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极品学生 第77章 委屈的白一鸣

时间:2018-04-16作者:三言诚

    白一鸣之所以震惊,是因为他没想到,白雪梅直到现在都还是怀疑自己。

    白一鸣的眼角都在颤抖,虽然他现在极其的不满。但是在浩峰之中,白雪梅好像从来没有做错过任何一项判断。

    尽管白一鸣觉得现在的白雪梅是被感情蒙蔽的小姑娘,但是无论什么时候,白雪梅都是浩峰的总裁。

    白一鸣只希望等到事情查清楚之后,白雪梅能够了解到,陈风并非是一个单纯的高中生。

    白庆生双手抓着陈风的肩膀,猝不及防地听见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缓缓地转过来看着白雪梅还有白一鸣。

    “嘿嘿嘿!”

    白庆生坏笑着来到了白一鸣的身边,伸手搭在了白一鸣的肩膀上:“哥,你是不是被姐发现有私生子了啊!”

    白庆生无心的一句话,让整个房间里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因为这句话,不仅仅是陈风想要听见的。更是白雪梅和白一鸣不想听见的。

    如果这个事情真的是真的话,那么白一鸣在白雪梅心中的印象就会一落千丈。

    白雪梅自然不介意白一鸣谈恋爱,但是如果白一鸣仗着自己的身份做什么糟蹋人的事情,白雪梅不会放过他。

    白一鸣重重地推了白庆生一把,有些嫌弃地盯着倒在地上的白庆生。

    “与其担心我,不如去操心你的那些小姐姐们怀孕了没有。”

    白一鸣回敬白庆生的时候,白庆生躺在地上哈哈大笑。

    他本身就是应酬的人,酒后做出乱七八糟的事情很正常。最关键的是,白庆生因为是白家的主家,所以从小就是养尊处优,最正经的花花公子。

    相比白一鸣,即使白庆生在外面真的有什么事情,白家内部很多人都是可以理解的。

    “哥哥你不用操心弟弟我,我的孩子们,我肯定会好好养活的。”

    白庆生无赖一样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因为把握不住平衡,白庆生总是倒在地上。

    没有人说话了,因为白庆生讲出来的方向,正是陈风和白雪梅想要真正追问的方向。

    既然这个方向由白庆生这个醉鬼挑明了,那么就只需要等待白一鸣解释了。

    白庆生在地上表演着我就是爬不起来的戏码,完全不同状态的白一鸣则是挺直身子和白雪梅对视着。

    “姐,我从小到大,一次恋爱也没有谈过。”

    白一鸣的眼神灼热,就好像一个被愿冤枉的小孩子一样的委屈。

    “扯淡吧!”这时候,地上的白庆生再次开口了。

    他仰头看着一旁的白一鸣:“我就知道你在大学的时候谈过一次恋爱。”

    白庆生讲出来的时候,白一鸣的眉头紧紧地簇拥在一起。他在回忆思考,可是他想不到自己在大学期间,到底和哪个女孩子有亲密的接触?

    “没有。”

    白一鸣不喜欢解释,没有就是没有。只要白一鸣的脑海之中想不出来到底有没有这个人,那么结论就是如此。

    白雪梅相信陈风,就如同她相信白一鸣的解释一样。可是白一鸣从头到尾,无论是眼神还是言辞,都是否认的。

    白雪梅在商场上打拼的这几年时间里,论起看人也算是这个圈子里首屈一指的人。可是没想到的是,她看不出来白一鸣是否在撒谎。

    “好的,今天就到这里吧。”

    白雪梅站起来,走到了白一鸣的办公桌面前,用电话喊了保安把白庆生丢进他的办公室之中,然后转身准备和陈风离开办公室。

    “姐……”

    白一鸣觉得很委屈,整个过程之中,他也一直在观察陈风,陈风也并没有表现任何的异样。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有这件事的话,也只是有人想要借着陈风的手来针对白一鸣。

    “如果没有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白雪梅是商场上的一把好手,可是她不是侦探,而且公司的事情本来就很多了,现在又出现了这些麻烦的事情。

    “明天等我消息。”

    陈风准备离开的时候,白雪梅对着他叮嘱了一句,转身走进了电梯之中。

    白雪梅想的很清楚,既然白庆生真的知道白一鸣在学校里的事情,那么只要等白庆生酒醒了,再问问他就好了。

    ……

    厂房之中的女人,接听了一个电话。

    “我让你杀了林婉晴!我没有让你利用陈风!”

    孙英气急败坏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可是这边的女人却是一副很平静的样子。

    “既然你心爱之人这么强的话!就为我把事情查清楚吧!”

    女人说完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自己是为了谁而变成这幅鬼样子的,她想要查清楚。

    ……

    陈风回到了房间里,一路上他都很忐忑。

    他不知道把这件事情告诉白雪梅,让白雪梅如此针对地质问白一鸣是否是对的。

    按理说,他们姐弟的关系应该很不错,在白一鸣质问陈风的时候,他就明白了,白一鸣在怀疑他挑拨他们姐弟的关系。

    那时候,陈风才了解到,自己可能有些莽撞了。

    可是事已至此,陈风也就只能顺其自然发展了。但是时间有限,如果自己没能在期限之内带着白一鸣去见那个女人,那么林婉晴就危险了。

    第二天早上刚醒过来,陈风就查看了电话,没有白雪梅的未接来电。

    下楼之后,依然是孙英那张兴奋热烈的脸蛋。

    “陈风哥哥!”

    孙英在陈风的面前,在穿着这身校服的时候,永远都像是一个毫无心机的小姑娘。

    可是即使陈风觉得她可怜,可是还是下意识地防备着孙英。毕竟,孙英曾经真真切切地把刀子扎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你身体还好吧?”

    陈风看了孙英一眼问,口袋之中的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机。

    “有你的关心,我昨天休息的很好。”

    虽然陈风昨天一整天都在睡觉,但是只要从孙英口中讲出来的陈风,永远都是完美体贴的。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陈风接听了电话。

    “我们去一鸣的大学里看看吧。”

    电话里白雪梅的声音有些落寞,好像得到了什么确实的证据。
小说推荐