的人问出这句话,足够证明方薇的勇气。

    但是,白雪梅也知道,方薇询问这个问题,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理由而已。

    幸福的离开的理由。

    “当然了。”

    白一鸣脸上的笑容从来都没有散开,好像他们俩所在的地方,不是众人围拢的中央,不是冷冰冰的地板。

    是温暖的房间,柔软的大床,只属于两个人的最美好的世界。

    “这些年,我就在等着你呢!小薇,我一直等着的,只有你。”

    白一鸣的手掌轻抚着方薇的脸颊,那种轻柔就好像是害怕触碰一件易碎的昂贵的瓷器一样。

    “放屁!都是放屁!”

    白庆生从地上跳起来,对着白一鸣和方薇吼叫了出来。压抑了许久的内心的狂野,完完全全地爆发在了这一刻。

    “方薇是我的!我当年和她上的床!她的那个孩子也是我的!”

    白庆生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疯狗一样,因为一根骨头疯狂蹦跶但是却永远也得不到的疯狗。

    白一鸣没有说话,方薇也没有回头。

    因为他们只希望看着彼此。

    “你介意吗?”方薇轻声问了一句,这时候,白一鸣已经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幻觉了,方薇还活着。

    “我爱你,方薇。”

    白一鸣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了方薇,他双手捧着方薇美好青春的脸颊,然后深深地亲吻了上去。

    整个大厅之中在此刻甚至都洋溢着粉色的花瓣,很多人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是一场紧张刺激的夺权逼宫事件。

    白庆生的全身都在颤抖,他缓缓地踏前了一步。

    “爸爸!”

    奇怪的呐喊声音从高处传到了白庆生的耳中,白庆生回头的一瞬间,婴儿已经冲到了白庆生的面前。

    白庆生的眼角颤抖着,伸手从腰后拔出了手枪对着婴儿射击。

    婴儿的速度足够的快,它完全可以躲开白庆生的射击。

    接下来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半夜惊醒。没有人愿意被那样对待,甚至没有人愿意目睹这种让人崩溃的场面。

    婴儿趴在了白庆生的肚子上,用自己的牙齿撕扯开了白庆生的衣服,然后一口咬在了白庆生结实的肚皮上。

    “啊——”

    白庆生痛苦地呐喊了出来,可是他还是没能够抗住这种剧痛,倒在了地上开始抽搐。

    婴儿好像是在树上为自己凿洞的飞鸟一样,它把白庆生的肚子撕扯开来,把那些多余的脏器认真地丢出来,留下了能够容纳自己的位置之后,好像在母亲的子宫里一样,带着温和幸福的微笑,闭上眼睛蜷缩了进去。

    白庆生一直在抽搐吐血,一直到最后婴儿躺进自己的肚子中的时候,他依然留存着清晰的意识。

    接下来,白庆生从地上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过程中,白庆生依然小心翼翼的,好像害怕把自己腹中的小孩掉出来一样。

    枪口对准了目瞪口呆的白浩,只剩下了最后意识的手指不停地扣动扳机。

    白浩在白庆生最后的时间里,也跟着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